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媒体舆论未审先判
网络课题荒腔走调


·2015年6月6


网络世界中,充满五花八门的时事话题。然而,因为媒体业发展一日千里,从旧有的电子传播媒介,加入了互联网新闻经络、个性化社交联系沟通平台,产生新的舆论模式。评论新闻,不再是专业媒体人的权利,任何人都可加入舆论大军行列。这种第四权的“媒体审判”,推翻旧有的机制,造成有些案件,甚至未带上法庭,就已经有社会判决结果。


网络上新闻报道方式,或是根据事实数据的评述、评价,由于界限模糊,容易犯下未审先判的错误,迷惑人们的视线。舆论有了一定方向,羊群效应下,容易影响其他人的看法。这种主观判断的结果,若与事实有巨大落差,便产生各种弊端,例如制造冤案、逻辑不可理喻、以此类推谬误、中伤个人或国家名誉等等。


什么是“媒体审判”(Trial By Mass Media)呢?


这一新闻词语,出自1965年的美国社会。当时的《纽约时报》报道一篇新闻,指美国法庭推翻一起诈骗案判决,因由审讯过程中,媒体制作的一部电视录像短片,否决被告的公平受审权利,偏颇地做出论断,构成舆论压力,妨害司法独立和影响公正原则,所以必须受纠正。


媒体当审判官门槛大大减低


电子媒介如电台电视台,对人们的思维作用根深蒂固。今日网络世界,媒体当审判官的门槛,更为大大降低。使用一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任何人文笔了得,或是有能力以多媒体模式提出看法,便等于成为媒体批判的一分子。个人或群体权力,凌驾司法机构,形成一种常态。


所谓的“媒体审判”,和一般的法庭司法审判,当然是有所分别的。推事或法官审案,以刑事案为例,根据的是法律条文诠释,以及控方(检察署)提出的证据如人证、物证、供证等等,再作最后判决。若罪名成立,也得依据法律条文,判决坐牢、罚款或打鞭等处罚,一切都有明文规定。


媒体,无论是传统媒体或网络媒体,原本的任务为客观地报道事实,若做出任何评论,也应该适可而止,并依据一般可接受的准绳,不会影响法官决定。国外的重大案件,一般设有陪审员制度。我国司法并无此一规定,但媒体的报道偏颇,也可能左右法官的看法。


避免违反法律公平原则


媒体拥有批判监督权利,只是他们不可以做出判决,以免滥用专业特权,摆布读者的决定。媒体对司法进行舆论监督,要冷静、客观,法律基础稳固。媒体对争议性课题,不妨提出建议或意见,减少使用肯定式的语调,也避免做出任何有违法律公平原则的猜测。


我国最近修改的煽动法令,人们批评法庭判决,不再构成煽动罪名。然而,这不代表为媒体亮出绿灯,可以随意批评尚未审结的案件,否则可因藐视法庭,被判有罪,受到坐牢或罚款惩罚。在政治领域,以网媒主宰的所谓舆论,宣称代表大部分“民意”,都有反现实、反执政者的倾向,经常制造风波。


未审先判,往往为政治人物带来巨大麻烦,让民众的政治观点,随时可能受一些意见领袖掌控。值得一提的为,并不一定是执政中央的国阵,才会面对未审先判窘境。民联治理的州属,也是经常饱受批评、面对巨大压力!网络的胡言乱语,没有政治地缘之分,谁都可能受害!


最近的例子,网络流传一张照片,指雪兰莪州的梳邦再也USJ11区,捕获一只大老鼠。照片中,此鼠身形颇大,几乎如一只花猫。马上,有网民指控州政府灭鼠无方、漠视民生,放任老鼠害虫滋生,制造卫生和环境课题。后来,当地州议员兼州议会议长杨巧双,澄清只是拍摄角度问题,老鼠才显得不寻常巨大,其实其体型如一般无异。


杨巧双也感叹,网民喜爱网络趣味新闻,反应狂热。但对于严肃的政治课题,例如议会改革方案,却全然欠缺兴趣,按“赞”的少之又少,加入留言更如凤毛麟角。如此,网络政治意识不高,思想不够成熟,若经常对课题未审先判,显然会犯下许多匪夷所思的错误。


大众传媒必须避开预先定罪


国际公约对媒体的未审先判,很早就存有戒心。1948年联合国制定《国际新闻自由公约草案·第三公约》,对“妨碍法庭案件公平审判”的新闻,一概禁止。1994年的世界刑法学会第十五届大会,设有决议共识,即为维护刑事诉讼人人权,规定大众传媒新闻报道,必须避开预先定罪,或是感情用事效应。必要时候,可发出禁令,阻止媒体曝光。


国外耳熟能详的案例,2014年9月,香港天王巨星成龙儿子房祖名(真名陈祖明),涉嫌家中容留他人吸毒被捕。新闻爆发后轰动一时,一般的电子和网络媒体,无不给予全面详尽报道。而大部分媒体,因为当事人和其父亲的名气,不但提出谴责,也未审先定罪,替代法庭角色,要求严厉对付被捕人。


这样的报道方式,操纵一般民众舆论,建立先入为主的看法。这样一来,司法一举一动,都笼罩在媒体的监视压力之下,最后判决难有更改,完全失去法律惩戒作用。这可能有两种结果,嫌疑人受到过度惩罚,或是失去洗脱嫌疑的权利。不要忘记,任何的法律,证明一个人有罪之前,他都是无辜的。


发酵一段时期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风波,也是处处见未审先判实况。揭发所谓“丑闻”的,为异议网站《砂拉越报告》。其最初的攻讦目标,为在位33年的前首席部长丹斯里泰益玛目(现任州元首),力图证明其财富来历不明,而且跟大量砍伐雨林木材有关。但是,近期该网站转移炮口,主打一马公司课题,网上公布大批“佐证秘密文件”,爆发力惊人!


