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精选 · E.Zari

修改合约省巨款
1MDB课题被夸大


·2015年6月6日


过去,我对围绕着1MDB的争论性课题少有发表意见。为什么是1MDB?1MDB扮演怎样的角色?它对我国的国民经济作出怎样的贡献?我把这些讯息埋藏在心里已经有一段时日,因为我觉得那时还不是与读者分享我的观点的适当时机。不过,今天我受到一位好朋友传给我的讯息所震撼。这份资讯与我一向来保存的资讯相似。


我深信,这是一份没有偏见的资讯。我是一位天然气顾问,从2011年起的将近3年内,在我工作的过程中,有机会和国家石油公司(国油)、国家能源公司(国能)、国能燃料公司、管理和传递单位、能源委员会以及其他知名机构的人员互动。我协助教育管理与传递单位、国能、能源委员会的人员,告诉他们新的能源来源——天然气作为发电厂和城市天然气的燃料。


能源是基础建设的生命线


我的专业领域是能源。我一度是国油的天然气船运业务的主要专家。我在这个领域服务了35年。能源是基础建设的生命线,是我国要通过经济进步变成先进国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让读者们去诠释我所阐述的大纲。我们都是人,我预期每一个人有他本身的观点。


回溯上世纪90年代,马来西亚推行通过独立发电厂发电的概念。这是由当时的首相敦马哈迪提出的倡议。独立发电厂主要由丹斯里赛莫达、杨忠礼集团、云顶集团和安纳达·克里斯南拥有。森那美集团也是其中之一,但由于它是官联公司,不大引人注意。这些公司获得极有吸引力而且是偏向一边的交易。国能前主席丹斯里阿尼·阿洛(Ani Arope)(已故)是一位正直的人,他宁可辞职也不肯签署有关合约。


反对党质问独立发电厂津贴


反对党抨击政府提供偏向一边的交易。他们声称,这些是“朋党合约”,並质问政府为什么有必要给予独立发电厂大量津贴。甚至在2011年5月,有一位反对党国会议员认为,这些独立发电厂是“大毒厂”,每年需要政府给予大约190亿令吉的巨额津贴。


2011年年中,身为天然气顾问,我被要求探讨通过设在双溪乌当(Sungai Udang)的终站Malacca Regas Terminal输入天然气的可能性。这个终站和我在英国所使用的终站——坐落在威尔斯Milford Haven的Dragon LNG Regas Terminal相似。设在双溪乌当的LNG Regas Terminal由国油拥有,输入的天然气被化为气体,由PGU天然气管输送。这是由于从东海岸输送过来的天然气每天短缺约950个百万标准立方英尺的容量。国油每天需要大约1,350个百万标准方英尺的天然气。双溪乌当终站的容量是大约500个百万标准立方英尺1天,或相等于大约40船的入口天然气,一船是指每船容量210,000立方公尺的Q Flex LNG船的运载量。


事实上,我注意到以我们停泊在一个岛屿的码头的两艘旧天然气船作为浮动天然气储存库的概念。我把这个概念传达给国油天然气公司(拥有这项计划的公司)的首席执行员。我是全世界第一个提出这个概念的人;我是在我们坐车从东京前往成田机场的途中向他提出。有了这个概念,国油就不需要挖掘和兴建岸上天然气储存库,那会花费不少钱。


由于入口的天然气和国内的天然气价格相差很大,从独立发电厂赚取很低赚幅的国能无法吸纳这么巨大的价差,因此不可能直接购买入口的天然气。最终国油成为入口者,也就成为津贴者。


独立发电厂特许权不再延长


在首相纳吉领导下,政府成立了“马来西亚电力公司(My Power)”,並和独立发电厂重新谈判,以取得公平的交易。因此,1MDB在2012年3月向安纳达购买独立发电厂,2012年8月向云顶集团购买独立发电厂。结果能源委员会在2012年10月宣布和独立发电厂达致特许权协议。在这项协议下,由安纳达拥有的独立发电厂的特许权期限不会进一步延长,以及另外3家独立发电厂也不会再有新的特许权。新的特许权只给1MDB和国能。这项新协议确保私人公司不可能通过政府的津贴获得超额利润。


由于自1990年代以来所犯的错误,由于不利的交易,国油和国能亏损了大约1,000亿令吉。事实上,应该感谢纳吉首相、能源委员会和1MDB,使到国家不必再付给那些前朝政府给于优惠的公司巨额的津贴。对我来说,应该感谢谁就感谢谁。


事实上在燃料成本支付(Fuel Cost Pass Through)之下,在马来西亚半岛的消费者的电费应该在2014年7月和2015年1月增加。但当局没有提高电费,因为经修改过的新合约有所改善,对向独立发电厂购电的最终购电者国能更具有吸引力和比较公平。相反的,由于煤炭跌价和这些独立发电厂的电费降低,电费由2015年3月起下降。


在新的安排之下,在2013年、2014年以及2015年第一季,国能取得巨额盈利。在2015年为首三个月,赚取23亿令吉的利润。因此,在这项经过修正的安排下,受惠者包括:


(1)国能取得巨额利润,

(2)马来西亚消费者享有较低的电费(部分由于石油跌价)

(3)国油不必再提供巨额津贴——以往的津贴只有那些私人公司得利,以及

(4)电力的消费者是最终的赢家。


损失者是独立发电厂原来的业主。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以及巫统的一些元老不喜欢1MDB和首相纳吉。

敦拉萨交易中心课题微不足道

和现政府通过修改合约所节省的巨额款项比较,敦拉萨交易中心(Tun Razak Exchange TRX)的课题和朝聖基金局购地的问题根本微不足道。


另一方面,反对党指控1MDB滥用资金,刘特佐扮演的角色,以及在沙地石油公司投资的钱不见了;最新的争论点是1MDB把一片约1.5依格的土地以1.88亿令吉出售给朝聖基金局的一家子公司。这些课题在去年底浮现,当时1MDB无法筹到足够的钱偿还分期付款。


问题现在进一步受到扭曲,看起来1MDB似乎亏损了440亿令吉。情况並非如此,1MDB並没有亏损440亿令吉。事实上,它亏损的是偿还贷款的大部分的钱,由于不利的营运槓桿,他们必须自己找钱还债。他们的流动收入,暂时不足以支付贷款和其他开支。不过,给予时间,他们能够扭转局面。尤有进者,由于不利的宣传,人们担心德意志银行可能要求1MDB提早偿还贷款,因为1MDB无法提供额外的抵押品。我们应该避免进一步猜测,等待总审计师的调查结果。调查报告最迟会在6月底公布。


其他人物,包括著名律师兼前部长再益·伊布拉欣评论说,作为1MDB的主席,纳吉必须站出来对这些指控作出回应。联昌银行的主席(他是纳吉的弟弟)在一项午餐会上说,1MDB主席和董事必须作出回应。由纳吉掌管的政府为拯救国家所作出的重大贡献受到贬低,在这个过程中,这个机构为了协助国家所面对的暂时性困难受到反对党揭露和夸大。


矛盾的是,在敦马哈迪掌权时代,对于独立发电厂的业主受到优待,反对党大声反对。现在,当首相和1MDB使国家免除不必要的巨额津贴,他们也是大声诋毁。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反对党的主要议程是,找出政府或官联公司的错误並加以夸大,目的是挑起选民的情绪,使到他们站在反对党那一边。


这是我的公平观点,我让读者们针对这个课题自行作出评估和判断。
 

翻译自E·Zari - 1MDB : A PERSONAL VIEW(18/5/2015)
原文来源:www.facebook.com/eol.zari/posts/635774416523414:0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