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新希望运动一厢情愿
变天退热网络无惊喜


·2015年8月8


我国政坛峰回路转、变数颇大,即使是内阁改组,也带来政治版图大洗牌。另一方面,最近民联解体,酝酿成立的“新希望运动”(Gerakan Harapan Baru,简称GHB),准备加入安华发起的,称作“拯救大马”新政治联盟,引起广泛关注。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新政治力量崛起,被视作新瓶装旧酒,无法如民联1.0版一般,获得网络舆论的积极反应,前呼后拥的声势,大不如前......


网络总是编织希望,当希望一再落空,让人感觉现实残酷无情、好梦难圆!目前的我国主流政治,焦点依然盘踞于一马公司课题,应对沉疴下重剂、力挽狂澜。由总检察署、国家银行、大马皇家警察及反贪污委员会组成的特工队,正积极展开错综复杂的调查,以交上最后报告,收拾残局,惩罚犯下过失者。


此时风雨飘摇阶段,尚在双溪毛糯监狱服刑的安华,遥控推动新政治联盟。然而,排除伊斯兰党加入,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GHB,将成新联盟骨干,公民团体如净选盟、进步力量等,受邀加入阵容。一度传出,前首相敦马,也受欢迎加盟!


反对党选区多角战对国阵有利


GHB成形与发展,意味着伊党大分裂,下届大选重新分配参选议席,也可能让反对党选区,出现多角战,对国阵非常有利。党选落败的伊党前署理主席末沙布,为筹组GHB的关键人物。按照计划,待社团注册局批准后,GHB以政党形式现身。预料9月14日成立,两日后召开首次党代表大会。若批准程序胶着,即执行B计划,接管冬眠蚊子政党,借壳诞生。


无论是以何种方式呈现,GHB从诞生到壮大,涉及大量的资金资源。所以有传言,若不是火箭出手扶持,这个新党断无可能冒出头来。末沙布现时至8月底,全国性巡迴造势。如GHB加入新联盟,等于民联2.0版再现,与上个世纪90年代的替阵,概念与模式雷同,不外为了实现“入主布城”的愿景,所以并不是什么新的政治动态演变!


对于GHB,网民的一般反应,可从政治立场反映。对民联没有好感的,自然不屑一顾。同情民联的多数华裔网民,没有表示反对,他们对摆脱伊党保守派束缚,额手称庆、乐见其成。至于支持GHB理由为何?其影响力何在?能够提出有深度看法的,网络上诚属罕见。


我们不妨以网络知名人物,即拉惹伯特拉的言论,为本文的切入点。7月24日,其网媒《今日大马》,上载一篇网络文章《GHB-无家可归马来人的政党》(GHB–The Party For Malays Who Are Looking For A Home),提出他的精辟见解。


伯特拉对时局观察入微,分析社会课题条理清晰。可惜,关注其言论的,只有英文网络,中文网络大都忽略了。那些不上网者,或是向来未留意其论见者,等于是错失领会政治智慧。


质疑GBH为何不加入公正党


文中首段,伯特拉提出质疑,从伊党分裂出去的GBH,到底是拥有合理政治信仰的政党否?若他们认为,巫统贪污不够伊教化,伊党又是过于保守,无法与非穆斯林合作愉快,为何不干脆加入公正党?该党的理念没有争议性,且拥有多元种族特色?他的结论是,这属于一种定位策略。


他说,巫统、公正党和伊党,各有定位,GHB跟随者何去何从?明显地,伊党内的保守派党员,投票推翻所谓的开明派。一旦无法改变主流派接受其风格和信念,便被剥夺党内领导角色。可以假设,即使在党内被排斥,选举时投他们一票的马来人,却并非来自保守社群,关系微妙。


伯特拉批评,GHB应运而生。伊党内所谓开明派,不过要找栖身之所。以前,伊党庇护他们灵魂,党内平台却不允许他们与非穆斯林,尤其是林吉祥这类人物,一起合作经营。他说,半岛西海岸城市区马来人,为了与非穆斯林合作,选择加入公正党。GHB容纳非马来人党员,其实与公正党目的相似。


他提出尖锐观点,同样的一群人,不认为公正党为好党,他们选择栖身GHB,认为她表现更佳,更为阿拉伯化及世俗化。至于为何要与林吉祥这类人物合作?答案是,我国为多元种族国家,开明派无法结合马华/民政。他抨击林吉祥,GHB未成立之前,即相信她可与非穆斯林合作。说穿了,或许是火箭赞助,以及从孕育期即开始栽培,才有此等效果。


为讨林吉祥欢心开明派投其所好


开明派找到新主人,也正如林吉祥所期望的,囊括所有参选选区内的华人票。实际上,这些开明派获得伊党保守派支持,才能与林吉祥之流者合作愉快。他不客气评论,为讨林吉祥欢心,开明派投其所好。所以,即使宗教司如何食古不化,开明派与保守宗教司,并肩作战超过十年。如今失意后,有人希望开明派蝉过别枝,投靠如行动党的政党获得庇护。


伯特拉忠告,行动党切勿领导这股歧流。理由是,伊党与GHB不同,前者忠于意识形态,对选举得失不计较。后者却渴望权力,输了选举,意味后果严重。所谓的开明派,梦想为当宗教运动的政治臂膀,将宗教扭曲成“圣体”(Deen),即政治宗教两者合一,纳入生活中,与原来的伊党没有两样。


伯特拉判断,GHB并非迎新破旧,其宗教包装依然难以卸下。他劝告,切莫一厢情愿,把希望寄托于任何新运动,以为标榜开明派,即与保守派划清界限就可。殊不知,这样的区分方法,存在一定风险,有可能得不偿失。


民联2.0新政治联盟,到底有没有能力突破结构弱点?网络舆论并不乐观。尤其在雪兰莪州,与伊党的矛盾未解,GHB角色如千丝万缕,如何推出共同纲领,以及竞选宣言?尚属一个大疑问。网络上,这类猜疑声音不强,答案却大家心里有数。要改朝换代,还得突破政治瓶颈,否则只是空谈理想,没有作为!


