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喋血案泯灭善良心
网络瘾侵蚀人权观

·2014年6月7日

 

网络属于虚拟世界,尽管可以如《阿凡达》一般色彩鲜艳,天马行空各种生物自由生长。但对于灌输抽象价值观念,组织人文伦理架构,建立尊重人权的社会模式,却远远不如具体的现实生活。网络塑造的下一代性格,充满风险和挑战,甚至成为反社会现象的麻烦制造者。最近台湾北捷隨机砍人惨剧,清楚说明,忽略人格缺陷内心不满,网络带来无比巨大的危害!


现今的年轻人沉迷於手机和网络,已是不爭事实。他们依赖网络成瘾,过度沉迷空虚幻想。回到现实生活中,他们无法解决必须面对的基本问题,因而产生许多社会治安败坏案例,甚至为无辜者带来伤亡痛苦。这类的现代文明病态,需要我们深一层探讨,高度警惕免得悲剧一再重演。


台湾捷运命案令人震惊


跟网络有关的命案,已非新鲜事儿。一年前,雪州一名求爱不遂的动漫迷,对拥有相同嗜好的网友女生痛下杀手。令人震惊的,嫌犯杀人弃尸后,若无其事的帮忙搜寻队伍寻找死者,接受记者采访发言,瞒骗了许多身边人。事发后,网络议论纷纷。虽然这是个人违法行动,但社会人士对于网络动漫,自然有不良的印象。


5月22日惨剧,台湾东海大学大二生郑捷,于龙山寺站至江子翠站的4分钟车程中,车厢内疯狂隨机砍人,酿4死24伤悲剧。最后,他被见义勇为的搭客制服,交由警方发落。这宗血案非比寻常,冲击现今社会、家庭和教育体制,引发社会人士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性情大变,毫无症状下突然成为屠夫?


台湾媒体报道,现年21岁的嫌犯,来自富裕家庭,经济能力稳固,受过高等教育,即使面对一些挫折(被国防大学退学),基本上前途光明。但他却无病呻吟,表示“人生没有目標”、“小学五年级就自觉求学过程长,长大后还要工作,未来会很痛苦”,因此想到“从小就想做一件大事”,没料到竟是上新闻头条的冷血谋杀,还付诸实行,导致他人平白丧命!


欠缺开导走上不归路


媒体揭发,从小养尊处优的嫌犯,经学业挫折后,没上课就呆在家中,沉迷杀人格斗的电玩游戏。也许是走火入魔,欠缺家人或朋友的开导,他开始走上不归路,让网络的不良元素蒙昧良心,以虚拟世界的方法控诉社会。警方侦讯时,他毫无懊悔之意,表明不会向死伤者家属道歉,更扬言父母也在车厢内的话,“照杀不误”!


如此泯灭人性、杀人不眨眼,否定他人的生命人权态度,跟网络不无关系!


嫌犯缺乏家庭关爱,自觉与现实社会格格不入,而只有埋头网络寻求归宿。然而,沉迷网络至上瘾程度,只有加深他的孤僻感,随时情绪就会爆发。某些意识不良的射击游戏,见血杀戮,虚拟地解决掉所仇恨的对象,也无形中训练其胆子,无视受害者的痛苦挣扎,间接让嫌犯变成杀人机器。


与电视节目和电影的不良影响比较,网络的负面意识潜伏。电影有限制级别,减少孩童接触不良内容。一些争论性电视节目,如摔跤和某些台湾综艺节目,凡有危险镜头,不忘搭上“切勿模仿”警告字样。网路没有这层管制,除非家长安装过滤软件,不然无法担保,那些思想尚未成熟的使用者,从网络信息,或是打玩游戏中,吸收任何的负面元素。


虚拟人物不必遵守道德人权


现时许多风靡世界的电玩,基本原理简单,玩家选择虚擬人物角色,纵横天下杀机无限。他们在鎗林弹雨或是刀箭弓弩中,寻找对手杀个片甲不留,毫无悬念。此外,不必遵守道德人权,也不会负起法律责任。这样的自由空间,一幕幕的英雄仗义勇为,打死消灭“邪恶”力量,如果以为现实中也可如此(暴力解决),便会招来严重恶果。


当然,我们要撇清关系,不是所有网络电玩游戏,都带有不健康的意识成分,一些益智游戏甚至有助于脑力探索。如果网络使用者,具有人格缺陷,或是家庭或学校教育失败,逼得他们消极沉迷网络,只有让情况严重化。既然现实中都无法分清是非黑白,那他们也无法厘清网络娱乐和真实的分别,把角色正邪混淆,反社会行为,只待时间引爆罢了。


嫌犯父母受重大打击,起初不露面,只向社会大眾发出道歉声明。后来,他们来到捷运站向亡者献花致歉,并下跪为儿子罪行忏悔,这样的补救动作,还是难以让人释怀。


许多人好奇,郑捷到底如何成长?什么因素误导他走上不归路?审讯过程自然揭露细节。然而,我们是否提前猜测一些答案,例如郑捷父母,对他在外的生活遭遇或个人感受,一概无知无闻呢?


