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补选考验政治民主意识
网络舆论缔造两线平衡

·2014年3月15日

 

补选近在眉睫,沙爹小镇加影无比热闹,网络平台也是如此。硬撼的双方使出浑身解数,力求在宣传上压倒对方。然而,有人鼓吹两线制,其实也应该表现于网络中,要求双方势均力敌,如果一方的势力坐大,强弱悬殊,或是霸道至不容许中立者出场,这是不健康的趋势。


网络舆论让双方公平交锋,友谊比试,属于一场君子之战。双方成熟理智地互相掣肘、制衡、监督,远离抹黑、歪曲、造假、人身攻击等等极端手段。非常可惜的,真正的网络环境,如脱缰野马,和谐有序的理想遥不可及。


加影补选已在3月11日提名,同月的23日为投票日,谁胜谁负届时就有结果。竞选期间,若上网络观察选情,显然的,无论是规模或士气,国阵马华候选人周美芬这方,处于劣势占下风。毕竟,她的网络宣传队伍,面对兵强马壮的民联竞选机器,等于延续上二届大选网络战冲击余波,不易讨好。


竞选初期,民联一方的舆论操盘手率先发难,指一张宣传动漫图(周美芬肖像),抄袭日本动漫“第二次元”的“爱丽丝”角色,引起网络一阵恶搞和骂战。而两款竞选口号“小芬全意挺、加影向前行”和“小芬加油”,似曾相识,源自2012年台湾总统选举候选人蔡英文的造型概念。


网络是公开的平台,类似的竞选运动,模仿或山寨有创意的点子,除非是已经注册版权,不容许他人作商业牟利的,那时若盗用,只好劳动律师发传票、法庭见面。此外的非盈利用途,无需大惊小怪,更不可霸道猖狂至不准他人借用,显示自己心胸狭隘。


林吉祥“半人铁警”反效果


多年前,林吉祥于槟城发动“丹绒战役”,其竞选团队将他包装成“半人铁警”电影偶像,利用威猛正义形象拉票,结果适得其反,惨受选民唾弃。


今时,其门徒丘光耀博士,套用电影超人卡通形象,以及模仿武打明星李小龙动作,面子书上或公开演讲派上用场,成功制造明星效应,为何此时不叫“抄袭”呢?


周美芬承认,马华一直来,网战策略都比民联逊色,这一次社交媒体流传的卡通肖像,反应不俗,可成马华崭新的尝试。当然,一个成功的粉丝专页形象包装,不足以化成拥护铁票。她应该提出更多议题,启迪选民思维。这样,强敌当前,一时未能攻下政敌堡垒,也能建立口碑,为下次再战准备。


无论如何,某些针对她的网络言论,显得丑陋不堪,存在性别歧视和暴力语言。当然,并非所有民联支持者都欠缺风度,或是滥用网络媒介。


网络上一个普遍现象,即缺乏尊重他人的礼貌风度。或许是不执行实名制,许多偏激过火发言,多以匿名或化名出现。譬如面子书,一个人有几个户口,分别登录,多重身份发言谩骂怒斥,也不是什么难事!


补选考验人民民主意识


面书有些政治性贴文,调侃周美芬名字,谐音“炒米粉”,修饰后嘲讽一番,存心恶搞,暴露自己不学无术,对政治一窍不通。当然,公平一点,某些存在政治议程的马来文网络论坛或部落格,对安华本人的人身攻击,也制造大量网络乌烟瘴气。一场补选,等于考验民主意识,网民应该排斥这类非理性,且与现实脱节的网络攻讦行为!


加影补选确定之初,网络上演面子书屏蔽闹剧,也为社会人士,上一课网络教材!


网络管理人隐瞒屏蔽真相


有至少7个亲民联面子书专页,声称遭封锁。名单包括《新闻最前线》(约77万粉丝)、中文版《我们全力支持民行》(约45万粉丝)、《我们全力支持国阵入土》(约1万粉丝)、《忠政快讯》(约20万粉丝)、《你一言,我一句》(约2万粉丝)、《政治改一改趣图看一看》(据知为伪装专页)、《海外选民》(约1万5千粉丝)与国文版专页《Otai Reformasi II》(约7万粉丝)等。


事发多日后,终于有眉目。原来面子书管理层,行使过滤权力,终止侵犯他人名誉、危害权益、形成滋扰或散播仇恨的贴文内容,因而屏蔽一些专页。面书管理层接到一定数量的投诉,经过调查后采取行动,其实并无过失。恰好此时正逢加影补选,两件事并无关联。


面书实施处罚措施,事前都有照会专页管理人。然而,清楚来龙去脉的管理人隐瞒真相,事发后才喊冤博同情。他们一早应该开诚布公,展示牵涉触犯条规的内容,让网民评理,看屏蔽理由是否充裕?但这种申诉的权利,全被自我否决。


面子书不容易言听计从


我们看到了,局部屏蔽变成网络大封锁,出现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言论。例如指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去年会见面子书创办人马克 • 朱克伯格,就已商议“审查”大马网络舆论。还有离谱之极的,有人对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 )破口大骂,认定他们是“幕后黑手”,扼杀网络自由。这些冲动的网民似乎忘记,面书这个网络大企业,岂是如此容易言听计从?


