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狂犬病伪专家误导舆论
网络涉猎新知取之有道


·2015年10月10


北马消灭流浪狗,遏制狂犬病课题延烧,网络上出现热门议论。当然,这场风波,对政治格局影响微乎其微,热潮也会很快过去,人民生活不受干扰。风波留给我们的教训是,网络知识浩瀚无垠,需要处理得法,才不会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如何改进我们的学习素质,不容许政治主观意识,左右我们的认知能力,成了网络涉猎学识的最大考验!


新闻报道说明,狂犬病侵袭的,不仅槟城州,北马二州玻璃市以及吉打,早前已沦陷,不能以地方课题看待。卫生部警告,危险病情,可扩散至霹雳州。危机当前,政府管制机构推动对策,不容许任何疏漏瑕疵。邻国新加坡政府,近日也禁止我国猫狗宠物过境入口,以防万一。


宁杀错不放过引严正抗议


槟城州政府当局忧心病情扩大,并无顾虑流浪狗引发的族群、宗教副作用,唯有采取人道杀狗方式。凡是没有牌照,或是流浪在外的野狗,一律扑杀,确保安全。“宁杀错不放过”的措施,引来非政府组织,以及爱狗社群的严正抗议。甚至惊动香港爱狗组织,准备到我国驻香港领事馆外示威。国外组织或个别人士,并不明白我国的政治环境,小事政治化,闻鸡起舞招来不良后果。


关于狂犬病(Rabies),许多非政府组织,都有相关学术研究,还是数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较为权威,以民众健康为首要考虑。这个组织推荐一些专家贴文,公布最新研究报告。但需要强调,许多狂犬病研究案例,基于国外数据,例如狗只状况、病患报告、社会背景等等因素,并没有考虑我国的国情,不属于一百巴仙准确无误。


据WHO一般定义,狂犬病毒可由动物唾液,传播到人类神经系统中。感染病毒的脑部区域,若没有紧急处理,致命率高达100%,并无有效治疗方法。95%以上的死亡病例,发生于亚洲和非洲。狂犬病带菌者,也包括哺乳类动物如猫、蝙蝠、狐族、猴子等,家畜如猫儿也不能幸免。


病毒首先由动物相互感染,被它们咬伤、抓伤,人类接触病毒唾液,患上狂犬病的风险大为增加。病情潜伏期,可从1至3个月不等,或最短7天,最长可达1年以上。所以,社会有大量的流浪狗,其危险性是存在的。施打动物狂犬病疫苗,必须每年执行。这对宠物家犬,较为好办,至于流浪狗,则是大费周章。


槟州扑杀野狗风波,主要因为政治考量和压力,让狗儿的生存权利,浮出水面。出现的各类反应,让州政府穷于应付。首长林冠英,根据中央管制的兽医局,以及地方卫生局的建议,援引1953年动物法令第39条文,签署杀狗令。其实他别无选择,时间也不站在他一边。


国外专家的意见非全部不可取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眼见反弹力巨大,不惜接见爱狗人士,听取意见。但另一边厢,他讽刺一些人上网搜索“谷歌”资料,即俨如狂犬病“路边专家”自居。如果如此,本地读十年书的专家,又算是何许人?这种说法,有正确,也有不正确的一面。我国专家专注本地环境,自然有其优势。但一些国外“专家”提出的应急意见,却又并非全部不可取。


林首长把国人相信国外资料,即等同质疑州政府,这显然是偏激的。有人分析,州内穆斯林社会,非议政府处理流浪狗不力,引发文化敏感课题。如今,为了有所交待,不管所有流浪狗是否带病者,要尽全力消灭它们,显得为执行一项民粹政策,不是从全民,也包括动物权益角度,思考问题所在。


原因简单,当局应该关注所有的传染动物种类,不仅是流浪狗只而已。流浪狗流动性较大,善心人的喂养,使得数目不容易控制。何况,国外专家所谓提供疫苗,有义工协助,最快也得10月份开始,实在无从冒险。至于利用公帑,处理流浪狗阉割绝育、注射疫苗,属于公共卫生议题,须得从长计议,最后不了了之。


网络提及狂犬病,主要处理狗只方法,即人道毁灭,这也是病情严重下,不得已的选择。另一个办法为“实施绝育手术及注射疫苗释放”。这两种方法,各有其利也各有其弊。州政府既然考虑第一种方法,其实无需理会舆论压力。甚至逼得放出一些新闻,如首长也曾领养流浪狗,中和批评声浪。


爱狗社会人士希望州政府撤回格杀令


林首长面对的网络舆论压力,非同小可。爱狗社会人士,纷纷设立面子书专页,希望州政府撤回格杀令。其中有“反对槟州政府滥杀浪浪”、“停止杀戮开始防疫”等专页,自愿人士联办为狗请命烛光晚会。来自德国,70岁的保护动物协会(4PAWS)创办人芭芭拉,激动得跪地恳求,力博舆论同情,免除流浪狗厄运。


槟岛地小、人口稠密,游客众多,若果有人不幸感染狂犬病,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据州卫生局资料显示,短短数日,当局接获41宗狗咬人投报。而9月16日开始的猎杀行动,6天内共捕杀342只流浪狗,其中50只有伤人记录。此外,当局也为292只狗儿,注射防病疫苗,行动显得微不足道。


首长表明,疫苗送到前,继续大开杀戒,可说是既忽视民意,却又不便违逆民意,两面讨好的手法。但是,他拒绝网上资料,不屑“速成专家”。若这个逻辑成立,那些不只是反州政府措施者,网络上大量的政治枪手,所谓的“民意代表”,动不动提出反国阵宣传,不也一样流于情感发泄,提不出建设性意见,也该在拒绝行列内,免成为政治常态!


