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陈杰毅弃保潜逃
网络舆论拒绝虚荣叛逆

·2014年10月11

 

网络性爱男陈杰毅,失联一段日子后,终于在网络上现出原踪。原来,他曲折潜逃到美国,寻求所谓的“政治庇护”,引起一阵喧哗骚动。网络舆论,对他的突然举动,显然不表欢迎,贬多于褒,有者给他懦夫和傻瓜的评价。逃到美国后,他真的可以畅所欲言,痛斥所有他认为得罪他的对象吗?可疑性非常高。

无节制挑战执法单位


被告人陈杰毅,如今身在美国加州。露面之后,不甘寂寞未改胡言乱语本性,频频在个人面子书上发表出位言论,也毫不抵抗本地网媒的隔空采访。他口无遮掩,大肆丑化侮辱我国首相夫妇,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以及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无节度挑衅执法单位,已超过任何人可以容忍的底线。


陈氏不断有新动作。或许是将接受美国当局的“政治难民”通关面试,他突然表示从此闭口,远离大马政治课题,专注在美国过新生活。较早时,他曾在面书上计划,来到美国必做的12项“大事”,项目匪夷所思,例如与美女相伴旅行、与白人女性滥交、参加海滩天体营、享受合法大麻烟等等,吃喝玩乐内容,与严肃政治没有半丝关联。


这样子的“政治犯”,藉词政治迫害,非法入境到美国,先斩后奏寻求庇护,等于是投机取巧,低估美国人的智慧和判断。倒不如,他以“经济”或“道德”理由,当成护身符更佳。难怪网络上,不分种族文化,不分语言阶层,凡是阅读到陈氏主张的,一律表态唾弃到底。当然,只有少数几个匿名者,才会公开赞许陈氏,只是声音实在太微弱了。


狂妄自大的他,逗留美国合法性尚待厘清,却警告大马政府,不得引渡他回国,否则后果会“很难堪”。陈氏投诉,大马执政党、警方和媒体,联合滥用法律“欺侮”他。他自我夸赞,离开大马是“聪明”决定,幸灾乐祸嘲讽国内民众。他表明,有才华和智慧的国人,不应“浪费”青春和光阴,可到英国、美国、澳洲、纽西兰、加拿大等地区开展抱负。


他不忘浇泼民联一桶冷水,指民联领袖如安华等人,提到的“转变”理念,不过是政治把戏。因此,陈氏劝告民众,莫沦为民联的政治棋子。这番言论,肯定得罪网络上,势力庞大的民联粉丝。所以,起初基于政治立场同仇敌忾,同情他的大部分网民,现在都倒戈相向,划清界线,拒绝再为他说好话了。


所作所为触犯刑事条文


照理说,他若是恶法打压下的牺牲者,舆论上会有更多同情者,情形却不是如此!主要是,他并不懂得尊重自己,释放对权威的积怨压抑时,也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人们对他赤裸主张,毫无尊重其他宗教文化禁忌的做法,敬而远之,唯恐走避不及!面子书友普遍批判他,其所作明显触犯刑事煽动条文,罪有应得!


民联的槟城州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难忍陈杰毅的嚣张行为,第一时间发文告,要求政府通过国际刑警,引渡陈氏回国受审。值得思索的,陈氏受控的条文之中,也包括《1948年煽动法令》第4条款。这是否说明,即使是民联议员也认同,煽动法还是具有一定的作用,以配合其他法令,一并对付像陈杰毅一样的麻烦人物?


(2013年7月11日爆发的“肉骨茶贺开斋”闹剧,陈杰毅和李美玲,双双被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SKMM)起诉,面对3项控状,即煽动法令第4(1)(c)条文、刑事法典第298A条文,及电检法令第5(2)条文,罪名分别为侮辱宗教圣洁、煽动宗教仇恨情绪和网页上载猥亵色情照片。) 


2013年7月杪,他们获得保外候审。可惜的是,审讯排期甚久,间中还有案中案待审,结果一拖再拖,无法及时结案。这样一来,也为陈赢得时间,策划逃跑计划。他成功骗过法庭, 以出国拍摄广告片为理由,取回护照,却另有所图。这反映,我国司法制度急需改善,对于高格调的敏感案件,应该快刀斩乱麻,快速了结,以儆效尤。

陈氏出逃美国,带来怎么样的网络启示呢?

先来了解一道新闻。欧美著名媒体如《卫报》和《纽约时报》,不久前,采访一位新闻主角,他是发明彩虹纺织机的黄长春(Ng Cheong Choon ,译音)。他原为大马华裔,90年代赴美留学,过后落地生根。据媒体透露,他因为我国大学实施种族固打制,不得已转到国外发展,原来职业为日产汽车的撞击试验工程师,现在摇身变成百万富翁。


2010年,黄长春机缘下,发明彩虹纺织机,以橡皮筋为材料,制作装饰用的手环玩意儿。经过不断的网络推介,产品终于闯出名堂,以15至17美元的售价,卖出超过100万套。网媒转载这则新闻,不断强调黄长春的华裔移民身份,也悲叹本地人才的流失。


我们换个角度去想,如果当时,他得以国内深造,留在本地工作创业,是否有如移民美国后,一样有成功机遇?


