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低头文化侵蚀传统
网络成瘾敲响警钟


·2015年3月7


乙未羊年降临,春节庆祝迈入尾声,也适逢马航MH370失踪事故一周年。我们不妨趁此时机,检讨网络的最新常态,特别是新春期间,一些现象令人忧心。尤其节庆当儿,到处但见人手一机,“低头探索”,人人严重依赖网络社交,才能彼此沟通了解。低头文化的崛起,我们该如何反思?并应对其产生的负面作用?


任谁也同意,新年期间,无论是公共交通巴士、快铁或德士;群体聚会或新年团圆饭局;无论男女老幼,举目一览,都是使用手机网络。他们滑动指尖,沉湎于小屏幕世界。即使大家面对面,聊天话题不过寥寥几句,有者省却口头对话,打个招呼贺岁也从缺,完全失去新春佳节的融洽气氛。


“低头族”上网,干的是什么呢?他们可有事儿忙碌,例如上网聊天、玩线上游戏、观赏视频节目,使用WeChat、Whatsapp之类的社交软件,忙着留言或评价他人言论。不然,就是祝贺他人,接受祝贺,或分享新年资讯,例如年菜摆设、商场热闹情况、贺年短片歌曲内容欣赏等等。总之话题丰富、内容翻新!


非亲非故比眼前家人重要


然而,因为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普及,兼备日渐完善的宽频服务,“低头族”对于自己身边的亲人,最熟悉的环境周遭,却好似如此陌生生疏。网络时代的沟通方式,彻底的顛覆过去的模式,他们宁可舍近求远,在意接触者人数。即使对方非亲非故,也比眼前的家人,来得亲切与重要。


其实,具体的团聚与无限的喜悦,属于春节的核心价值,这是无法抹煞的。无论是任何变化,春节应该感受更广泛的关爱,更多的社会认同。若以为网络可以取代新春内涵,那是过犹不及、本末倒置的!


浓郁的人情味,虽然抽象,确实是能感受到。虚拟网络世界,到底无法复制一样的意境。当我们使用网络,消磨无聊时光,不代表填补心灵空虚。过年前后,一家人难得聚会,这是几千年来,祖先从现实艰苦生活中,领悟到亲情互动,属于最主要的新春元素。


可是,这种文化精华,如今却不敌对手,即一副副冷冰冰的智能手机。


的确,网络优势很多。新春期间,可联系多年素未谋面的朋友、老同学老同事,千里情缘可一线(网络)牵。而从商业眼光看待,手机软件普及,带动生动贺年创意点子。不少新兴行业,例如手机应用程序设计、网购等等,如雨后春笋冒现,带动商业潮流,为从商者带来商机无限。


新春流行自拍,网民使用具有摄像功能的手机或照相机,捕捉新春美好时光。猎下镜头,然后再上载到社交网媒,与大家一齐分享,其乐融融。一张红彤彤照片,胜过千言万语,这是网络带来的积极作用!


“低头族”引发各种病症


回到“低头族”手机成癮症状,这是全球性问题,负面作用不小。有些人丢失智能手机,直接反应是无法习惯,感觉焦虑不安、茫然失落。此外,即使手机铃声无响,有人不自觉定时滑看屏幕,检查是否遗漏讯息。有者一有空闲,即大玩连线游戏,关卡过了一个又一个,意犹未尽不想停止。


从病理角度,长期低头探看手机,或躺在床上打机,不良姿势使得颈椎病,或颈椎椎间盘加速老化。结果是,关节错位,压迫神经线或中枢神经系统,引起难以根治的肩颈酸痛麻痺,就是所谓的腕管综合症和腱鞘炎等。颈椎病发病低龄化,当症状出现,往往错过求医黄金时间,逼得一辈子挨受痛苦煎熬。


也有医学人士说,“低头族”肌肤老化,头部长时间前倾,造成脖子的肌肉失去弹力,增加脸颊部位受到挤压,导致下颌松弛、脸颊下垂,可能引起川字纹、抬头纹和颈纹。当然,这些病态外表,只有长时期俯首探看手机,才会逐渐出现,并没有威慑作用。


专家建议,把智能手机置放桌上,头向后仰,身体靠椅坐直,与屏幕保持一定距离,维持舒适正常姿态,可避免副作用。专家也劝告,正如使用桌面电脑一般,过了若干分钟,手机用户应该站立,舒筋活络,让眼球充分休息。但是,这些保健方法,治标不治本,无间断、无节制使用智能手机,一样构成病态根源。


智能手机,若只是插耳机、听音乐,容易因为耳机素质低、分贝过高,伤害听力。若单纯使用眼睛感官,却又缺乏小休,引起眼睛干涩、过度疲劳,最终视力减退模糊,甚至引发白内障青光眼,有失明风险。


电玩职业名将付出生命代价


不久前,我国一位年仅24岁的电玩界职业名将,长期沉迷连线游戏,结果生活作息失常,最终付出生命代价。这位年轻人的不幸遭遇,虽然不与手机有直接关系,但许多“低头族”,确实一样的情况,即私人生活时间,让电子设备占领。他们牺牲休息,睡眠品质不良,迟早影响身体健康,患上危险疾病。


我们不可拘泥于“低头”两字,看待网络成瘾者。现在科技发达,连谷歌公司,研发眼镜型的屏幕系统,用眼球就能操作电脑,不须低头俯视。有人估计,未来或完全取代手持系统。到了哪个地步,代表肩颈生理问题圆满解决了?也未必的,仔细一想,这不过让“低头族”,变为“网络眼镜族”,网瘾问题悬而未决!


