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沉迷面子书形成病态
网络自律戒用30天


·2015年4月11


网络新时代,社交媒体势力无孔不入,以致阿公阿嫲,也忙上课学习滑手机,赶上潮流列车。与此同时,网络塑造新媒体新闻环境,人们的阅听习惯一反传统。其中不容忽视的,面子书(Facebook)渗透层面最大,介入生活程度最高。以面书为首的社媒,无论是群体互动、新闻供应,具有很强的功能。如今,据观察所得,这种现象逐渐失控,演变成难以驾驭的病态!


社媒有积极作用,让联系通讯轻而易举,发挥强大虚拟能量。但其消极作用,更为不少,包括成为造谣、谗言工厂,或是诽谤、偏激言论传播站。此外,也被极端恐怖活动组织当成招兵买马的工具,严重破坏国家与国际和平稳定。网上执法单位,虽然全面监视侦测,但因为社媒规模庞大,组织架构复杂错综,总有漏网之鱼,完全不把当局放在眼里!


网络假消息有不良议程


最新的例子,有人在社媒捏造新闻,指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一早已公布他对伊斯兰刑法的立场。更早时候,网上谣传,马来统治者理事会表态反对伊刑法,结果证实子虚乌有。这类网络假消息,显然有不良议程,混淆舆论来浑水摸鱼。有人在面书,专题讨论敏感课题。有者欠缺理智客观,大事谩骂攻讦,一片乱象丛生。


因此,如何让面书社媒,忠诚为网民服务,而不是网民反过来,成为其效命奴隶?舆论上有各种看法,有人呼吁政府,严厉管制社媒,杀一儆百,遏制一切不良发展。 也有人建议,执行实名制度,让网民以真身接受检验,避免行差踏错。然而,管制具体方案,全属于纸上谈兵,并不容易做到。


况且,大部分滥用面书平台者,并不是存心犯错,而是不懂得网络言论规则礼节。重要的一点,面书副作用浮现,要有效克服问题根源,光靠管制监督不行,还是得回到网民的自律精神。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同理心,斟酌使用网络便利,避免伤害他人或群体。任何的交流沟通,须建立在同等且相互尊重的基础上。


今年1月27日,英文《星报》的专栏作者马丁 • 布赖恩(Martin Brian),发表文章《戒用面书一个月》(A Facebook fast for one month),对这个颇受欢迎的社媒,提出他的个人见解。他深思远虑,有意终止面子书帐号,避免过度依赖,形成恶习。


感叹社媒没推介正能量


布赖恩感概,“社媒散播太多仇恨和负面情绪,为何我们不能为了大家的益处,推介正面能量?”他说,他每天平均浏览面书10次,这已不算多,其不少同事和友人,甚至花费大量时间更新状态,以致遗漏重要事情。他自己谢绝网上游戏,更新状况,也不过一周1到2次而已。


他形容,面书广受欢迎,全球有15亿用户,7成到8成活跃,每天至少登录浏览1次。自己使用面书,以查检突发新闻、有趣点子,以及朋友的资料更新。所发的帖子,主题有食物、流行文化、职场消息,以及与著名曼联队伍有关的足球新闻。


但是,令他铁了心远离面书,最大原因是,许多社媒大同小异,都在传播种族偏激、仇恨报复言论,让他感觉不悦,整天心烦意乱。他的心声,是否代表现今许多面书用户的看法,即憎恨情绪内容,逐渐成为主流,自己感觉压力缠身,对网络大失所望?


布赖恩自问自答,仇恨为一种扩张情绪,比情爱更为强烈。不幸的,网络使用者热衷传播仇恨,最近几周情况更甚。他说,无须赘言,主流和网媒平台,充斥恶意威胁、煽动引火的帖子,因此招来当局,或其他网民的激烈反应。他表示,国人应成长且理智思考,因为欺凌和恐吓,开始构成网络常态。


他承认,现在的网络时代,键盘勇士恃着免死金牌作茧自缚,自以为处在网络世界,拥有随意瞄准任何人发炮的权利!他评论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所指,有12万6千名警员,参与监控社媒网站的报道。这衍生两个观点,即警方关注社媒的威胁,以及种族言论,国人大可安心;但另一方面,是否忽略了另个紧急课题,如街头犯罪?


布赖恩认同,自己加入面书,不会随意按喜欢(Like)、分享(Share)或上载任何政治内容,8年来始终如一。他说,因为工作需要,加入成政治家粉丝。但据政治图谱(Political Spectrum)原则,他恪守政治中立。然而却有部分面书专页,含有滑稽嘲笑帖文,或是布满仇恨元素,导致他决心一刀两断(Un-friended)。


人生多姿多彩拒当社媒奴才


他观察到,现时的社媒,过于泛滥和无所不包。以前,每晚阅读一本好书,现在却目不转睛,检查智能手机社交讯息。他表示,人生还有很多多姿多彩,必须拒绝当社媒奴才。因为取消面书帐户,或操之过急,但他承诺,一个月内,必减少浏览面书时间,不更新状态,不检阅友人的最新内容。


他说,如此,其智能手机如释重负,减少电池消耗。更重要的是,他可开始捡拾旧习惯,即阅读更多书籍,充实自己!


