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新年传统打破时空藩篱 网络庆贺不忘继承文化


·2015年2月14


迈入阳历二月份,农历新年临近,送走甲午马年,迎向乙未羊年,又是一年循环生息。新年庆祝节目,表面上看起来,与过去的佳节日子,没有两样。但是,若认真观察,因为互联网网络的普遍化,带来许多革命性影响。新年生活面貌,已有所不同。


三阳开泰,一年伊始。若说新年庆祝方式改变,多属于物质方面。发扬传统文化精神,一切还是屹立不移。科技创新、网络当道,为新春注入新元素,更为隆重、更有纪念性。新春的点滴,不难保留在电子记忆中,以相片或短片媒介库存,永久不忘。


网络的沟通和联系方便,增添浓厚新春气氛,连准备度年的繁杂程序,也变得简便许多。最大的突破是,随身携带的移动平台,让人们通过电邮、视频聊天、WhatsApp等通讯软体,突破空间和时间距离,与任何人,即使是素未见面者,一起度过美好时光。


营造网络上互相尊重的环境


网络虽然虚拟,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网民上网,寄发或接收电子贺年片、听贺年歌曲、观赏贺年短片,阅读堪舆家的12生肖流年运程评示等。此外,也能网上拜年,营造网络上相互尊重的环境。这样的扩大庆贺范围,虚拟世界,确实带来不少好处。


网络渗透新年形式,其内涵意义,却留在我们的心坎中。华人移居我国,已衍生第二、第三甚至更多世代的家庭,落地生根,以身为马来西亚人为荣。华人文化本土化后,并没忘记传承祖先香火,保留大部分生活习俗,例如庆贺方式,必须遵守一定的惯例。


尽管本地气候,常年如夏,阳光和煦,任何时候,一雨成秋,并无24节气之分。但依据农耕日历,安排风俗习惯,仍然为大部分华人所依循。这样的例子,举世罕见。


华人注重农历新年。农历12月24日,即有送灶神的习俗;除夕拜祭祖先、追思先人,一家大小共享团圆饭;而丰富菜肴、年糕、蕉柑、瓜果、肉干为必备食品。本地广东人,甚至备有腊味或盆菜,丰富了新年饮食文化。


丰餐美食、大鱼大肉,象征大伙儿辛劳一年,有所收获、仓满粮足,可以安心慰劳自己。此刻,给小辈派发红包,压岁钱象征他们平安幸福。新年给亲友拜年,祈福大家安康如意。网络能够以多种方式,加强力度,让新年更有意义。


其他的节庆内容,如大年初一的上头炷香、拜太岁等民俗活动;至于欢乐今宵,等待的有舞狮采青、放鞭炮(由于副作用多受到法律禁止)、赏花灯、参加园游会、抛柑扯姻缘等节目,一直闹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为止。


华裔社区各保持独特传统


华人聚居区,保持各自独特传统美德。例如我国南方的新山,甚至要等正月廿日的“古庙众神出游”结束,才算过完年。福建人居多的地方,把年初九“拜天公”节日,当成新年不可分割的重要环节,共襄盛举。


网络的存在,凝聚更多文化精华,弘扬精神文明。我国的华人社会,把新年节目引进本土元素,比起千里迢迢的中国大陆,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新年必备的舞狮舞龙、24节令鼓、我国队伍技艺青出于蓝,自创新风格,因而国际闻名。


一些新颖过年点子,如讨好意头的捞生文化,确实是源自新马地区,有了华社带动,其他地方才流行推广。


无论如何,中国大陆、港台、东南亚、欧美华人聚居地等,庆祝新年本质是一样的。在中国,可以因为不同的地域、风土人情不同,庆祝方式有所分别。例如新春北方要吃饺子,南方却品尝年糕。此外,传统农村在立春日(2月4日)开始,还有很多习俗待遵循。


无论新年规则怎样不同,人们抱着喜庆的心情,期待否极泰来,对未来充满新希望,总是四海皆准。所以祝福吉祥的话语,挂在嘴边。不好或是伤害他人的话,绝对不可说出口,这种禁忌,早已当作不成文规定。


政治人物宣传利弊需深思


网络何其方便?举目都是免费的贺岁片、新年歌、广告片。然而,也浮现一个问题,政治人物,是否可以利用新年气势,散播政治意识,制造舆论氛围,借此抨击政敌,为自己个人形象宣传?产生的利弊,值得深思。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今年推出一个名为“喜气羊年一家亲”的贺岁短片,通过网络广泛流传。参与演出者,除了郭素沁本人,还有国家文学奖得主伯沙末、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国会议员、非政府组织成员,名嘴丘光耀、艺人林静苗等人。


这样的阵容,却以庆祝新年为由,抨击国家课题,以抵御所谓的嚣张及极端言论。其实,本身也充满挑衅,鼓动其他人,产生不满感受。这是否符合新年平安和谐、吉祥如意的主题?尚属一个大疑问。


2014年新春,她也曾推出类似短片《马来犀利啊!》,引起满城风雨。该片长约12分钟,借主角与3位“风水师”的对话,嘲讽时事民生课题。若在平时,倒不觉怎样,但借贺年来论政治谈国事,让人觉得不过在消费新年,与新春主调有所冲突。


