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大集会嘉年华华裔垄断
网络大动员彰显影响力


·2015年9月12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4.0大集会,尽管没有获得准证,34小时节目圆满落幕,没发生任何不测事件。除了归功义工尽忠职守,警方的容忍合作,一样值得表扬。此时,后续争论刚开始,这场街头集会人数是不是最多,见仁见智。是否会改变国家命运?而我们吸收到什么样的教训?何从以史为镜,审视未来的街头运动?


无可否认,大集会通过网络动员,美成其事。传统主流媒体,在网社或网媒面前,不堪一击。出席大集会的,绝大部分都是网民。


出席者华裔占七成以上


这是一场华裔大集会,出席者华裔占7成以上。他们多属于网络世代,包括X世代(1966年-1980年出生)、Y世代(1981年-2000年出生)、城市中产阶层、精英分子等等。


大集会之前,网络造势一面倒。网络某些舆论,预测会发生严重冲突,如2011年7.09,或是2012年4.28之类的不愉快事件,结果不灵验。但是,因为这样,预测将来的集会,也必然是平和安祥的,则言之过早。


大集会有浓厚的挑衅意味


8月29及30日集会,有浓厚的挑衅意味。精心策划看准时机,乘全国洋溢欢庆气氛,国庆前夕出击,就是知道当局无法分心,或无法分配足够的警力资源,不能先来镇压或先发制人。此时国庆佳日,凝聚人气不难。公共交通的巅峰饱和服务,可以带动各地的人群到来。只要制造人潮,支持率上升,净选盟算是成功达到目的了!


净选盟宣称,整体出席人数达到50万人,显然是夸张。主席玛丽亚陈警告,若政府没有落实制度改革、首相下台的要求,不排除发动第5次大集会。然而,这么严肃认真的要求,并不代表大部分出席者都同意。因为,他们大多数,以赶一场嘉年华会的心态,感染浓郁欢乐气氛,留下自拍身影,并不是参加一场政治批斗运动,也不会同意过于激烈的政治诉求。


改革政治体制的方法,可以有很多选择。另一方面,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发表对付集会主脑言论,网络上诠释为,他要“秋后算账”。其女儿努鲁希达雅,于面子书鞭挞街头抗议,为愚蠢之举,真要爱国,就该加入军队镇守边疆。马上,网络上都是铺天盖地的抨击。可见网民坚持己见,无法兼容网络异见。


在力量强大的网络跟前毫无作为


我国通讯委员会,自8月27日起,封锁净选盟官方网站(http://www.bersih.org)和关联网页。同一天,内政部宪报公布,援引《1984年印刷和出版法令》,查禁所有净选盟衣服、T恤和宣传品。这类行动,在力量强大的网络跟前,毫无作为,为反对力量取得宣传筹码,陷当局于不义!


查禁网页毫无用处,主要的舆论战场,属于面子书、推特、微信、 Instagram、WeChat等平台,对付网页只是误植目标。网络一早有人呼吁,下载手机软件火聊(FireChat),对抗可能的封锁网络服务(并无发生),或是因为网络拥挤带来的瘫痪状态。但因为反应欠踊跃,无法创造预期的广大覆盖层面。


火聊原本目的,即使没有网络操作,也能通过手机蓝牙服务,以及Wi-Fi无线网路,以串联方式,重建联系网络。集会主办当局,注册bersih2的正式帐号,准备向网民发布消息。后来,却发觉英雄无用武之地,回到普通的耳语口传方式,以控制集会场面。如此可见,把香港占中的策略,搬来我国运用,并不一定有效。


71%马来人不赞同大集会


许多网民,在国庆前几天,不惜在社媒界面,换上黄色大头像,或是增添黄色色彩,为“黄页”按赞。这样的黄潮洗版、率先表态,引起网络一阵跟风。可惜的是,这种现象,多见于中英文源流的网络。马来文网络,只是稍有热潮,为后来非华裔出席率不理想,埋下伏笔。


默迪卡民调中心(Merdeka Center)调查显示,80%华裔认同Bersih4。也有多达71%的巫裔同胞,持有相反看法。起初,网络舆论认为,这项调查失准,因为一般印象,不分种族,大部分人倒向支持。两日的集会情况,确实是巫华一冷一热,甚至许多巫裔出席者,并没有穿上黄衣示众,何解?


伊党仍然具有政治影响力


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承认,非马来人和马来人的出席比例,为3对1。伊斯兰党意兴阑珊,没有积极动员,拉低出席率。这也证明,伊党仍然具有政治影响力。新成立的国家诚信党(Parti Amanah Negara),前身为新希望运动,所收容的前伊党异议分子,拉拢能力雷声大、雨点小!


