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大选周年回顾光环褪色
网络迷思突破政治瓶颈

·2014年5月17日

 

今年5月5日,欣逢第13届大选首个周年纪念。网络或网媒,并没有遗忘此特别日子,许多网民热烈讨论政治课题,或是发表周年感想。然而政治波谲云诡,网络平台上,同情民联者众多,反执政党言论形成主流。随着时间消逝,政治蜜月期结束,改朝换代的光环褪色,许多网民对政治现实,开始有新的体会.....


拥有不少读者的网媒,不忘趁此日做专题报道。无论如何,他们专访的对象,都是向来对执政党没有好感的学者评论人,或是强烈不满政治现况者,因而制造出一种印象,看来当时5.05,民联错失入主布城的良机。而没到位的,却是许多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例如民联是否已经妥当准备,执政中央?全国是否拥有足够资源?或是与其他体制成功接轨?


民联领袖向美国家安全顾问申诉


这一次的5.05,格外引人注目,前夕的4月杪,号称世界最有权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到访,鼓舞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政府,奥巴马赞他为“努力中的改革者”。民联领袖见不到美国总统,却有机会向隨行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申诉,关于5.05获得51%选票,因此“本应由我们执政”,要美国关注大马选举制度云云。


殊不知,美国总统的选举制度,采取选举人票数(以赢得的州属分配),也是一种简单多数票制 ,让胜者全得,败者黯然。历史上,曾有少数选民票总统,因获得超过半数选举人票数当选。如此,向美国反映选举“不公”,不但不恰当,且无法切对议题。


2008年308大选,首度组军的民联,借反风猛刮之力,否决国阵的国会三分之二多数优势,同时也攻下5州政权,气势空前。到了5.05,再有“五月五、换政府”和“乌巴”变天呐喊声,响彻云霄,准备一举实现政党轮替。然而,政治期望越大,失望也成正比,这在周年纪念时刻,网络舆论清楚反映这种心理状况。


思考问题忽略客观中立角度


凡是政治大课题,网络具有一个老毛病,即从本身立场思考问题,忽略客观或中立角度。例如,对于国阵支持者来说,纳吉于2009年4月继任首相,大力推行转型计划,以实际行动废除恶法,勤政耕耘争取民心。他的努力,无法从5.05获得选票肯定,国阵夺回国会三分二优势成泡影,收复富裕州属也无功而返,其实也留下不少遗憾。


5.05后续不绝,民联不满选举结果,发起十余场黑色集会抗议,雷声大雨点小。系列选举官司,无法扭转最后结局。但期间,朝野因为选举争论,大大伤害社会和谐气氛,所以才有“国民和解”主张,以求双方主动化解戾气。纳吉于2月间部落格撰文说,未来数月,国民和解方案将揭橥,我们期待这一刻到来。


如今,随着66岁的安华,肛交案罪成,若上诉联邦法院失败,5年监禁维持,他别无选择只有鎯铛入狱。反思5.05,有人形容,这将是后安华时代的开始。他的个人魅力和体魄,随着时间流失明显退化,无法再提出新的政治论述。有他出席的5.01集会,号召力大不如前。有人网络上表示庆幸,若把安华收监,重燃“烈火莫熄2.0”狂潮可待,这无疑是怀旧政治的过期言论。


到底,5.05带来怎么样的变化?给我们何种启示呢?如果讨论主轴是政治海啸,我们更应该提及3.08,因为之后的政治格局,以及政党版图,虽然经5.05的洗礼,基本上未改变,5.05比较象中期检讨。只是,想不到今年3月8日,发生轰动全球的MH370班机迷航超大灾难,以致传统或网络舆论,都未将注意力放在3月8日这一天。


从外国取灵感创意本地化


网络把个人视野扩大至全球,讨论5.05相关课题,习惯向外国取经,从外国经验取得灵感,再来创意本地化。譬如最近的台湾反服贸运动,以及其他系列公共议题抗议事件,都得到网络的关注,并与本地政治运动相互比较。


台湾大学生发动“太阳花运动”,3月18日发动占领立法院,长达24天,最后自愿撤退,却为社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灵创伤。试想,以法案不合法为由,就可以占领民意机关多天,当局则束手无策。我国竟然有政治人物恫言,包围国会,阻止政党提呈私人法案,是不是受到这类负面影响呢?


许多人认为,具有政治热情保温作用的5.01反消费税街头集会,过于温和平庸,无法挑动民众的热情。行动党名嘴丘光耀,网络上建议,民联实权领袖安华,该考虑开辟“议会路线以外的抗争力量和论述”,再度掀起类似政治街头力量,具有威慑力,却不属于暴力活动,以挽救民联衰退的政治命运。


这样的想法对吗?当年1999年大选前夕,凶悍的街头集会失控,吓走许多追求稳定和平的选民,也导致替代阵线宣告瓦解。和当时的民心相比,现在又有多少不同?网络的确带来许多改变,但人们真的需要采取激进手段,动员非组织群体和群众不可?堂皇的政治学术理论,真的可以化为事实,带来改变社会的动力?


