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对首相言论断章取义
网民辨是非之路仍远

·2014年11月1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马华第61届公会代表大会的开幕演词,网络上突出不同新闻焦点,结果引来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的误读和结论。


朝野双方,为此相互斗嘴呛声。网络上的好事之徒,也纷纷大作文章,各自表述。其实,这样的做法,不但蒙蔽真理,彻底的混淆网络的意义和特色,即多元角度、多种意见,散发正能量,相互谅解包容等,都被各方忽略了!


纳吉10月12日的演讲稿,实际上务实求是,说出了治理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国家的难处。当各族群各阶层都有所求,如何取得平衡点,不偏袒或忽略任何一方,属于一项艰难任务。当华裔抒发不满时候,也得学习如何以同理心,看待这些实实在在、不断丛生的政治难题!


我们亲睹,今年爆发的雪州撤换大臣风波,始于“加影行动”。因为公正党内部以及民联三党之间的欠缺协调、互不信任态度,导致长达数月的执政危机。


首相在马华大会上,要求人民想象,“如果此事是发生在中央领导高层,会发生什么事?我们的国家将非常不稳定,我们承担不起(恶劣后果)。”


客观地审视,首相虽然有提到,华裔不能对国阵提出诉求,却把票投给民联的行动党,但首相同时也表示,拿督斯里廖中莱与拿督魏家祥,担任内阁部长后,都提出不少华社的要求,他会考虑这些声音,并尝试公平对待。


脱稿一谈,首相提出他的见解,即华社需要支持国阵,这是集聚筹码请求,听者不一定要跟从,首相也并无威胁之意。

网络把纳吉的谈话当成是“恐吓”


网络上的反映,却是把这番言论,当成是“恐吓”。甚至有人(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形容,这是把华社影射为“待施舍的乞丐”。其实,如果抛开负面情绪,那么全篇讲稿,应该有其他的论据作证,语气也严肃认真。首相提到许多华社关心的课题,例如华小的宪法地位,财政预算案的消费税事宜,他并没有忘记,身为一位全民首相需要讲的话!


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迅速利用网络开炮,抨击在场的马华领袖,没有及时纠正首相说法,俨然成为帮凶,这种说法颇为牵强。即使他自己,是否有因为民联党盟友发言不当,也会有同样的不礼貌当场发飙行为?自然不必多说。何况,大会出席者,并不觉得因此受激怒或冒犯,何须有过度反应?


黄泉安指,华裔选民是我国最大的纳税族群,为国家财库带来庞大收入,政府应该反过来感恩华社的贡献,但近日公布的财政预算案,华社获得的权益少之又少。如果套用同样的逻辑,黄泉安本身也有施恩望报的心态。


不能拘泥于谁最有功劳


他忘记了,建设国家不仅要出钱,也得出力流汗水,各民族在不同领域发挥作用,不能拘泥于谁最有功劳?该维护谁的利益?这是不着边际的看法。


即使指控华裔协助国阵,2004年大选狂扫全国92%的席位,却未有政治收获。但当时的国阵掌舵者,并非纳吉本人,因此指认领袖善忘,也是不公平说法。首相即席肯定华小地位,宪法和法律下获得保障, 听毕马华领袖及中央代表全体站立,鼓掌欢呼,这是人之常情。就如民联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不也在公开演说中,以煽情获得观众欢呼喝彩一般?


民联有人坚持“毋须缴税”,回敬首相。贵为财政部长的纳吉,大会讲稿并没忘记经济课题,他抨击民联反对消费税(GST),打算用资本增值税(Capital gains tax)与遗产税(Inheritence tax)来取代。


他认为,这种税制不亲商,会导致股市下跌、资金外流的恶果。他以在场的华商为例,管理政府如经商,总不能借钱付员工薪水,否则赤字恶化,将如同希腊般破产!


软着陆确保一切不失控


首相呼吁,推行消费税,扩大税基,解决国家经济的结构问题。他也保证,政府采取“软着陆”(Soft landing)措施,确保一切不失控。网媒报导首相的言论,似乎不甚重视经济方面的劝告,反而对负面新闻如党争内斗、官职少、华社支持率低落等等,非常有兴趣,甚至拿来打标题,吸引读者眼球。


这证明新闻议程、新闻价值及能够吸引读者的课题,可轻易受网媒所操纵!


人在现场,感染首相演讲气氛的民政党主席马袖强,认为首相整体言论,带出的正面讯息为,很想要获得所有社群的支持,共同带领社会及经济发展。他相信,首相用心良苦,呼吁各界停止非必要辩论招数,以及花言巧语(Rhetoric),例如关闭华小或淡小论,并不会有市场。


那么,我们要如何看待媒体,尤其是来自威力强大的网媒,对于领袖言论,有意或是无意的扭曲抹黑?


