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滥用网络恐怖集团壮大
全球连线遏制极端主义

·2014年7月12日


我国青年到中东参与所谓的“圣战”,充当粉身碎骨的“人肉炸弹”,以及筹办军事恐怖主义活动而受通缉,这样匪夷所思的新闻,网络时代之前很少听闻。如今化成事实,是否说明了,无孔不入的极端思想,无恶不作的恐怖意识形态,已经渗透网络世界,深切影响不少国人,也危害了全球和我国的社会安宁?


网络如双刃剑,副作用令人无从设防。上期的《网络世界》,提及世界盃让全球笼罩欢乐气氛,网络却加剧赌球现象,其隐蔽性让执法打击行动棘手。而另外一个滥用网络的例子,竟然是严重威胁国内外和平稳定,结合极端宗教教义,以及滥杀无辜的恐怖主义武装活动,也在网络上大展拳脚。


2013年9月21日,索马里极端原教旨主义组织青年党,其一群成员闯入东非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一间商场,不分青红皂白开火袭击,造成至少69人死亡,近200人受伤的惨剧。全世界都感震惊,强力谴责冷血攻击。网络世界中,却出现令人不齿的行为,因为竟然有人公开支持及赞颂相关恐袭。


社交媒体全程血腥直播


疑为青年党拥趸或是同情者,赶上时髦利用社交媒介推特,全程血腥直播,并嘲笑军警的不力反应。他们打着“14小时、1400子弹与140字(推特上限字数)”,试图吸引网客眼球。经过大量滥用投诉,问题推特户口关闭了,不久又死灰复燃,重播血腥内容,令人惊讶网络的无政府状态。


追溯至更早,2001年震惊全球的9.11恐袭前后,鼓吹暴力的“基地”组织,广泛利用公开视频内容,对敌人宣战,制造有力舆论。此外,通过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放的录像带,节目中暗藏秘密联络指示,对全球恐怖网络发号施令,这也是恐怖组织的惯常手法。


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阿富汗塔利班保守派政权,一向来宣称电脑网络或电视节目,载有大量西方腐朽文化和价值观,必须远离和摒弃。极讽刺的,他们也不得不依赖网络的功能,达到军事和宣传目的。


大马人涉嫌参与中东“圣战”,消息如何传出的呢?原来也是通过网络公开资讯,国人才得以目睹视频片段,掌握确凿证据。


国内首个已知的“人肉炸弹”


网络传言,被指与ISIL关系密切的26岁大马人阿末达米米,曾于2013年年杪,于波德申接受秘密训练。这个人最后的下场为,驾驶满载炸药的汽车,冲向伊拉克特种部队总部后,再引爆炸弹,炸死至少25名军人,自己也当场炸死,当上我国首个已知的“人肉炸弹”!


最近的新闻报道,国际恐怖组织不断坐大。宏观角度看中东,逊尼派极端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单方面于穆斯林斋戒月首日,也就是一个宗教神圣日子,宣布“伊斯兰哈里发国”(Islamic Caliphate)立国,版图包含敘利亚和伊拉克大片土地。该组织发言人,透过官网和推特发布消息,呼吁全球穆斯林表态效忠。


网络消息说,ISIL原本富甲一方,资源丰富。特别是今年6月初,其军团攻占伊拉克城市摩苏尔后,从该国中央银行劫走现款5亿美元(16亿令吉),实力膨胀。其后,趁敘利亚的局势混乱,以及美军撤出伊拉克,造成伊拉克中央政府权力真空,所以佔据叙、伊许多城镇,並宣佈建立伊斯兰国,令人看了傻眼!


回顾我国国内,报章引述情报来源,指4个新崛起的武装组织,模仿中东的母体,要建立超级伊斯兰国“马来群岛伊斯兰国”(Daulah Islamiah Nusantara),面积涵盖东盟的大马、印尼、新加坡、泰南以及菲南。我国东马面对苏禄恐怖分子的威胁,他们伺机发动第二波入侵沙巴阴谋。而打家劫舍、绑票掠人为乐的菲律宾南部的阿布沙耶夫组织,更是难以根除。


残余分子衍生四个子组织


大约10年前,我国政府大力扫荡伊斯兰祈祷团(JI)和大马圣战组织(KMM),两者销声匿跡。如今,其残余分子继续活跃,衍生出新的4个子组织,分別简称BKAW、BAJ、DIMzia以及ADI。这些组织成员,有者远赴敘利亚、伊拉克及阿富汗等战乱国家,取得炮火洗礼经验。返回大马后,他们积极招揽新血,栽培更多的好战分子,力图扩展区域势力。


2005年7月,“基地”组织二号人物扎瓦赫里承认,他们力求打赢媒体战场,赢取穆斯林民众人心。2011年7月13日,英国政府发表的反恐新战略指出,基地恐怖组织公开号召“网络圣战”,企图侵占面子书。 自奥萨马 • 本 • 拉登被美军击毙后,极端主义贴文,一样能快速而普遍流通,据知还存在数十个颇具影响力的网站,经常有恐怖分子浏览。


师承国外的我国极端组织是如何活动的呢?据了解,他们多使用面子书网络,以及系列面授讲座,招募和为新丁洗脑,对象多为见识不广的年轻人,以及本地大专院校学生。与此同时,我国警方逮捕至少19名武装分子,包括了海军人员及警卫团低官阶成员,揭露恐怖分子的渗透本事。


