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一马课题牵系国本?
网络虚无随机游走


·2015年8月1


2015年踏入下半年,国家前景依然朦胧不清。生活中无孔不入的网络,牵动社会心扉和情绪,仿若进入虚无状态,完全失去方向感。许多网中人,一谈国家政治经济课题,总是茫然空白、毫无头绪,深陷入一片愁云惨雾。尚未退热的一马发展公司课题,更是因为7亿美元现款去向,再度掀起高潮,也让悲观颓废思绪,达到极点水平!


7月3日美国国庆日前夕,权威金融媒体《华尔街日报》(简称《华尔街》)抛出震撼弹,图文并茂揭露,一马公司一笔多达7亿美元(约26.5亿令吉)资金,分3次流向私人户头,主人赫然是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文中展示的,包括大马公司委员会(SSM)资料、银行户头转帐等信息。如此严重指责,传遍国际媒体界,化成网络轰动话题!


之后,饱受千夫指的纳吉,发文告否认相关指控。他公开责难,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幕后全盘操控爆料。他矢言,会以法律诽谤起诉行动,对付污蔑他盗取公帑、中饱私囊的媒体。另一方面,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宣布,成立三方特工调查队,并突击检查3家相关公司,充公一些文件。7月6日,调查单位冻结多达6个银行户头,等待下一步行.....


中立及质疑评论没有市场


到底,一马公司的风风雨雨,我们从中学习到什么教训?为何一经外国媒体报道,即在网络引爆舆论炸弹,杀伤力非同小可?值得我们考虑一个问题,为何多数网络用户,完全相信这类的所谓解密模式,不会深思远虑,找出任何破绽?除了反纳吉的言论,其他中立及质疑评论,完全没有市场,为何会这样呢?


有学术界人士形容,现时政经环境,完全符合“随机游走假设”(Random Walk Hypothesis)。这种假设,本来为金融股票市场术语,即股票交易价格起落,由周遭环境的各种课题决定,无法预测将来的发展和方向。这类现象观察到,股民消化种种热门时事课题,集体决定股票趋势。换句话说,无可捉摸的舆论走向,决定了股价沉浮。


这可能产生一些负面作用,例如忽略个别企业公司基本盘,无法洞察其真正收益实力,反过来可制造资金海市蜃楼、外强中干的商业泡沫。随机游走、取舍收放,任何股票的短期走势,很可能令专家大跌眼镜。无论如何,好像美国华尔街这类大型股市,对这个含有贬义的概念,颇为顾虑,因为它形如醉汉,毫无目的漫步,决不是期望赚取盈利的资本家所乐见。


不实指控网民纷纷信以为真


随机游走现象,若突出负面新闻,可能打击某些健康股项。今年6月,我国股市成员亚洲航空(AIRASIA,5099,主要板贸服股),尽管财政根基稳固,但因为香港财经研究机构GMT发出不实的指控,股民纷纷信以为真,导致市场信心流失。投资者争相抛售股票,套现利空阴影笼罩下,该公司股价一泻难收,成商业社会的反面教材。


“随机游走”理论,出自1863年,法国的一名股场掮客,其所著的一本书所提及。1900年,有数学家把它归纳成投机理论。1964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保罗·库特纳(Paul Cootner),以及其他金融理论家,整理完整的同套理论。1973年,美国投资大师伯顿·墨基尔(Burton G. Malkiel)出书《游走华尔街》,为理论拍板定型。


随机游走,可以说成一种价值观。网络的兴起,助长舆论的漫无目标、随心所欲。以我国的网民为例,每日接受大量信息和资料。


他们的日常面谈话题,或是智能手机的面子书推特贴文、回应,无不狂热地转载、分享网络时事新闻。令人忧心的是,网民因此失去怀疑精神,每一则传闻,他们侧重照单全收。至于其最初来源,是否存在公信力,不在其关心范围内。


缺乏耐心拒绝等调查结果出炉


多数网民,不一定有鲜明政治立场。但在网络上,他们比较倾向反对党,或是对政府不利的网络讯息。网络有个现象,凡是一马公司相关课题,必然是与负面有关。其负债课题,仿若为无可原谅的滔天大罪。尽管传出舞弊丑闻,但调查工作尚在进行中,许多人缺乏耐心,拒绝等待结果出炉。


甚至有人建议,首相拿假避嫌,或是由副首相代摄工作,其实这些都暗藏议程,期望政府自动垮台。一马资金风波,人们从《华尔街》获得新闻资讯。但这属于第二手消息,其来源如果不是有散播虚假新闻记录,所谓的揭弊网站《砂拉越报告》(简称《砂报告》)的杰作,不然就涉及其他存有政治议程,把内部情报当成打击单位或个人的工具。


最近有报道称,《砂报告》主编克莱尔,与国內的反对党领袖有私交,若民联变天成功,她的酬劳为石油及天然气计划工程。当然,这个严重指控,有待证实。但她的确于上届5.05大选,造谣称4万名孟加拉外劳,涌入我国当合法选民投票,经证实为子虚乌有,却没有作出澄清和道歉。但有关报道已经令反对党民联三党多赢取不少选票。


克莱尔也曾于今年1月14日,独家采访前首相敦马,动机不言而喻。可惜的是,很少网民主动去质疑所谓解密新闻,到底有多少真实成分?以及其背后动机何在?


