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台湾选举争取民心
见缝插针网络当道

·2014年12月13日


台湾“九合一”地方公职人员选举,甫结束并产生出乎意料之外的结果。执政的国民党团队,受到政治海啸冲击,溃不成军。主张台独自主、分裂社群的民进党,则大有斩获。无党籍的第三势力,异军突起,成功突破资源局限当选。这次政治版图重新划分,令人眼界大开,也让我们清楚认识,未来的网络和选举,是一对无法分割的连体婴。


为何国民党选战失利?自然有多个方面、多重原因,网络上冒现不少分析评论,读者可自行判读,并心里有数。无可否认,国民党整支队伍士气低落,选举策略和手法笨拙僵化、平淡无奇,尤其无法掌握网络舆情,以及难以化解不利课题,严重影响该党的表现,受到许多选民的唾弃。


网络只是政治理念载具


当然,若说网络催生新的台湾政治局面,也不完全正确。到底,网络只是政治理念载具,以及一种有效的互联沟通方式,国民党也认识到这一点。台湾地方选举,网络介入层面高,双方势均力敌,并不形成悬殊局面。然而,选民一票,主宰最后的胜利者。


政治绝对是无法离开现实环境的,只凭网络虚拟耕耘,难以确保获得支持。这一次,蓝营有内讧内斗,重大课题处理无能、拒绝聆听民意等因素,败选不能全归咎网络。


网络的存在,对选民大有好处,可直接接触各参选单位,分析他们的竞选理念,再做出最后决定,让哪个候选人当选。所以,网络具有辅助作用,并不是绝对的因素,不可迷信网络的神奇作用。


这一切,是不是我国的网战情况缩影?也不尽然相同,但如果有一天,我国有如台湾高度网络渗透率,或是发明新的科技,让人人可随时随地上网,那么台湾的选战模式,必然会上演。


我国政治比台湾政治复杂得多


对我国而言,执政者是不必过度担心,到底我国的政治复杂得多,还有种族、文化、宗教等隔阂,左右大局。而传统组织战、乡村地区的文宣战、街头握手拜票的活动,一时还难以消失。


台湾参选的蓝绿阵营,当然洞悉选民的要求,以及各地方的独特情况,而且还交给专人处理网战。然而,掌握民间舆情,显然是在野的绿营,占尽优势。除了很早就涉足网络,还有大量网络人才助选。更重要的是,他们成功左右“首投族”,或不满现实的年轻一代,倒戈相向。相反的,国民党有历史包袱,除了中老年者有强烈的情义结,该党不容易让网络的年轻一族,产生共鸣感。


网络让选民觉得有新鲜感,有不同的感受。但我们应该认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任何政治主张,如果过去并未有先例,其真正实用性,有待时间来考验。譬如台北新市长柯文哲,建议让各界参与遴选,产生新的市政府各局局长,以及顾问团成员。这样的行政创新模式,是否能选贤与能、讲信修睦?不宜期望过高,否则失望也会越大。


利用谷歌搜索台湾选举字眼,可以找到超过810,000条目,网络上热潮久久不退却。从大众心理学角度分析,民进党深得民心,总得票率有47.55%,远超国民党的40.70%。全岛的的22个县市中,民进党共狂扫13席,还攻破许多蓝营传统票仓。就如上面所说的,虽然不是完全因为网络,却因为网络,催生了这种可能性。


快餐式知识库大打毒针


早在今年“318反服贸”事件,反执政党的势力,已显示网络的不凡一面。有人散播懒人包(一种快餐式的知识库),对两岸协商的服贸协议,大打毒针,影响不少民众立场。而台湾当局后知后觉,花了大笔宣传解说费,徒劳无功,暴露丧失话语权的尴尬。尽管亡羊补牢,委托大学专人,强化分析解读数据能力,作施政参考,但为时已晚。


民进党网络成功秘诀在那里?


2008年无法抵挡马英九效应后,绿营痛定思痛,学习美国总统奥巴马,运用社交网站打胜仗的榜样,全面发展网军,组织完善,并具有致命针对性。网络社交平台如面子书、“批踢踢”(PTT)、LINE等,成绿色天下,奠定日后成功基础。


新闻报导说,他们有“选战网络种子营队”,教候选人运用网络营销;也成立“网络游击队”,征求各方文宣人才和创意点子。此外,耕耘“噗浪”(Plurk,类似推特的社交互动应用软体),连主席蔡英文也得从底层学起!


