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似懂非懂难解网络课题
民调舆论隐藏不良议程


·2015年5月9


网络舆论战场,没有轰隆硝烟,没有时空限制,任何时事课题,可一跃成为话题,保温甚久。近日,一马公司课题沸沸扬扬,成为网络主轴。许多现在、过去式重量级领袖,纷纷加入讨伐阵容。民调单位,也不甘寂寞,推出与此有关的调查报告。这种现象,不表示网民大众,全盘了解课题的重点和方向,反而让不良议程,有机会隐藏其中,随时发挥作用,为某些方面输入个人利益!


有些人认为,民调可以做到公正不阿、客观中立,殊不知这是错误的看法。任何民调的主办者,可以从问题询问方式、所调查对象、时间的掌握等等因素,操纵民意走向。同时,因为有“不知道”或“拒绝回答”这类选项,我们无从知道,到底受访者心中,真正的立场为何?这些所谓的“游离票”,反映课题的最佳结论,往往都受忽略了。


默迪卡民调中心(Merdeka Center)一项调查,有高达69%的调查对象,承认对调查的课题(一马公司)不甚了解,75%对其角色一知半解。其余不表态的,也无法表明有高程度的认识。其中,49%的受访者,立场清楚,即对政府处理一马危机,不具信心;18%唱反调,即有信心;另外多达33%,则犹豫不决。


年轻人大多缺乏信心


其他结果显示,欠信心者当中,年轻人居多,数据为57%;60岁以上者,只有40%悲观。至于谁该为一马公司课题负责,18%指名首相纳吉本人;16%指中央政府;5%指一马公司管理层;3%指其他机构或个人。令人关注的,多达52%受访者,无法确定谁应该负责,剩余6%拒绝作答。


民调于3月12日至27日进行,随意电访1011人。种族比例分配为,60%马来人,31%华裔,以及9%印度人,接近我国的人口种族结构。33%受访者认为,自己深受一马公司课题影响,反对意见则有36%,不肯定者31%。


高达81%的马来人、87%没有上网者、87%家庭月入低于3千令吉,以及85%依赖主流媒体资讯者,坦承对一马公司欠缺认知。与此对立的,认为自己大受影响者,多来自华裔、高收入群、私人企业界等群体。


民调的准确度,尚待商榷。为何平日经常上网者,较为敏感,对一马公司课题不持好感呢?有人归咎,此课题难度高,涉及商业复杂计算基数。此外,主流媒体着墨不多,许多网民转向网络报道,照单全收。也有人猜测,4月1日开始实施的消费税,同期的马币贬值冲击,让人感觉经济荡漾、生活压力增加。恰好此时,一马公司债务曝光,两者联想,就有了新的印象。


首相表态,总稽查署将彻查一马公司账目,报告交给国会公账会审查,必要时公布于世。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声明,该公司倘若发生问题,政府不会插手拯救。此外,反对党早已在国会内外,多次鞭挞一马课题。令人瞩目的,声威名望高人一等的前首相马哈迪,加入抨击行列,一马公司仿若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一马公司名下有大片土地


据网络消息,一马公司债台高筑,拖欠多达420亿令吉的国内外债务。但是,这是几年来所累积,并非一夜浮现。而且,提及债务,却未评估一马公司的资产价值,这是不公平的。其名下,有价值连城的大片土地,包括吉隆坡敦拉萨路国际贸易中心,以及新街场前空军基地发展计划等,折价到底价值若干?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计算。


今年年初,一马公司的20亿令吉国内银行债券到期,迟迟才解决,使得网络谣言,甚嚣尘上。此时,网民纷纷通过网媒、社交网络、话题论坛、个人部落格等平台,大肆批评一马公司。除了互动抒发己见,凭空想象、加油加酱的内容,占最多比例,也就让一马公司百口莫辩,任何的回应只有混淆舆论。


推波助澜的,有网络电台媒体如《砂拉越报告》,公布许多真假难辨的公司文件,暴露所谓的一马公司交易内幕,还有富豪刘特佐的参与角色。尤其2009年,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联营企业,传闻内部挪用资金,移向不明去处。前首相敦马哈迪以此为根据,指多达270亿令吉资金下落不明,加深解答问题的难度。


外国媒体如美国《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新闻社《路透社》、香港《南华早报》、美国CNBC电视频道,纷纷报道一马公司新闻,引起国际经济界关注。西方媒体,对其他国家少有赞扬,这已成惯例。国内情况也趋向复杂,总警长丹斯卡立说明,警方联合总稽查署、反贪委员会等单位,以失信诈骗角度,调查一马公司事宜。


落在网民的眼中,这等于“未审先判”,标签一马公司有罪!由此可见,任何课题,受网络渲染之后,焦距重点会转变,容易成为议程工具,也引导另外一种结论或演变。


对课题不认识却表示没信心


纳闷的,民调说大部分受访人,对一马公司课题“没有认识”,那又怎能得出“没有信心”的印象?这种情况,全因为网络影响,人们从网媒或社媒,获得部分资讯,掌握一鳞半爪,却以为已经看穿整个课题。网络造就的世界观, 对国家社会发展,起了负面效应。若是以网络控制的角度,剖析一切时事课题,正确性何在?很少人能够理解清楚。


到底谁设立了网络“议程”?不难猜想,有利益冲突者嫌疑最大。他们的动机简单,只要网民相信这是一个丑闻,与弊端腐败有关,那就达到目的。此刻开始,自然有大批所谓见义勇为、打抱不平者,挺身声讨追究,制造更大的信心危机。而这方面,任何一个自称不相信主流媒体,纯粹上网获取“独立自由”资讯的,都会被摆布愚弄,无法自知自觉!


