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面书没落移动平台崛起
政治网络遥望和谐团结

·2014年3月8日

 

政治宣传需要掌握先机,充分利用网络社交媒体,无论是宣扬政治理念,攻击或辩驳对手言论,或是搞选民公关争取选票,有了网络,事半功倍。政治宣传形式,从过去的短信和部落格,到现在的面子书推特等媒介,未来朝向全面移动平台,网络将成有效政治工具。


但使用者也该谨记,必须负起共同责任,无论什么争端任何诉求,也该维系政治气氛和谐安宁,不得损害国民团结!


社交媒体巨擘面子书,并购了移动平台巨人WhatsApp,经在网络界揭开崭新一页。此举证明,网络技术迅速翻新,用户需求多元功能,环境不断改变和复杂化。唯有眼光独到,具有创意点子,并充分了解顾客需求者,才能持续在网络生存。这个颠扑不破的道理,对于有心利用网络,争取人民支持的朝野双方,也意味着必须革新自己的网络战略!


生活离不开政治,网络打通政治领域,让朝野各方获得宣传机会。此时,面子书使用率已过高峰,物极必反,开始出现萎缩现象。未来,隨著移动互联网的神速发展,接触网络的硬体设备,将从传统桌面或笔记电脑,全面迁移到平板或智能手机。这也标志着,我们必须要重新认识网络现实。

应用软件各取所需


根据市场分析,在亚洲如我国、香港和新加坡,人们应用即时传讯程式WhatsApp为主,日本和台湾由Line主宰,微信掌握中国大陆市场。网络科技创新平板或智能手机产品,让她们拥有互相连贯、整合模式的功能。买下一套产品,代表着附带一揽子应用软件,可按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使用习惯、或不同沟通方式的群众,各尽其能,各取所需。

WhatsApp是什么?

这是时下最流行的通讯程式,其取名概念,来自年轻人碰面时,互打招呼的惯用语What's up?(近来如何?)据统计,这个程式发送的信息,全球数量已占绝大部分。小巧方便的WhatsApp,全球估计挟带4亿5000万名顾客,平均每天增加100万以上的新用户,正朝着破10亿人大关目标前进!


WhatsApp支持苹果iPhone、安卓、微软、黑莓及诺基亚等智能手机系统。用户可以选择成立群组,近乎免费地传递短信(文字、图像、语音或视频形式),保持动态联系,所有社交基本任务,都能胜任愉快。比起面子书,她还能外挂其他功能,例如签订机票、交易支付,银行服务等项目,方便之极。


该程式不靠售卖广告取得收入,每年收费仅99美分(约3.3令吉),第一年免费,这个点子虏获许多用户欢心。结果,全球每天使用WhatsApp服务的用户,比率占了约70%,高于面子书的61%。此程式其他优点,包括排斥植入性行销广告、发短信可免手机服务费且不受限制次数等,广受欢迎不在话下。

今年2月中,面子书破天荒宣布,以190亿美元(约626亿令吉)天价,并购WhatsApp,引起全球一阵震动。面子书老板马克 • 朱克伯格说,其公司打着“开放世界,连接世界”的旗号,因此必须利用WhatsApp特有功能,与面子书相辅相成,互惠互利。通过这种昂贵的并购方式,为面子书注入新活力,免得抱残守缺,随时被网络大洪流所淘汰!


然而,收购案是否物有所值?面子书可以扭转命运吗?言之过早!


有些网民忧虑,两家网络公司合并,无形中产生侵犯隱私的风险。理由是,面子书储存用户给朋友的“赞”、分享的相片或影片等数据资料,进行计算分析,可以得出用户的消费习惯,从而让广告能够直接传达予需要者。此外,美国人斯诺登揭发的窃听风波,暴露面子书平台大面积受监控。如今合并落实,两家公司一并沦陷了?尚待时间来证明。


有骄人成绩还需居安思危


面子书早在2月4日,庆祝诞生10週年之际,自发性表示担忧。尽管现时拥有12亿3000万名活跃用户,全球超过20%使用互联网的时间,用于面子书。但如此骄人成绩,却需要居安思危,即未来恐流失年轻用户,被能力超强的竞争对手所超越,就如MySpace一般,从光辉走上灭亡之路!


当然,网络产品畅销与否,其中含有很多因素。面子书自觉落伍,不惜花费大手笔迎头赶上。今次合并大计划,虽然无法买下整个网络舆论,但垄断信息市场,称霸科技领域,无限扩展商机,这类巨大野心,是无法掩饰的!


话说回我国,WhatsApp等移动平台程式兴起,改变社交形态,对我国的下一届大选,或是朝野的政治角力,起着何种标杆性转变?