“噗浪”是什么玩意?噗浪活动客称“噗浪客”,浏览讯息意谓“追浪”,参与的朋友叫“噗友”。展示所有讯息的时间轴,就像一条“河道”,人人可冲浪。关机退场,有雅称“上岸”。政治人物在此抒发心情、评论时政,发文告回应媒体报道,肯定能够牵动许多人的心坎,感性意味十足。


“噗浪”成变相斗人气在线游戏


“噗浪”摇身成台湾网络界火红微博,特点除了一般的快速传递短讯(每则不超过140字),让繁忙的现代人掌握最新消息。她的特别功能,容许越早注册专有名词的,掌握全部使用权。而讯息越多,互动越强,卡玛值(Karma)越高,变相成比斗人气的在线游戏,一扫严肃气氛,自然有不少年少拥护者。


绿营甚至抢先注册“国民党”名号,让她长期归零卡玛,意图羞辱奚落。网络就是这样子,没有所谓的君子协定、友谊比试,只有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也不管肮脏与否。绿色网络军团恶搞抹黑、冒名嫁祸,属于个中能手,国民党候选人尤其是连胜文,受害最深。有个实例,连胜文拜票活动品尝地瓜,网络却扭曲为,他吃一口即随手丢弃,反映其“权贵哥儿”性格,这种造谣手段严重破坏其形象。


这类网络描黑行为,无法受到有效制止。要知道,有些网民只接收单方面的网络讯息,自然对伪造消息信以为真,失去评估实际情况的能力。这些,与我国的选举政治,被偏离正道的“红豆兵”网络暴民或网络枪手,弄得乌烟瘴气的手法,如同一辙。因为兵不厌诈,又不必担当责任,雇佣的网军乐此不疲。何况,网络的隐匿性,使得追踪造谣源头不易,食髓知味的更多了。


谷歌将网络深入政治


除了参选的各方,网络商业服务巨擘谷歌,也积极将网络深入政治。早在2014年的9月15日,推出“谷歌政治与选举”网站,打出三个主轴,即“政治与选举”、“市民发声”和“选情趋势”专区,让台湾选民以一站方式,全面了解选举过程。最大的特点,引入谷歌指数,令人耳目一新。


这个指数,利用网络统计科技,将抽象的政治观念,以及候选人参与程度,具体化地表达出来。其测量标准为,24小时内,候选人于谷歌搜寻,以及优管(YouTube)的搜寻数量,以及谷歌+(一个社交应用工具)被讨论的次数,计算成可视参考指数,也比较前一天的起落幅度。


谷歌指数高企,人气急升下,很容易获得领先地位,这也鼓励他们积极利用网络,以便化成支持选票。网络上做民调最为容易,但也不一定准确,因为其中还有许多未知因素,或是动态变化,干扰最后结果。如新北市市长选举,蓝营朱立伦原本民调遥遥领先,开票出来却是险胜,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一个论点,网络真的扶持第三势力?


绿营不参选对柯文哲有利无弊


台北市市长选举一对一大战,有绿色影子的台大医生柯文哲,脱颖而出,获得的80万余张选票,甚至打破马英九的纪录。绿营的存有默契不参选,显然对他有利无弊。柯氏拙于辞令,演说平常无奇,言行中总带有几分知识分子傲气,他能够起家,靠的就是网络宣传长期建立的势力。


其宣传手法别出心裁,坚持公开所有信息,也绝不插旗帜、不跑宣传车、不走传统造访选民路线。网络上,柯文哲有公民力量黄袍加身,有地方公民团体开路。这样的做法,也只有在高教育素质、经济稳固的台北中产阶层,获得青睐,捧他当上市长。


网络耀眼的亮点,就是他落实官网API。这是一种涉及电脑专业知识的俗语,即应用编程接口介入(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让其他人使用开发平台。当然,美其名是共同分享资源,但也可能引入心怀不轨者,盗取政府档案中,个人资料或落实某些议程,这可要特别注意。


国民党的连胜文,除了传统的扫街拜票造势晚会,其实也非常注重网络战役。但网络的形象包装,党品牌行销手法、制作短片宣扬政见观点等,显然的输了一股热诚。当年马英九在出任台北市长,打造“无线台北”,建立网络普及的城市,无疑中为丢失市长一职,埋下伏笔。但别忘了,网络可载舟也可覆舟,若是新市长表现欠佳,还是有可能在下届被拉下马的。


台湾选举,有没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尽管网络还是有抹黑冒充、诽谤中伤等不择手段。但整体投票算票,全程和平进行,没有大规模的不愉快事件,也没有人质疑选举规则欠公正,或将败选归咎制度不公。这些,值得香港“占中”的参与者参考,他们为了要在一夜之间实现理想大于实际的“真普选”,不惜破坏法治精神,危害社会安宁,实在无法相比。


对和平统一不是好消息


台湾选举过于注重地方课题,忽略务实、维系台海两岸关系,容许民进党继续撕裂社群、伤害融洽气氛,对和平统一不是好消息。


网络上有心人散播谣言,指“大陆提供廉价机票让台商回台投票”,打击国民党威望,成票房毒药。这样得来的胜利,是否会让民进党人冲昏头脑?为后年的总统选举,制造更大的问题?我们无法保持乐观。


网络上拉票,有令人担心的趋向。虽然可以吸引年轻世代,但没有为他们灌输历史定位,学习台湾独有的“社会契约”,反而力图断绝两岸关系渊源,挑起台海对峙紧张,这违反塑造全球化大环境,也等于锁国自重,无法创造共赢经济。可惜的是,为胜选却不愿意教育台湾选民,这类自私的政客比比皆是。


无论如何,这次期中选举失利,如暮鼓晨钟,被多数人投不信任票,国民党步履蹒跚,下一步不好走。总统马英九,当前责任是儘快提出改革方案,回应人民诉求,证明他强调的不会迴避责任承诺。还有重要的是,配合网络的日新月异,执政党有必要加快转型步伐了!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