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以AES风波为例 论网络舆论带动反智现象
 

·2012年11月10日

 

新生代依靠电子网络,集群体力量构成新的舆论平台。这类舆论领域,却衍生无数的副作用,带来不可预料的负面影响,连一些基本利民的政策,很大程度下受到扭曲失真。这种现象,值得社会人士密切观察,以及探讨其根源和解决之道。
 

大马交通部推出的AES(自动执法系统),网络界首先带动的反应,即可证明心理学上的“羊群效应”(其他的羊只跟着头羊走)彻底生效。一小撮人的反对主张,成为舆论的主流。加上人民对传票罚款制度存在恐惧和厌恶感,使得这一原本出发点良好的措施,变成波折重重。

根据学术上的解释,羊群效应不难产生反智现象。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或称反知识主义,属于一种存在于思想或文化中的认知。反智者对于一般知识,或是存在的具体事物,抱着反对或怀疑的态度,认为应该反其道而行,有时甚至采取激烈的抗争手段。


现在的网络舆论,已经发展到高度言论自由的地步。无论是宅男宅女的面书、政治人物的推特或部落文,甚至网民参与发言表态,形成一种新的文化侵略,无孔不入和势力无限扩展,令人难以想象其激烈程度。


网民“垄断”执法和惩罚权于一身


网络舆论容忍道德底线失守,例如某年轻男女性爱照片和视频,放上网展示,竟然吸引不少浏览点击。而另一些特定社会课题,网民稍有不满,即动员人肉搜索,对目标展开抵制或讯息轰炸,一直到当事人投降为止。网民“垄断”执法和惩罚权于一身,经常有无辜者受累。近日AES政策,便是这种情形下,面对腰斩和推行不顺的命运。


我国交通部指出,自2012年9月24日起,14个车祸黑区安装了电眼功能后,首8天便接收6万3558项超速或闯红灯违规记录。
当局打算在全国各地,安装831部电眼。选择的标准是,根据四年来所收集的资料分析,拟定出车祸黑区,在这些热点安置电子摄录系统,专司追踪超速和闯红灯违规车辆任务。事后再向车主寄出传票罚单,所有罪行一律罚款300令吉。


用正常的眼光来看,证据确凿(有高清照片为证)下,违规者无从抵赖,必须乖乖接受法律制裁,本质上无可争论。但为何网络舆论,大多数面子书、推特、部落格等,都在呛声反对整个执法系统?而且,为何网络批评者毫不客气,不分青红皂白,一口咬定这是利惠朋党的计划?


如此强烈的“羊群效应”,接下来的发言者,很难忤逆这股反对风气,不是保持缄默,就是违反心意,加入声讨大军之中。

车祸造成人命金钱资源损失


公路上因为车祸丧失生命,或蒙受轻重伤痛苦,损失的金钱和资源不计其数,这些实况一再重复,人们却视若无睹。反而AES执法地点座标键入错误,却被夸张放大,拿来力证整个系统为废物。此外,耗费巨大但作用有限的综合交通信息系统(ITIS),被当成比较的引例,辩称一样浪费公帑,失败告终。


然而,全世界有90个国家采用自动执法系统。实行之后,都显示车祸率有所减低,公路使用者的生命和财产较有保障。可是,为何这些优点都受忽略?难道我国的道路情况非常特殊?或是有其他的因素造成车祸率飙升?


研究反对理由,许多都是不堪一击的。例如,不认同某些道路时限,或是警告牌示不够显眼,大可提出数据,提呈给有关单位作出改善。反对两家系统承包商从中牟利?人家可是从罚金中抽取佣金,以收回成本及赚取盈利,这与水电大道等基础设施,执行服务付费的方案不同,私营公司存有巨大的风险。正如交通部长所言,若人人遵从交通规则,罚单大量减少,这两家私营公司有可能倒闭呢!


无可否认,网络舆论遭受政治风向左右。在我国的政治网络战中,民联比较掌握主动权,有信心操纵民心所向,所以,他们能够纵容一些不合理的意见存在,最后让整个事态演变,朝向他们所期望的结果。


网民容易受数据蒙蔽


网民容易受看似理性的数据所蒙蔽。例如某政治领袖,引用《新海峡时报》的估计,声称若按照试验时期所取得的违规案例计算,未来18个月内,831台自动执法系统全面操作,将会发出超过1亿7千万张罚单。而政府与承包公司,将从违规者手中,征收超过500亿令吉的罚款。


这种计算方法准确性何在?但的确是可以吓唬数学观念不佳的民众,以为政府真的贪婪无耻!如此何必要设立税收制度?


这名政治人物认为,即便政府每年收取50亿交通罚款,也已超出标准。他讥讽当局,只需发出两张传票,便能抵消给月入3000令吉以下低收入家庭,每份500令吉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这是间接的鼓励人民拒绝AES系统,并且贬低执法的专业地位。


民联统辖下的四州政府,吉打、雪兰莪、吉兰丹及槟城,自行宣布搁置自动执法系统,受影响AES站点共有331座。人民还记得,308大选民联在一些州属组织政府,即刻宣布取消地方当局的传票,但却对已经缴纳者无动于衷。这产生两极负面思维:传票缴纳拖延越久越好,所有传票发出后都能被取消。类似的民粹主义举措,对于奉公守法者,何来公平?


民联的反智行动,等同模糊焦点,否决AES作为阻吓交通违规的作用。这种做法,旨在激起民怨,鼓动选民通过选票发泄不满情绪。这样一来,政治化AES系统,结果是违反交通规则变成理所当然,车祸率一样高企不下。

机器将犯错的机率减到最低点


过去,交通执法由交警或交通部官员负责。站岗取缔行动,存在人为的判断错误,或是为害群之马找到贪污滥权机会,收获有限。而过去安装的拍照捕捉违规者系统,面对器材老旧、照片欠清晰、下雨无效、安置地点有限、不易逮到犯规者等,AES基本上能够解决这类问题。


从另一个角度审视,民众虽然不苟同交通犯规行动,但有时候,不自觉鼓励路上犯规,成为帮凶之一。例如向对面车辆闪亮高灯,示警前面有检举行动等。而执法者也有可能“私下解决”,放过不良态度驾驶者。这样要来谈遏制车祸,一开始属于一项失败作业。


这一切,在自动执法机制下,机器犯错的几率减少到最低,此外不受天气或情绪影响。与此同时,当局拥有清晰照片佐证,犯规者无所遁形也无从狡辩。


如果说,依照车辆性能和道路情况来更改限速,倒不如在上法庭时候,求情斟酌,让法官根据情况作出判决。不然,一项条规复杂化,或是有人或车子可以享受豁免权利,对生命受威胁的其他公路使用者,极为不公平。


车祸的导因并非只是驾驶者违规,其他如座驾性能失常、路滑失控、驾驶者疏忽等,都可能导致致命或小车祸发生。由此,改变不认真的基本驾驶习惯,才是杜绝车祸一再发生的良策。


这里就可以引申犯罪心理学的“破窗理论”。心理学家发觉到,当一个地区的某一家户,窗口被击破之后,很快的类似事件层出不穷。转用在实例方面,早期纽约地铁犯罪率极高,治安单位用尽一切办法徒劳无功。后来,当局严格检查搭客车票,捉拿霸王乘客,居然有效的阻截犯罪分子的活动。


一个点可以突破全面,AES系统出发点良好,从车祸黑区展开日夜不断的取缔行动,有助培养全体驾驶人士的路上良好心态。可惜在网络舆论的改调下,只成为“朋党”赚钱工具、宰割人民钱包的代名词!正乐了交通犯规冥顽不灵者呀!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