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台湾环保结合政治经验-我国取经之道

 

·2012年12月8日

 

网络资讯发展步伐异常快速,素质大大提高,整体容量不断膨胀。如何从众多的讯息中,过滤筛选适当资料,转为取经和学习的来源,也即是借助网络这个平台,从中谋求实际利益,这是面对网络舆论冲击的正确应对方法。

笔者以一篇网络文章《环保运动与台湾本土意识的互动》,参考台湾的环保具体经验和理论实践,转而评价我国的当今环保动态。从他人的历史轨迹中,可以衡量应该走的未来方向,并预测可能出现的种种阻碍或挑战。


目前,我国正从农业转型工业国。经济发展道路上,不断涌现许多环境保护课题,以及对制造污染公害的工厂工业反对呼声,环保运动方兴未艾。2011年日本福岛核电危机,使得民众的环境威胁感不断高涨,环保运动获得媒体的高度关注。

反公害环保团体或个人,不惜利用政治渠道,拉拢支持力量,反对特定项目的进行。譬如新闻报导,有人发动国会议员签署意向书,宣誓一旦执政中央,立刻指示关丹莱纳斯稀土厂停止运作。结果,不少民联国会议员,响应号召签字,反而国阵议员冷淡看待之。

而另一方面,“绿色苦行”一类醒觉抗议活动,影响层面广泛。甚至国际舆论,非常有兴趣追踪相关新闻,探讨我国如何处理争论性的设厂问题,从中判断我国的环保意识,以及对待跨国外资的态度。

国际舆论关心我国对待跨国外资

然而,就凭形式上的行动或表态,不代表我国的环保事业,未来充满光明希望。理由是,环保运动经常受政治因素干涉,产生的影响力吉凶难卜。可资借鉴的范例,便是台湾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面对的环保生态演变。

笔者从《环保运动与台湾本土意识的互动》原文中,摘录要点有:

1.1980年代中期,国民党治理下的台湾,为加快工业化步伐,结果产生许多社会负面效应,也付出大量环境成本。

2.当年,公害事件一一爆发,抗争运动不间断,台湾行政院于1987年设立环保署,专门处理环保课题。

3.当时的环保抗争运动,吸引大量党外人士参加,由于具有草根特质,贴近基层民众生活,因此民意反应不俗。

4.1986年创党的民进党,结合政治和环保,创造新政治模式与路线,从提出民主诉求,转而注重环保抗争,得以建立强大实力。

5.“反核四”社会运动,在民进党从在野变在朝,角色转移之后,引起戏剧性变化。该党从最初的反对立场,急转弯成放行核电,理由是须考虑适法性、政府赔偿和国际纠纷等因素。

6.民进党在2001年2月宣布,恢复续建核四工程,引起社会一片哗然,并导致党内严重分裂。

7.民进党取得台湾政权后,吸纳大批环保干部,进入政府行政机关服务,进一步打击环保运动。

8.同时期开始,民进党疏远环保和社运团体,冷淡对待其他环保课题,因此招来不满情绪。

9.民进党一手建立的“本土意识、台湾优先”观念,受到环保圈子的反思和质疑。到底“爱乡土”是否是某一政党的专属?环保运动应有自身的主体性?还是依附某一特定政党之下?

10.2000年首次政治轮替,被解读为台湾本土意识形态的成功建构。而2008年国民党夺回执政权,意味着相同的意识形态,出现重大的质变。

11.早期公害赔偿回馈作业,发生不少纠众索赔、威胁厂商、中饱私囊的弊端。后期政府更改政策,把赔偿直接注入地方创造福祉,减轻道德风险。

12.台湾在推动环保运动过程中,环保俨然成为一种新道德与新意识形态。为了实现此一新道德、新正义,往往忽略了理性的正当性,从而形成另一种道德压迫与扭曲。


总的来说,台湾的环保经验显示,打着绿色旗帜的社会动员,必须保有独立自主性。如果过度依赖政治势力,难逃最后沦为过桥抽板或兔死狗烹的悲惨命运。

绿色社会动员必须保持独立自主

台湾的环保社区单位,当年因为无法去政治化,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政党身上,最终摧毁长期建立的基业,换来一项代价重大的历史教训。当年,民进党可以为达到政治目的,不惜公开反对核电厂,许下许多美丽承诺。可是,该党上台后,却露出本来面目,不惜违背原则罔顾民意,推行与环保事业背道而驰的政策。

