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513历史冲击网络不堪回首还是坦诚面对?

 

·2012年12月15日

 

2012年巫统全国代表大会于11月27日至12月1日举行,国内外媒体强烈的焦点中,终于顺利完成议程,最后谱上休止符。这项政治集会,铁定为第13届大选之前,最后一次的党誓师大会。作为最大执政党骨干成员的巫统,自然意义非比寻常。

然而,巫统臂膀组织妇女组,其主席莎丽札的大会致词中,因为发表一些论点而引起广泛争议。尤其是网络媒体打铁趁热,把她提及有关513历史的部分,以颇大的篇幅炒作。而网络上的另类“新闻社”-面子书,当然也有大量的分享和评论。

莎丽札在妇女组大会隔天,也即是11月29日的记者会上,回应记者(主要来自网络媒体)口头询问,大力为自己辩护,指无愧于心,转而炮轰网络媒体故意玩弄513课题,完全缺乏媒体专业能力。

网络媒体完全缺乏媒体专业能力

这个课题,落在笔者的眼中,发觉到只有网络世界才特别关注。原来,莎丽札的有关言论,收录于其主席大会讲稿之中。这份讲稿,除了向新闻界发布,也上载于妇女组的官方网页内,任由读者参阅拷贝。

可是,就在正式的大约一小时大会演讲,莎丽札为了节省时间,并没有一字不漏的念出讲稿内容。她略过多个段落,也并没提所谓的513历史。反而是不在场的网络媒体,摘取有关口头不曾说出的部分,并放大有关字句,打上主要标题,因而令网络读者产生深刻的印象。

这也解释了,为何妇女组大会隔天,几乎所有面市的本地主流报章,缺乏相关报导的原因。出席的平面媒体记者,主要是根据现场发言者的言论作准,以吻合实况遵守专业原则。主流媒体详细转告莎丽扎传达的讯息,譬如阐明巫统五大挑战,包括(一)维护马来人权力、(二)流失非马来人选票、(三)伊斯兰党挑拨宗教议题、(四)吸引年轻选票,以及(五)让巫统继续成为决策性政党。

莎丽扎之前因为受国家养牛中心风波连累,不得不卸下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与上议员职位。她在政策演词中,不忘激励妇女组党员,也集中火力炮轰在野党,这是全国普选之前的正常现象。

莎丽扎也在大会上,要求妇女组979名中央代表起立,跟她一块宣誓,表态支持党主席纳吉,并确保大选后,由他继续担任首相。而她也郑重承认,若要解决问题(争取非马来票),就需在“一个大马”精神下,全面促进族群间良好关系。这一切的正面讯息,网络上似乎都忽略,反而是几段讲稿中的段落,成为无限放大的重点。

我们来看莎丽札的书面段落,到底说了什么?

APA IMPLIKASINYA JIKA UMNO LEMAH?

Pertama, kegagalan kita untuk mengatasi cabaran di atas akan membawa implikasi yang besar kepada parti kita. Terdapat pelbagai kemungkinan implikasi yang boleh difikirkan, tetapi sesuatu yang paling menakutkan ialah sekiranya parti kita menjadi parti yang tidak lagi relevan dan ditolak rakyat.  Kita mesti pertahankan ini dari berlaku dan sebab itulah kita perlu bangkit sekarang dengan penuh kesedaran bahawa kita memegang amanah untuk terus menjunjung bangsa dan mendaulatkan negara ini.

Keduanya, dijauhkan Allah, jika kita tidak lagi ditampuk kuasa, maka kestabilan politik negara akan goyang.  Pastinya kaum Melayu yang menjadi rakyat majoriti di negara kita tidak akan senang. Saya bimbang dan khuatir ini mungkin akan membawa kepada ketegangan kaum yang boleh mengundang kembali tragedi 13 Mei 1969.Mahukah kita melihat keadaan jijik tersebut berlaku lagi dalam negara kita?  Kita pastinya tidak mahu.

Untuk itulah, sebelum keadaan yang digambarkan di atas berlaku, kita perlu mengambil langkah dan mencari jalan untuk mengatasinya.  Kata doktor, barah jika dirawat dari awal kurang menyakitkan.  Jika dibiarkan ia akan terus merebak menjadi barah yang membahayakan, menyakitkan dan seterusnya boleh membunuh.  Kita mesti berani mengambil tindakan yang tegas untuk kebaikan parti kita kerana “luas tentu bertepi dan panjang tentunya berpenghujung”.


原文中文翻译:巫统衰落后果会如何?

