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一马公司成热门话题
网络舆论陷多事之秋


·2015年3月14日


近期的网络论坛,可说陷入多事之秋,许多重大话题火头,一经点燃,火势难以熄灭。尤其,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简称一马公司),一间国家级的投资公司,掀起一场网络风暴。网络媒体、议程网页,出现大量的所谓爆料新闻,人们因此持有不同看法,不少人照单全收,不懂得质疑真确性,和背后的政治含义!


的确,我国政治和经济环境,承袭不明朗因素,产生许多灰色地带,极端言论也会趁机抬头,农长杯葛华商言论,就是这类的例子。网络世界,出现不少舆论议程,与政治和经济,脱离不了关系。不少所谓的揭秘网媒,以及刊载的深具爆炸性内幕,容易得到网民青睐,跟随者众多。这是网络规律、虚拟常理,一时很难改变。


最近,与一马公司扛上的,有称为《砂拉越报告》的网站,其网址http://www.sarawakreport.org。这家网站诞生于2010年,由外籍调查爆料新闻从业员克莱尔 • 鲁卡斯尔 • 布朗(Clare Rewcastle-Brown)所创立。她来头不小,是英国前首相布朗的弟媳,童年在砂州度过。


网站创办理念冲着泰益玛目


该网站创办理念,直接表明冲着前首席部长,即现任州长敦泰益玛目而来。网站打出旗号,暴露家族财产,声讨雨林伐木者,揭开种种真相。网站声称,提供替代平台,矢言伸张正义、保持透明度和塑造公平未来。


该网站设有姐妹机构,即异议电台《自由砂州之音》,每日以15420千周短波频率,使用依班语和马来语,对砂州广播。去年约11月间,这家电台声称,受到持续干扰,停止调频波段广播,但继续以网络电台方式操作。期间,公正党发动“购买一架收音机解放砂拉越”运动,为伊班人长屋送来短波收音机,借用电台传播反政府元素。


《砂拉越报告》的举动,国际媒体广泛注意,将她与所谓的环保反伐木运动,全面挂钩。最近,网站转移目标,把一份签署于2009年,厚达26页的联营合约,完整上载网站,涉及方为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该网站指控,有关合约,让一马公司“亏大”。新成立的联营公司,据知拖欠母公司7亿美元(约25亿令吉),一马公司注资,首笔10亿美元(约36亿令吉),有高达70%用来还债,只有其余的3亿美元(约11亿令吉),才是常规的投资用途。


爆料时刻与安华入狱的“巧合”


《砂拉越报告》爆料时刻,刚巧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肛交案罪成入狱,不禁令人质疑,为何如此巧合?该网站报导,附加访问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为何只要求特定对象评论?是否突出民联议员的立场,即要求总稽查司和公账会,调查一马公司?


网站声称,一马公司在开曼群岛的70亿令吉投资撤回,却下落不明。此外,一马公司的一些联营投资资产,被指责不透明,很难证实物有所值。


而沙地石油公司,其实与沙地政府并无直接关联,其中一名创办人即沙地某王子,显然已经失势丢官。


种种的报导,令人浮想联翩,以为一马公司,真的涉及不规则行为。可是,就凭这些有限证据,无法证明任何的舞弊存在。


《砂拉越报告》揭露引起回响,因素还有很多。其中一个,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一样不满和狠批一马公司。这样的“权威”意见,让人们建立偏见,以为一马公司真的有问题。


回溯过去,该网站攻讦泰益不遗余力。现在,转移目标,指向首相拿督斯里那吉。其所作何事?所为何人?一切已经昭然若揭,人民心里有数。


网络排山倒海的舆论攻势,信息瞬间流通全球,政府机构如首相署,明显的存在回击弱点。认真来说,政府应该如何应对呢?很大程度上,回应需要迅速有效,痛斥诽谤言论,不能犹豫不决,要果敢主动,例如及时澄清真相,点名站不住脚的所谓证据,抗拒任何的诋毁中伤。网络和媒体,就是最佳管道。


把易于模糊焦点的事公诸于世


考虑到这一点,政府高层应改变思维,把一些易于模糊焦点的事情,公诸于世,并收集民意,探讨为何人民会有如此想法。一些网站,经常投诉自己遭受网络攻击,传达信息受到干扰。这都会引发民众同情心,也使得所谓爆料内容,更加广受欢迎,如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一马课题,其实作为政府行政中心的布城,不是没有正确反应,但嫌力道不足,给网媒比了下去。例如第二財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公开解释一马公司营运,即确保公司成功达致目標,所有投资项目和计划,策略清楚。公司完善规划获利和管理架构,以确保长期有利可图。


胡斯尼说,一马公司将各自为政的电力领域,合并成国内第二大独立发电商。此外,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及马来西亚城(Bandar Malaysia),打下牢固基础,带来长久经济利益。


整个网络,尽是负面言论,一马公司辩辞完全被淹没。其主席兼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发文告指明,有关交易经审核的账目,于2013年3月31日结束的財政报告中,全盘公开,交代详情。他不解,网媒为何还要纠缠不清,再度挑起课题?