认真说来,这位作者提议的“斋戒”(Fast)面书一月,可行性令人质疑。今年1月27日,一支自称为“蜥蜴部队”的骇客组织,攻陷马航网站,也令面书和图片社媒Instagram,双双瘫痪当机1小时,为全球多达10亿用户,带来巨大不便。事后,不少人大吐口水,抱怨社媒服务中断,生活经受干扰,无法维持下去!


审视这种情况,倘若大家一起醒觉,摆脱面书束缚,自由解放回到没有网络的时代,到底有多少人能够适应改变?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何况,若无戒除真正的根源,即严重的网瘾症,没有了面书,注意力分散到其他的软体如WhatsApp、推特、Ello(类似面书)等移动平台程序,情况原封不动!


我们不妨来看,先进国是如何以严刑厉法,应付面书滥用课题。


英国严厉控管社媒


2013年5月22日,伦敦市郊有一名年轻士兵,被两名凶手拖到马路上,无情地砍死。英国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一年半后公布调查结论,其中一位嫌犯,行凶前半年,就在社交网站上“绘声绘影”地,商量如何杀人,但没有被告发。报告认为,社媒犹如恐怖分子的“天堂”,必须严打控制。


这样的调查结论,加上法国《查理周刊》受恐袭,犹如在舆论界投下一颗炸弹,引爆严密管制社媒的呼吁。 今年,一名35岁妇女,因为在面书上传播极端思想,判刑63个月。其实,英国早已有《社交媒体法》、《网络身份保护法》、《数据保护法》等一类的通讯法律,但还是觉得不足,力求通过更严苛的《通讯数据法案》。


新法令的特点,从过去的接受投报展开调查方式,转型为积极主动性出击,遏制极端分子滥用网络。法令允许安全部门,拥有更大权力,监控所有社媒活动,网上跟踪可疑人物,还有分析任何用户的上网习惯或数据。这种先发制人的手段,避免社媒上的为所欲为,演变成社会悲剧。


英国是互联网服务的先驱枢纽,现在也开始了解到,社媒滥用情况恶化。恐怖分子转站前往叙利亚受训,并加入“伊斯兰国”组织,一旦返回英国,构成成更大治安威胁。连《经济学人》和《金融时报》这些老牌媒体,不断突出隐忧,即网络科技危机,最终危害社会稳定。


打算高调反网络滥权引反弹


然而,英国当局打算高调反网络滥权,引起国内反弹力量,人权机构并不认同,并形容为危害言论自由精神,开历史的倒车。再看2013年8月,英国一位14岁的女孩,饱受网络恐吓和侮辱,选择自杀身亡。这一事件,让社交网站自我反思,及时亡羊补牢,添加举报受恐吓的按钮,有投报即24小时内调查处理。


面书也有类似的机制,但因为管理人多为国外人士,并不了解我国的情况,所以也不能有效行动。早前,我国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试探性表示政府有意封锁面子书或推特。结果,引起一阵巨大抗议浪潮。隔日他澄清,政府无意这么做。


部长说,政府已签署多媒体超级走廊保证书,不能出尔反尔审查网络。我国以1500万个面书账号,居世界10大阵容内。我国的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与警方全力合作,执行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成功提控一些社媒造谣者,有者涉嫌辱骂统治者,或是挑起种族宗教敏感课题。


有些面书言论,使用暴力语言,杀伤力颇大,却很难证明刑事意图,当局却无法有效对付。这种情形,受害人可以采取法律起诉行动,要求对方赔偿道歉。例如去年,首相以个人身份起诉网媒《当今大马》,为其中一种解决途径。


不妨认知面子书的一些真相,让我们改变观点,重新为社媒定位。


网媒有过报导,澳洲查尔斯 • 斯德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面书调查,600名女性受调查者,半数人认为自己“孤独寂寞”。过度分享行为,并没有为他们解决人际关系问题,也不见得增强人脉。超过79%的,面子书上透露个人信息,例如嗜好和习惯等。接近98%的,公开自己的感情状态。


利用面书排解内心寂寞感?


至于未明确表达感到寂寞者,却往往会分享很多关于宗教信仰和政治等主题的内容。专家解读,许多人利用面书,排解内心寂寞感,但徒劳无功。若无法达到目的,有人会患上“面子书抑郁症”(Facebook Depression),得不偿失。


无独有偶,去年5月中,我国理科大学公布一项调查,指面书虽然最受年轻人欢迎,成为他们重要的新闻资讯管道。但接近60%受访人承认,不认为此类资讯准确可靠。许多人使用面书,主要目的为维系社交网络,从他人的浏览按键中,获得肯定。换句话说,他们从动態墙更新內容,寻找共鸣或知音人。


调查结果启示,面书成为舆论工具,其实乖离真正的宗旨,有些人抱着其他多种目的,加入面书,最后还是失望而归。正如布赖恩所言,自我教育、控制、救赎,才是免滥用面书的不二法门!


但是,谁愿意以身作则,立下善用面书的好榜样?是那些“意见领袖”和网络红人吗?他们真能够学习布莱恩,落实“戒用面书一个月”,解决社媒的许多负面麻烦?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