第一、若我们无法克服上述的挑战,对我党影响非同小可。如果我党失去影响力和受人民拒绝,可能出现的后果不难想象,非常可怕。我们要避免此事发生,所以要充满醒觉地站出来,我们受委托领导民族和保全国家尊严。

第二、如果上苍排斥,我们失去权力核心,国家政治稳定将动摇。肯定的国内占多数的马来民族不会安心。我担心和忧虑,这将带来犹如1969年5月13日悲剧的种族紧张局面。我们要看到国家再发生如此龌龊情况?我们当然说不要。

因为这样,上述情景发生前,我们需要采取步骤和寻策解决。医生说,趁早治疗癌症可减少痛苦。如果任由蔓延,癌症将恶化、带来疼痛而接下来足以致命。为了党,我们应勇敢采取坚决行动,因为“万般问题皆有对策”。

笔者通过研究莎丽札的原本言论,她并没有“恶言威胁”其他种族,反而具有自我反省、警惕灾难的意味。巫统本来就是一个种族性政党,国家宪法明文规定,马来人享有特别地位,类似种族性思想正常不过。当然,多数的网络舆论,并不认同笔者这种看法。

巫统本来就是一个种族性政党

此外,主要是来自民联的政党领袖,针对莎丽札513论点,不断发表文告帮腔批评,结果使到主轴的讲词内容模糊一片。例如,霹雳州行动党秘书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第一时间公开评论,由于莎丽札有关言论涉及威胁选民,呼吁警方援引刑事法典506条文,以及煽动法令4(1)条文,开档查案。

辩证法则中,有称为稻草人谬论(Straw Man Fallacy)的负面论证。这种方法,不外偷换概念,把被动化为主动,或有意无意之中,曲解抹黑原来的对己不利见解。这种类似诡辩的方式,把不相干的部分化成主体,掩盖自己薄弱且不堪一击的弱点。这就像把稻草人当成想象目标,胡乱口诛笔伐,当然不能期望有实际成效。

有个有趣的情景模拟,513种族冲突历史事件,可比喻成稻草人,民众比拟为雀鸟。当雀鸟觅食时,见到稻草人把守谷田,开始时不敢靠近,深怕稻草人有激烈反应。当时间一久,雀鸟会不会发觉真相?原来稻草人什么也不能做,从此再也不怕虚张声势了?

发生在1969年的历史事件,如果真的还存在“恐吓”的作用,我们应该扪心一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听到类似言论的耳朵主人,可以产生强烈的畏惧感?是否我们的潜意识之中,仍然无法摆脱不愉快经历的阴影?

应该扪心自问为何产生强烈畏惧感

我们也要考虑一点,也许发言者根本没邪恶动机。但有心人会正中下怀,利用一些谬论(crap),制造或提升恐惧(fear)心理,从而使选民反感害怕。接下来,那些救世主、安抚者便会陆续出现。他们声称,可以为民众提供政治安全感,条件是给予选票支持。

政治平台的角力较量,终极目标为争取选民好感,渴望他们把手中的神圣一票投给自己。拉票属于正常不过的民主程序,但民众有一种错觉,以为破坏或散播负面情绪者,一定是来自保卫政权的执政党。其实,反对派也可能将计就计,声称“你看,人家在威胁呢!”,塑造人为虚幻的危机意识,如此运用得法,不难左右大部分人民的思想和判断。

台湾228历史事件,与此何其相似?这件发生于1947年的严重冲突,主导原因是私烟查缉酿血案,真正反映的为本省人和外省人的族群矛盾,结果引发一场惊天动地的社会运动。在1987年解严前的40年内,此课题具有高度政治禁忌,白色恐怖阴影挥之不去。早期国民党以此威吓人民,当民进党上台,却煽动美化成“台独”起义。这些动作提醒我们,历史事件经政治化,为政治目的服务,如此将产生恶性后果。

回头看我国情况,本地学者兼人权活跃分子柯嘉逊博士,著书《513-1969年暴动之解密文件》(英文版 May 13: Declassified Documents on the Malaysian Riots of 1969)(吉隆坡:人民之声;2007),以学术角度,探讨当年的历史事件,得到的结论与官方说法有重大差别。这本书在2007年出版初期,网络媒体一如既往,先“预测”会受到当局禁止,不会顺利出版,可是预言却没有成真。

反而2010年,民联治政的槟州反对党领袖阿查哈的“513论”,受州议会特权委员会处以禁足惩罚,让他在马来族群中获得悲情分数。可以说,面对同样的课题,应该有更灵活的处理方式,特别是如何教导人民放开胸怀,接受历史的教训,而非轻易成为威吓的对象。

513历史,若有人重提,不堪回首还是坦然面对?网络舆论,应该首先以身作则,作出坚决的选择!如果大家还畏惧心魔,那么永远也别想翻身!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