一马公司重申,投资赚取了4亿8千800万美元(约17亿8千万令吉)。原来有关投资总额18亿美元(约66亿令吉)。后来,因为多种因素,合资计划终止,资金转换成债券。2013年,债券兑现23亿1千800万美元(约84亿令吉),利润可观。


至于为何将资金,搬移至开曼群岛的岸外基金,一马公司说,这是避开外汇市场汇率波动影响。今年1月间,该公司宣布撤回有关资金,可说事情已经了结。


一马公司的投资课题太复杂


对一般民众而言,一马公司的投资课题,未免过于复杂,一些情节尚待解谜。然而,网络上种种偏颇批评,有些一面之词,有些则以阴谋论论证,这样的舆论走势,可比喻成三人成虎、人云亦云,形成恶性效应,左右大众的评审角度。舆论失控,当事人即使决心换回清白,去除网络“证据”所建立的偏见认知,已经太迟了。


一马公司爭议,闹得满城风雨,可能引起几场高格调的官司。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以个人身份表示,为维护其家人声誉,或起诉伊斯兰党党报《哈拉卡》诽谤。该报立场强硬,不撤回、不道歉,对一篇转载自《纽约时报》的文章,指一马资金资助那吉继子里扎,拍摄好莱坞得奖电影《华尔街之狼》,看来对簿公堂已不可避免。


首相办公室,发文告回应《纽约时报》,表示首相“出游花钱、采购首饰、保险箱指控,对担当首相职位和责任,并拥有家族遗产的那吉,并没有不寻常之处。”33岁的富商刘特佐,发出律师信予財经杂誌《The Edge》和网媒《大马局内人》,要求撤回指他涉及一马公司的新闻,否则就告誹谤。这些法律后续行动,属于个人权利,也是解决争端的最后手段。


公积金利率高网络冷谈


网络侧向一方,可以从一些事例瞧出。农历新年前,公积金局公布,2014年利率为6.75%,为近期历来最高,但网络冷淡处理,只有少数人乐意留言赞赏。政府宣布独中统考,豁免征收消费税,网络欢欣有限。不久前,首相表示,分析收费和所提供的服务,我国医疗体系,全球数一数二,他搬出事实,但网络上少有认同声音。
若我们有预先设立的立场,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有错,完全没有值得肯定的地方。那么,持着这种见解,任何人很难去给中立、客观批评意见。除了上述的一马公司例子,另外一个热门话题就是消费税(GST),网络也出现很多谬论,并无受到严格质疑。


万众瞩目的消费税,2月28日为商家登记截止期限。自2013年10月,首相于国会宣布,我国即将在2015年4月1日开始,全面实施征税率6%的消费税,目前可说是进入倒数阶段!


网上对消费税反应悲观


网上对于消费税的反应如何?若经常浏览社交媒体,必然会感受一股悲观情绪。与此同时,石油价泻和马币贬值,也对人们产生经济不振的印象。这点,再加上安华肛交案判决,以及后续的政治活动,引起社会震荡。遗憾的是,消极负面言论,经常充斥面子书讨论议题,例如忧心百物涨价、传统商家收盘关门敲警钟等等。个别坏消息,深深地影响网络情绪。


行动党升旗山区国会议员再里尔,扬言消费税一旦落实,所有代议士(国、州、市及县议员)拨款首当其冲,自动“缩水” ,即数额减少6%之多。换句话说,任何的拨款赞助费,必须自己承担6%税务,如100万令吉,就变相减少了6万。


但是,税务专家却对此不赞同。他们认为,失去的6%拨款,只属表面层次,因为拨款对象,大部分为非盈利机构,如非政府组织、公益机关等等,并无需缴纳消费税。只要没有存在物品与服务“消费”因素,一般拨款,都可豁免缴纳。即使征收税务,最后回到中央政府财库,也会回馈人民,不是凭空消失。


消费税有助遏制“地下经济”


財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说,消费税有助遏制严重逃税的“地下经济”。消费税如渔翁撒网,把这类估计佔国內生產总值30%比重的经济层面,减少到10%的合理水平。他抨击反对党,大力反对消费税,仿若支持危害国库收益的不法活动。


他的意思,政府取消5至10%的销售税,税收却多征收110亿令吉,这不是如反对党所言,巧立名目的苛捐杂税,而是之前的“地下经济”逃税者,都得履行缴税义务。这点说法,很难找到漏洞,但是,网络冷淡对之,仿若消费税如洪水猛兽、避之则吉,如此,如何能发挥正面能量?


根据当局调查,价格上扬幅度,平均约为1.08%,而且随之会因市场供需效应而下挫。当局强调,消费人应遵循3M法则,即精明选择(Memilih)、抵制(Memboikot)和举报(Melapor),对抗利用消费税牟利的商家。


一言以蔽之,网络舆论陷多事之秋,对时事课题深表关注,这倒可以接受。但譬如消费税制度,这类民生课题,近在眉睫势在必行,我们该全面参与,以积极态度正面探讨,审时度势,不要情绪或感情用事,从而影响了我们的正确判断能力!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