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马航空难颠覆新闻原理
谣言公式徒增负面冲击

·2014年4月5日


马航MH370事故,最后演变成空难悲剧,令人万分悲痛。多日来,各国海空搜寻队伍,在世界第三大洋的印度洋积极努力,寻找飞机和乘客下落,迎来却是晴天霹雳。检讨这期间舆论表现,像海洋一般浩瀚的网络新闻平台,充满大量真假难分、善恶莫辨的信息,如何正本清源,吸收真实新闻知识,抵抗谣言、传言、流言以及谗言的负面冲击,将是一个有待落实的重大任务!


浩淼水域中,找一架坠落飞机,何止是大海捞针?MH370空难全球吸睛,除了关乎239条宝贵生命,也牵动全球的航空安全问题。尽管出现一些纰漏,面对各方尖酸泼辣的批评,我国官方压力不断增加,最后涨到顶点。此艰难时刻,各方的精神支持和激励打气,无比珍贵!反之继续造谣落井下石者,其心可诛!


读者应提升认知判断能力


搜寻过程中,无论是传统或网络新闻媒体,某些“动态滚动”的呈现方式,撩拨旁观者的心绪与神经,竟然成为散播谣言的管道。因此,我们呼吁,此次新闻模式大转变时期,读者应该提升本身的认知判断能力,冷静分析是非真伪。更重要的,除非消息灵通正确,绝不要动辄成为传播谣言的帮凶。


中国媒体报道新闻和谣言挂钩,提及一个社会学概念,值得借镜,即MH370空难传播轨迹,完全符合谣言公式的演算。所谓谣言公式,原本属于学术课题。早期并无网络,消息传播途径有限,具有权威公信力的正统媒体,成为杜绝谣言的坚强防线。如今,无疆界网络讯息爆炸,谣言一反过去的耳口相传,配合科技瞬间且无限扩张,严重威胁新闻真实的基本原则。


1947年,美国社会学家奥尔波特(G.W.Allport)和波斯特曼(L.Postman),通过《谣言心理学》一书,共同整理出谣言传播公式,即R(谣言/Rumor)=I(重要性/Important) x A(含糊性/Ambiguous)。公式抽象说明,衡量谣言杀伤力道,是以信息的重要程度,乘以含糊性参数。因此,当重要性和含糊性越高,谣言也成正比,越强力。


公式证明,当其中I或A参数为零时,谣言效力不攻自破。我们看到,2000年千禧电脑虫灾难、2012年马雅末日预言,近年阿波罗登月计划骗局等传闻,各有依据和论述,最后还是敌不过真相。缺乏具体证据的谣言,始初形成相关命题,传递过程中经历删除、强调、同化等演变阶段,会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1953年,另外一个学者克罗斯(Chorus)修正相关公式,他加入一个新的参数C(批判能力/Critical Sense),即谣言公式等于重要性 x 含糊性 x 公众批判能力(R = I x A x C)。按照解释,重要性和含糊性左右谣言威力,把关的公众批判能力,如果也高企,便产生反比效应,抵消谣言的毁灭性后果。


这也表示,为了抵御谣言恶化,就得减少信息的含糊性(提升透明化),以及鼓励社会知识化,人人具备深刻洞察能力,公众醒觉意识高。这样,任何的造谣者,无法轻易得逞,真相和正义,最后归还给社会。网络带动谣言满天飞,我们期望C(社会批判能力)参数,大大地增强,使邪不胜正。


正统媒体也扯入制造假消息的行列


网络社交媒体,管制尺寸松宽,充斥大量的传言流言,这本来就在意料之中。但为何原本应该秉持新闻专业的正统媒体,国外的网络媒体巨擘,竟也扯入制造虚假消息的行列?许多谣言严重伤害我国的形象和信誉,这些人有没有考虑过,我国应付这场扑朔迷离的航空灾难,大量工作自顾不暇,有人竟不断引述可疑的匿名消息来源,攻击中伤,是否对我国公平客观?


MH370空难像雾里看花,传言“愈辟愈模糊”,大量新的谣言浮现。公众批判能力,随着时间流逝,信心感觉挫折,焦虑精神加剧,也大幅度下降。即使我国政府,相关机构如马航,民航局、警方等,一再表明没掩盖重大信息,但许多网民,“宁可信其有”地追捧谣言,危害真实新闻专业。


造谣源头若来自国外,我国当然鞭长莫及。但不少国人,听取谣言,信以为真,未求证前,纷纷热心转载。有人从孟子名言“尽信书不如无书”,发展出“尽信网络不如无网络”这句真理。毕竟,有些谣言仿真度极高,几乎不现明显漏洞,也符合5W1H的新闻原则,让人不察上当。


例如,指马航为了节省33令吉,而没有提升飞机软件。当局解释,就算具备了这些软件,对追踪MH370用处不大。国际刑警多次表明要协助,但都遭到我国政府拒绝,此消息也证明子虚乌有。此外,家属投诉乘客手机可拨通,我国搜寻单位无动于衷,这是国际漫游网络回应,并不代表接通终端用户。


移民厅官员按照标准程序,让两名持假护照的伊朗人上机,这是保安松弛没错,与飞机事故无直接关系,网络谣言却形容为滔天大罪。“巫师之王”依布拉欣两度不请自来,到吉隆坡国际机场作法,道具有鱼笼、地毯、椰子、竹干等,旨在搞噱头博个人宣传,与当局或政治人物无关系,可是谣言依然不罢休,认定我国要依赖土法丢人现眼。