丘光耀嘲笑民联代议士,不敢逾越“褫夺议员资格的马币2000抗争红线”,代表本身内部存在问题。他自己寻求“打破标准作业模式”,5.01集会后,继续露宿街头绝食5天,间中有不少党领袖探访,协助提高其知名度。甚至安顺区国会议员谢昂凭不幸病逝,补选在即,网络上即有人主张,让也是安顺人的丘氏上阵,附和者众。


突破政治瓶颈没有捷径


5.05的反思,是否注重个人英雄?依赖几个元老,或是明星级的政治人物?反而忽略了寻找接班队伍,发挥团队精神,如此寄望快速简便方式,就能够取得执政权力?突破政治瓶颈?


与此同时,我们看国外的集会,不可遗漏一些层面。举个例子,5.01当天我国的集会,警方估计人数有1万5千人,但网媒坚持5万到10万人数出席,到底我们应该回到科学方法?还是相信目视印象、先入为主?为何不同的计算数据落差巨大?


我们从台湾经验学习。3月30日,凯达格兰大道反服贸游行,网媒估计出席者大约有50万人之多。台警估计,只有10万2千人,他们声明,采用赫伯特 • 雅戈布斯方式(Herbert Jacobs Method),科学化统计出席人数,所以数据准确。雅戈布斯为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新闻学教授,他发明的计算方法,以集会场所面积计算,依照疏密程度,乘以每单位面积人数。


台警评估,一平方公尺平均3人计算,到场者大约10万2千人左右,与事实相差不远。这个国际通用的估算人数方法,具有一定准确权威性,多国警方(包括我国)都在采用。可是,网络上依然相信,反服贸游行50万,为可信度高的数字,令人啼笑皆非!


501反消费税集会,获得当局批准举行,和平落幕,却出现“反对消费税,支持伊刑法”的扭曲布条,诚属遗憾。4月28日,台湾废核团体发动反核大游行,占领忠孝西路车道,逼得台警以水炮等武力方式,驱赶不负责任阻碍交通的示威者。5.05的反思者,若要表态,到底是支持台湾那一方呢?


了解政治运动为何带来内战危机


话说回来,我国的5.05反思,尤其是中文源流的面子书,以参考台湾经验为主。如果扩大眼界,真的可以从其他地方,学到更多政治运动内容。例如中东茉莉花革命之后,为何会为叙利亚、埃及等国,带来内战危机?而泰国的红黄街头较量,也为何成为社会动荡的根源?网民为何没有兴趣扩大研究范围?


无可否认,民联三党各自主导执政州属,近来不利课题甚多,信手拈来有槟城水上乌巴鸟、首席部长更换马赛地官车、忽略发展可负担房屋,任意调高水价等政策,甚至林冠英首长,也因为驱逐马来报记者,被冠上破坏新闻自由罪名。雪兰莪则大幅度调高行政议员津贴(后来改为捐献公益基金)、长达一月的全州大配水措施、水供重组工作毫无进展,表现严重扣分。


此外,“阿拉”字眼禁用风波延烧,雪州宗教局临检圣经公会,充公多本马来文版圣经。瓜田李下,雪州政府确有一定责任。而公正党党选时刻,爆发争权夺利内斗,有人觊觎雪州大臣职位。而党内官僚主义肆虐,党员态度散漫惰怠,早把一本《橙皮书》竞选宣言置诸脑后,这都需要自我批评的地方。


伊刑法或使民联瓦解


吉兰丹州,伊斯兰党盘踞多年,民生问题平静无浪。伊党欲向国会提呈私人法案,于丹州全面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典,结果受到非穆斯林社会猛烈抨击。同在一屋檐下的行动党和公正党,背上怂恿、破坏世俗建国根基帮凶罪名,民联恐怕有瓦解之虞。


提到伊刑法,网络上积极监视汶莱国的落实过程。该国政府宣布,今年5月起,正式分阶段推行伊刑法。新法规定,穆斯林若涉及通奸、偷窃、饮酒和堕胎等不法行为,将受到丢石、砍手、鞭打等严厉惩罚,连非穆斯林也受约束。结果,国际间一片哗然,欧美富豪闻讯,发起抵制汶莱苏丹名下酒店行动,后续如何?尚待下回分解。


回到国内,5.05之后,网络课题不断涌现,但许多由来已久,虽然网民大表不满,不大可能引来政治上的大规模反弹,或是动摇民联基本盘。何况,决心倒戈的选民,一般是善忘的,选举年还有一段时间,政治人物还有机会弥补过失,挽回民心。但无可否认,网络民怨冲天,民联饱受舆论挞伐,打破民联洁白无瑕神话,确有其事。


遗憾的,检讨5.05过程中,有建设性的意见不多。譬如联邦宪法规定的选区划分,已经展延多年。这个监督工作,除了非政府组织全力推动,民联一方可有积极参与?而关于组成中央影子內阁,提升议员立法素质,也迟迟不见行动。这些基本任务,不是比起借网络自艾自怨,或是继续街头演讲、口头痛斥政敌,来得更有意义?


如今,萦绕网民脑海中的问题是,到底明年的5.05二周年,又是一个发泄不满情绪的日子?尤其明年实施消费税,刚好满月。另外,多场补选,必然暴露民意趋向。至于内阁,已经有马华代表发言。那时候,民联选择继续沉沦?还是发奋图强步出低潮?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