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逾半怀疑面书信息
年轻一族网络迷思

·2014年7月5日

 

今年5月中,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公布一项调查报告,指面子书虽然最受年轻人欢迎,成为他们重要的新闻资讯管道,但接近60%受访人承认,不认同此类资讯准确可靠。这犹如平地一声雷,尽管虚拟网络占领年轻人的生活各层面,但他们认清和抵抗任何虚假信息,并要求网络正本清源,正如现实中,年轻人带有的改革理想抱负一般!


6月19日,全球面子书无预警下,瘫痪约半小时,影响全球超过12亿用户。对于那些染上面子书瘾的,即使断网只有区区30分钟,确实令他们抓狂,仿若失去生活中的重要环节,也揭露面子书的影响力何其巨大。


客观论断,面子书信息泛滥,考验网民的判断能力。无可否认,面子书互动关系极强,容易吸引眼球,满足新鲜感,成为年轻人的时尚选择,然而充满太多不确定性,让人感到犹豫不决。当下许多年轻面子书用户,大量转载亲朋戚友的生活信息,或是来自网媒的新闻资料。因为政治立场的因素,许多人倾向一方言论,拒绝多方面考虑问题,容易产生偏见。


面子书犹如球评


如果要举一个现成例子,不妨以球赛为例。面子书犹如球评,赛前赛后的各种球评,都属见仁见智,各有见解,也不改变最后赛果。如果我们纯粹看他人的球评,自己却不亲自观赏球赛过程,绝对无法感受球场的全面气氛,例如助攻、拦截、入球等精彩镜头。


面子书也是如此,若非自己体会或个人经验,又怎能知道信息真伪呢?


有关的网络使用习惯调查,题目为《大马年轻人在社交媒体的实践模式》,由理科大学(USM)新媒体设计及科技系负责推行。调查期间为2011-2013年,对象为全马城市和乡村的2000名年轻人(岁数介于18至22岁)。多达87.6%受访者认为,能从面书中获得即时消息,以及各类信息。

60%对面书可靠性存疑

然而,关于面书信息可靠性,10.3%受访者强烈否定,49.4%否定。两者合计的话,表示接近60%受访者,对面书信息真实性存有疑窦;至于认同面书信息可靠者,数据达37%,强烈同意者只有3.3%,两者合计约占受访人的40%。


这是极为矛盾的现象,我国的年轻网络使用者,一窝蜂使用面子书等网络社媒。如果说他们半数以上怀疑其可靠性,这违反我们的普通认识。难道说,超过半数的年轻人,都知道网络上过于主观和片面,流于情绪化,因此“尽信面书不如无面书”?


讨论这个问题前,不妨先来看中国著名演员黄海波,因为嫖妓被捕后,引起的舆论震荡风波。当时,中国各大网站读者投票调查,黄海波都有四成、六成到八成的理解、正常或无所谓(并非支持)同情率,令人大感惊讶。有人分析说,这种现象反映“正话反说”的春秋笔法,读者集体把思想和心态,藏匿于戏谑言论之后,表达不满娱乐圈和整个社会的丑恶现象。


所以年轻人接受面子书,到底相不相信其内容?他们居多都以自讽方式,表示既捧场却又怀疑?显示无可奈何心态?


拥有主见网民不断增加


或许,我们可以回到“狼来了”的老故事,解释这种现象。网络中,充满太多流言蜚语,或是非严肃开玩笑的言论,加上不少网络故事,一再证实为戳穿的谎言。所以,累计了不少经验,年轻人拒绝再信赖面子书,不再迷惑,拥有主见。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类网民数目不断增加,成为网络中的主流。


年轻人对面子书信心动摇,或许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据统计,单在2013年3月,全球垃圾邮件的数量每天1500亿则,10月份减少到大约300亿则,也还是数量可观。而这些垃圾邮件中,包括许多塞满面子书空间的广告,往往有夸大成份,有的还有诈骗意图,隐藏下载恶意病毒,或启动非寻常应用程序,让使用者留下坏印象。


调查单位发觉,有47.6%受访者认同,面子书聊天,可暂解现实生活压力;45%认同,对错误诠释讯息(或是粗俗低级语言)感到失望和影响情绪。33.5%受访年轻人承认,面子书有时会影响其工作及课业表现。


参考和结合同类数据,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2013年第4季度调查,显示35岁以下大马人,72%是网络用户;而1860万网络用户中,有84.2%是面子书顾客,年纪最小的7岁,反映无孔不入的地步。此外,调查报告说明,沙巴及砂拉越乡村地区,数码电脑和宽频设备落后,影响当地年轻人接触网络,以致存在东西马网络鸿沟。


回到网络的侵略性,有45%年轻受访者对此反感。社会上,许多人成为网络暴力语言的受害者,尤其是政治人物或其家属尤为明显。他们的遭遇,犹如网络流行术语“躺枪”,即自己什么也没做,却无端端招惹他人,背上黑锅,饱受网络图文并茂的恶意攻击。


徒然为当事人添麻烦


执政党的中央领袖,经常成为网络谣言、诅咒和描黑等攻讦目标,他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一旦有反对党领袖,面对同样待遇,却有激烈反应,引起众多支持者挺身护主。例如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近日进院检查心脏,居心不良者网上播谣,指他病危出事。这种不实传言,不过徒然为当事人增添麻烦,令支持者挂心,此外全无任何好处。


