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新闻自由指数意义何在?
报告评价须持正确态度

·2014年3月1日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只是标明我国下跌两个排位,就迎来网络上一片哗然吵杂。这个指数代表何种意义?对欠缺一般常识,深入思考能力有限,且盲目接受网络讯息的民众,确实是一道难题。他们失去客观中肯立场,加上某些方面的政治化煽动,不可理喻地做出错误判断,令人感到万分遗憾。


的确,健全的国家体制,必须实现同等的新闻开放和言论自由宏愿,但实质环境中,没有绝对的开放自由可言。《网络世界》于第63和64期,上下两篇探讨如何解读类似报告、厘清排名含义,要求做到严谨客观、理智冷静,避免犯下断章取义、以偏概全的谬误。此外,必须遵守一些条件,譬如小心政治化陷阱,不拘束国与国比较角度,尊重学术精神等等。

今年2月12日,国际媒体监督组织“无疆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依法文简称RSF),全球同步公布“2014年新闻自由指数”。成立于1985年的该组织,设有官方网页http://rsf.org,专门报道各地新闻界消息,多数属于负面,例如记者受逼害、新闻出版受钳制等。RSF网页,公开征求经费赞助,说明用途于媒体相关事宜。

RSF垄断专业数据


这些,对一个媒体监督机构宗旨来说,专业化保护新闻从业员人身安全,并非过分要求,值得尊重和支持。但至于发布新闻自由指数,垄断专业数据,不惜与西方民主自由意识挂钩,以新闻言论自由警察自居,却有商榷余地。


RSF把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季奥运会(2月7日-23日举行),给予“逮捕、威胁和无罪”负面评价,违反了政治和体育分开的原则。


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RSF曾推动“中国新闻开发和言论自由”运动,呼吁世界政府首脑,抵制8月8日开幕礼。如此滥用体育项目作为报复施压工具,心态可见一斑。


2014年新闻自由指数,所有排名以一幅地图展示。颜色各有意义:白(良好)、黄(满意)、橙(需留意)、红(有问题)、黑(糟糕),其中白色地区,多处北欧国家。我国和大部分东盟国,都标以红色,也就是代表有问题。至于是什么样的问题?附带的评文中,并无实际提及我国的情况,却打了相当差透的成绩。无从让人知晓,毛病出在何处?


去一年(2013年)指数附带的短评,是这样批评我国的:“大马(145名)有个糟透记录,从2012年的排位下跌23位。尽管人权分子和网络媒体代表使出浑身解数,难抵政府打压行动,显现于4月份被镇压的“净选盟3.0”抗议集会,以及重复的审查工作,危害基本自由权利,特别是讯息获取权。”


(我国2012年排第122名,2013年滑落23名至第145名,2014年再下跌两名列第147。)


话是如此说,2014年我国轮值第13届全国大选,竞选气氛浓厚,无论是传统媒体或新媒体,卯足马力为双方宣传拉票,结果朝野旗鼓相当,基本上维持2008年大选情势。而在网络角力方面,民联一方等于是占尽优势,充分利用新闻和社交网媒,几乎让执政党无招架之力。这样“健康”(以RSF的一般要求)发展,理应让我国加分,排位进步,可是情况却不是这样!何解?


现在的新闻自由比马哈迪时代多
 

这显示评估制度,标准不一,也不一定能反映真相!迷信RSF新闻指数的,必须要正视这类的缺陷!自2002年推行12年以来,我国曾在2006年高居第92名,今年属于“最差”,甚至输给东盟小弟缅甸两个名次。公平地评论,我国现在所享有的新闻自由,远比上个世纪马哈迪掌权时代还多。可是,为何排名从来没有上扬过?


新闻自由指数出炉后,民联资深领袖林吉祥如获至宝,即发表文告以“耻辱中的耻辱”形容。他大泼冷水,对于首相宣称,要让我国成为“全球最佳民主国家”的承诺,比喻为最大的“挫败”。他预言,明年度排名再度惨不忍睹。

新加坡排名低于大马


这样的评价正确吗?亚洲国家如菲律宾(149名)、新加坡(150名)、中国(175名)、寮国(171名)及越南(174名),个个不如我国。一般人的了解,这些国家的媒体状况,一向来都被RSF所垢病抨击,排位垫底非奇事。但我们来看,为何美国的情况,却彻底的颠覆一般信念,让许多人哑口无言?


RSF特别点名,今次排名变动最大的国家,当属美国,她名次从第13名大幅滑落到第46名。事出有因,追捕“棱镜门”超大窃听风云告密者斯诺登、起诉向“维基解密”网站泄密的美军士兵曼宁,以及秘密蒐集美联社记者与编辑电话纪录等,为美国记大过。这点,我们应该赞扬RSF,不因为美国官方机构赞助其组织基金,而故意徇私隐瞒事实。

美国排名跌幅最大没人说是“耻辱”

美国号称世界民主大国,与民主紧密联系的新闻自由指数,却排第46名,比分别排第22和27的纳米比亚及加纳(非洲国家)不如,为何没有人指责这是“耻辱”?而且,奥巴马总统为何没动静?白宫为何拒绝回应?对立的共和党领袖,为何不大事利用课题,炮轰无能的白宫领导层,却选择保持沉默?