净选盟一早表明,不闯独立广场禁区,在义工和警员的站岗守卫下,的确做到这点。但人潮淹没附近主要道路,为隔日的庆典准备,带来不便。与此同时,当局基于安全考量,被逼更改计划,把原定于国企十合商场前,午夜举行的倒数歌舞大会,转至武吉加里尔体育馆。而烟火燃放节目,也不能如期展开。


国庆日当天早上,例常的游行检阅,照样举行。有多少个集会参与者,继续展现“爱国心”,不遗漏官方的庆祝活动?显然的,街头节目一结束,多数人打道回府,不愿参与正式庆典。这样的做法,为反对集会者找到责难理由。即参与集会者不能放弃政治立场,无法共同接受爱国体现,让正面能量改变国家未来。


集会有完善组织和部署,却无法阻止投机政客,或是利益分子“抽水”,骑劫成自己场合。举例,现场飘扬党旗、个别政党的领袖肖像、政治口号或标语,依然可见。有人趁机来“释放安华”联署、个人签名会、或是提出“华教也要BERSIH”的主张。这样的做法,缺乏团队纪律精神,也不尊重主办当局的苦心。


敦马只能“落地”演讲


既然任由政党或个别人士,发表与集会主题无关的言论。那么,对待两次短暂到访的前首相敦马,却是另一套标准。大会拒绝让敦马上台,让他只能“落地”演讲,理由是,其身份深具争议性,认为他是破坏体制的罪魁祸首。这样的解释不符逻辑,敦马是以普通市民的身份到来,代表认同。其身份特殊,影响力还在,为何不能享受平等发言的机会呢?


一场大型集会,难免有不成熟表现。常见的案例,过分的奚落、丑化领袖。其他如践踏领袖照片,也成为行为污点之一,不符合文明和理性要求。此外,有人蓄意携带小孩参与集会,大部分为友族同胞。他们无法从网络,获得相关讯息,也因为家庭结构关系,不能与孩子脱离。集会召集者,显然没有考虑这类问题。


4.0大集会5个诉求,要求国家政治体制彻底改革,即乾净选举、廉洁政府、异议权利、加强议会民主及拯救国家经济。现场内外,宣传重点,是一马公司风波、26亿令吉政治献金,还有不断发酵的令吉贬值等课题。与会者把全部不满情绪,发泄于首相一人,“上街倒垃圾”讽刺口號,成为全场主调。


网络对于4.0大集会,有不少的迷思,包括过于高度评价、极度乐观。这点并不特出,自2008年3.08,以及2013年的5.05大选,华社仍然坚持“改朝换代”的信念,认为换了当家政府,即等于一切有所改变。其实,对于如何改革国家政治体制,如何获得其他种族(尤其是马来人)的配合?华人还缺乏一套完整概念。


族群政治仍然是无法回避的问题


若巫统失去权力,马来人何去何从?新的政府是否照顾他们,加强国家宪法规定的特权地位?大部分巫裔耿耿于怀。他们若存有担忧,替代的政治集团,没法说服他们,这属于不健康的发展。所以,政治理想别期望过高,要将心比心,提防政治气候的不可预测性。以族群区分政治影响力,仍然是国家无法回避的巨大问题!


尽管净选盟强调“干净”,对现场垃圾一丝不苟,做到最环保,但对于噪音污染,似乎束手无策。其中,吹奏山寨版的嗡嗡祖拉(Vuvuzela,源自南非的喇叭乐器),打扰穆斯林的祈祷,害参与者焦虑不安,破坏和谐平静气氛,问题悬挂未解。自愿者举牌要求安静,却有人公然挑衅,情况几乎失控。


现场商家售卖嗡嗡祖拉,价格廉宜,几乎人手一支,制造的声响,让耳朵活受罪。所以,控制一个大场面,很有挑战性。然而,现场嘉年华会的氛围,鼓励人们呐喊口号,解放心中的压郁。因此,要人们安静沉默,何其矛盾呀?


多个国家的城市,有网络组织支持集会。国内有砂拉越州,唯一发出官方批准信函,允许古晋宋庆海橄榄球场,举行同步集会。这烘托首长阿德南·,拥有政治开明一面。无论如何,主办单位没有把握机会,会场上出现小孩,音响系统不翼而飞等问题缠结,半途被逼腰斩。如此难看收场,看来净选盟必须检讨其组织,驱逐害群之马,否则难以服众。


应侧重上课教导观念灌输


以出席人数衡量,大集会似乎没突破过往记录。无论如何,不是每一个参与者,获得政治意识教育机会,充分吸收集会宗旨和目的。假设集会改在大型体育馆举行,侧重上课教导、观念灌输等活动,把民生干扰,减少到最低程度,不但更有效率,当局也找不到任何干涉理由。


所谓的“睡街”活动,属于无谓的牺牲。许多参与者,露宿东姑阿都拉曼路及敦霹雳路街边,条件恶劣,睡眠品质不良。这样能够展示什么呢?休息不足,哪又能期望精神饱满,参加第二天的活动?而且客观因素干扰,卫生条件如流动厕所、通风、自来水、防蚊等,无法完善,过夜成辛苦事儿。幸好当晚,老天眷顾未下雨,否则街头客好梦会成恶梦!


净选盟网上筹款,短短数天,即筹获近240万令吉。这也说明,其支持者具有一定经济能力,并没有在最近的经济危机中,遭受严重威胁。但是,如何以最实际角度,花费这笔得来不易的款项?净选盟未有清楚交待。如果省下不必要开销,例如会场音响、膳食、医药津贴等等后勤开支,转而花在教育灌输层次,会不会物有所值?


4.0大集会,并不是“颜色革命”,倒是像国人的嘉年华会,有音乐、演说、自拍和街头表演节目,多数出席者临场,不过一看热闹。


大批年轻华裔垄断集会,彰显网络动员威力,非同小可。如果能以同样的方式,主办非街头集会、排除对抗呛声,多办公民醒觉活动,这个国家的未来前景,将会如朵朵绽放的黄花,令人耳目一新、前途明亮!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