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垃圾新闻充斥网络
精神粮食需再定型


·2015年4月4


近期网络世界,充满许多切身话题,例如4月1日消费税制度倒数、一马发展公司债务课题、伊斯兰刑法立法风波;国外不乏重大新闻,如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等等。但是,同等分量的垃圾新闻,与生活环节毫无关系,也充斥整个网络。许多年轻网民,与现实脱节,沉湎于不问世事的虚拟环境中。他们的精神粮食,似乎都由网络的社交媒体所包办。


所谓精神粮食,这是一个抽象概念,可以是思维活动,以及一般心理状况,如情感、意志、信念、语言等内容,与物质生活相互补充。过去,人们指阅读报章或书籍,即为补充精神粮食。随着时代的改变,许多人的生活模式,非常依赖网络,为他们提供各式各类的精神养料。


讯息爆炸没让人变得更聪明


照理说,当今教育制度发达,人们的知识水平提高,通过网络见识世面,思想也应该成熟深化。很不幸的,大量的“垃圾新闻”,成为网络主流,并发挥巨大感染力,影响价值观念、行为处事尺寸准绳。网络的改变范围,偏偏多是属于负面消极、毫无益处的居多。网络讯息爆炸,却没有让人们变得更聪明,或是有远见和创造力!


为何会有如此看法?到底网络上有什么精神粮食呢?


最近,美国新闻协会(American Press Institute)调查结论,千禧时代的美国年轻世代,习惯透过面子书与推特,阅读大量“垃圾新闻”。调查显示,93%的年轻人,订阅至少一种媒体服务,但订购付费新闻的,少之又少。40%年轻人乐意付钱读取新闻,远远落后观赏电影电视节目(55%)、线上游戏(48%)和音乐(48%)的付费。


这数据说明,90%年轻人依赖面子书,获取热门消息,绝大部分是第二手,或是经传多手。少过半数的受调查者,主动翻看新闻网站,追踪天下大事。对他们而言,新闻不过是“偶然巧遇”,通过社媒平台取得。至于社媒新闻取舍、资讯过滤与筛选服务,都掌握在众多网民的手中,他们可以不具任何新闻专业。


正统新闻媒体转载大量垃圾新闻


“垃圾新闻”成为美国青年主流资讯。这类新闻,符合一些特定条件,例如无关国家大事、回避知识深度、拒绝再思考定位,同时来源不具有公信力和社会信誉。垃圾新闻,把来自传统报纸、新闻网站、电子媒体等所发布的可靠新闻,比了下去。有时,甚至正统新闻媒体,也得因为读者需求,转载大量的垃圾新闻。


曾有西方媒体,整理今年1月份,面子书上最多点击率的消息,内容如下:


(一)一名109岁女人瑞,公开长寿秘诀。
(二)酒精药物成癮原因,与一般想象不同。
(三)一名唐氏症女孩,突破障碍,高歌约翰 • 传奇(John Legend)歌曲。
(四)美国西雅图有一只拉布拉多犬,自行乘搭巴士到狗公园玩耍。
(五)家庭有麻烦小孩,会出现的10大征兆。
(六)老师与众学生以流行曲Uptown Funk高唱起舞。
(七)空巢族(父母与子女分开生活的家庭)期望年轻父母,所应该知道的11件事。
(八)无家可归女性难有月事,其原因大公开。


纵观上述结果,西方网络的垃圾新闻,泛滥且左右舆论走向。我国的情况又是如何?


羶色腥新闻轻易跻身热门行列


虽然我国没有类似调查,但不妨参考本地电子报章或论坛,若没有突发事件,一些八卦新闻,如“拿汀与情夫路边车震”、“彭顺偷腥致电李心洁否认”、“张柏芝向太闹恩怨”等带有羶色腥(sensational激情)内容的新闻,轻易跻身热门行列。我国的网民,以年轻世代居多,这样的趋势,代表软性新闻,还是受到高度关注。


大部分本地时事论坛,消闲信息如命理运程、明星歌手八卦、体育花边、鬼怪灵异故事、幽默图片笑话、国内外影视资讯等,占重要的版位,经常成为热门选择。许多网络娱乐或趣味新闻,以多媒体呈现,不但让人欣赏短片音乐,也有特殊效果,很多网民都视为廉价娱乐。


面子书上,经常有人把搞笑挖苦短片,上载至视频专页优管(Youtube),向来都有很高收视率,吸引网民一窝蜂追捧。这类的内容,也掺杂许多商业广告。与其它的软性讯息一样,其效果不过让人莞尔一笑,不会留下深刻印象,更谈不上有什么教育意义。


垃圾新闻泛滥,其中一个因素,自拍(Selfie)风气促成。被形容为2014年,最伟大发明之一的自拍神器,让网民随时可把图片短片,上载至网上。其中一些被视为有“新闻价值”的,获得大量的“like”,影响力不断辐射出去。据统计,单在2013年3月,全球垃圾邮件的数量,每天高达1500亿则,10月份减少到大约300亿则,也是数目可观。


我国社媒,最受欢迎的首推面子书,属于年轻人天下,软讯息大量流通,但多为欠完整、偏颇、夸张等等奇闻。当然,若与西方网络世界比较,我国网民关心时事程度较高。因此,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等重大课题,也形成舆论重点,但参与的,多少个年轻世代?是否由年长者所包揽?尚待学术调查来证明。