再看陈杰毅出逃后的言论,也反映这类外国月亮比较圆的心态。陈氏甚至意气风发的说,准备在美国大展拳脚。考虑到客观条件如天时、地利、人和,复杂和变数大的社会发展规律,加上本身主观的创新欲望,其实一切并不简单。新的国家和社会环境,只对那些脚踏实地、默默耕耘,不刻意出名获利的,才会累计成果。


陈氏野心勃勃,其面书上一览无余。他先制造事端,后来再抛弃本地社会,潜逃到国外,咎由自取,并不是有人迫害他。这样的情形,与自愿到国外谋求出路,迥然不同,也不能互相比较。更无法如此断定,他在美国就有出头天。网络虽然虚拟,但从许多发言反应,大部分都仿若有默契,一块不看好陈杰毅的前途。


陈氏或者想学中国的马云,所创立的阿里巴巴集团,成为纽约交易所上市一颗耀眼新星。但马云从不介入政治,是个老实可靠的生意人。马云透露,阿里巴巴70%的买家,以及55%的卖家,属于女性天下,所以他万分感谢女性。陈杰毅要效法马云,恐怕还得向社会解释,为何抛下共同患难的前伴侣李美玲,表现对女性自私一面?

美国的实际人权状况


陈氏向往西方国家的“民主人权”制度,渴望贯彻言论自由精神,所以才有“投奔”美国的念头。事实是否如此?陈氏可真正理解,美国的实际人权状况?


2014年8月份,美国的小市镇弗格森,成了全球平面和网络媒体关注的焦点。白人警察射杀一位黑人青年布朗,引发当地民众抗议呛声,事件逐步恶化,引起警民冲突,进入紧急状态。其间,所动用的催泪弹,不比香港“占中”驱散行动中,所动用的来得少。美国当局,为何不和“占中”立场一致,宣布非白人居民有“和平表达意见”的自由?非要武力镇压不可?


更早的2013年7月,另外一起枪杀黑人青年案件中,白人警察被判无罪,引发全美大规模示威活动。同年7月,加州奥克兰市地方电视台,一名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实习生,僭越职权信口开河,公布虚假恶搞的韩亚空难机师名单,种族色彩浓厚。跟着接近10月中,美国广播公司脱口秀节目,有未成年儿童,发出“杀光中国人”的豪语,证明美国教育制度有反面教材。


这些,揭露了美国社会存在的种族歧视现象,民权领袖已故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各族平权理想,迄今还未实现。2008年,奥巴马出任首位黑人总统,并不代表美国社会、经济、文化各个阶层,成功的摆脱现形或隐形的,白人至上主义阴魂。


何况,媒体民调结果,也证明美国对于中国人,存在莫名的种族歧视。例如“盖洛普”(Gallup)年初民调显示,20%的美国民众,视中国为主要敌国,首度超过伊朗与朝鲜! 中国威胁论据接近荒谬,因为其经济个体崛起,手持美国国债最多,所以比起所谓的恐怖主义国家,更为可怕!


真期望陈杰毅得偿所愿,可长期逗留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给他机会仔细观察当地社会的实况。而他唯一可以自豪的,无疑就是有特殊的生活经历,来自像大马这种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家,或许有更好的比较依据!

身败名裂咎由自取

两年前,《网络世界》谈论陈杰毅(26岁)李美玲(25岁),双双制造的社会课题时,指出他们或是受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Effect)心理愚弄,以为自己喜怒爱憎,大多数人感受会与他们一样。他们拒绝参考社会人士的意见或反应。他们一错再错,试探民意,也严重误读社会的回馈。


两人背景相同,都是受网络熏陶的“90后”。这个网络新兴名词,指的新生一代,平均智商比过去的一辈高,好奇心强烈,轻易接受新事物,坚持我行我素,并且不断推陈出新。为了掩藏自己的脆弱信心,他们往往有成年人难以理解的古怪爱好。


这对横空出世的性爱男女,2013年起冒出名堂来,主要是网络的便利,让他们的宣扬性爱享乐自由(其实是放纵情慾)普世观,作风大胆露骨,获得过多的曝光机会,因此打响名气。媒体过度渲染下,其虚荣心越加膨胀,自以为名利兼收,沾沾自喜,终于铸成大错!

男主角为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律系学生,亚细安奖学金得主,尚未毕业即被开除。女主角也是本地大学高材生,两人高级知识分子的身份,得寸进尺,自导自演“肉骨茶闹剧”。受到当局的严厉对付。此时,两人感觉情况不对,转舵懊悔道歉,但诚意不足,难获得世人原谅。


李美玲收敛一些,拒绝当逃犯躲避一生。陈氏被控上法庭后,二度缺席,被没收2万令吉保释金,受逮捕令通缉,可说是身败名裂。但他困兽犹斗,试图通过潜逃美国,作最后的反扑。


我们庆幸,网络的兴起,社交工具如面子书、推特、手机短讯等媒介大行其道。但说到道德操守原则,尚保留最后的底线,并不同意陈杰毅的彻底反叛思维。其特殊的生活价值观,共鸣赞扬者不多。看来,他要东山再起,可能性不大。
浩瀚无涯的网络世界,倒是可以轻易的,忘却这个人曾经带来的小小震荡!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