据官方数据,截至2013年9月,大马宽频渗透力达67.2%,未来目標是2015年时,上升至75%。现时独霸天下的面子书,所能发挥的功能似乎已到达顶点。而WhatsApp等程式,影响力日益膨胀,服务范围扩大,让联系轻而易举,新闻消息传达方便无比,取代面子书那种直接的政治说教,且有能力照顾个别群体,没有人被冷落。


现时,朝野双方都积极重视面子书攻势,各自设立专页,联合志同道合者,排斥不同政见者。面子书来者不拒,也使得双方的政治斗争,不断地擦出火花。但是,这些努力否能转化为选票支持?显然的,面子书单调功能,已不合时宜,而WhatsApp的亲民模式,却能取而代之,填补这个盲点。


有了WhatsApp,从政者勤于耕耘,各自建立根据地盘,脚踏实地换来可观的政治支持力量。不像面子书,有些粉丝团过于庞大,互动关系不强,政治立场甚至可随时飘移,无法让人投以信任。而且,面子书针对贴文发表评论者,千遍一律,也是来自熟悉的少数人,满足他们的发表欲而已,未能反映真正意义的政治讨论空间。

网络宣传要关心每个选民要求


网络政治宣传,必须滴水无漏地,关心每个选民的要求。譬如,社区居民首先关心地方议题,一些州属子民注意本州特定课题,海外选民也有不同的焦点,如何能够照顾大多数人的需要?便是网络政治宣传的最大考量!面子书如大杂烩,实在不是良好的政治交流管道!


许多人拥有面子书户口,却对政治议题保持沉默,不是羞于表达,便是不愿让别人看穿立场。而有了WhatsApp,当建立起群组,培养起相互信任心理,或会鼓励他们大胆表态。如此,移动平台发挥积极的效果,协助民众提高政治意识,也让许多盲从的网民,去芜存菁,吸收有用的政治知识,对政治判断也更有主见。


以酝酿中的加影补选为例,除了一般的心理攻防战,网络上也兴起许多不必要的争端。例如,网媒声称,多个亲民联面子书专页,无法让国内网民登录,国外浏览却不受限制。有人怀疑这是政敌攻城计,也有可能为己方的苦肉计。但政府已经表明,当局并没有封锁相关专页,一时令人感扑朔迷离。


面子书管理层最终揭开谜底,原来有第三者投报,指专页的内容侵犯了他们的权益,所以受局部屏蔽处分。面子书受滥用的现象,其实早在5.05大选前后即出现。某些方面张贴的新闻或消息,破坏了高官和中央政府的形象,而在野领袖也难逃攻讦。选举前后,面书出现许多不实传闻,虽然当局依据《1998年多媒体和通讯法令》调查,但收效不大。


今年年初,有人建议禁未成年者註册社媒,同时禁止用户通过面子书透露个人隱私,如制止他们把个人的生活照、住家或其他私人资料上载到面子书。前首相马哈迪更表示,网络遭人民滥用,是时候重新审查网络内容。这类的提议,既不受网客欢迎,若化为实际行动,也属于一种幻想。


任何除了执法行动(检举敏感、煽动或极端言论)的审查,已不再有任何意义。浩瀚的讯息海洋,无论是监视或调查工作,阻碍重重,当局也明白这一点。未来的网络发展,当言论自由提升到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程度,这消息是好是坏?我们还得深入思考。


去年11月21日媒体报道,搜寻引擎谷歌总裁施密特预言,随着电讯加密技术日渐先进,十年内必可战胜网络审查。到那个时候,所有的监控失败,而网络上猫捉老鼠的游戏即将结束。这个预言实现的话,代表我国的政治网络平台,将可能出现失控的现象,种族宗教极端言论必然满天飞,而当局继续束手无策。


网络上有著名的Snapchat,具有一个特点,与他人分享的任何照片,几秒后系统即启动自行刪除程序,不留痕迹。这代表以后的网络言论,也有可能阅后即焚,让执法变成棘手。当有人发表煽动激进言论,分享后又随即毁灭证据。让当局追踪困难,追究也无从掌握呈堂证据,这是国人必须面对的现实。


众所周知,网络社交和新闻媒体,取代传统平面媒体,且成为年轻人的首要选择。但网络上普遍存在不良行为,如任意欺凌、人身攻击、谩骂谴责等,许多并不带有积极健康意义的元素,却没法根除。更甚者,为了反击,受攻击者也被逼采用类似的方法。这样一来,网络社交一提及政治议题,便成为一场场的讨伐大会,没完没了!

网络分享原则的负面发展


例如,郭素沁出品《马来犀利啊!》贺岁短片,主要是给华人观众“欣赏”,但在网络分享原则下,故意冒犯国家领袖的行为,却让许多非华裔网民感觉文化冲击,引起反感。而至于最近因为天旱,地方的制水配水问题,网络社交也似乎成为一个诉苦场合,有者议论时甚至离题,扯入政治阴谋论,这都是网络舆论带来的负面发展。


国外如泰国和乌克兰的例子,显示网络舆论制造社会冲突,政治两极化日形严重,甚至那一派胜出都永无宁日。泰国的红黄对峙,政见分歧加深鸿沟,无法通过合理的大选产生结局。乌克兰因为亲西方或亲俄国立场之分,撕裂了一个原本团结和平的国家。所谓的无疆界网络社交,鼓动人民针锋相对,炒作民粹主义,远离宝贵的和解妥协,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


反思我国网络现况,网络社交到底是促进团结和解,还是将分裂对抗严重化?无论是面子书世代,或过渡至WhatsApp的拥趸,看起来很多人都难以解答!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