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异族通婚标题误植惹祸
网络断章取义莫衷一是

·2014年12月6日


不久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因为网络媒体错植新闻标题,使他的言论与原意背道而驰。即使获得修正勘误,不少社交媒体,依然坚持错误版本,未及时更新资料,并指责他的“失言”。这样的状况,反映网络上常见的两种谬误,即“以标题期待内容”,以及“人人争当意见领袖”,构成网络新闻的二大致命伤。


阿都干尼这次遭遇,网络上有个专门词汇称“躺着也中枪”。他澄清,自己就是异族通婚的榜样,绝无可能自打嘴巴。
风波回溯到今年11月18日,出版印刷和网络版的本地英文媒体《马来邮报》,推出一道即时新闻,打着标题说,“总检察长称,异族通婚危害国民和谐”,引起轩然大波。有关标题,是根据首段内容打出。


错误新闻有人迅速刊登截图


文章曝光不久,网页管理人觉察错误,随后撤除,换上修正后的新版,并加上道歉小启。错误新闻出现时间短暂,却已足够让网络社交媒体如面子书和推特引述,引爆震撼,迅速有人刊登截图,传达阿都干尼的“惊人言论”,恶评如潮涌来。连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女儿玛丽娜,因为本身家族也有异族通婚实例,反应颇大。不过,她抱着怀疑态度,果然经证实为网媒犯错。


阿都干尼54页书面讲词,是配合2014年国家法律大会场合发表。网媒编辑引述其中一段,讨论孩童抚养权,总检察长感言:“异族通婚出现问题的案件增加,制造民事法和宗教法新的冲突,特别是配偶单方面改教,影响未成年孩童的宗教信仰更改,以及引起监护权纠纷。这样的局面,害到政府和法庭当局,面对更多种族歧视指控。此外,为许多家庭带来痛苦,这并无夸大,也是事实。”


原稿说,某些异族通婚闹至不欢而散,但网媒打的标题,说明全部异族通婚都有问题,显然的大错特错。当然,这新闻出现的时机也不对,因为国内出现瞩目案件,气氛紧绷。至少两宗当事人,获得民事法庭庭令,却因为与穆斯林法有所冲突,结果孩童抚养权和宗教信仰选择,悬而未决,闹成僵局。政府正打算修改法律,一劳永逸解决争端,但因为涉及宗教压力,颇为棘手。

惯性从标题推测内容


向来,网民惯性从标题推测内容,期待故事如己愿发展。人言可畏下,三人成虎、曾参杀人的事例,不断重演。一些网媒,因为采取收费制度,向非付费读者只展示部分内容,而让人产生印象,以为标题即代表全部内容,容易误判,受哗众取宠的“精华”部分所误导。当阅读全文,全体意思甚至与标题大有不同,那时对受指责的当事人或单位,显然很不公平。


今年9月6日,槟城州5个媒体组织,向州总警长拿督拉欣哈纳菲呈交备忘录,抗议警方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调查《当今大马》驻槟助理编辑伦秀英,事关她引述州行政议员彭文宝评论,指自己受扣留待遇如罪犯。但迄今,她并未被控,《当今大马》带动的网络舆论,成功制造出另一种印象,证明标题巨大影响舆论。


以阿都干尼言论错误风波分析,细心观察入微的读者,若详细阅读整则新闻,其实可意识到标题出错。而一般网民,具备普通常识,也可知晓,任何身为政府要员者,正式场合发言时,不可能乖离一般原则;那些不查底细就认为是事实的人,反映他们肤浅阅读的悲哀!


今年,我国面对的两次马航空难,无论是面子书或推特,不正确或来源不明的新闻,蛊惑人心,打击蒙难搭客家属以及机组人员家属的信心,为他们带来更大伤害。更糟糕的是,由于资讯混淆,连正统的新闻媒体,也受网络假消息所迷惑。


马航MH370的开始阶段,便因为散播谣言者,深谙人们急于知道搜索结果的心理,似是而非的新闻,一再出现让人心跌到谷底。


人人争当意见领袖是网络病态


除了标题谬误,“人人争当意见领袖”的现象,也是网络上一种病态。今年11月初,美国《华尔街日报》公布,一项学术界网络研究报告分析,网络社交平台常见,有10种令人“讨厌”行为,其中一类就是“意见领袖”。他们愤世嫉俗,不满现实,任何课题都没有好评语,幻想自己为正义化身,为弱势或受欺压者打抱不平。


网络充斥大量数码资讯和数据,可以制造的新闻题材众多,但不是每个题材都具有新闻价值。传统媒体,通常都有筛选资讯的机制。


但网络时代,移动手机无比方便,几乎人人都可以成为新闻记录员,或是播报员。新闻形式,可以是文本档案、图片、视频等,即时让消息无限远播。可惜的是,任何新闻材料,落在这些“意见领袖”的手中,都变成负面谩骂的消极形式。


网络上许多非正式的新闻来源,取代了正统新闻报导,也让网民有发挥机会,他们叙事报导,却错误百出,暴露功课未做足。


前一阵子,吉隆坡市中心地陷,消防员用粘纸测量表层移动,被误会为是用这种方式修补路面。10月13日,柔佛巴西古当一行人天桥,其遮雨盖、围栏和广告牌,连成一体遭狂风吹倒,压中车辆造成5人受伤,网络上充满责骂政府工程如豆腐渣。


新加坡乌节路也难逃一雨成灾


其实,天灾和人祸悲剧,网民往往无法区分。例如上述事件,为何附近住宅屋顶,一样遭殃?难道也与贪污施工有关?逢雨季时期,雨量骤增,水灾频繁,网民过于热心,纷纷把各地的水灾状况,放上网上分享,还加上评语指责当局,怪罪排水问题,连首都精明渠道也无辜挨骂。其实,即使是新加坡的繁华区乌节路,排水先进完 善,也难逃一雨成灾!