首相夫人罗斯玛,近日向媒体发言,呼吁群众尤其是大专生,多阅读报章获取正确讯息,也要明智地过滤网络新闻。针对某部落格指控,两年前首相官邸承担钜额水费,她以开玩笑方式自嘲,并不懂得游泳,有关消息子虚乌有。对于网络假消息,她表示不会过度激烈反应,这样的豁达态度,确会让网络议程分子自讨没趣。


网络的普遍性,暴露了一个实在的恶作剧问题,即冒名发帖陷害他人于不义,而且这种现象有严重化的趋势。


今年6月中,一位称为《 Chow Jack 》的面书用户,不断蓄意张贴侮辱其他宗教的文章,引起群情激动,声讨不绝。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与警方收到投报,准备采取严厉对付行动。然而,初步传出的消息为,这个自称工艺大学毕业生的不明人士,并没有在面书上呈报正确个人资料,甚至受疑冒充无辜者身份,横行网络。


明显的,他以危险动作,挑拨离间种族和宗教关系,以达到个人的邪恶目的。犯法者若是电脑高手,匿藏有道,当局很难逮捕和对付他。而网民一般义务,除了投报面子书管理人,尽快封锁相关问题专页,便是拒绝转发张贴,避免为其嚣张行为免费宣传。与此同时,面子书使用者,若能从冒充帐户获得可靠情报,不妨报备警方或多媒体委员会,发挥公民意识杜绝网络犯罪。


话虽如此,当局也成功提控一些网络造谣者,有者涉嫌辱骂统治者,或是挑起种族宗教敏感课题。至于没有刑事意图,但犯上诽谤破坏他人名誉的,若要求道歉不果,法律行动为正确选择。例如最近,首相以个人身份起诉网媒《当今大马》,事由登嘉楼州的政治危机中,有留言的网民,涉嫌发表不实评语。


两则英文版读者留言惹祸


值得强调,首相并非因为网媒的新闻报道,或是时事评述,而采取坚决行动。网媒向来有个习惯,重要新闻的下部分,设立开放式的读者评论栏位,让付费者随意留言,有话就说。这类读者意见,美其名为建立互动关系 ,却不是全部言之有物,或是针对议题发言。而网页管理人,通常都采取最低水平的通关审阅。惹祸的,就是其中两则英文版读者留言。


首相起诉行动,恰好暴露网媒的双重标准。事缘首相律师先要求网媒,撤下相关留言,致歉并保证不重犯,但不受理会。几乎在同时期,《当今》却因为“人格谋杀”新闻报道,无条件向公正党哥打拉惹区部主席西维尔道歉。原来已被冻结党籍的巴德鲁希山,针对党选影射西维尔涉嫌贿赂,操纵金钱政治,严重破坏后者的名誉,结果网媒承认错误还回清白。


有网媒时评人撰文,指首相起诉行动破坏言论自由,立下不好的范例。其实,邻国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不也在近期起诉某博客,针对该国公积金课题提出不实指控,并通过法律途径讨公道?何况,有关网媒何其幸运?其中文版新闻的读者留言,充斥许多无中生有、泼辣谩骂的言论,可是都免受法律对付,纵容更多人胆大包天,滥用网络的绝对言论自由。


试想一下,网媒如果除了不必受一般管制,就连法律方面也享有豁免权,必然会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包括有些人为出名,不经思考胡乱批评,混淆网络舆论,立下不负责任示范。


网络充斥虚假捏造消息,从马航MH370失踪事故,我们已经领教谣言工厂的厉害。许多传闻,或许是无心过失,以讹传讹传播,转载者或有意捞取政治利益。但是,也有人滥用网络信息的流通便利,捏造虚假新闻,行骗刮财,这种伎俩屡见不鲜。

“反性奴役斗士”搞骗局被揭穿


最近的例子,美国的《新闻周刊》揭发,所谓的某柬埔寨反性奴役斗士,其控诉的悲惨雏妓遭遇,原来只属一场骗局。她利用西方网媒的无知,著书立说,以解救受压迫妇女名堂,曾于2007年获CNN评选为年度英雄,2009年名列《时代》杂志百位最具影响人物,也是白宫和联合国演说常客。自从打响知名度后,她参与筹募基金活动,动机昭然若揭。


网络大力宣传塑造形象,让这位女士凭空冒起。后来随着大量负面报道,人证物证浮现,暴露罪无可恕,她已逃走下落不明。这样的结局,证明网络可以呼风唤雨,但若以欺骗手法,伪造经历或经验,获取个人利益,最后还是难逃网络的审查和制裁。网络世界中,这类的例子不断重现。


所以说,年轻人泰半怀疑面子书信息,并不是偶然。也许他们看到太多的谎言,明白情绪化不代表真实,宁可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自觉。网络世界能迎来这样的发展,证明年轻人接触网络,还保有道德良心,知道维护基本社会和谐价值观念的重要性,令人感到一点欣慰。


然而,还有许多执迷不悟,迷信面子书假象信息的,仍然需要建构强大的心理防线,免成为不良网络文化的牺牲品,甚至危害其他的网络使用者!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