拉菲兹潘俭伟是“甘榜爆料王”


回到一马资金风波,人们应该主动质问,这样一大笔钱,若汇入私人户头,是否符合逻辑常识?按常理,诸如拉菲兹、潘俭伟等,神通广大、人脉极广,为何不能一早发掘此“劲爆”内幕,只能当“甘榜爆料王”?非得依靠国外媒体爆料不可?假设一马丑闻为事实,为何选在PSI(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前职员西维尔·祖斯多,于泰国落网时才浮出水面?


更为离谱的,一些缺乏确凿证据,不相干但同期发生的新闻,无端扯入,令人发挥无限想象。网络上有人虚构情节,指2013年7月杪,前阿马银行创办人,即银行家阿末胡先,于吉隆坡街头受杀手枪击身亡。此命案引起猜测,怀疑与一马资金有关,简直匪夷所思、天马行空!


一马公司爆发危机后,首相的官方面子书,任何贴文的留言,必然出现大量的反现实回应,达到泛滥成灾的地步。假使有网民,想要客观理智地,与官大人讨论课题,却发觉到,他们完全没有容身空间。社媒的互动舆论平台,竟然为泄愤痛骂言论所垄断。甚至带入许多不相关课题,无厘头、诉求、指责、谩骂等等,几乎淹没了理智声音!


举个例子,不久前我国国家足球队,参加亚洲区2018年世界杯入选赛,以0比6惨遭巴勒斯坦毒手。首相的官方面书、推特等社媒,马上受网民洗板,以宣泄不满。结果,当我国东运会运动员,表现比预期佳,共赢得186面奖牌。首相贴文道贺,回应却是铺天盖地,难忘足球队的耻辱。如此,如何能够平心静气对话交流?


网路已经失去互动沟通的作用


现今的网络,已经失去互动沟通的作用。这也让外国人士,产生我国政治不稳定的印象。我们也不要忘记,以往西方媒体及网媒,声称敦马富可敌国,甚至在瑞士银行有秘密户头,到现在还是一派传言。外国媒体应该庆幸,我国当局很少以法律行动,对付摘录虚假新闻的他们。


何况,起诉像《华尔街》和《砂报告》,必须到它们所在国法庭审理,这是不容易的工作。她们在我国没有正式地方办事处,任何的法律行动,例如律师信传递,存有一定难度。与邻国新加坡不同,许多外媒于该国,设有专人负责的办事处,任何案件,交由新国法庭审案,毫无悬念。


《华尔街日报》在新加坡诽谤罪成


可以说,新国外媒吃尽苦头。从前的李光耀,至现在的李显龙领导层,共有20多宗涉及外媒的官司案审结,新国当局大获全胜。


被新国政治人物控告诽谤的,包括《国际先驱论坛报》、《远东经济评论》、《彭博社》、《经济学人》等著名媒体。
这次掀起一马风波的《华尔街》,属于美国老牌报纸,创办于1889年,为道琼斯旗舰日报,以报道金融企业新闻见称。2007年,媒体大亨梅铎收购道琼斯,把《华尔街》纳入旗下。其亚洲版曾在新国2次被控。1987年,新国限制其发行量,从5000份减至400份;2008年,更因为诽谤文章,藐视法庭罪名成立,名誉扫地。


一马公司债务不会带来系统风险


网络舆论随机游走,鲜少响应正面新闻。尽管一马公司债务缠身,最近国际评估机构穆迪(Moody)表明,这不会为大马经济、银行系统、政府财政等领域,带来系统风险,因为国家财政采纳巩固措施,一切如常。一些网媒经济评论,引述《华尔街》的首相疑涉案论点,强调投资情绪低落,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我国推行的消费税制度,引起某些人不快是事实。汽油随着浮动制度起价,也包括马币贬值冲击,并非全看国际原油价格,但网络没有人能体谅。近期我国股市汇市震荡不断,主要原因是,希腊酝酿退出欧元区倒债,公投又否决解困紧缩方案,引起金融界人心惶惶,不是一马的庞大债务问题所致。


令吉兑换美元和新币汇率,不断疲弱至新低水平,这也放大成政治管理绩效不佳。其实,我国为原油出口国,原油价格低落,深受打击,其他依赖原油出口的亚洲国家,也面临同样的货币贬值,不是我国独有。


今年6月,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公布我国的主权信贷评级,将展望从“负面”调高至“稳定”,鼓舞股汇市大涨,但只是昙花一现。这样的揭示,让网络上不断宣扬,我国即将破产、踏上希腊经济危机的传言,不攻自破。我国的国债问题,网络上不断受夸大渲染。政府竭尽全力,确保国债低于55%国内生产总值健康水平,这也是无从否认的。


很少网民从中立角度,公平地看待时事课题。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表示,国内罪案跌了一半,但却没有人给予任何赞赏。


许多公务员任务在身,忠于职守,也含冤受误解,例如今年沙巴兰瑙区里氏5.9级地震,拯救员被指集体慵懒,照片却没说明,这是他们经过24小时工作后,小休再出发的镜头。


总之,区区一马课题,就等于牵系国本了吗?这倒是未必。但是网络的虚无状态,各类新闻随机游走,对政府不利的负面新闻,依然成为主流,才是令人忧心忡忡!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