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廉价政治把戏逐渐失色
网络大时代重成熟理智


·2015年6月13日


处在网络大时代,人人都必须自我改变,适应潮流。利用网络忠诚服务,扩大言论自由范围,充分利用舆论平台发声,成为一项必要权利。然而,网络副作用也不少,甚至反过来,陷用户于不义。现今网络交流沟通,处处看到负面因素,廉价或下流手段比比皆是。身为网络人,我们不能期望彻底免疫,但求大家一起振作网络,启迪网民、正风厉俗,把负面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


网络成为政治宣传的最佳工具,2008年和2013年大选,民联通过新媒体,打出巩固江山,烘托网络威力无穷,并将继续主宰未来的政治活动。这个过程当中,难免有人离经叛道,热衷廉价政治把戏,为本身政党和个人争取免费宣传,意图打击政敌的信誉和形象。但是,这类招数使用率频繁,未免让网民心生厌倦,逐渐失去吸引力,甚至受到唾弃!


今年5月19日,大马交警开始“逮捕令行动”,取缔多位冥顽不灵、拖欠交通罚单主人。有者已经被列入逮捕名单,随时会在住家或办事处被捕归案。此时,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揭露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本身名下有三张罚单,调侃交警何时上门捉人,一视同仁对付政府高官?他也要求部长,对此公开道歉。


拥有罚单并不一定代表车主犯错


当局公布,全国共有159万张积欠交通罚单,不少人接收逮捕令,但他们有2周的宽限期,解决欠单且既往不咎。当然,我们应该冷静判断,拥有罚单,并不代表车主犯错。可能性为,这些名下车辆,交给他人如职业司机、家人使用。也有可能传递程序错误,传票无法如期交上。交通部长廖中莱的罚单,即在此例,与问责制扯不上关系。


况且,有些技术性的小错误,例如泊车传票,不代表严重性。至于因为鲁莽驾驶,或是不遵守交通规则,危害他人安全,则一定得接受惩罚。当局应当修改法令,监禁冥顽不灵者,而不是一切交通过失,都可用金钱来解决。另外,现今网络时代,连线系统完善,长期积欠者,一律不能更新车辆路税,驾驶执照自动失效,或能起威吓作用,但当局有这个决心吗?


民联多位国会议员传票更多


这边厢,国阵支持者以牙还牙,也公布民联多位民选议员,本身拖欠的罚单数目更多,有者多达七八十张,而且经历多年无事。这样的相互炮轰谩骂,让我们反思,传票惩罚系统,无法遏制任何交通犯法行为。此外,这类借题发挥,人身攻击和抹黑手段,不过证明政治意识还未理智成熟,根本无法打击政敌信誉,甚至暴露自己的小人思绪。


网络世界中,查询自己,或是有议程地帮他人“查询”,是否有未清还的交通罚单,轻而易举,且费用不多。最普遍的做法,以手机下载MyEG应用程式,通过网络了解一位车主、或是一辆交通工具的罚单记录。还有另一个选择,到执法当局的官方网页,键入基本资料,可轻易连线查询,可说是一网打尽。


谁会有这么闲空呢?也因为这样,如信贷报告一样,个人隐私受他人窥视,毫无保护守密可言。遗憾的,社会人士默许这类的“揭秘”,还有毫无顾虑后果的公开,不去过问,这是否符合道德准则?产生的副作用,每个人的隐私资料,变成脆弱不堪,随时暴露于网络中,成为分享的素材,却没有受到任何谴责。


恶质政治较量政客自讨没趣


可以说,林立迎启动恶质政治较量,并没有为民联加分。这是否印证了,网络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这类的廉价政治把戏,起初网络上,因为有新鲜感,乐此不疲。但因为类似手段过于泛滥,网民感到厌倦,同时必须接受一个事实,即双方阵容,都有相同污点,所以都嗤之以鼻,最后让政客自讨没趣。


网络属于廉价开放领域,任何人如果懂得宣传点子,都能善加利用,制造舆论,为自己创造利益。一路来,都是中央在野的民联这方,掌握舆论主导权。但现今情况,国阵后来居上,打破霸权,改变处于下风的劣势。但更重要的,不倾向任何一方,立场中立客观的网民,似乎成为网络舆论主流,他们并不盲目跟从,或是反对任何一方的政治议题。


社交网上,可喜的现象,许多网民拥有主见,对粗糙下流的言论,勇敢地表示不赞同。所以,政治人物利用舆论,也要反复推敲,不再是一个无往不利的行骗工具。网民从过去的任由摆布,随着时间和经历,审视监督的能力有显著提高。这如暮鼓晨钟,唤醒别有居心的政治人物,自行收敛,避免滥用网络,得不偿失。


譬如槟城首长林冠英,其官用车因停泊地点不当,多次引起话题,连马华槟城州主席周美芬,也无辜被卷入战围。但现在,这个课题已经冷却,网媒和社媒不再有任何兴趣,反而是民生问题,获得更大的关注。然而,我们应该警惕,因为鼓吹民粹价值观的言论,也通过网络争取支持,而且更多是以掀黑底、挖丑闻的方式,力求打倒政敌。