当局及时澄清许多不实指控,公布相关数据,反驳任何质疑,步伐却难比如潮涌的新谣言,单单粉碎破解谣言,已让人筋疲力倦。其实,我国官方每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回答国内外记者的最新疑问,已尽力履行基本责任。当然,答案可能不能皆尽如人意,但这也有一定缘故的。


跨国搜寻牵涉许多技术专业领域


启动跨国搜寻程序,牵涉许多技术和专业领域,不仅航空,包括海陆空全方位搜救,协调作业已是大挑战。而敏感的国防安全(雷达和卫星数据),要分享也颇费周章。涉及刑事和防恐调查作业,也不可能在开始阶段,披露所有情报和调查进展。至于那些超出我国理解范围的重大问题,没有回答并不能说毫无诚意。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推特推文表示,根据他在航空业12年的经验,马航事件史无前例,国防部长兼代交通部长希山,努力不懈的精神应受赞扬。他形容,经过一些不清楚的声明后,希山重掌主动权,表现可圈可点。


MH370空难含糊性不小,摆事实讲道理,未必可阻遏造谣、传谣。面对信息冲突,人们更应当愿意坚持立场,主动怀疑所有谣言,即使这些谣言与自己立场一致;同时也别因为偏见,质疑与自己立场相左的官方信息,因为里面也包含了真相。换言之,培养排斥谣言的文化修养,别“一听就信,一信就传”,这才是正确的应对方法。


当然,有一些不算恶意谣言的“传言”,本意不坏,让急迫想知道真相的乘客家属释怀,但不可受曲解误读。例如澳洲总理阿博特,于该国国会公布,卫星发现两大片漂浮物,当时他也声明,须要研究核实,并不代表是飞机残骸。可惜,全球新闻焦点,放在澳洲“找到真实物”,忽略后面意思,即需要进一步求证。结果期望越大,失望也成正比。


从飞机失踪的3月8日开始,中国学者留意到一种现象,谣言传播以链状、树状、放射状的样式传播,更有“漩涡型”特点,影响力无远弗届。初时,有人说飞机平安降落,后来又流传坠毁某地,接下来有恐怖袭击阴谋论,然后乘客和机组人员又被扯入,机长家中的飞行模拟器引争议、控制塔与机师对话藏玄机、锂电池或导致失火等,都没有一个可让人信服。

扎哈里没自辩机会不公平


国外媒体爆料,MH370航班的副机长曾邀请女乘客进入驾驶室参观,甚至拍照留影,影射他有制造恐怖活动的可能,这是三年前旧事,缺乏直接证据。国外媒体也渲染,机长扎哈里无端成“政治狂热分子”,对没有自辩机会的他,很不公平。而另一方面,民联为机长打抱不平,带入加影补选宣传内容中,根本没此必要,以免让人感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英国《每日邮报》的猎奇式报道,臆测犀利消息最为离谱,虽然该报发行量百万份,风格却接近哗众取宠的小报,所杜撰新闻往往经不起事实考验。有些个人,言论缺乏敏感性,如伊斯兰党波各先那区国会议员马夫兹,国会下议院参与感谢国家元首的施政御词辩论,凑热闹宣称,民联议员愿挺身成为人质。如此政治化课题,实不可取!


有人拿1975年8月4日,吉隆坡爆发的“日本赤军挟持53名外交官”风波,与现在的飞机失踪事件相比。当时,敦拉萨政府冷静机智,应对严峻考验,扮演日本政府和赤军中间人角色,成功让人质脱险。明显的,这是两码子事儿,因为赤军的要求清晰明了。但MH370危机,存在很多不明朗因素,而探究答案之前,找到飞机和乘客下落,比一切重要!


我国媒体报道稳重严谨


不断出现的造谣辟谣现象,归根究底,MH370失踪危机随时出现转折点,许多新闻媒体为了抢鲜,未经筛选、求证、审查程序,播报了再说。而传统媒体担心落后大市,纷纷牺牲权威和公信力,实时报道相关谣闻。相对起来,我国的传统媒体,比国外同道,来得稳重严谨,非常注重信息的正确可靠性。华总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便公开赞扬本地媒体的负责任态度。


MH370航机乘客总数中,三分二为中国公民。因为这样,中国政府也承受巨大压力。中国媒体,建设性批评我国的错误疏忽,善意提醒避免重犯,我们应该诚心接受。可惜,某些中国媒体,加入许多揣测消息和评论,乖离新闻的社会功能。结果后期发展,中国官方统一所有媒体论调,阻挡混淆人心的错误消息,这对稳定人心,避开对失踪者家属的二度心理伤害,属于正确动作。


不确定的环境中,我们更应该以同理心,抗拒猖獗的谣言冲击。但是,这种尊重他人,维护健康干净网络环境的行动,到底有多少网民乐意响应?让那些加油、挺住、祈福和祝愿等一类的心灵慰籍活动,占更多的新闻空间?这是否比起传播谣言,更为有意义?


MH370航班悲剧结局,终究有科学答案。但网络谣言当道,影响正统媒体也跟风,这显然属于病态。吸取教训,挽救低落的公众舆论素养,别让谣言公式摧毁正面能量,也是一种当务之急!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