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补选难改政治现实
网络选情急速降温


·2015年5月16


云冰和峇东埔两个国会选区补选,可观察到的,与过去补选有本质上的差别,即主要战场并非网络。这产生一种印象,以为民众对政治厌倦,因为失望而拒绝关心。其实,补选不能一概而论,决定地方事务的观点或立场,无法成为中央政治指标,也缺乏传达重要政治讯息指引。朝野无须对补选的任何结果,做出过度反应,或错误诠释任何隐藏的政治意义!


补选只涉及有关选区选民


虽然说“春江水暖鸭先知”,补选毕竟只涉及有关选区选民。选民看对象投票,并不属于一场中期政绩、或是特定课题公投。补选政治,无法当成探热温度计。选民投票选择选党或选人,只涉及地方性课题、候选人的知名度、过去的投票情意结等因素。政治人物也炒热热门话题如消费税、伊刑事法、敦马炮轰首相和十字架风波等。


有人说,参选的恰好是两线阵营较量,双方都有内部震荡困扰,考验各自自疗能力。从地缘政治来看,云冰和峇东埔各有不同点。前者属于传统乡村和垦殖区,巫裔选民居多,对于他们,伊刑法课题比消费税关切。后者为城镇边缘混合选区,巫裔选民占70%左右,华裔占23%,民众多为中产和农业阶层,因此经济牌较为受落。


云冰区前任议员已故贾玛鲁丁,盘踞多届不倒,绝对无山河易手的可能。峇东埔为安华老巢,也是多届由夫妇两人轮流耕营,爆冷机会不大。即使2004年,阿都拉掀起新首相效应,公正党输剩一席,旺阿兹莎还是以590张多数票,低空飞过。如今,即使“505,换政府”口号成明日黄花,但要保住起家堡垒,没有难度。大选结果一如所料,国阵在云冰取胜,公正党保住峇东埔。


伊刑事法课题,杀伤力犹如双面刃。民联内部搁置异见,暂解分歧矛盾,对选情冲击不大,即使有扯后腿动作,也改变不到基本盘。国阵这边,拒绝将补选与消费税挂钩,也缓和一些不满情绪。可以说,此消彼长各有得失,开票结果不会令各方尴尬,网络一早就预料到如此!所以无法掀起热潮。


与过去的补选如安顺、加影、武吉牛汝莪等比较,当时各政党设有面子书补选专页,每时每刻更新推特讯息,用手机即时软件,与选民互动联系。但现在这些都消失了,只有零星的补选新闻,例如朝野轮流上演退党和跳槽戏码,网媒报道跟进,政党的政治专页转载分享。如果不稍加留意,只浏览社交媒体,不会觉察补选的战情进展。


两场补选两州公假双方扯平


两场补选,因为公假课题,演出一场不愠不火的口水战。4月27日,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宣布,峇东埔投票日5月7日(周四),为州属公共假期。这本来没有什么出奇,因为彭亨州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也在两日后颁令,5月5日(周二)云冰投票日,该州也放假一天。所以指假期影响生产率,双方阵营扯平,并无有效筹码攻击对方。


然而,槟城州情况有所不同。因为除了勒令放假,原本在4月30日召开的州议会会议,却延至5月11日复会。这个用意明显,即让执政党州议员有时间拉票,也不会因讨论到对州政府不利的课题,失去票源。如果是这样,显然把一个国会议席的输赢,看得比州立法机构开会来得重要,网络上却无法对此作出正确评价。


有些舆论,矛头指向选举委员会,指投票日故意安排于工作日,另有企图,即故意让游子不能回家投票,拉低投票率云云。选委员会解释,过去调查显示,假日与否无关投票率。这样的说法有迹可寻,近期的几场补选,即使有公假,投票率依然低落,选民的意愿才是主导。


补选除了网络出奇冷淡,若说还有反潮流现像,其中一个为,在我国政坛舞台立足超过40年,无一席国州议席在手的人民党,这次毫无预警下,派出党龄只有1个月的候选人阿兹曼,参与补选。人民党候选人,不沾任何网络宣传战,只依靠传统方式拉票,这无疑是挑战社会发展规律,以非网络方式重振江山!


然而,与网络全然脱节,人民党的参选,即使有理想目标,力图建立政治第三势力。但看选绩如何?已经是很好的答案,加上选民鲜少回馈,该党显然准备不足,没有大局视野,难觅容身之地!因此他只拿到101票并不意外。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引申,最近街头集会热潮减少,是否反映现实政治,也有同样冷漠现象?