合理的解释是,美国上下不重视这个排名。另一方面,排名起落,朝野自觉各有责任,不是执政一方独立扛起。再如邻国新加坡,东盟国里拥有最稳固经济,可是讲到新闻自由,成绩比我国差,几时轮到我国的在野人物,五十步笑百步,讥讽一番?为什么一向尊崇新加坡的林吉祥,没有指出那是新加坡人“耻辱中的耻辱”?


根据RSF网页,调查报告的方法论(Methodology)为,根据问卷调查回馈,再用统计学计算得分,最后拟出排位表。问卷调查对象,包括所谓无疆界记者、伙伴组织成员,以及相关媒体专家、研究员、法学家和人权活跃分子。值得一提的是,谁对我国作出评估?RSF并没有说明。这点很重要,如果受访者本身带有偏见,与政府对立,那么数据是否可信赖?


调查问卷内容,涵盖新闻多元化、媒体独立性、媒体环境和自我审查程度、法律框架、透明度及基础设施6个要点,意在反映新闻自由度。问卷详细分类,无所不包,也问及政府是否干涉编采方针、政府政策透明度、媒体拥有者资料、政府广告分配、媒体人训练是否存在区分歧视等等。


RSF收集所有答案后,以统计原理打分,从0-100分,越低者为佳。问题是,全部180个国家,若是询问相同的问题,那么,可有兼顾个别的情况、有异他国的国情、突发事件等误差?


譬如我国宪法规定,伊斯兰教地位、马来人特权、皇室地位、非马来人公民权等,都属敏感课题,媒体讳避报道。这是否可视作个案?我国存在多种语文媒体,生态各自有别,问卷考虑了这些特点了吗?又或者某些政治人物,动辄法律诉讼或恐吓起诉报章,是不是也被视为妨碍新闻自由?(显然这些都未受RSF的认真考量。)


RSF于指数报告中承认,有些国家未列入排位表内,因缺少可靠或可证实数据。那么,180个国家的排名先后不就失准了?而且,她强调,新闻自由高下不代表一个国家的媒体素质。此外,从2013年开始,指数调查来个大更动,RSF人员亲自处理媒体界有关侵犯人权的统计案例,并把这个标准加入计分制度内,以更为精准。


好了,那些战火蹂躏,媒体人生命轻如鸿毛,如叙利亚、马里、中非共和国等,排位扛大旗,全拜武装冲突所累。我国并非战乱国,除了个别案例,新闻从业员并无受到生命威胁,即使拿笃苏禄军侵略,采访的媒体基本上安全无碍。但如以色列国,曾经在2012年突检行动中,蓄意枪杀两名巴勒斯坦媒体人,并以保安理由长期打压巴人媒体(RSF指数评文有说明)。


当年以色列新闻自由表现,不过跌了20名次(从第92名滑落至112名)。整体成绩比我国亮丽,为何如此?也让人迷惑不解呀!

问卷由谁解答是个谜


RSF问卷由谁解答是个谜。虽然有互联网相关部分,却不属于重要的打分项目。那么,我国首相署坚称,目前大马媒体享有史无前例的自由,特别是拥有开放和活跃的网络媒体环境,此外,我国的宽频渗透力极高,那也改变不了排名顺序!何况,我国已经放松《1984年出版与印刷法令》,印刷媒体不必每年更新出版执照。若出版执照撤销,也允许司法审核有关决策。


对我国新闻自由存有异议者,宣称我国存有恶法,打击媒体第四权,例如《煽动法令》、《官方机密法令》、《证据法令》等。但这些执法条文,并不旨在对付媒体人或网络用户,如果担心受到滥用,也必须提出具体证据,证明有无辜者受对付才行,因为其他国家也存在类似的法律!


(日本便因为最近通过新“特定秘密保护法”,严惩洩漏国家机密人士,结果受“严惩”,下降5个名次至第59名。)


近日,再有许多媒体课题被挑起,包括冻结《热点》(最新演变是政府撤回成命),撤销《FZ日报》出版执照(已经带上法庭等待审讯),以及英文商业电台BFM禁播安华专访(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说明,该台违反商业电台执照条件),这些看似破坏新闻环境的举动,双方都各有说法。但因为这样,断定我国新闻自由不济,却是说不过去的!


有人形容,RSF公布新闻指数排名,从积极角度看待,无非是敦促各国政府,面对政治责任,让公民社会获得言论自由,捍卫知情权。但是,如果用西方民主模式,衡量发展中国家环境,那么观点就有所偏颇。美国已经证明,过度满足国家安全需求,可以不惜践踏新闻自由。


一个国家,有心提升新闻自由,朝野双方自然有责任,媒体本身也难辞其咎。我国不少传统媒体惯性思考,画地自牢,不敢逾越雷池半步,无法向当局据理力争合理权利。而建议中的媒体理事会,却因为多方存在意见而拖延。其实,这个组织若是能结合专业媒体人、政府相关机构、报馆股东、报章读者等,可以扮演重大角色。


政治纷争干扰新闻自由


我国联邦宪法第10条文,保障言论自由基本权益,理应获得各界(包括朝野双方)的尊重。目前的情况为,政治纷争干扰新闻自由,使得媒体(传统或网络)成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工具,情况严重,当然新闻自由也受到一定损害!


总结一句,RSF新闻自由指数排名风波,如果欠缺正确态度,而将这些调查结果全面政治化,恐怕只会沦为一场闹剧,年年上演!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