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网络世界·关山渡

RPK 网络言论精华泛论
 

·2012年12月1日

拉惹伯特拉
Raja Petra Kamarudin(RPK)

 

笔者上文《神话的破灭和再塑造-RPK的网络传奇》,从历史发展角度,概述RPK先生,在整个部落格舆论建立与巩固过程中,扮演的重大角色。本文再延续研究RPK的思想精神,从学术眼光去看待他的言论内容。RPK评论时事的范围,几乎概括国内重要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方面。他发表博文的平台,为其创办的《今日大马》(Malaysia-Today)。此外也常引述国内外媒体的新闻消息,再作出个人批评。


《今日大马》网站共有两个RPK专栏,一称《逐鹿问鼎》(The Corridors Of Power);二为《毫不留情》(No Hold Barred)。举凡争论性文章出炉,必会招来网民热烈讨论,而RPK也基于尊重言论自由,经常都保留留言原貌,不加以增删修改。


RPK对于华社政治心态,保持他一贯尖锐刻薄的评语。一般人若是缺乏客观评审的能力,或是兼听则明的认知,很难与其观点起共鸣。文章后部的读者心声,许多相信出自民联支持或同情者手笔,一场又一场的激烈网上辩论,便由此爆发。
譬如,数年前RPK文章强调,“巫统能够执政,要责怪的是其他少数民族,因为除开国阵成员党,巫统其实只获得大约36%的马来选票。”这番论调,把华人、印度人和东马原住民,包含在支持巫统的选民群中,反映投票现实和选民务实,却无法获得网络舆论的完全认同。

2008年7月10日,《逐鹿问鼎∶光明日报采访拉惹柏特拉》网络文章,随着平面媒体(采访记者为谢美龄和李翠梅)同步刊登访谈内容。通过阅读此文,读者对RPK有深一层的认识,他文中精华警句列举如下:(“我”代表RPK)

  • 我什么都不怕,无畏无惧,也不会为金钱而工作。一生追求的是「自由和民主」,做我认为是「对的事」。

  • 我生活简单,不需要太多的钱,我不是为了要得到回报或酬劳而斗爭,我相信的是我的信念。

  • 马来西亚人经常害怕这,害怕那…为什么我们要被自己的影子嚇倒?

  • 无论是执政党或是反对党,只要你做得不对,我都会批评。

  • 当你是执政党,你指反对党不是;当你执政时,同样反过来指责对方没有方向。政治就是这样。当我在外面(政治),我可以抨击任何人。

  • 他(安华)身穿3000令吉的西装,不像以前我们时常穿传统马来服装般隨和。以前他说要加入巫统,是要改变巫统,结果,几年后巫统改变了他。

  • 即使到了我们孙子的年代,大马也未必能够完全摆脱种族政治困扰。

  • 种族和谐需要很长时间建立,却可以在一瞬间摧毁,513事件就是一个例证。

  • 其实不只是马来人或巫统不能避免种族政治,马华和国大党也是如此。

  • 大选时马来人投票给华人,印度人投给马来人,不分你我;但大选后各党却谈固打制,华人有几个官职,从种族角度来看官位比例,而不是以才干来论所担当官位的责任。

与一般社会认知反其道而行


RPK直认不讳,他的思想启蒙者共有三位伟人,分別为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著名乐队披头四成员约翰连儂( John Lennon ),以及前伊朗精神领袖柯梅尼(Khomeini)。所以他的谈话,不时出现叛逆和反现实元素、与一般社会认知反其道而行。


无论如何,RPK坚持种族政治意识思维,这也是他经常与网民展开“网上口角”的原因之一。平心而论,其太太具有华泰血统,对华族文化有一定了解,所以撰文之中,RPK偶尔吸纳一些中华文化成份,并不能标签他为种族极端分子。


RPK针对时事话题,提出许多大胆且争议性观点。例如在2012年10月31日面世的贴文,《毫不留情∶欲望是项好策略》(Lust is a good strategy)对轰动本地投资领域,有关国家银行检举黄金投资活动事宜,提出他的个人看法。


华社的任何经济课题都变成“选举课题”


据报道,金玉华黄金投资冻结风波,涉及3万5千投资者,总投资额达100亿,许多华裔受拖累。RPK毫不客气的批评,华社的任何经济问题,最后都演变成“选举课题”,例如轰动一时的农历新年红包变白包事件,如果同等对待其他种族,却不产生任何实质影响。


RPK一语道破,衣食住是基本要求,一旦满足了,却要追求贵重衣服、珠宝、时尚鞋子和手提包、大宅、奢侈车辆、权力、封赐和其他东西。所以他提出一段解释:


“好,因为金玉华的大部分黄金投资者为华人,我认为这证明华人本性贪婪,且被欲望左右——即追求快速和得之容易的金钱。因为华人有这样的欲望,所以他们也有权力狂热。这说明了为何华人要要踢掉马来人巫统政府。”


(原文:Well, since the majority of the Genneva gold bullion investors are Chinese I suppose this proves that the Chinese are greedy and are driven by lust -- lust for quick and easy money. And since the Chinese have demonstrated that they have this great lust then they must also be having lust for power. And this explains why the Chinese want to kick out the Malay Umno government.)

反驳《当今大马》“变节”说


同一篇文章中,RPK说“鸭子游泳与善游者都被当成鸭子”,显示有方面援引荒谬逻辑,陷他于不义。这与指责“RPK鞭策民联,国阵也鞭策民联,所以RPK也被认成支持国阵”道理同出一辙。


RPK反驳《当今大马》(Malaysiakini,一家四语网络媒体,被视为立场亲民联)质疑他是否“变节”,他是这样说的:
“好的,我也如你们一样,充满疑问。我也怀疑你们抱着隐议程,而你们为了私人利益才如此做的。尤其是你们要更换政府,不是因为政府贪污,因为政府贪污超过55年,过去你们置之不理。我怀疑你们欠忠诚,所以这跟华人要踢掉马来人巫统政府原理一样。”


(“变节”说法来由:2011年4月中,RPK公开投下一枚震撼弹,否认他于2008年,立下的一份争议性法定宣誓书真实性。他指控在被误导情况下,对首相夫人作出不正确的指责。)


到底谁是谁非?网络读者应自行判断。而RPK这位“部落格之父”,网络作品不胜枚举。要对他有全面认识,最好阅读其英文原文,才能捕捉具体印象。遗憾为,由于作者使用拗口深奥语言,市面上存在的翻译文章,水准参差不齐,无法表达真正含意。这也使到许多中文读者,未能全面接触RPK的心血。


从网络角度看待,RPK塑造了不可侵犯的神话形象。可是,他总是不按牌理出牌,亲手将神话戮破,再从破坏中重新建设言论巨人地位。由于背景特殊,他永远充满传奇色彩,也许我们要深层研究,才能从其网络传达的讯息,领悟其处世道理和哲学精神。

 


Copyright © 2012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