回头看我国的环保实况,有人预测,我国的环保发展,将随着两线制的成功落实,获得长足进步,或是打下坚固基础,真的如此吗?从台湾民进党的反复经验揭露,政党口口声声捍卫环保权利,上台后却是另套说词。永久的只是政党利益,口号和诺言并没有实际保障。

无可否认,目前的重大项目如莱纳斯稀土厂、边佳兰石化厂、武吉公满山埃冶金厂、砂拉越炼铝厂、巨型水坝工程等,招来巨大的民意反弹,民众普遍同情环保,抵抗任何一类的污染源头。由此,政府必须小心处理,因为这涉及跨国公司资本流动,任何仓促关闭行动,很容易被误解成排斥外资,对其他正常的投资流入,形成严重负面影响。

在野党利用环保课题,网罗支持力量,为捞取选票不惜投人民所好,把关厂主张纳入竞选宣言内。如此,环保课题成为选举议题,若果真的政权更迭,新执政者是否践诺,维持一贯立场,尚属未知数,选民应该明察。

与此同时,在捍卫环境安全进程中,也需要慎重考虑:是否有议程分子,混杂在环保社会运动之中,为的是建立自己的名声,好为将来进军政治铺路?

所谓的一些鱼目混珠环保分子,例如假装热心,面子书贴上反公害标志大头照、大量转载赞扬环保文章、响应反毒签名运动等等。这类的参与,只属于表面化,并非真正的环保工作。环保也不完全采纳抗争模式,只需从生活上简单小节上,身体力行环保细则,才是真正的环保尖兵。

我们应该经常思考,更重要的基本环保问题何在?举例说,有多少人真正关注,以及肯定政府的正面环保贡献?最近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敦阿里芬宣布,2012年9月起,全国设立76所绿色法庭,专门处理触犯环境法令的案件,包括涉及野生动物和濒临绝种动物法令的审讯。这些都是对环保有积极意义的工作,参与者不限于法律界人士。

应该经常思考基本环保问题

目前,我国拥有30项环保法令。最近国会通过2012年环境素质(修正)法令,将于2013年生效。这法令规定,环境局总监有权发出逮捕令,遏止任何环境破坏活动,触犯者可被判罚款最高50万令吉或监禁5年,或两者兼施。多少个人理解这些法律细则?或是向民众灌输环保法律常识?

环保并不限于上街抗争,也非一味消极的反对设厂。其实,更应该为民众培养正确环保价值观,为环保活动重新定位。然而,政治势力的介入环保课题,不但阻碍实现目标,甚至可能破坏重要的绿色精神。

我国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曹智雄,公开发表惊心动魄的数据,大马人制造最多废料,平均每天制造1万7000公吨,或每年高达500万公吨,只需3天,总垃圾量足以填满一座双峰塔。在2020年,预料国人每日制造垃圾高达3万公吨,其实这些固体废料大部分可再循环,但真正循环率仅有区区的5%!

还有,曾经推行的“无塑料袋日”运动,证明只是虎头蛇尾。任何水费、电费和汽油调涨行动,以鼓励人民明白节约能源的迫切性,却迎来强烈的反对呛声。我们鲜少见到环保团体或个人,带头推行这类的环保教育课程,何故也?

四个属于环保领域的重要日子,知道的人似乎不多。这些日子分别为:3月21日世界森林日(意义:植树护林、减少用纸)、3月22日世界水日(意义:节省用水、循环用水、减少水源污染)、3月23日世界气象日(意义:节能减碳、素食环保)、以及每年3月最后一个周六“地球一小时”日(意义:全球共同熄灯一小时,珍惜能源,减少碳排)。重视者又有多少人?

许多人忽略这些重要环节,他们所理解的环保内容,似乎只剩下政治化反公害斗争。而政治化环保课题,对解决问题没有丝毫帮助。台湾经验证明了,公害工业即使关闭,也会从一个地方,转移到没有阻碍的地方,重新萌芽和蓬勃发展!

人心的全面净化,理性的看待课题,才是我国最迫切的环保心态!



参考文献:马祥佑:《环保运动与台湾本土意识的互动》,载《文化纵横》2010年10月刊(作者单位:台湾南华大学国际暨大陆事务学系)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