网络成为传播假新闻中介

网民总爱在网络中,寻找新理想、新希望,所以对一些似是而非,表面上是对变天有利的消息,信以为真,经常不察上当。从一件测试事件,可以知道网络的松懈程度,过度依赖和信任虚假消息,网媒成传播假新闻的中介。


今年7月中,一家鲜为人知的非政府组织“大马问责政策公民监督”(Citizens for Accountable Governance Malaysia,简称CAGM),其部落格爆出惊人消息,与最近甚嚣尘上的,一个大马公司风波有关。网媒《当今大马》、《大马局內人》、《自由今日大马》等,纷纷转载。美国的老牌媒体《华尔街日报》,得悉后也高调处理。


有关新闻为一份法定声明(Statutory Declaration),即经过宣誓见证,法律认可的文件。声明签署人宣称,身为大马银行的高级帐户执行员,处理所谓的首相纳吉私人户头,一笔从新加坡汇入的巨款。根据程序,他必要通过主管,向国家银行通报。但雇主却因他违反指示,不由分说将之革职。


24小时后,同样的部落格张贴一篇文章,标题为《大马新闻业美好一天》,推翻自己的新闻爆料,宣布子虚乌有。他公告天下,之所以设下“圈套陷阱”,主要是为了测试媒体,尤其是网媒,在刊登任何新闻之前,是否有严格查证真实性,测试结果证实她们都“不及格”。这家部落格称,曾联系《华报》记者,并公开对话内容,证明确有其事。


CAGM说,其组织根本不存在,主席自称为律师也是捏造。此外,2千人的会员行列、百万令吉“线人费”,都属于虚构。其实,网媒可一早联系律师公会,或是社团注册局,便可辨别真假,却连这等功课也从缺。以同样的逻辑,几乎天天上演新事态的一马风波,其新闻来源,即使有所谓文件证据支持,也是可能存有疑点,网民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盲信!


网络社媒风行,大家都在交换大量消息。多少人能够理智判断,新闻到底是虚假?还是翔实可靠?假新闻带来的虚假希望,欺骗了许多人,把希望化为幻想,永远不能实现!


冻结令为社会舆论制造话题


The Edge 媒体集团,两份报刊接到出版冻结令,许多人看到希望破灭,心怀不满、怨声载道,这个不难理解。当局选择铁腕惩罚,却没料到反效果反弹力,何其巨大?现今网络时代,禁止平面媒体出版,无法阻止电子非正式版,一样洛阳纸贵。冻结令不过为社会舆论制造话题,当局饱受责难。铺天盖地的抗议行动,接踵而来,并不容易应付。


封锁《砂拉越报告》部落格,也证明为一项败笔。有心人可以通过“翻墙”技巧,即装载间谍软件,破解网络封锁,浏览相关网页毫无困难。何况,《砂报告》网页被封,其面子书,以及其他替代社媒帐户,并没有受任何影响,争论性内容一览无遗。更甚者,国内外舆论,一致认同其受打压欺凌,带来同情加分。


为公平起见,我们不妨从多个角度,看待这次事件,不要一味认为,当局必然是错误的一方。网络上同情 The Edge 媒体遭遇的,比比皆是。却没有几人观察到,其挖料方式、揭秘手段,是否符合新闻伦理,以及社会道德普世观?


本地一位律师洛曼瑟里夫(Lukman Sheriff),于7月25日面子书贴文,指 The Edge 集团高层,以金钱代价“欺骗”爆料人西维尔·胡斯托(Xavier Justo),并不打算付出这笔资金,搜证手法具有争论性。他说,身为该刊物的读者,对这种做法感到非常失望。


洛曼瑟里夫认为,这等同“支票簿新闻学”(Checkbook Journalism),即一种贿赂方式,以获得新闻资料,与正统新闻准则相悖,也不符合道德观念。他说,用钱购买的资讯,可信度、准确性不高,并产生利益冲突弊端。此外,用钱换来的新闻,容易节外生枝,破坏后续调查工作。


回到“新希望运动”,何需许以重大期望?一直以来,在野的政治监督机制,无法组织一个影子内阁,或是影子政府部门,如何来论述政治长久性、治国大计划?面对竞选非常时期,又怎样挥军强攻,争取民心,拿下39个“边缘选区”呢?正所谓八字没一撇,很难理想成真!


3.08和5.05两次,推动两线制概念,阻碍重重。网络反风热情,无法持续保温。这不是简化至再来一场烈火莫熄、撼动人心的新政治运动,就能扭转乾坤的!网络舆论也明白,此时不会有惊喜!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