网络民粹言论牺牲他人利益


网络民粹言论,不过想要获得一部分选民的支持,却牺牲其他人的利益。他们的特色为,拒绝对照事实,只从种族或宗教眼光,诋毁民主,心胸狭隘。在他们心目中,所谓的民意,代表地方、州属等小圈子,并没有从全民观点,审视所有民生课题。而宪法规定的各族权利,也一样视而不见。


网络上,充满许多低俗鲁莽,不符合逻辑的民粹议论。6月初,政府宣布自由浮动制下,调高燃油价格每公升一角。马上,网络尽是一片谩骂声音,显得很无厘头。理由简单,5月杪开始,国际原油的确起价大约4%,因此调高油价,根本为正常之举。因此,首相有感而发,某些人领取一马援助金,静默不语;但因为物价上涨,破口大骂,表现两极。


民联号召政治上的“改朝换代”,垄断网络舆论的主导权。然而,鼓吹政治上的革新,也应该表现在网络上,协助提高网民的政治素质、理解水平和参与方式。教育更多的网民,拥有独立政治考量,而不是盲从跟随;因为民众盲目跟从肯定对民联有利无弊。不久前,火箭槟州州议员郑雨周由于对槟州政府有所批评,惨遭自己人网上攻击,即是绝佳的反面教材。


建议首长限任两届被骂“走狗”


郑雨周公开建议,首长限任两届,树立民主新风气。可是网络上,对他的言论大为不满,形容他时,一些不雅字眼如“走狗”、“内奸”、“败类”派上用场。如此的不客气反批评,实在不可取。因为只要立旨正确,任何人都有权利评论州政府政策,以及民主制度。


不礼貌、欠文明的回应方式,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同时关上进谏优化的大门!


网络的言论低级化,与霸凌现象有关。不久前,台湾女艺人杨又颖,不堪暴力网络语言抹黑,选择自杀沉痛控诉,引起当地舆论一阵轰动。我国也有英文网络电台女主持人,不过上载批评伊刑法短片,引来死亡、强奸恐吓,逼得她惶惶不可终日。网络霸凌者,自我委任为执法者,制造出许多社会问题。


这种通过网络互联方式,传播精神伤害,犹如一种罪行。目标人物,若是情商(EQ)能力不佳,便会感受无以伦比的挫折感,视网络为畏途。无论如何,尽管有不少网络害群之马,但也有许多网民,在某些意见领袖的领导下,组织成强大的正义力量,抗拒少数人的可耻行为,或是排斥那些不负责任者,鼓励受害人重新振作。


教育群众有效应付网络霸凌


网络的匿名特性,使得网络霸凌者有恃无恐。其实,除非情况失控,当局不容易以1998年多媒体法令,对付任何网络霸凌制造者。因此,只能凭着大部分网民团结一致抵抗霸凌,杯葛问题分子,才有可能杜绝此类危机。与此同时,政府部门也应该教育群众,如何有效应付网络霸凌,避免成为一种常态。


最近,我国一些社运分子,连同网媒主办讲座,请来香港异议分子黄之锋,以及香港立法议员梁国雄主讲。后来两人分别被禁止入境,引起网民两极反应。一般上,网民不认同当局的禁令,并且自作主张,提出代国家道歉,言论不可理喻。但也有者,认同我国移民厅的权力,因为他们身份敏感,可列为不受欢迎人物。


网媒报道有关新闻时,把收费浏览,改为免费开放,用意明显,即要在网络界成为话题,让国家形象受损。无论如何,现今的网络科技,允准如Skype一类的现场视频会议。即使人在千里之外,也能与人对话演讲。这样的转变,令当局必须找寻新法,避免不良因素,成功地渗透入国内,否则禁止入境,不过徒劳无功。


网络时代,对付网络政治威胁,必须要有新思维。例如,国际环保组织和个人,向来都以砂拉越州雨林受砍伐,以及建立发电水坝课题,抨击州政府不遗余力。砂州政府面对国外团体,得费尽唇舌解释,效果却很有限。

亲自释放善意比自我隔绝好

近期,砂首长阿德南,人在英国伦敦访问,以不同的方式,面对国际环保力量。他与环保分子亲切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看如何达到雨林树木持续性成长。这样的对话方式,让主宰环保课题的网络舆论,感受到首长不同的一面,表现他环保的诚意。勇敢面对网络流言蜚语,向网民亲自释放善意,总比自我隔绝好。


今年5月中,芙蓉一个商业区,有人向当局投诉,某些无线网络(WIFI)名字,设定为“排华”字眼,让使用者感觉不舒服。这一类的种族主义自我标签,成本廉宜,网络上有不少例子。例如,有心人设定自己的帐户,或是面子书专页,题目充满种族宗教色彩。不少网民路见不平,挺身举报这类问题帐户,协助面子书或推特等社媒管理人,过滤及遏制不良内容,也算起积极作用。


可以说,网络是一个大千世界,又是一个缺乏严厉管制的平台,什么样的问题都能浮现,我们要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可以有许多选择。尽管有些时候失控,网络基本上,看重成熟理智。那些廉价政治把戏,从灿烂到逐渐失色,即证明大多数网民,要求的是一个和谐安宁、散发正能量的网络!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