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狮城大选反风吹不起
网络高效得民心者胜


·2015年10月3


邻国新加坡第13届大选,一番激烈龙争虎斗,人民行动党延续50年不败神话。尽管网络渗透每个选民家庭,舆论造势普遍不利执政党,行动党成功打破悲观预测,赢取超过93%议席(89席中的83席),创造辉煌胜利!这是否说明,新媒体失去政治效用?还是虚拟世界意愿,无法演化成真实中的结果?


选举前,许多分析家预测,社媒的反风,以及群众大会的踊跃出席率,反对党或大有斩获。即使不能执政,也能比上届2011年大选,成绩更佳,最后都大跌眼镜。最大的问题,为何不能像我国一般,网络锋芒毕露,推动2008年3.08,以及2013年的5.05政治海啸,原因何在?值得深入探讨。


这场自新国独立后,首度没有不劳而获的战役,行动党赢得12个单选区、15个集选区,总共83个国会议席,总得票率是69.86%。


收复榜鹅东单选区意义颇大


相比上一届的60.2%,得票率回升9.66%。骄人成绩,包括保住东海岸凤山区等热点议席,收复于2013年补选中,失去的榜鹅东单选区,意义颇大。


新国大选,充分显示网络的重要性。总理李显龙8月杪,即在面子书官方网页,宣布解散国会,建议总统颁佈选举令状,把9月1日定为提名日,9月11日为投票日。他寻求国人的委托,跨入下个金禧年(Golden Jubilee),决定国家的未来政治格局。


行动党出师告捷,一向来多同情反对党的网络舆论,无法开心以对。有些网络时评人,预测失准后,马后炮式检讨成绩。他们警告,未来五年,可能有反对力量反扑,由网络扮演要角。他们信誓旦旦说,一旦忽略网络的警讯,将来或付出沉重代价!


政治分析员,过度夸大互联网的作用,主要是上届2011年大选,昙花一现的“胡姬花之春”现象,成为先入为主的判断。其实,当年大选的不利因素,包括两位资政李光耀和吴作栋,发表强硬恐吓式言论,引起选民反感。另外,移民问题恶化,使得选民心生不满,网络煽动轻易得逞。


行动党痛定思痛、对症下药,克服基本障碍,得以扫除票房毒药,终于尝得甜头。客观规律就是如此,胜利归于策略运用得法的一方,并没有任何秘方。幸亏这次新媒体帮大忙,因为网络建立的人脉、基本盘保护网,确保工人党的版图,没有被抹得一干二净!


选民注重基础建设与移民政策


新加坡是个岛国,地小人口稠密,网络渗透率偏高,政府管治不仅行得通,而且执政党掌握新媒体强项,不亚于反对党,这是与我国重要的不同点。与此同时,与我国的族群、文化、教育、社会核心课题,层面次序都有所不同。新国选民注重的,为基础建设与移民政策,不是人权民主、干净选举、司法公正、两线制衡、州属议题等等,与我国有本质差别。


网络特点,快速传达独立讯息,开放接收、人人可得,很少人因为不理解目的而投票,或随时倒向投选对象的案例。新国选举制度,设有24小时的冷静时期。这时间各候选人,停止所有媒体(包括新媒体)的竞选活动。如此精心的策划,把网络上常见的冲动情绪,经过冷静思考之后,消弥于无形之中。对执政党来说,这为手中一张王牌。


我国每届大选,只有投票前夕的午夜12时后,禁止政治宣传。一直以来,这道禁令,于网络社媒无法执行。所以,几届大选,最后关头,谣言传闻满天飞,无法受制止。最著名的例子,2013年大选前一刻,传出执政党空运大批外国劳工,到全马各地投票,空穴来风、捕风捉影,影响一部分票数转向!


这是否说明,网络消息泛滥,真实性未能短时间内,一一获得证实,所以情绪或发泄性,影响选民的决定?为何传统的媒体管道,一再无法获得网民的信任,失去匡正视听的功能?反观新国网络,朝野势均力敌,鲜少有人申诉网络政治霸凌,社媒扮演有效沟通交流工具,并没有离经叛道。


坚守网络君子协定鲜有人身攻击


行动党和其他反对党,如工人党、民主党等,网上展示绝大部分内容,突出自己的政治纲领、理念、主张等。攻击政敌表现的,只占少部分。难能可贵的,大家坚守网络君子协定,鲜少有人身攻击、诽谤抹黑、语言暴力等不良倾向。这或许是因为新国的网络执法,水准比我国青出于蓝,难有漏网之鱼。


行动党为何会大胜?主要分为天时、地利、人和三个主要因素。

天时。执政党最大的优势,有权决定选举日期。新国9.11日投票,暗示国人慎防外来恐怖主义威胁。此外,新国今年刚办建国总理李光耀的盛大葬礼,9月16日是他的冥诞;8月9日迎来50周年国庆,岛国大事庆贺。这样的怀旧氛围,显然对执政50年的行动党,酝酿一种感恩图报的心理优势。