用调查录口供却遭网络舆论攻击


几乎与补选同步,我国各地举办五一劳动节集会,主题为反消费税。其他国家如希腊、韩国、菲律宾等,同样集会以反对资本主义( Fight Capitalism )为主调,只有我国是主打政治政党。意大利米兰和土耳其抗议示威,演变成严重警民冲突,多人受伤,财物损毁。相对之下,我国只有集会之后,警方扣留召集人调查录口供,却饱受网络舆论抨击。


有一点值得玩味,这次的参与集会人数,无论是警方估计的4500人,或是中文媒体报道的1万至2万人,人数比起过去几场街头集会,例如428或709,都大量减少收缩。这是否因为网络的政治冷感,连带支持者意兴阑珊,不愿到场参与?客观地评论,网民不热衷街头政治,并不代表对政治关心程度也降低,这是两码子事儿!


网络剑拔弩张的对峙场面,经已少见。但因为民联这方,扎根已久,肯定占有优势,掌握任何政治课题的主动权。马华民政的宣传网络,倚重伊刑法单一课题,显得力不从心。与过去一样,政治网络出现霸凌现象,深受其害的,包括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以及全国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芝。


周美芬造势会上,不满旺姐三度代夫出征,犹如扯线木偶。但网络舆论,把她的言论格调一转,变成反对女性参政,甚至因为网媒扭曲,抹黑“家庭主妇”参政,有苦无处诉。王赛芝则讲出消费税的真话,指华社从税收制中,负起公平纳税的责任,也因为孩子少而受惠,因此被标签种族主义,让言论空间进一步收窄。


此外,成为网络攻讦目标的,还有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里,被指不批准农业拨款,等于恐吓选民。贸消部长哈山马历,把云冰补选成绩当消费税公投,马上受到副首相慕尤丁的否认,引来网络冷嘲热讽。


党派眼光看国家问题没纠正


其实,这是五十步笑百步,若审视民联某些领袖的言论,也是一样充满偏颇,以党派眼光看待国家问题,却没有受到网络公平纠正。例如,槟州第一副首长阿都拉昔,宣布公正党不分政治倾向,补贴游子回乡投票的车费,有贿选之嫌。策略局主任沈志勤漏夜回应,否决此项决定。敌对网络阵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网络上羞辱一番。


我国补选的网络素质,不妨与国外情况比较,可让我们大开眼界。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即将开打,现任总统奥巴马只能任两届,肯定出局。今年3月中开始,共有多名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候选人,宣布角逐总统宝座。他们包括民主党内呼声最高,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美国前国务卿,也是现任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柯林顿(Hilary Clinton)。候选人使用社群媒体、在线平台的活跃程度,几乎超过了一般的媒体。


打破以往传统,4位候选人透过“推特”,宣布参选意愿。同时推出的面子书专页、优管(YouTube)宣传短片,为参选助威。希拉里一宣布消息,1小时内即有300万次浏览量,超过10万次转载分享。


美国政治网络化,带有一个特点,即政治集团重视大数据(Big Data),以获取支持。选举讯息数码化,除了免除传统平台的大量花费,建立募款连结,也象征未来的选举重点,为年轻一代为主的网络阶层。2008年奥巴马成功中选,就是善用网络建立支持力量,累积了将近300万的面书跟随者,网上筹得6.4亿美金经费,才能凯旋!


同时,行动电话社群实况直播系统,预料即将兴起。有了这等方便,政治人物直接与选民接触,并不是如现在的,间接方法如网络上的延时沟通。到时,政治人物是否面对考验,需要直接回答任何选民的关心问题?让我们有无限想象空间。


看到美国总统初选,网络热闹情况,如果说本地网络,一切静悄悄,也不尽然正确。为何如此说呢?

行动手机效应没准备者措手不及

目前的网络资讯接收方式,逐渐从过去公开式的网络界面,如面子书、推特、部落格、论坛等形式,转换为封闭式的手机模式,代表有Whatsapp,WeChat,Line等即时通讯应用软件,个人化和隐私化的程度大大提高。因为这样,我们得小心,总有一天,这类行动手机效应,突然爆发,令没有准备者措手不及!


现时,不少网媒,推出手机阅读新闻模式,重新创造新闻价值。参考国外例子,美国的《纽约时报》,设立行动新闻室(Mobile Newsroom),以软新闻、酷炫故事、影音短片,新闻解读等包装内容,讨读者欢心,当然也免不了操纵新闻取舍权,控制讯息流向。据研究,有60%美国人,只看手机新闻;每人每天平均阅读手机100次,影响力无孔不入。


智能手机依赖习惯,我们不会知道,别人到底如何作想?政治立场何在?例如,网民对一场补选,了解多少,全部都通过网媒,或是社群媒体的领导者,一手导引。网络的思维方式,或许不是以往的重视个人,让每个网民都有表达自由。反而,因为团队的凝聚力,最后一定是大家把持共同立场,受同样的价值观左右,也一致有共同的投票对象。

两场补选,掀开战幔又圆满落幕,我们学到了什么?网络注重一霎那激情,两场补选意义不大,谁人输赢无关痛痒,大部分人选择冷淡以对。但是,网络的行动手机化,却又可能让政治热情,隐藏而不为人所觉察。所以网络世界,存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政治人物莫要忽略了,最后付出惨重代价!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