不久之前,相同的一个民调,配合当前政治气氛,指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获得19.8%受访者支持,有望成为下一任首相。热门候选人,依顺序第二名为青体部长凯里,然后是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其他人名落孙山。很多网民兴趣勃勃,到底下一任首相,会不会再现RAHMAN定律,却对严肃的,为何要换首相?却不想知道动机。


所谓的民意投票,不符合科学统计要求,可信度不高,当作参考指标倒无妨。当事人之一的希山慕丁,点出民调的用意,即挑拨他与首相纳吉的良好关系;他若选择回应,就是中计。他劝请人们别轻易相信,因为民调经常相互矛盾,例如巫统党选指他败象已露,数月后却说可接任首相一职,有天渊之别。


“快熟面专家”指人民受骗


此外,与民调异曲同工,网络上虚有其表的专业会计认知,误导许多人的判断能力。去年年杪,政府宣布12月1日开始,实施浮动管理汽油价格机制(Managed Float)。废除汽油补贴后,国际原油价格继续低迷,网络上出现言论,一些所谓的“快熟面专家”,计算燃油价格,认为人民受骗,付出高价买油。


这类的言论,不断指向一个目的,即政府推出的油价,没有与国际市场挂钩,怀疑有人中饱私囊云云。今年3月1日,RON95汽油及柴油,每公升起25分,许多人纷纷鼓噪表达不满。部长凯里,曾在面子书上,说明实际价格计算法,与一般的认知有别,可惜无法有网络热潮或关注。


根据新加坡普氏能源资讯的平均估价(MOPS),这是已被处理(经过提炼、运输、派送等程序)汽油的价值,不是一般知道的国际原油价格。所以即使国际原油价格,每桶跌至60美元以下,我国的汽油价格,还得根据其他固定成本价,如营运成本、汽油公司利润、加油站利润,以及平均变动差价,才能计算最后价格。一桶国际原油下跌多少美元,非代表按比例落价。


MOPS的另外一个条件,每月的首19天,若国际油价波动剧烈,政府根据该月份最后10天,油价浮动平均价,求得最后的零售价格。今年4月份,RON97汽油,因为有6%消费税而涨价,与浮动机制无关。RON95和柴油因为没有征收6%消费税,价格原封不动,维持每公升1令吉95仙,网上却没有任何人赞许或肯定。


即使没消费税也难逃时代淘汰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2014下半年大马经济状况调查报告》显示,华商对未来经济前景表示悲观。这样的悲观情绪,尚可以理解。但网络上,不断突出负面新闻,如老字号杂货中药店,纷纷关门歇业的消息,忽略它们是无法转型,成商业新模式的牺牲者。即使没有消费税制,它们也一样难逃时代所淘汰!


同时,某些物品价格上涨,因为不良商家,为谋取暴利而无视当局的劝告,不是政府的本意。当局除了加强执法,也得应付网络上负面言论。


有人改编流行歌曲,成为讽刺消费税的打油歌,这点除了发泄情绪、表达不满,也暴露拒绝充实自己,求知解惑的弱点。这样的态度,如何协助克服民生问题,尚属一个疑问!


我国打工阶级,退休晚年寄以厚望的公积金局,不久前推行网上意见问卷调查,竟然因为网上一阵负面旋风,被打得措手不及。当局想征询民众意见,如何确保舒适的退休生活,回馈留言却一面倒,大部分人反对提升提款年龄下限,对当局的一片苦心,完全无法领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们如此反感呢?


这又得回到网络舆论,一般上都认为,公积金局管理基金,滥用大量公帑,挽救濒临危机的朋党公司,可是却没有确实证据,证明此事的确发生过。也无法从每年的盈利报告中,得知公积金基金因此蒙受亏损。此外,一马公司的高额债务,使公积金局也受牵连,以为得动用公积金基金注入。然而,这都是想当然耳的结果。

网络舆论难有真正判断

最近,非政府组织罪案监督机构(MyWatch),其主席斯里桑吉温,面子书上载系列照片,揭露政治人物,大多爱戴名贵手表。虽然,他说此举与政治无关。照片人物,却是6位来自国阵,2位来自民联,兼顾不均,难以令人信服。腕上手表价值,代表什么意义?网民先入为主,为手表主人定下政治操守优劣、品德善恶的离谱标准,又是一项失策!


结论是,网络舆论充满未知数,很难让人有真正的判断。尤其是民调,或是一些话题讨论,轻易陷入议程陷阱之中!可怕的是,即使是网络老手,或是教育程度颇高者,也难以幸免!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