外在因素,有中国经济步伐放缓,全球效应影响新国。不少经济学家,调低对新国的经济增长预测,对於选民有如暮鼓晨钟,不容许政治紊乱。区域有不稳定隐忧,如曼谷爆炸袭击事件、大马净选盟黄衫军与916红衫军集会,引发种族矛盾等。此外,源自印尼的烟霾灾害,也让新国选民害怕政治动荡,坚持团结一致。

地利。主要反对党工人党,管理下的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存有账目风波。行动党巧妙的,把此课题与政治称职、廉洁诚信理想挂钩。结果,令后港和阿裕尼区两个堡垒区,工人党选情动摇。榜鹅东区则输给行动党。此外,行动党派出具有“地方优势”的候选人,得分不少。

网络战方面,李显龙最早进军社媒,每天分享和交流信息,不让对手专美。

人和。新国地下赌盘,看好行动党会失去多个选区,挑起危机感。五年来,行动党顺应民意,调整政策,解决不少生活议题,令选民产生好感,突出“小红点”卖点。部长林瑞生制造“新加坡优越感”,以中国和我国做为反面例子,引起哗然。然而,其选区选民共鸣附和,抵抗负面效应。


四两拨千斤化解反对党尖锐论点


人脉方面,总理李显龙和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言论诚恳积极。他们以四两拨千斤姿态,化解反对党的尖锐论点。反对党未成气候,无法借用网络优势开疆辟土,例如阔别政坛15年的异议分子,即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来势汹汹、改换形象,演说上载优管短片媒介,有20万高浏览量,但无法获得青睐,民主党全军覆没!


这都解释了,网络流传的,行动党会输得更多,都告一一失准?反对党政治演讲的人潮,无法兑现为选票?这也是事实。


新国选举结果揭晓,我国今年7月甫上任,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沙列塞益,于个人部落格撰文,指“喧哗的少数”,未必反映一般民众的看法。他指新国反对党群众大会,有大量的人流游行、呐喊、表达不满,网络论坛也有相同现象,但未必化成选票。因此,净选盟4.0大集会也会同出一辙,结局一致!


部长这样的看法,把新国情况与我国相提并论,有待商榷。所谓的“静默大多数”,或许不会出声,但也未有表示不赞同,立场嗳昧。期望化为实际的支持,还得回到现实世界,解决人民的切身困境。尤其近期,我国经济面对苛刻考验,例如一马公司海外风波、令吉贬值、消费税后遗症、原产品价格低落等等,才是最大的考题!


较早时,部长接受本地报章《中国报》专访,他承认,社媒传播的信息,人民信以为真。任何的诬蔑造谣,使一件原本简单事儿,变成危言耸听,引起人心惶惶。而政府回应网络传言,速度极慢,结果为形象减分,也损害当局的利益,他形容这为“数码鸿沟”。当局或会立法修法,管治网络媒体,以免宪法的第10条款,有关言论自由权利受滥用。


他赞成政府封锁网络,如禁止揭密网站《砂拉越报告》,发布虚假和未经核实的信息。此外,净选盟4.0集会相关资料网站,也因为威胁国家安全,与网民绝缘。无论如何,他未有说明,即使五花大绑,相关“非法”讯息,还是以面子书、推特、微信、微博及Instagram等媒介,继续流通,如此漏洞百出,根源何在?


新加坡网媒需注册缴纳高额抵押金


至于新国,网络控制较为严厉,几乎涵盖所有网络领域。该国的网媒,必须向当局注册,并缴纳高额抵押金,同时遵守一定条例,例如违法内容,在24小时内撤走。社媒各网民的言论,也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之下。


著名博客鄞义林,网上批评公积金政策,被控告诽谤。此次,他到李显龙的宏茂桥集选区参选,试图挟着网络舆论,力图突围而出。但实力过于悬殊,想法一厢情愿,并无法在新国政治版图中,获得任何实际效果。


其他知名度高的,最近有诽谤李光耀,被判入狱的16岁少年余澎杉,成网络叛逆的典型代表。此君于大选前数日,重施故技,上载政治演说短片,批评政府操弄政治,数落严厉的网络和媒体管制,抨击长期的“政治洗脑”教育,塑造下一代服从意识。但这种做法,尽管网络有少数跟随者,无法带动改革热潮。


我国则与新国不同,许多来自民联1.0的从政者,都是凭着卓越的网络能力,被党圈点上阵,获得中选当上议员,也不断在网络上,建立自己的桥头堡。因为传统主流媒体,多是执政党关联企业所拥有,被标签为政府喉舌。新媒体,才是反对党集团垄断的活动根据地,这是不争的事实!


反风吹不起,那是国家原因作崇,并无法放之四海而皆准。网络有争取民心高效能,这是无从否认的。但要夺取民心,大选获胜,最实际的,还是得回到现实世界,做些有利民生的事,打好经济基础,不好视网络为唯一拉票平台,否则期望越大,上演滑铁卢可能性成正比!


狮城大选,值得参考和学习的特点很多,例如下列:

  • 21岁以上公民强制登记、投票,弃权而无合理因由,将处以罚款。

  • 竞选期速战速决,只得短短9天,投票前夕为“冷静日”,一切拉票活动停止。

  • 不准任何方面的选举调查、出口民调。违例者可判坐牢或罚款。

  • 造势活动中,不准与娱乐、表演活动同台。群众大会上,只允准政治演说。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