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补选充斥山寨新闻
网络宣传不择手段

·2014年6月14日


5月份两场补选,产生两位新国会议员。补选中铺天盖地的政治宣传,网络成为参选必到平台。浏览虚拟空间讨网民欢心,构成无比重要的政治活动。我们可以形容,网络为政治第二战场,继3.08,5.05之后,下一场的选举决战,网络不仅是争夺半壁江山的工具,而是决定了全部政治筹码的存亡!


未来网络渗透率只上不下,移动平台上网技术更为成熟完善。因此,网络一决雌雄,难以避免。任何一方,若想在政治上持续生存,必须未雨绸缪打好网络战。两场补选,网络向来表现标青的民联,不能说全无弱环。至于国阵网络军团后来追上,也需要积极努力,以期获得网络战术突破!


奇招抢票微差落败


槟城州的武吉牛汝莪补选,行动党的蓝卡巴星谈笑用兵,他面对3位挑战对手,却不敢忽略网络宣传。唯一有分量的参选者爱国党范清渊,充分利用网络结合微搏力量,虽然无法扭转劣势,也不算输得难看。至于安顺补选,无疑的行动党一方,推出黛安娜网络宣传配套,出奇招抢票,但还是微差败下阵来,非战之罪。


安顺选区属于半城镇,基本上网络使用率普通,老年或中年居民,还未能完全掌握网络。因此,国阵民政党的拿督马袖强以238票险胜,已拉响警报,未来必须从网络扳回失地,否则卫冕之路充满荆棘!现今重要的趋势,年轻人趋向与候选人合影或自拍,随即再将照片上传社交网页,当成实际支持。这种宣传方式,未来会形成为主流。


民政党虽然高奏凯歌,网络表现略有不足。从凝聚人气、新闻渲染、互动张力、都处下风。民政党网络信息,多为马袖强的每日选区跑透透、活动行程表报告。或来渲染乡情拜票,拉拢游子票延续发展服务牌。至于重要的推特媒体,马袖强则未有设立。今后当上部长,恐怕得加强与网络选民的联系工作。


我们看到了,两场补选中,无论是新闻网页、视频短片优管(Youtube),或是社交媒体如部落格、推特、面子书专页、电子邮件等,双方人马大显身手,相互过招呛声毫不退让,争取每一张可能化成现实中的选票。民联强项在网络电视,直播或转载大型政治讲座与活动的现场信息,这也是现代化的宣传手法。


设山寨版试图鱼目混珠


黛安娜的面子书,吸引数万名粉丝加入。不明人士设立山寨版,试图鱼目混珠。不过,熟悉网络操作者都知晓,这种破坏方法,已经过时落伍,起不了任何作用。理由简单,面书既然可以迅速建立联系,反冒充或剽窃的能力也很强。只要有人通风报讯,任何抵制消息,顷刻间传达整个网络。


行动党打出新政治新希望目标,以明日之星的形象包装黛安娜,网络上大受欢迎,却无法号召众多游子回家投票支持,功败垂成。遗憾的是,民联阵营这边,出现一些有违游戏规则的现象。其中一个,就是文宣把《星洲日报》及《南洋商报》的封面版面移花接木,制造假新闻。如此招来批评,等于破坏己方公信力。


山寨版报纸版面,虽然与原版有微差分别。但道德道义上,不该捏造这类新闻设计,把报纸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这类发布虚假信息催票的行为,为华文报刊编辑人协会(编协)所不齿,发文告严厉谴责。

散发流言蜚语意图影响选民


两场补选会说话,我们看到网络宣传的好处,不外以最廉宜最有效方式,与选民分享政治信息,而且还有互动关系。至于网络宣传产生的弊端,有人滥用网络便利,做出不正确或近乎诽谤的人身攻击,散发政治流言蜚语,意图影响选民的投票取向。多少人能处变不惊,不受网络大量真假难辨的讯息左右呢?


然而,网络舆论,还是得遵守一定的法律规则的。

日前,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连同巫统入稟高庭,起诉网媒《当今大马》等三造,恶意誹谤和煽动。这为大马史上,首度一国之相起诉网媒。首相律师先前要求《当今》,撤下刊登于5月14日英文版,2篇读者留言“你怎么说”(Yousay)文章,也要求48小时內无条件道歉,並以书面形式,承诺不再刊载类似内容。


两篇留言与较早前登嘉楼州政府酝酿变天危机有关。后来离职大臣阿末赛益与同僚,撤回辞职信,才免让执政党倒台。网媒向来都以民意互动为名,把所谓的读者意见,突出成新闻头条标题。这样的做法,如果没有过滤,主观臆测凭空想象的非理性言论,便得担当一定的法律责任。随着《当今》拒绝道歉,首相律师的后续起诉,无疑是受到认同的。


这件诉讼风波,让我们回忆首相夫人的遭遇,她也成为网络虚假新闻的受害者。2011年8月份,网络上广传,她购买2千4百万令吉钻戒,事件后来证明子虚乌有,钻戒只供展览用途。当时,网络上出现造假的《大马前锋报》,以封面形式报道相关新闻,甚至把钻戒误植为2千4百万美元。结果,大大影响许多从不理智思考,难辨网络信息真伪的网民。

