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李光耀蒋经国 橙与苹果比较
网络伪命题引纷纷议论


·2015年5月2


网络经常都有学理兼备、情义两全的学术文章,公开张贴,让大家免费分享。表面上看来,立题依据,说明立场和见解,素质高的文章,自然吸引大批读者,回应踊跃、众说纷纭,参与者不是评论,就是补充意见。然而,很少人去怀疑,一些过于主观偏颇,然而有论述新颖、诡辩高明的伪装技巧,成功骗倒网民,引导他们走向所欲设置的舆论方向。


争议性课题,产生各种回应,有人认同,有人反对,也有者把持中立客观,不置可否。然而,网络上以反现实、亲反对派的意见居多。例如李光耀逝世成话题,许多焦距镜头、舆论主调,犯下以偏概全、断章取义的逻辑谬误。特别是,以新国的政治扣留犯、关闭华文大学等个别事例,评估李公功过得失,失去载道解惑的意义。


结论唐突冒失无法叫人心服口服


李公葬礼甫结束,学者潘永强博士,于网络论坛《燧火评论》,发表长达3,300余字文章,题为《李光耀不如蒋经国》,谈新国威权政治模式,与台湾蒋经国时代相互比较。得出结论为,新国的人文发展,以及民主自由制度,比不上台湾进度。然而,文中谈新国部分较多,结论却显得唐突冒失,无法叫人口服心服。


到底这篇网络文章说了什么?


潘永强总结,新国“文明有序,规范理性,但先进国家不会欣赏新加坡模式,因为这里没有公民社会,没有地方传统,没有文化生机,没有社会活力,没有同情宽容,没有新闻自由,没有道德追求,没有关怀弱势......”。多达8个的“没有”,似乎为新国模式,立下贬意代名词,不难判断其先入为主的撰文角度。


作者指责,因为严峻无情的监控下,新国普世价值消失殆尽。作者形容,新国“清洁舒适,宜居城市,富裕稳定,但不是一个伟大社会和国家,它只有工具理性、功利现实、专业傲慢、教条僵化。”这样的描述,属于正确的吗?难怪许多留言者,表明自己曾生活新台两地,深谙其中不同之处,却不是如作者所言的一般糟糕。


认为李光耀的功绩只在国防外交


象牙塔里闭门造车,不是全盘虚假,不否定一些论点,符合一般的认知。作者说,新国重用官僚精英,有效集中国家资源,成就不算偶然。话锋一转,指李公成功领域,只在于国防和外交。因为新国建国初期,东南亚敌对国家环视、东西方冷战形势构成,逼切建立优质精良的国防力量,并在大国的政治博弈中,发挥平衡战略。


潘永强反复评价新国历史,说明这是“高昂代价换来治理成就”,所犯的弊端,包括压制工会运动、限制言论自由、监管社会生活、镇压异议力量。他形容,英治时期的香港,日本等国家,也同样做得到发展需要。新国的基本设施,因为英国人要维护反共战略利益,而没有受忽略。李公轻易接收整套军警和行政系统,完成其余任务。


换句话说,他贬轻李公,纵然创下政绩,证明执政能力,但西方人眼中,靠一群能干的市长或总督,也一样办到,“只有东方社会才会惊叹如此贤君”。他说,“望治心切”的发展中社会,欣赏李公手腕,包括来自非洲、中国和一部分的大马华人。而后期的李公,在作者眼中,利用儒家的政治教化,强化道德基础,达到统治目的。


他批评,新国经济表面亮丽,事实上贫富差距严重。教育偏重精英,忽视或歧视弱势,阶级分野明显。人民行动党从创建初期的民主社会主义,因为李公的人格影响,趋向美国右翼保守派价值,对社会福利和安全网“不具好感”。他指新国模式,缺乏人文价值,没有自由包容,少有同理心,不容许现代公民拥有参与构筑理想社会的权利。


他继续说,甚少听到西方领袖,宣称要在欧美复制新国模式。而李公的许多“制度创新”,无法让民主社会认同,如发明集选区,内阁部长垄断职工运动领导权等。西方的认同,限于冷战结束后,受慑于李公的知识渊博,和国际洞察力。也因为这个条件,李公与蒋公相提并论。


李光耀抵抗世界浩荡潮流


他说,就历史地位而言,李公不如蒋公。两人虽然关系密切,面对的情境相似。后来的发展,蒋公晚年服膺时代精神,默许民主转型,李公则为铁腕辩护,抵抗世界浩荡潮流。历史格局上的分水岭,在于蒋公宣示,蒋家放弃总统职位。李公则扶持自己的儿子上位。为栽培儿子,拒绝启动自由和民主化,以免打乱接班部署,增添不可预期风险。


他非议,李公身边的人,常渲染李公如何努力学华文,为一种“放不下的原罪意识”现象。李公建立一种高品质的威权,有强大的国家机关支撑,但缺乏民主制衡。作者质问,如此威权能否长存于世?


以这种逻辑推论,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很可能由民主党的希拉里(前总统克林顿的夫人),对垒共和党的杰布 • 布什(前总统小布什的弟弟,其父亲老布什也曾任总统),两人之中选一人,这也不是证明“皇亲国戚”政治,美国社会也一样不可避免?这就是所谓的制度弱点,还是民主制度家族政治的抬头?