种种迹象显示,恐怖主义集团善于利用网络便利。道理不难明白,网络的优点表现于内外部。内部即协助筹募资金、组织下线单位、联系盟友或武器供应商、搜集军事情报,或是准备武器配备教材内容等等。对外方面,他们通过网络,与同党规划恐袭,或掩饰行踪,一切显得高深莫测。


网络弥补军事的不足


恐怖分子意识到,有鉴于军事实力相差悬殊,无法与任何国家的正规军警力量抗衡。加上大规模杀伤武器使用有限,自己也饱受如无人机和间谍卫星的追踪或围剿。所以,网络成了弥补军事上不足的工具。网络科技,包括“谷歌地图”和“谷歌街景”,甚至有利恐怖分子制定攻击计划,尤其是寻找平民目标,力图制造心理威吓。


网络社交媒介还有一个好处,即有效网罗世界各地的同情者。恐怖分子设立议程面书专页或网页,采集访客信息,小心过滤背景可疑的卧底,再联系那些有兴趣者,不难组织大量生力军。网络消息声称,我国有超过100人堕入恐怖活动圈套,但警方大力否认,指正确数目或只有20人。


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表示,愿意配合网络服务供应商,协助警方执行任务,包括拦截任何涉及恐怖主义的网页,也提供鑑证服务,防堵任何恐怖网络管道。而我国警方,可根据刑事法典第130条文,调查涉及恐怖活动的网络讯息,譬如招募狂热分子到中东,当“人肉炸弹”或是接受军事训练的邪恶企图。


网络社交平台,无论是著名的推特或面子书,或是其他的视频媒体,若要全面封锁问题内容,尚需要有关企业的合作。其中一个方法为,检举散播憎恨恐吓元素的帐户,施压落实使用条款规定,尽可能铲除触犯法律的内容。然而,尽管有众多网友对恐怖主义深恶痛绝,乐意充当正义眼线,但免不了有漏网之鱼,也无法监督封锁性质的社交媒介。


恐怖活动把网络当成温床,令政府尴尬的,我国正大力推行“全球中庸运动”,拒绝任何形式的政治宗教暴力及极端主张。如今,却有青年涉及国际恐怖集团活动。若他们在海外受训完毕,把危险思想和恐怖活动专业知识,带回国继续扩大影响,后果不堪设想。社会和谐及和平稳定必岌岌可危,最终严重伤害所有社群和民众。

协助检举网络恐怖活动


监控互联网,完全杜绝恐怖思想,即使有心也无法办到,这是当局的苦衷。所以,我们无须杞人忧天,担心网络会受严厉管制,殃及网民早已习以为常的网络言论自由。无论如何,协助当局检举网络恐怖活动,确是每个网民的职责,尤其是穆斯林社群的家长,需要多关心子女的网络动态,免得受所谓的“圣战精神”所影响。


此外,坚持我国保持世俗国、君主立宪的传统体制,也是对抗网络恐怖主义的不二法门。在这方面,除非一切条件已经成熟,应避免推行伊斯兰刑事法,以免我国产生两套不同的法律,日常生活引起大混乱。我们也不能纵容任何人,肆无忌惮地煽动族群宗教情绪,为恐怖主义制造有利环境。


网络媒体或舆论,不容易被任何财团垄断,或是因为追求利润,而形成过度商业化。恐怖组织深谙这点,他们拥有健全的框架、法律制度、理论基础,最重要的还是历史悠久的核心价值,即狂热地追捧宗教目标。而这一切,与网络中的主流体制,普世观念,以及多元思想,有根本上的冲突,两者并不兼容。


对付网络恐怖宣传,最好的方法还是回到网络。反制系统可以针对3点,即反击恐怖分子的任何操纵舆论,拒绝让其合法化,以及不畏暴力恐吓,坚持打恐。


揭露恐怖分子真面目


这里,我们不妨借鉴中国网络反恐经验。今年6月份,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信办),启动打击网络暴恐材料的行动,于国营电视台,播放了一部题为《恐怖主义的网上推手——“东伊运”恐怖音视频》电视专题片。片中,借用据称来自新疆极端分子的“圣战”视频片段,借此暴露其真面目,达到打恐目的。


中国有1,000万维吾尔族人,由于社会隔绝和宗教文化差异,使得他们易于成为恐怖活动的招揽目标。2009年乌鲁木齐发生暴乱,当局当机立断隔绝当地互联网服务,长达10个月,并关闭一些问题网站,才使局势稳定。无论如何,不法分子仍然可以利用特殊技术,例如闪存盘和微信等方式,躲避严格审查,流传禁播材料。


过去,激进维族人很少使用自杀式炸弹袭击这类方式,如今却模仿中东的自杀手段。这证明网络无疆界的冲击,恐怖分子趁机“绑架”互联网,散播殉教且嗜杀平民的毒瘤思想,所作恶行罄竹难书。庆幸,我国的情况较佳,涉及类似活动者数目尚少,还在控制范围内。


我国当局吸取他国的教训,应该在恐怖主义网络信息传播之前,即刻防堵,并追踪不法分子的活动范围,以及受影响的网民范围,切断一切曝光的恐怖主义网络脉络,一劳永逸除后患。


可以预料,未来的网络恐怖主义意识形態,更为灵活多变,轻易跨越国界,不断增加各国反恐的难度。唯有全球连线,大家展现打击恐怖活动的决心,才可以逐渐遏制这类网络病态,还世界一个安乐地球!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