不明底蕴的网民误解连连,有两个专页(35万粉丝的《阿英哥》以及20万粉丝的《我们要改变》),其管理人自行设定,启动“对这些国家/地区的阅读者隐藏此专页”,不让国内网民浏览,以暂时逃避灾厄,与当局的封锁行动,风马牛不相及。


至于为何屏蔽行动,波及多个专页呢?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专页都转载相同的争议性内容,自然受到面书的特别留意。据悉,去年9月即有投诉行动。面书调查耗时,并且对管理人发出多次警告信息,最近才果断采取铁腕手段。


好了,真相大白,既然触犯条规,便得接受处置。许多缺乏网络认知,抱着错误观念的网民,以为互联网拥有绝对的言论自由。他们被激怒后,即寻找无辜目标发难,认为告发者存有恶意。有者不由分说,群起围剿“Ubah哥”沈奕安。有者声言大举报复,检举亲国阵专页,其实只要理由充裕,又何必唯恐天下不知呢?


网络战役,被视为“第三势力”一方,形势又是如何?网络上可有容身之地?

再益宣布参选被指搅局


之前首相署前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宣布插上一脚,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加影议席。从民主原则来看,虽然胜算不大,他绝对有权利参选。但民联垄断的网络论坛,并把矛头对准他,不欢迎其搅局。这样一个准候选人的遭遇,显示网络上演二分法,不是黑就是白,很难兼容第三者。


再益是前公正党党员,后来竞选署理主席半途,对程序感到不满,愤而退党。他于前首相阿都拉任内出任部长时,曾反对政府以内安法令,逮捕郭素沁(时任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和雪兰莪州州行政议员)、部落客拉惹柏特拉与记者陈云清。其不眷恋官位坦荡作风,当时曾在网络引来一片赞扬声音。


再益表态参选后,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不惜破坏尊重隐私原则,公布与再益来往电子邮件内容。2010年,拉菲兹担任雪州经济顾问办公室的总执行长,接获再益函件为“客户”游说,要雪州政府拨出两块土地,分别坐落于吉隆坡峇都及八打灵再也。拉菲兹揭发的目的,是要证明后者也涉及朋党利益活动。

网民不接受再益解释


再益驳斥,涉及公司为相关土地主人,他只受托协助,解决发展准证难题,没有收费。而且,他也表明,并不在相关公司中持股,已在2010年出售律师楼,没有利益冲突。这样,基本上已经回答问题,但不接受的网民还是众多。


再益认为,安华以大臣职为挡箭牌,肛交案或被上诉庭翻盘,可能被判刑,他害怕这类风险。此外,水务重组方面,再益指雪州政府与中央政府签署合作备忘录,以96亿5000万令吉接管州内所有水供公司,并批准第二冷岳滤水厂计划,已将安华“将死”。


再益善于利用推特抒发政见,无论如何,140字字数限制,使得他在排山倒海的异议冲击下,难以招架,认同他的网民属于少数。另外,一些放出风声,有意参加补选者,也遭受各形式的排斥。例如安华一位代表律师的前助理,准备以新生代党名义出征,网民揭发其面书种族言论,谓加影95%华裔挺行动党外,也涉及酗酒和赌博恶习,未战已饱受挞伐。


不过,随着安华不能参选,再益认为他已经保住卡立的州务大臣职位,也跟着宣布不参选。

两线制渐有谱却畸形

我国的政治环境复杂,两线制逐渐有谱,但发展出的畸形现象,让扮演制衡和客观的第三种观点,确实不容易立足,现实如此,网络也难逃此定律。有些人即使有与主流不同的意见,多保持缄默,以免惹祸上身。另外有些人无声抗议,干脆不想投票,但也不敢在网络上宣告天下,因为后果难料。


如何提升人民的政治意识呢?补选期间,不可遗漏所有重大议题。


例如,民联领袖形容补选为一场“反涨公投”。那么,角度既然宏观也该微观。中央政府掌控的项目如燃油、电费、糖价等,由于减少补贴,引发百物飆价,这是事实。然而,民联州政府大幅度提高营业执照费、执意增加州议员津贴,保持大笔贮备金不用,对于抑制涨潮,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也应该提出让选民思考。


此外,追究周美芬在白小事件角色,跟重翻安华于茅草行动的旧账,也不见得与加影或雪州选民有切身关系。周美芬呼吁华裔选民,维护州议会的反对和监督力量,但她没有说明,若中选后,如何与12名巫统雪州州议员合作愉快,监督州政府,造福子民?安华参选志在大臣职位,却为选民绘制昂首迈向布城的梦想,未免太过高不可攀,因为党内的严重派系问题,有待解决。

选民应该审慎投票


华社如何看待这场补选呢?冷静审视参选双方的说法,判断当前政治形势,再做出投票决定也不迟!记得,好听的言论,必须配合事实才有说服力。许下的美好诺言,必须尽快落实,就能够决定政客道德的标准何在!


至于网络舆论,我们应该鼓励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蓬勃局面,每位网民都有同等的权利。这就如沙爹美食一样,若只是一道烤鸡肉,如何知道其道地风味?至少黄瓜、马来粽、花生酱、洋葱等佐料不可欠缺。而网民学习开阔视听,扩大见闻,包容不同声音,才是推动社会民主进步,抗拒任何极端主义的原动力!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