潘永强引述美国学者塞缪尔 • 菲利普斯 • 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评语,大意说李登辉离开,台湾民主体制依然存在,但失去李公,新国统治模式无法持续。亨廷顿曾提争议性“文明冲突论”,对新国这样的保守社会,自然不抱任何好感,褒台贬新,也是意料之中。


鼓励建立西方社会制度不管国情


以西方世界观,审视其他国家,若果没有“民主自由”体制,自然不会获得青睐。这代表西方国家,把自己的人权标准,强加诸他国,台湾照单全收,自然获得加分,地位比起新国更高尚。这样的思想逻辑,深入影响许多学者文人。甚至民联的政治宣传手法,时时刻刻鼓励政治思维,建立如西方式社会制度,不管是否符合国情民意。


全球化及现代化趋势下,有了网络和移动平台,“民主自由”如洪水猛兽,西方大规模控制讯息流向,无限扩大软实力。不难发觉,一些文人对新国政治的偏颇观点,都是深受西方自由化熏陶。部分看法,也取自流亡国外的新国异议人士,与官方论调全然不同。


其中之一的邓亮洪,曾在我国开讲,揭露其个人遭遇。而另外一个著名流亡政治家陈华彪,也曾于隆雪华堂,推介个人著作《烟幕与镜子的把戏——探究“马克思主义阴谋”》,以他的角度剖析新国历史,不认同“发展优先于人权”的意识形态。他们两人,都在评论界具有一定知名度。


网络撰写人杨善勇,发表文章《光耀一生,狱满天下》,片面扼要地描述新国政治犯故事,旁敲侧击“冷藏行动”真相。这些历史事实,没有对错之分,但当作代表一个国家的全部印象,未免失准失焦。因为其发生时间,多于上个世纪建国初期,早已时过境迁、人事已非!


而且,如果因为曾有政治犯,而否定一个国家的人权纪录。不要忘记,美国迄今,操作关塔那摩湾(Guantanamo Bay)拘押中心,拘捕大量国外人士的恐怖嫌疑犯,而几乎全部没受公平审讯,甚至遭受酷刑拷问。这些事实,为何美国人权纪录,还算比起亚洲诸国优秀?


李成就不如蒋是个伪命题


说李公成就不如蒋公,到底如何立下比较标准?真实说来,这是一则伪命题,既忽略客观存在,有违一般道理。申辩起来,不过如游花园兜圈子,不会有确定后果。两人虽然处于相同时代,但社会环境、历史背景、地位级别,种种条件天差地别,何从比较?


蒋公经历国共内战、两岸对峙,基本上沿袭老父的衣钵。他搞十大建设、经济起飞,无后顾之忧后,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和报禁,以及实行“民意机构改革”,贡献有目共睹。但不能因为这样,等于李公也可以推行同样模式。到底新台两边,属于两个不同政治个体。


台湾是从极权专制,转化为美国式民主社会。新国沿袭英国殖民传统,配合国情作出蜕变。两地都是以繁荣经济起家,但社会开放,无法寄望平起平坐。缺乏素质的自由民主制度,生搬硬套只会招来恶果。不可否认的,两地的政治灾难承受程度,存在很大分野。

台湾民主缺乏自律

台湾经历太阳花学运,民主缺乏自律,闹至行政院瘫痪整月,警方束手无策,竟然有人高声疾呼,这是民主典范!陈水扁偏激治国方针,反效果沉痼自若!这类社会冲击波,小国如新加坡,根本难以承担后果。何况,新国有多元种族、文化、宗教等差异,社会结构复杂,管制棘手困难。2013年小印度暴乱,即是明证。

另个角度看,李公是否得民心?政治决策是否受欢迎?其最高规格的告别方式,出葬仪式壮观隆重、极尽哀荣,场面万人空巷,反映民众心中,形象崇高可敬。据估计,超过165万人,蜂拥到新国国会大厦,以及全国18个社区悼念处,向已故建国总理致敬,没有一个是非自愿前来的!


新国总理李显龙,宣读悼文时点出,当年的建国团队扮演重大角色,其中包括吴庆瑞博士、拉惹勒南、奥斯曼渥、韩瑞生、林金山、杜进才博士、王邦文和蒂凡那等人。因此评价李光耀,总不能让他一人,担当所有负面政治责任。而据历史记载,蒋经国推出十大建设,完全出于个人构思,连当时的财政部长都蒙在鼓里。


以团队和个人比较,自然没有办法得出具体结果。


有人发泄不满,把放鞭炮庆祝截图,上载面子书夸耀,不过显示自己的幼稚滑稽。另外一些言论,把批评李公者,无论是理智或情绪化,出言不逊反击,否决他人批评权力。还有的,似乎折服于李公模式,期望投射于我国的政治现实中,来个盲目个人崇拜。这全都属欠成熟、少包容的病态表现。


网络崛起,迟早影响任何政治体制,改变社会核心价值。一代伟人功过,盖棺定论,但不是代表可以无的放矢,或是滥用学术名堂,仅凭个人主观论述,引用欠准绳的比较数据,得出错误的论断。炮制网络伪命题,产生误导舆论,这样的言论自由,不要也罢!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