轻松无需思考大受欢迎


垃圾新闻充斥,为网络世界常态。我们不妨作比较,网络社媒流行之前,垃圾新闻是否存在?答案是,印刷媒体风行时期,话题或所谓的“八卦”媒体,颇有市场,一般上都畅销兼赚钱,他们就是垃圾新闻的前身。到了网络时代,阅听习惯改变,载具也转换成免费,所谓的幽默、诙谐、趣味新闻,虽然毫无“营养”,但因为轻松无需思考,容易被大脑吸收,所以大受欢迎。


当然,不容否认社媒如面子书,也有积极用途。例如多宗路霸欺凌,或是孩童失踪事件,都是由面子书首先揭发,也因为群体力量,或是所谓的“人肉搜索”发挥作用,问题得以解决,或是让犯罪者受法律制裁。然而,有人为博取分享或点击率,赚取“流量”和“积分”,以获得商家奖赏,所以利用社媒,创作或转载垃圾新闻,最终情况失去控制。


无论是国内外网络,时事和娱乐的结合常态,复制出不少垃圾新闻。明星的负面绯闻、不检点私生活、离婚再婚、怀孕流产等,都是网络中的大新闻。但追星报料,若离开正轨、逾越底线,也会制造道德观点问题。例如今年1月16日,中国歌手姚贝娜因乳腺癌复发去世,传出网媒“狗仔队”乔装医务人员,潜入太平间拍照,为博新闻不择手段,严重损害媒体专业。


网民巨大凝聚力一呼百应


某些垃圾新闻无伤大雅,普通不过的话题,可以因为网民的巨大凝聚力,产生一呼百应的效果,这是过去依赖平面媒体时期,所无法想象到的。今年2月27日,一家称为Buzzfeed网站,不过争论婚礼上,一位岳母大人晚礼裙颜色,就吸引1600万的浏览次数。这件裙子,如各花入各眼,在灯光照耀迷惑下,视感完全不同。


看起来,这没有什么神奇之处,就是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效应。裙子原来为蓝与黑色,可是因为光线折射作用,形成白与金色。参与者踊跃争论、喋喋不休,到底没一个具体结论。其实,不要说这等普通话题,网络舆论对待任何课题,也是遵循一定的条件和模式,突然成为众人关心的焦点。


网上辩论一个不寻常话题,引起巨大震动,如果涉及政治、经济或民生课题,也应该有同等反应才是。但网络似乎对国际大课题,如环境污染、粮食不足、全球化竞争等等,并不会有辩论兴趣。反而无厘头的课题,例如礼裙颜色,就能够找到共同点。这现象说明,网络议题,趋向表面化肤浅化,以迎合大部分人的认知能力。


网络流行软性新闻,趋向肤浅思考模式,但也有破例的时候。最好的例子,正经媒体不屑一顾,网络却重点报道的“搞笑诺贝尔奖”新闻。该颁奖不按牌理发牌,把严肃的学术性奖状,寓教育意义于趣味欢乐之中。其宗旨“乍看之下令人发笑,之后发人深省”的各种研究,以讽刺幽默外表包装,内涵意义非凡,才是难能可贵之处。


搞笑诺贝尔奖(The Ig Nobel Prizes),名称别有意味,除模仿以外,发展出新风格。所谓的有失名誉(Ignoble)一词,故意和诺贝尔扯上关系。主办当局为美国科学幽默杂志(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其遴选方式,抄袭真正的诺贝尔奖,但评审当中,也有真的诺贝尔奖得主。


搞笑诺贝尔奖议题匪夷所思


搞笑诺贝尔奖,每年9月份抢鲜颁奖,比真正诺奖提早一至二周,举办地点为美国著名哈佛大学的桑德斯剧场(Sanders Theater)。所有的奖项,都是具体实际的研究成就,涉及范围包括科学、医学、经济、人文等等,议题有者匪夷所思,不禁令人佩服得奖人的高度想象力。


2014年的10项殊荣奖状,主题为“食物”。议题有“测量鞋子、香蕉皮和地板之间的摩擦数据”(物理学奖);“烤焦了的面包上有耶稣基督脸孔,脑海如何反应”(脑神经科学奖);“夜猫子熬夜可能是精神病患者”(心理学奖);“与猫住在一起是否有危险”(公共卫生奖)和“狗是根据地球磁场大便”(生物学奖)。


其余5奖项议题为,“人们观赏一副激光照射的丑陋画面,所产生的疼痛感”(艺术奖);“意大利的卖淫和毒品贸易对经济如何影响”(经济学奖);“流鼻血可插腌猪肉条治疗”(医学奖);“驯鹿遇到伪装成北极熊的人类,如何反应”(极地科学奖),以及“婴儿的粪便细菌,可制作益生菌香肠”(营养学奖)。


搞笑诺贝尔奖,符合网络虚拟世界的基本风格,即想象无限、创意新颖,且尊重自由发挥精神。然而,却不是多数网民,都积极地注意这些特点。反而是许多与生活毫无关联,知道了也毫无裨益的话题,成为大部分人的关注对象。若我们依赖网络,只注意表面,无法鼓励深入思考,吸收有用新知识,那么网络的存在,属于多余。


何况,许多人上网成瘾,滥用科技制造垃圾新闻,让我们的精神粮食,如黑心食品一样,受严重污染。因此,为网络讯息定型,让健康、实用、有价值的资讯成为主流,是网络必须优先完成的工程!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