嫌犯母校东海大学秘书室,事发后发出《给东海全体伙伴的一封信》,全文760字,以感性手法,道明立场和意见。“一夜之间我们都发现了在东海的每一个人,无论忧喜胜败,都是我们的家人,我们爱著他们,却也不够爱他们。”


“在社会上各种声音纷沓充斥的此刻,期盼我们都开始多走一步、多看一眼、多聊一句。”东海大学公开信人情味浓厚,关爱受害者家属,没有推卸责任,也意识嫌犯脱序与犯罪行为,不容于社会。信中建议大学成立专家委员会,邀请社会学、犯罪心理学、教育辅导等领域专家,为今次事件引发的,大学校园友善环境问题,进行具体而深入的研讨。然而,这是教育角度而言,网络到底对嫌犯有何影响?切莫忽略了。


大量谣言冒现为网络惯例


车厢杀人案震撼人心,而网络惯例,凡有重大课题,都会冒现大量谣言传闻,有人恶作剧,故意散播模仿随机杀人信息,结果多人涉案落网,以恐吓公众罪查办,令台湾警方追缉工作,并不因为捉到嫌犯真凶,而告一段落。有人开设郑捷粉丝面子书专页,歌颂崇拜杀人犯,等于是挑战社会秩序,把虚拟网络的罔顾法律搬到现实来!遏阻网络危害效应发酵,属于长期工作。


除此以外,车厢血案也牵引一个事实,搭乘交通工具者,因为使用随身网络的习惯,如智能手机或笔记型电脑,因此容易失去对周遭环境的警觉心,无端遭来横祸。北捷喋血案中,不少死伤者因为全神贯注,低头观看手机屏幕,结果没有留意他人侵略动作,不然可以及早闪避,或结合集体力量制服嫌犯,减少伤亡。


网络使得社会问题恶化,这类的负面冲击,其实不分疆界国家。搜查资料,早有前例可循。


2008年6月8日,日本秋叶原地区酿随机杀人惨剧,共有7人死亡、10人受伤。25岁凶手加藤智大,称自己厌倦社会,来秋叶原就是为了杀人。值得关注的,他代表“御宅族”文化,即一种社会形态变迁产生的怪状。这类社会边缘人,长期闭门不出,对动漫和电玩着迷,把自己封闭在虚拟世界里,与现实完全脱节。


加藤智大内向,不善交际,选择沉溺互联网,通过网络自己倾诉心声,也不管有没有聆听者,他更一步步公布他的杀人计划,竟然没有引起关注。他原本家境良好,儿时成绩优异,然而后天工作上的不如意,而感到极度沮丧。他近乎孤独,与父母的关系冷淡。


对人际关系的失望,可从言论中看出来“人会背叛我,但动漫和电脑游戏却不会”。纵观我们周遭,是否有“御宅族”的年轻一辈,躲藏在网络中逃避生活压力呢?该有不少罢。


2011年7月22日,挪威首都奥斯陆发生骇人听闻的惨剧。一名称为布雷维克的极端主义青年,先是在政府办公区引爆炸弹,炸死8人。然后他驱车到一个小岛,枪杀了69名暑假夏令营参加者,其中不少为青少年。而令人感到愤慨不平的,他只被法庭判监21年。这宗血案,是滥用网络,执行个人政治议程的反面教材。


冷血又不感到任何愧疚


布雷维克从网络学制造炸弹,也在个人面书上,记录自己的心路日记,宣扬反对多元化的狂热政治主张。他声称自己喜欢打猎,沉迷电脑游戏,尤其是风靡的《魔兽世界》。媒体报道说,他杀人的过程冷静干练,就像执行一道电脑命令,既冷血又不感到任何惭疚。


很显然的,这类病态嫌犯,都有一个共同点,即把热情转移到了网络,渴望在那里获得认同和理解。但时日一久,他们的情绪和思绪到达临界点,掩盖了他的人性善良一面,便会做出报复性的弥天大罪。到了这个地步,社会力求挽救,也来不及了!


网络带有互动特性,不同背景文化的网友交流,其实可以相互扶持、鼓励,让有性格缺陷者获得满足感,也不会做出报复社会的行为。然而,若是有人自觉被遗忘,或排斥与他人交友,情绪结难解,有时会选择个人逃避,即自杀了结。国内频频传出大专生跳楼轻生消息,许多甚至在网络上留下遗言,令人深感惋惜!

家长提供物质忽略亲子教育


我们看到,问题的根源,许多家长忽略亲子教育,认为只要提供丰富物质,把养育成人的责任,交给学校或老师去接办。而学校教育角色失败,孩子回到何其方便的网络,寻求代替品,也往往是坠入深渊的开始。教育专家说过,构建孩子的人格精神,必须循序渐进,从生活中不断学习,接触大自然探索生命意义,尊重热爱身边亲人,但绝对不是虚拟世界中的虚拟活动!


多宗的喋血案,不是偶发案件,而是社会网络化后必然的副作用。人类善良心,轻易会因为网络瘾而侵蚀,结果不尊重自己或他人的人权。如果没有网络,社会病态或许不会如此严重,家庭或学校也可以发挥教育角色,把误上歧途的学子扶回正轨。


世人应该对此警惕,网络的功能和作用虽然巨大,但谈到要取代现实中的教育工作,培养价值观、灌输道德信仰、填补心灵空虚等重大精神建设,网络能力有所不及,也衍生新的问题,动摇社会安宁和谐。


认识网络的弱点,我们是否应该,在一切还不算太迟的时候,为患上网络瘾的青少年,强制性隔绝网络,并配以辅导教育,及时打救他们,免予不良电玩主宰他们的思想意识,不也等于避免了许多社会祸害?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