治大国若烹小鲜


首先,要明白,治理国家并非容易事儿。中国哲学家老子,著有古老智慧结晶《道德经》,其第六十章中有说:“治大国,若烹小鲜。”


这句话,也在2013年3月,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引用。当时,习近平说,身为国家领导人,要牢记人民重托,责任重于泰山,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自觉,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


他的意思为,态度要认真实际,就如烹调小鱼烧菜,一切材料如油盐酱醋料要恰到好处,掌握火候,既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同时,小鱼不能随便搅动,否则就容易损坏,体现无为而治的真谛。


这一些掌厨的基本理论,回到政治舞台,对我国首相纳吉来说,不也是一项重大的考验?治理一个国情复杂的国家,可说是荆棘满途,挑战处处!


参考一些例子。2008年,美国的黑人总统奥巴马上台,期望消弥长久存在的种族歧视,两届任期过半,事与愿违。


也是同年,台湾的马英九上台,民众希望他有所表现,也是期望落空。最近的地沟油事件,有小市民花大钱,于《苹果日报》刊登半版公开信广告,质问“总统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向总统喊话,要他把握剩下的一年半任期,不可继续放任食安问题,让台湾根基被掏空。

网络惯性的呛声不满


政治和民生问题不易解决。回到我国,今年经历MH370和MH17超大空难,还有沙巴州海岸的绑架事件,我国的国际形象陷入谷底。因此,即使在2013年5.05大选不支持纳吉,如今也该放下成见,为全民首相打气。但在网络上,依然是一片惯性的呛声不满。


因此,首相有权利提出异议,也不代表他威胁选民。


网媒存有偏见,但马华中委会,根据会长理事会的指示,禁止《当今大马》记者入场采访,属于一项消极做法。了解网络者都知晓,即使是有禁足令,网媒有办法捕风捉影、无孔不入。他们只须套取片面讯息,补饰遗漏部分,再参考主流媒体,一样可以生产出正规的新闻,很难叫她完全闭嘴。


马华先发制人的禁令,指《当今大马》刻意扭曲言论,果然不幸言中,但对策也显得徒劳无功,不会杜绝这一类的舆论。《当今大马》很坦白地说:“我们的记者是在场外,通过大电视直播观看纳吉的演讲。”,直接化解了不利因素,也为网络带来同情加分,陷主家不利。


网民会问,这次人家还未见会犯错,尽管记录不良,但否决其到场权利,不是已经违反新闻原则?国阵议员曾鞭挞由民联执政的槟城州政府,禁止《马来西亚前锋报》采访官方新闻(现已取消),总不成自己也重蹈覆辙?


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总结辩论时,提及网媒一个通病,即只有付费读者,才能阅读任何新闻详细内容。一般读者,则只能浏览标题,以及浅度阅读首段文字,这样就容易产生偏见,制造错误印象。这点无疑是正确的,但读者为何宁可相信残缺新闻,被一则新闻标题(网络上甚至可以随时修改)左右思维方向?值得我们深思因果关系。


政治网战需要每个党员积极参与


掌握网络议程者,拥有最大的优势。马华领袖虽然明白这点,只能指控某些网媒动机不良,此外能做的不多,事实不见得如此。政治网战,需要每个党员的积极参与,绝不可假手他人。同时,网络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到处树立敌人好!


笔者2013年12月21日,《马华收拾政治旧山河-新领导层网络革新路》一文,建议政党认真参与网战,不能守株待兔,坐享其成,等待政敌自动分崩离析,也莫要忽略了互联网的“互动”两字含义。“互动”是双线式的,虽然网络是虚拟,一个政治领袖要广结网络人脉,必须要拿出真心诚意,打动期望甚高的一般网民。


一种要不得的心态,所谓网络战定义简单,甚至沦为“外包”,即设立美观得体的面书专页,重金请来文笔了得的枪手,发表数篇颇有见地的贴文或影音资料,即可交差了事。过后,面子书内的自家政论群组“会员”,第一时间内转载传播,发给广大的网民,然后“巧合”出现专业论战者,制造不利政敌的舆论,过程简单不过,也等于侮辱网客的智慧。


关心网媒的扭曲抹黑,不如也来问问《当今大马》英文版,为何刊载争议性巫统基层的言论,让不适当者评价马华大会?到底居心何在?


曾发表极端言论的蕉赖巫统区会主席赛阿里,10月13日接受该家网媒专访,直言马青,不要只关心权力分享,也得提供公民教育,提升大马年轻华裔的爱国情操,对祖国表现忠心。


赛阿里认为,华青滥用社媒,批评国家领袖和官方宗教,这种现象令人担心。他劝告马青总团长张盛闻,避免提出敏感课题,扮演社群英雄,就如行动党坚持的“大马人的大马”一般。他说,两届大选产生印象,华社就像在玩字谜游戏(Playing Charades),成为(政党的)“眼中刺”。查这项访谈,无法在中文版中寻获。


结论是,马华的党代表大会,领悟到网媒的力量与作用,你不惹她,她也会惹你。因此,作为大选舆论前哨战,马华不仅需要肯定自己,争取华社支持, 也得面对事实,采取正确的网络策略,软硬兼施、圆滑灵活,抗击任何的网络抹黑歪曲!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