这是网络带来的巨大弊端。令人担心,若是风气一开,政治人物动辄拍摄新年短片,相互抹黑攻击,制造仇恨情绪,不但破坏新年欢乐情调,危害华社形象,也让外人产生错误印象,以为华社完全同意这样的行为。


不妨参考正面例子。网络上,逢每年除夕,高清频道直播中国中央电视台“春晚”,这个综艺晚会,以释放正能量为主旨。这对传播中华文化、散发新春气息、团结各族人民,具有积极和健康作用,值得我们参考。


我国朝野民间,趁农历新年统筹主办大团拜,开放门户让各族朋友参与。会上有文化表演、亲善交流,让社会各阶层都感染新春欢乐。这种面对面大团拜形式,参与者可省时省力,把更多私人温馨时间,留给家人亲戚,作用不小。


利用佳节化解矛盾冲突


但是,有董总之类的团体,因为内部的不协调,计划取消今年的新春团拜会。如果属实,这等于把私人恩怨,带入普天同乐的节日当中,错失利用佳节,化解彼此矛盾冲突的机会,也失去让年轻一辈,认识董总这个文教组织,诚为遗憾。


华人的宗教多门别类,有儒释道派别,而不少人信仰基督新教、天主教甚至皈依伊斯兰教。但是,新年是文化传统,撇开一些宗教拜祭仪式,其实可以让大家全心全力参与。网络的搜集资料功能,也让家长吸收新知,向下一代灌输新年的真正含义。


当然,通过社交网络,日夜保持人际密切联系,这无法取代实际的天伦团聚。所以就如中国大规模的春运,我国在新年期间,也出现大批车流,游子纷纷回乡,把主要大道堵塞得水泄不通。


新年传承与弘扬文化,因为网络影响下,一些传统年俗,不得不转型。例如,商家因为订单锐减,逼得减产或停产传统挂历。此外,过去一纸风行的贺年片,市场迅速萎缩中。传统投卡寄意任务,可轻易的在网络找到替代品。


祝好意愿的电子贺卡,备有许多优点、譬如环保时髦、廉宜方便、多元媒体、影音声色俱全。必要的话,寄语可以个人化,不拘长篇大论,也可短小精悍,代表一份祝贺心意。最重要的是,几乎不必邮费,即可把一番祝贺的诚意,瞬间传送给任何人。


然而,年轻人轻易掌握移动社交平台,热衷于电子贺卡。至于老年中年人,比较信赖纸质贺卡。现今智能手机普遍化,使用电子贺卡,也亲和简捷,打破年龄阶层的隔膜。


贺卡变型为“无纸张”作业,并不代表其他的新年实质文化,也受到取代。毕竟网络属于虚拟,虚拟世界,并无法把真实世界中的一切,都“山寨”制造,这是需要理解的。

新春挥毫挽救传统文化

网络无法复制的,包括春联和红包封。春联寄托憧憬和向往,楹联成为新村祖屋的重要标志。然而,大部分春联,属于采购成品。所以,不少团体纷纷主办新春挥毫、创作春联比赛,挽救了这传统文化,免得凋零淘汰!


网络可以扶持春联文化,例如,网上寻找适当词语、掌握上下呼应、横批得体的基本规则,把其内涵和精髓传开。至于不可欠缺的红包封,有人酷爱喜羊羊與灰太郎,或Q版羊兒,既有鐳射浮雕外套,或是新型的布製紅包封,其真实感,绝对是无法虚拟的!


网络时代冲击下,电子支付或电子钱包,开始登陆商业领域,金钱逐渐数码化,这是必须要考虑的情况。例如苹果iPhone 6与iPhone 6 Plus智能手机,都具有多种新科技,容许电子形式交易。不妨来考虑,以后红包金钱,可以如此进化吗?


若是剩下红包空封,我们也不必介意。其他新年物质年货,例如大红灯笼、盆栽橘树、梅花枝、年花、装饰品,还有年菜食品,我们当然无法寄望,3D立体打印技术,复制一模一样的成品。但因为网购的普及,使得采购这类物品,变得轻而易举。


网购除了选择多、买大量享有折扣,还节省网民大量时间。新年期间,人们购买新衣裳新服饰,甚至有人坚持传统穿汉服唐装,这都不是问题。此外,化美妆、梳理新发型、改变外貌迎合新年,许多用具原料,网购随手可得。


然而,也是因为网络的积极角色,新年和其他佳节如圣诞节、情人节、母亲节、父亲节等一般,添加商业色彩。商家拼命灌输消费意识,新年里有人情往来、送礼道贺的习惯。这样的消费文化,利弊见仁见智,没有一定结论。


实质新年物品,离不开网络的推广,两者互补不足。确定不变的是,营造欢乐、喜悦、和平、安祥的春节,确实是具体或虚拟世界中,大家的最大期望,也希望这种优良传统,永久的保持下去!


时光荏苒,去年我国经历刻骨铭心,牵连3场空难、岁末大水灾,以及社会的激荡不安,还有马币贬值、生活压力增加、消费税执行有未知前景,引起人心浮动。趁羊年农历新年降临,我们应该重拾信心,一起乐观祈望,新年带来新气象、新愿景!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