未审先判成定局形势失控


网上种种所谓解密,目的只有一个,即宣判目标个人或公司“贪腐”罪名成立,必得接受网民的制裁。很少人理解,网络上论断偏颇,有一面之词,有阴谋论涵盖,制造舆论气氛,可比喻成三人成虎、人云亦云,形成恶性效应。当未审先判成定局,形势失控,即使接下来的证据,可换回清白,但蹂躏破坏已经完事,一切挽救已属太迟。


一马公司爭议,引起几场高格调的官司战,不难保温一段时期。其国际投资和负债课题,未免过于复杂,一些情节尚待解谜。不可否认的,国家稽查机构和国会公账委员会,分别介入调查、召开听证会,摸清其操作方式。因此,为何不能等待最后结果出炉?反而选择相信大量的传闻谣言?


情况复杂棘手,那些穷追猛打、怀疑存有议程的媒体扮演一定角色。財经杂誌《The Edge》,以及网媒《大马局内人》,除了第一时间,转载所谓的网络“秘闻”,也发表许多暗藏意图的文章,让读者浏览阅读之后,产生另外一种意见。


今年5月25日,她们发表《为何稽查司不能保证一马公司没有骗局?》评论,道出了内心的想法,即怀疑像国际著名会计稽查公司如德勒(Deloitte),以及毕马威(KPMG),不可能从2010年至2014年的财政年中,查出任何账目不妥或不规则行为。这等于是早已有结论,并且对专业调查存有质疑心。


大马非《难民地位公约》
缔约国处境两难


最近爆发罗兴亚人从海面涌入大马的浪潮,引发严重人道救济危机。这如同上个世纪70至80年代,越南船民问题的重演。极为讽刺的,当年还未出世的网络舆论,自然不会记得历史的教训,只懂得盲目同情船民的惨状。很少人认真考虑,我国不是联合国《难民地位公约》缔约国,处境两难,没有正式立场属于正常。


许多网民误解,政府驱逐船民出公海,如同见死不救。当年,越南船民的惨痛教训,依然历历在目,因为开放国界接受他们,等于传达不良讯息,带来更多的偷渡客,并无法解决问题。那些滞留海上,等待救援的罗兴亚人,除了部分为真正的政治难民,其它受揭露为贩卖人口集团所抛弃的经济移民,或是冒充难民,动机不言而喻。


我国是东盟轮值主席国,面对舆论的炮轰,自然压力不小。但别忘记,其它东盟国如泰国、印尼,一早就采取强硬立场,向偷渡客说不。罗兴亚人涌入我国的课题,网络上有两极化反应,未审先判居多,少有同情政府的苦衷,或是施压西方国家,分担部分救济工作责任,减轻我国政府的经济负担。


随着边界发现大量非法窝藏营地,以及乱葬岗,政府再面对舆论攻击。总警长丹斯里卡立,不过建议难民营设于槟城,却引来网络舆论未审先判,认为这具有政治目的,也威胁民联州属的治安与卫生。其实,我国早已登记多达15万名难民,其中罗兴亚人达4万人,安顿工作已有所表现,却少受网络舆论认同。


当然,适度的媒体审判,也有好的一面。例如今年4月间 ,面子书以“具争议性”(Controversial)理由,删除一名无鼻男婴照片。网络上打抱不平者,立刻发动舆论施压运动,最后让面子书管理层改变初衷,让照片恢复原貌。这样的做法,免除残缺者成世俗审美观的受害者,保全他们的尊严和名誉,做法积极健康。


民调机构蔑视选民投票意愿


今年5月7日,英国保守党大爆冷门,赢取多数议席执政。而一向来自负预测结果准确的民调机构,却因此公开道歉。这些选前民调,多数预言产生悬峙国会,也让许多国民印象中,认为保守党不堪一击。这样的预测,等于投票未举行前,即有成见观念,蔑视选民的投票意愿,成为民主社会的巨大讽刺。


英国民意调查委员会(BPC)宣佈,对民调机构独立调查,以查出失准因由。其中一家称为Survation的民调机构,预测接近最后出炉结果,即保守党支持率37%,工党为31%。但是,因为与其它民调有落差,所以扣押不发布。以此可见,西方的所谓民调机构,既不能独立操作,自信心不足,犯下炮制虚假民意的毛病。


媒体舆论未审先判,对国家社会的发展,到底是负面因素,多过正面优点。我们必须要警惕,毕竟我国实行社会制度,三权相互鼎立制衡,司法、立法、行政各有角色和作用。媒体当监督和审查的第四权,但如果过度热心,散播荒腔走调的评论,侵害司法独立,破坏法治社会良好氛围,必然带来恶果!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