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高球外交受政治扭曲
赈灾救急现网络作用

·2015年1月10日


新旧岁交棒之际,网络气氛依然欠平静和谐。国内恶化的水灾洪流,随之的网络舆论,也不断掀起涟漪。这种情形之下,小市民倍感压力,国家领袖也无法安心休假。加上12月28日,印尼亚航QZ8501班机,不幸酿成空难悲剧,增添不少惆怅。这让我们深刻反省,网络的正能量,在灾难考验节骨眼上,还是至关重大的。


大水灾蹂躏多个州属,属于国家一级灾难,考验人民和领袖,患难与共的决心。然而,遗憾的,我们看到网络上,尽是反对党领袖,和一些不负责者,挑起不少结合灾难的政治课题,以廉价方式自我宣传。


民众的苦难,成为捞取政治资本的手段。除此以外,灾难人心惶惶下,网络也成为散播谣言谗语的场合,引起不良效应。


西方媒体先施舆论打击


表面上看起来,有些本国政治人物,善于利用民生课题,制造民众怪罪政府的效果。实际上,还是掌握软实力的西方媒体,首先实施舆论打击。


浑水摸鱼者,从网络获取资料,挑起网民情绪。譬如整个“高尔夫球外交”事件,由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这些老牌报纸,首先发布我国首相纳吉与奥巴马总统,一同在圣诞前夕,于瓦胡岛海军基地一块打球新闻,一切由此开始。


此时,正逢我国东海岸各州,一夜之间水灾情况恶化,不少灾黎疏散,车辆财产遭殃。观察力敏锐的政治工作者,立刻逮到机会,把打球合照和水灾情景,一同并列对比,自然是引起群情汹涌,误导了许多人,犯下错误解读,以为领袖不关心国家灾害。


反对党元老林吉祥,以此抨击首相对灾民漠不关心,等于是无的放矢。因为,打高球只是应酬方式,也不是全部会面内容。首相与美国总统会面,还有其他理由,例如商讨彼此关心的国际课题。2015年,我国轮值东盟峰会主席国,需要国际认可。


还有重要的一点,此时首相请假多天,到海外旅游充电,像民联领袖如林冠英、安华夫妇等人,也在国外放松身心,一样是正常做法。


度假顺便履行外交任务


首相利用度假时际,顺便履行外交任务。这种方式,其先父兼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常乐于使用。而奥巴马于2014年4月,访问大马期间,已非正式邀请首相一块打球。所以双方见面,并非突发安排。这“高尔夫球外交”,有几个考虑重点。


首个,编排好的假期中,会见日理万机的美国总统,高尔夫球只是形式,也是双方共同兴趣;其次,首相接到情况严重报告后,已中断假期回国,但路途遥远,花些时间难免,不可能马上抵达国土;第三,事前意识到,水灾必然造访我国东海岸,首相密切关注水灾灾情,下达重大任务予副首相慕尤丁,即天灾管理委员会主席。一般常情下,后者不难胜任愉快。


最后一项要点,首相返国舟车劳顿,还有时差影响,未有充分休息下,抵达国土后立即直接前往吉兰丹州,探望灾民,亲自主持会议,听取国家安全理事会(负责统筹所有救灾机构)的救灾汇报,拟定出更多策略,加强拯救和賑灾灾力度。这证明,首相具有诚意减轻问题冲击,并没有逃避责任。


当然,灾情的确出乎意料,平日居安不思危,终于付出代价,这是各国都会面对的情况。但网络舆论,并不体谅这点苦衷,跟着反对派政治人物的论调,发恶意批评,以及无理取闹,其他人纷纷起舞附和。要知道,抨击行动一方很容易,但如果有一天,自己也在其位谋其政,必然会明白,事实并不如此简单。


纳吉第一时间宣布,为灾民准备5亿现金,解燃眉之急。此外,他以财长身份,赋权将原本2015年1月底发放的一个大马援助金,提前到1月中旬派出。他呼吁银行金融机构,重新调整灾民的贷款还款期限,减轻财务负担,犹如雪中送炭。他反驳在野党指控,政府不颁布紧急状态,主要理由为,避免灾民无法向保险公司索偿,并不是政府不愿意救灾。


西方媒体对恶言恶语有兴趣


高球风波,起源自西方媒体,他们似乎对首相与奥巴马会面的新闻,不感热衷。反而,从另一个角度报导新闻。国内网络舆论平台,受鼓动下,大事在首相面子书专页洗板,里面充斥大量恶言恶语,西方媒体却对此颇有兴趣,甚至引为头条。结果,国际通讯社,如《美联社》与《法新社》,纷纷转载相关新闻,交全球发布,让首相蒙上不白之冤。

《华盛顿邮报》的标题,打出“世界级领袖,夏威夷打高尔夫饱受抨击,这次并非奥巴马”,这样另有所指的新闻,自然有他们期望的新闻价值。结果,不懂具体情况的读者,肯定会产生错误印象,以为我国首相完全不知道,灾情已经恶化,所以故意逃避责任,享受安逸度假时间。


《华盛顿邮报》早有前科。2014年11月初,其社论批评我国首相纳吉,频以煽动法令打压在野党和异议分子,钳制民主自由。她敦促奥巴马,兑现捍卫全球民主的承诺,直接干预我国内政。如此社论危言耸听,指我国“封杀民主”,只会滋生极端主义。这显然是配合安华的肛交案终极判决,试图干扰我国法律程序操作。


美国侵犯人权事件何其多


如果美国那么正义凛然,怎么会有弗格森案(警员射杀手无寸铁民众被判无罪)、纽约斯坦顿岛案(多名警员过度使用暴力扼死一名黑人也逍遥法外),显现美国社会的种族歧视、贫富分化问题严重?而对外方面,参与剿灭极端分子,实施的无人机轰炸,杀害不少无辜平民百姓;美国参议院正式公布的CIA酷刑报告,又何其撼动人心,都有结果了吗?