我国曾经发生禽流感,还有立百病毒肆虐,扑杀鸟禽、猪只,不见有人制止,或是鼓吹注射疫苗防治。对于流浪狗,却有激烈的反应。其实,自1992年以来,槟州发生3宗确诊狂犬病,虽然没有人命伤亡,但防治机制刻不容缓。据统计全岛共有2万5千只流浪狗,若要全部“人道毁灭”,实在也不容易办到。


根据网络知识,既然“集体注射疫苗”(Mass Vaccination)为最有效方式,据称只要为大约7成狗只注射,形成的防护墙,让病症自行消失,人类患上的风险,也减少到接近零程度。然而,野狗引起的环境卫生、妇孺安全、衍生后代问题,一样悬而未决。人们弃狗风气,也一样未受制止,或受到应有的惩罚。


这样的保全流浪狗的生命,却让民众的生活继续受威胁,到底有何种意义?


流浪狗问题由来已久州政府鸵鸟心态


流浪狗问题由来已久,槟州政府都是采取鸵鸟政策,不积极解决。不久前,叙利亚小难民艾兰,溺毙伏尸土耳其沙滩的惨状,令世界关心叙利亚内战后爆发的难民潮!欧美各国国家级机构,以及个别仁人善翁,纷纷解囊捐助。可是,为时已晚!也有伪善之嫌。如今流浪狗,因为扑杀才受关心,显得有关人士,热心不足、冲动有余!


网络世界浩瀚无垠,许多快速取得的知识,经不起时间考验。所以,网民不应该拘泥于新资料,也要知晓其来源是否可靠。一些权威可靠的网站,有时也未免犯错,更何况是假消息铺天盖地的社交媒体。如果可以,不妨参考传统平面媒体,因为出版时间较为延迟,也正好构成以时间换取真相的条件。


今年,我们见证亚洲先进国之一的韩国,因为处理西亚呼吸综合症(MERS),隐瞒病疫严重性。爆发后,打击旅游业,断送国家形象,历时数月才恢复正常。我国这次的狂犬病,虽然还没蔓延恶化,但采取预防措施,听取专门部门的意见,实为明智之举,无须节外生枝,担心失去选票,而搞出许多动作,或是模棱两可的言论。


今年年初,网络上也有例子,因为废除汽油补贴,实施浮动管理汽油价格机制(Managed Float),结果自以为是的网络专家泛滥。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讽刺所谓的“快速面专家”,自行计算燃油价格,即政府推出的油价,没有与国际市场挂钩,认为人民受骗,付出高价买油。


宁可相信假消息拒绝承认自己认知有错


凯里于面子书上,说明实际价格计算法,与一般的认知有别,当局根据新加坡普氏能源资讯的平均估价(MOPS),代表已被处理(提炼、运输、派送等程序)汽油的实际价值,不是一般知道的国际原油价格。考虑近期的马币兑换美元贬值,这些资料,本来在网络上,俯首可得,但许多人宁可相信不确实消息,拒绝承认自己认知有误。


网络专家观点充斥,影响一般看法的,还有与烟霾有关的空气污染指数(API)。今年9月25日,新国鉴于烟霾指数超过300点,非常不健康,宣布所有学校停课。一水之隔的柔佛,却没有拉警报,除了本地正值假期,有网民怀疑,气象局测量机制落伍,指数与目视所得有落差,怀疑当局有心隐瞒,低估不健康数据。


新国面积不过7百余平方公里,地势并不复杂,污染测量相对的容易,且准确得多。相反地,我国共设有52个测量站,除了东马,半岛从南到北,季候风吹袭方向不同,地势也因为有主干山脉、巴生谷区等复杂地形影响,有些偏低地方,如砂拉越的古晋、三马拉汉,雪州的万津、巴生港口,马六甲的武吉南眉等地、经常都是重点“灾区”。


新、马采用不同测量空气污染系统


此外,新国采取的测量标准为PSI系统,纳入PM2.5标准测量入肺颗粒物,较为严格,这也符合该国的地理环境需求。而我国的API系统源自美国,对污染物质浓度和参数,自有一定的标准计算。任何的数据,不能忽略扩散因素,判定所有地区一样读数,不能反映真正情况。可能一阵大风吹来,各地指数有所改变。


烟霾最重要的,不仅是仪器读数,而是关乎公众利益与国民健康。环境局采取的折衷方法,取一天的平均数。这个依凭,让教育部及早决定,学校是否隔天放假。鉴于变数大,把原本的超过200点,改为能见度少过500米,即自动停课。当局提早公布决定、因机制宜。可惜的是,网络舆论骂翻天,很少考虑理性的改善建议。


结论是,狂犬病爆发,让网络舆论有新的认知,但也使得各路专家,意见多多,泛滥成灾。涉猎新知,虽然有利我们活在当下,但去芜存菁、取之有道,有效能使用网络知识,才是最宝贵的技能之一!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