我们不要离题,到底如何来克服“低头族”文化呢?


看起来有难度,其实就像戒烟戒酒一样,任何的上瘾症,只要有决心、意志强,并不难摈弃坏习惯。避免长时间接触手机,没有需要时,索性搁下,或是关上电力,或进入“飞行模式”(静止状态)。这样的理智和成熟,有意识的减少依赖手机,不妨先由长辈开始,让佳节恢复无手机面貌,注入更多人情成分。


对抗“低头”,有人带头,控制使用手机时间,可产生显著效果。网络上,与他人联系,不妨常提醒,该休息了,该关机了,明天见等等关心词语。这样的强迫性结束网络服务,自我减少消磨手机时间,并不会让新春气息减少半分。


过于分神导致意外事故


媒体经常报道,有“低头族”过于分神,经常发生踩空楼梯、绊倒、摔跤、碰撞、被车撞等意外。根据网媒消息,三分之二的英国家庭医生表示,该国盯着手机不看路,导致受伤的人数,随着时间有所增加。即使非新春期间,尤其明显的,人们乘坐火车、巴士、甚至户外走路,眼睛都“粘”在小荧幕上,危机四伏而不自知。


去年5月22日,台湾发生捷运车厢惨剧。大二生郑捷,于龙山寺至江子翠站的4分钟车程中,疯狂隨机砍人,酿4死24伤。最后,他被见义勇为的搭客制服,交由警方发落,如今正等待法律制裁。这宗案件伤亡惨重,媒体说,不少受害人,全神贯注低头观视,忽略周遭危险逼近。不然,可及时警觉凶徒犯罪意图,发挥集体力量,有效的自卫反击。


我们来看,中国的新年网络,抢网络红包风潮,也制造大量的“低头一族”。他们有的失态至令人咋舌地步,连吃新年饭,都要抢坐离路由器(宽频发射器)附近,不让手机屏幕封锁,也不肯退出微信登录,震一下都紧张呼大气,以获知是否得到“网络红包”眷顾!


红包,本身是春节的象征,数码化分派,大部分金额不多,但贵在时髦、趣味。中国大陆开始流行,以网络红包拜年方式,让亲友间,甚至陌生网民之间,有互动共同话题,增进感情关系。这是指正面而言,负面效应也不少。除了病态性的守候手机,有人扭曲成纯商业化,鼓励违法行为,例如网络诈骗、不法交易、行贿等。衍生的税务和金融安全课题,也不易解决。


年轻人也分派红包给亲友


红包或俗称的压岁钱,依照固有观念,都是由长辈赠送给后辈。但网络红包潮流,可不管这么多,不少年轻人,通过发微信红包,或支付宝红包的方式,分派给亲友。这样物质至上,是否换来接受一方温馨的笑脸?感受新年祝福?不能一概而论。网络上,有阔气的“土豪”加入分派行列,网民一窝蜂点击抢夺。这里面,存有不确定性,也有博彩投机的成分。


中国《支付宝》官方数据显示,春节前后,红包几乎成了全民运动,共有1亿多个别市民参与红包游戏。当中,90后(90年代后出世者)占50%以上。仅除夕夜“跨年”的24小时内,就有6.8亿人次参与,收发总量超过2.4亿个,金额达到40亿人民币。另家网络公司微信,网络红包收发总数,也不遑多让。


虽说与传统的红包一脉相承,网络红包,毕竟与真实品有分别,多数人当成兴味盎然、讨个好意头的余兴节目。我国华人社会,不久将来,很可能也会流行这种“网络红包”。如果能够保持固有的物质传统,不会“玩物丧志”,那么这种网络风气的吹袭,倒不需过于忧虑。


这个新春佳节,我们接受了何种正能量?


网络影响春节人际关系


我们不妨来参考2月25日,中国《北京青年报》一篇网络文章,题为《盘点春节中那些流行的新常态:微信“抢红包”》。该文剖析新春新常态,预告未来生活的变化和趋势。可以预见的,网络影响人际关系,已纳入春节新文化重要一环,左右未来的过节习惯。


文章指出的5个常态,即廉洁过年(反腐运动催化舍弃官场送礼惯例)、绿色环保(自动自发减少燃放鞭炮,减少噪音和环境污染)、文化创新(以春节重头戏“春晚”领头,回归文化真善美)、自媒体化生存(新的表达和沟通模式)和微信“抢红包”(以新方法让人人分享红包喜悦)。


我国的华社,基于国情不同、常态有别,但也可以借镜中国,学习某些健康项目。例如,减少或干脆无须燃放鞭炮烟花度年,避免干扰他人,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睦邻精神,正是我国这个多元文化社会,所必需具备的特质。


当然,更重要的,网络化的新春庆祝方式,需要减少“低头族”现象,回归真正的新春传统,延伸优良文化精髓,保护她不受时代冲击而湮灭。网络当道、手机称王,大幅度改变生活面貌,改写人际关系,所以我们的挑战,也越来越严峻!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