网络过度自由追查根源不易


有人针对山寨版报纸,向警方及多媒体通讯委员会备案。法律方面,当局可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酝酿废除代以种族和谐法令),以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反滥用条文,调查相关投诉。无论如何,网络的过度自由,以及涉案的议程分子的狡猾躲避,例如利用网咖或盗用他人帐户发讯,使得追查源头,非属简单任务。


政界人物常被恶搞,时有所闻。2004年,时任美国总统布什,据闻访问加拿大首天,即因为涉及战争罪行“被捕”,他身穿囚衣的照片,骗倒多家知名网站。发布假新闻的山寨版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外观和原装官方网站如假包换。某家网络巨擘网页,因为头条新闻由电脑自动选择,标准是网络上出现的频率和位置,结果也引用相关新闻,引起一阵哗然。


山寨网页一旦成名后,其链接地址迅速且无疆界地在网上流传,当局明知道有诈,却很难向他们开刀。所以说,网络大行其道,追求快速和多元化网络消息,也不断的考验网络读者的判断能力。除非浏览者提高认知水平,一致拒绝虚假新闻。否则好此道者,依然不会放弃混淆视听的议程。


存在悬念的马航MH370事件,让我国饱受网络谣言煎熬。飞机失踪初期,我国官方面对排山倒海的网络虚假新闻,为辟谣而疲于奔命。但国际舆论,未有同情我国的辟谣角色,反而不顾失踪机员家属或搭客家属的感受,未经求证即转载不正确消息。结果,搜寻初期,成了“越南一直有发现,大马一直在否定”的不可理喻印象。


实地考查应付虚假新闻


如何对付虚假新闻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实地考证。2013年8月间网络传闻,西班牙某幢47层摩天大厦,建造过程中,竟然忘记安置电梯。各大网媒,以及平面印刷媒体,纷纷转刊这则离谱新闻。后来,中国新华社欧洲总社派人到场观察,发现原来事实与传言不符,大厦具备电梯,但因为其他问题而停工,因此在其官方微博澄清真相。


除了文字新闻,图片也作假频密。图片可以由电脑处理,呈现最完美逼真的视觉效果,网络上传播也是举手之劳。所以有人把照片中的光线、颜色、角度、反差等因素,加以修改,可以得出一定预期效果。安顺补选中,有人篡改领袖与女性照片,当成性骚扰“证据”,或是移花接木脸孔配上裸露身体,达到破坏人格邪恶目的。


这些,因为虚假的痕迹太明显,网络上尽管难以遏制,但信以为真的并不多。但是,若是有精心策划,确实是可以瞒天过海一段时期,直到有知情人举报。不久前,所谓的战地医生资格存疑,为我国中文舆论界,带来一场沸扬风波,而几乎全体大众,都被误导了一段时日。


我们可以参考中国如何应付虚假新闻。该国人口众多,新闻事业蓬勃,虚假热点新闻拥有滋长温床。中国知名网媒,每年年杪,推举10大假新闻列榜,反思这种顽疾,为何难以根除,以及教育群众,认识其危害性。虚假新闻的共同点,就是曝光之后,让各界人士公开审查,即来个舆论大翻盘,与原来的讯息大逆转。


2011年的小悦悦事件,批判群众“见死不救”的作为,冲击社会的恻隐之心。中国去年的10大假新闻案,就有多则热门例子,与此人情味特征有关。许多打着弘扬正能量,或批判社会丑恶一面,但因为提出的证据,有粗糙的人为设计,或是涉及商业利益,轻易暴露虚情假意,最后被拆穿西洋镜。


中国新闻界面对的假新闻问题,不但数量大、种类多,融合大量的网媒和社媒,甚至官方单位,也难逃其咎,经常把关失效。此外,追究查处的力度,似乎与我国的情况大同小异。数字化的加工或模糊源头,即产生应对瓶颈困难,有关涉案者容易逍遥法外。


网络舆论成转播虚假新闻主力


值得一提的,2013年5月,中国浙江、上海等地成立新闻道德委员会,管制新闻业遏制虚假新闻,推动行业自律。相比起来,我国的传统新闻业规模不大,但完全不受管制的网络舆论,反而是传播虚假新闻的主力。


我们或许没有想过,虚假网络新闻,有破坏国与国关系的潜在能力。今年5月杪,万众瞩目的一对熊猫,终于登陆大马。但网络上出现一些不欢迎言论。网媒发表不少以熊猫为素材,意在挖苦讽刺的政治漫画或设计图片。此时正逢庆祝马中建交40周年,这类的网络泼冷水现象,是否期望伤害马中两国外交关系呢?


当然,这些非理性言论,全面恶化之前,并没有破坏外交的具体效果,但时日一久,谣言是否反客为主,带来巨大破坏力?则是难说了。我们再看,中国网络敲起的警钟,有人不断撰文或转载帖子,指1937年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中,组成屠夫日军的,有40%为朝鲜人。经历史学者考证,相关说法荒唐毫无根据。网络造谣者的目的,不过是挑拨离间中韩两国商贸关系!


由此可见,被利用的网络舆论,也可能竭尽能力,试图参与窜改历史事实,让下一代产生错误的历史认知。这些,我们都该提防和警惕!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