当然,不否定一些水灾实例,如金马伦的洪流劫难,因为砍伐山林、河流堵塞酿山体崩塌,的确是人为肇因。若掌握证据,不妨也置放网上,不是凭空猜测而已。网民取代报馆摄影员,或社会新闻组记者的角色,但不具备新闻专业资格,充其量只证明人在第一现场,并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嬉笑怒骂,为逞快感,而随意立下任何主观新闻结论。


前年,有人在视频网站优管(Youtube),上载一部测试短片,讽刺这种以偏概全的现象。短片中,路过者看到一对青年像似在打架,过后即通过网络传播,发生种族冲突了!镜头一转,原来所谓打架惹事者,不过是失散多年同学碰面,双方回到当年好玩天性,作状摆出搏斗甫士,不想引起严重误会。


网民预设立场,呈现英雄主义,打着同情弱势的旗号,却不一定身体力行。


超越司法判决的惩罚


举个例子,凡是网络上出现路霸事件,第一时间都有力图“执法”的网民,人肉搜索主角个人身份,不尊重隐私下,公诸于世。而所谓的霸凌人物,受到四面八方暴力语言招呼,形成新的受害者。这种超越司法裁决的惩罚,只有网络才能办到,属于“网络霸凌”产生新的社会问题。


换个角度,六何分析法(5W1H),为新闻写作应遵守的原则,即
 


 


其中,网络社交新闻媒介,有摄录机摘取证据,简捷方便,容易办到前四项要求,即交待事件、人物、时间和地点,但后两项,事件前后始末原因及动态演变,则不是全部人能掌握得了。


网民关注自已感兴趣的新闻,潜意识中,期望动态新闻有自己预料的结果,例如犯罪猜测哪位是真凶,胡乱发言的政客会有报应等等,形如诅咒情绪化。可以预见的,对网络新闻流程,不管是上游到下游,都会起负面影响。如阿都干尼言论被错误引述,修正过后,也不能改变网络的敌对态度,代表网络的危机还未解除。


网络新闻,可以不受版面设计与截稿时间限制,内容可以多角度发挥,不仅照顾广度也有深度。此外,还有一个重大优势,即可以建立链接,标明资料源头,让自己的作品更有公信力。但真正利用这点的网民,除了学术界人士,或是有报界媒体背景的,其他跟随的并不多见。


网络枪手霸占漫无目的炮轰


网络的乱象,与朝野政治较量不无关系。新闻留言板代表舆论风向仪,聘用的网络枪手,为争取表现,霸占当成私家辩论室,与敌对者打对台。这样的互动参与平台,无疑已严重变质,并无实质意义,让网媒留言区乌烟瘴气。网络上为斗倒对方,漫无目的炮轰,忽略寻找真相,也试图否决他人发言权利,妨碍自由表达,这类例子比比皆是。


这方面,无论是网媒管理人,面子书或部落格主人,都负有管制责任。但往往是,他们怕得罪忠实支持者,不想轻举妄动。收费网媒更为明显,即使付费顾客犯规,也不敢剥夺他们的优先发言权。因为这样,新闻留言簿上,都属于单方面对话,一有不同意见,即被同路人团结一致的攻讦。任何读者,稍无胆量便缺乏兴趣留话,免得自讨没趣。


媒体对弱势个体造成伤害


媒体对于弱势个体,不是保护反而是陷害,这是有迹可寻的。今年11月,槟城州妇女醒觉中心,举办一场“儿童隐私与媒体论坛”,对象为平面和网络媒体。论坛对两者各打五十大板,斥责平面媒体对儿童性侵案,处理方式偏向商业市场需求。网络则扮演“八卦”角色,将新闻大规模且广泛地“分享”传播,二度伤害受害人,行为不可宽恕。


今年该组织耗时4月,以国内媒体报导儿童遭性侵案为主题,抽样调查揭发,部分媒体报导新闻,明显侵犯儿童隐私权,违反大马保护妇孺法令,也危及职业道德。今年11月中,某名电视台主编,被控泄露一宗刑事案(还未审讯)未成年少女资料,包括其姓名和住址。当局不苟同这类罪行,坚决采取行动。可惜的是,网络若是有同犯,却因为隐蔽性高和匿名性强,容易逍遥法外。


结论是,现今网络世界发展,自生自灭,并没有任何有效的管治。所以网络舆论,也未建立一套符合社会道德的文化内涵。网络世界,各类新闻泛滥,放发或传播新闻,多不经慎密思考,到底如何辨别真伪、明察虚实?还有,发觉任何的新闻错误后,是否纠正后,可重新导引舆论方向?这些问题,没有明确解决方案!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