本地网媒,除了以西方“揭密”式新闻为根底,也另外发展从马航MH370和MH17两起事故中,所学到的航班追踪技巧。他们通过网络便利,使用航班踪迹网站即flightradar24.com的服务,试图找一些“蛛丝马迹”,自作聪明意图,不言而喻。


首相专机注册编号9M-NAA,网媒说她于12月20日,从吉隆坡启程,飞往夏威夷檀香山。当首相决定中断假期回国,网媒再度暴露首相专机归国路线,说9M-NAA飞往印第安纳波利斯,即没有更新资讯,网媒体甚至“假设”,首相并没有回国。


首相灾场现身网媒自打圆场


后来,当首相灾场现身,网媒自打圆场,说首相“或许”乘搭皇家空军VIP专机M53-01号,从美国取道香港,飞抵丹州首府哥打巴鲁。网媒报导这类的花边新闻,忽略了水灾新闻焦点,却没有受到任何批评,这又是那码子的公平原则?


社媒舆论,并没有给予同等看待其他事项。灾情告急时刻,丹州政府一意孤行,要在12月29日举行州议会,讨论伊刑法课题,寻求议会通过,再带到国会讨论。最后,因为自知连议员也受水灾所困,不得下展延。难以置信的,伊斯兰党中委聂阿都,指水灾是伊刑法落实无期、上苍发怒造成的,反映该党的政治素质如何差劲,也和社会现实脱节!


另外一位选择性受关注,受指责未及时出现指挥援救工作的,是登嘉楼州务大臣阿末拉兹夫。他因为履行神圣的麦加朝圣还愿义务,因此错过水灾巅峰时刻。但他收到消息后,也立刻赶回国,探访灾民,协调善后工作,并无懈怠和疏忽。


西方媒体似乎忘记,2005年美国卡蒂娜台风超大灾难,让许多人民流离失所,美国政府拯救不到位,当时的总统小布什持轻视态度,成为事件恶化的导因。


2014年8月,美国记者詹姆斯,惨被中东极端组织IS割头,过程上载到网络视频中。也是度假中的奥巴马,听闻消息,除了公开发言谴责暴行,一转头即回到球场,却继续挥杆比赛,心情不受影响,自然招来巨大非议,但最后不了了之。


和我国首相不同情况,奥巴马的态度,属于轻蔑不尊重,而且丝毫不觉懊悔。


需完善灾难拯救机制


回到我国水灾课题,我们的确需要承认,灾难拯救机制还不完善,全盘的治水计划,也如纸上谈兵。灾害发生了,所有部门的高执行力、有效的传递系统,经不起严格考验,无法应对大规模的非常情况。网络上指责,政府未有制止滥伐森木、非法开发土地的行径,就如金马伦发生的洪灾一样,导致大水涌至,一切失控。


众议成林,如果是森林自然受损害,这单一因素带来水灾,为何1971年,也有同等的大面积淹水?当时的森林覆盖率,肯定比现在高很多,大水那里来呢?网络上猜测水灾原因,可曾参考专家所言?即东北季候风雨量惊人、新月影响潮汐等等。何况,即使怪罪森林消失,例如丹州罗京高原的光秃秃,其实掌握土地开发权的民联州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网络对水灾,有正反两面的影响。正面是,流动电源(Power Bank)的普遍,各地隔绝的灾民,即使电流中断,但网络线路正常条件下,可与外界取得联系,详细报告实况,方便取得援助。因为这种便利,我们也得悉灾黎的苦楚。有人饥饿难当,当上街头暴民,趁水哄抢,泯灭人性!也有奸商坐地起价,为灾民雪上加霜,人神共愤!


人在灾场,社媒上纷纷传出,许多不分种族、互相救援扶助的图片故事,温暖了网络。不少党团、企业或个人,以网媒召集群众,有钱出钱买粮添物、有力出力打气祈福,减轻了官方援助机构重大负担。这些分秒必争的任务,有社媒网络的统筹协调,的确是缓和灾情、成鼓舞人心的暖流。


网络消息务必获官方证实


然而,网络反面作用也无比巨大。一些幸灾乐祸的网民,利用社媒散播谣言,引起恐慌,成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对付的目标。许多谣言如水坝泄洪、安顿中心崩塌的新闻,证实只是子虚乌有。网民对待任何网络消息,一定要等官方或正式证实,可惜的是,这种谨慎小心习惯,正是许多网民欠缺的。


水乡泽国考验过去了,留下的是待收拾的满目疮夷、爆发病疫的风险、还有心灵的无限创伤。回顾网络世界,这种科技便利,已经打入大部分家庭,移动平台也让大家紧密联系。因此,跨过这艰辛的时刻,期望2015年有美好的开始,网络继续散放正能量,对抗天灾人祸,正是多数网民最大的心愿!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