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网络手机化带来歪风
坚守自由度严密把关

·2014年5月10日

 

网络手机普遍化,门槛低得可以人手一架,即与浩瀚的网络世界接轨,也成为年轻人主宰的天空。但是,缺乏有效的管制措施,各种弊病也随之产生。因此要求大家珍惜这片天地,确保自己及他人遵守游戏规则,坚持社会道德底线,避免动摇社会契约或国家共识,却不是许多网民乐意办到的!

未来的世界,网络社交媒体使用率,必然大大超过传统媒体,鸿沟会进一步扩大,最后完全取代后者。网络社交注重互动关系(Interactive),人们从中寻求友谊,甚至是情感精神慰藉。网络无孔不入,许多社会新鲜人,离开正统学校后,无论深造或觅职,绝对难以脱离网络生活,这是大势所趋。


本期《网络世界》,突出网络不良意识,寻策遏制散播仇恨或排斥情绪。现在,连幼龄孩童都能轻易上网,并拥有网络社交生活。身为家长,应该客观看待这类演变,推动积极健康的网络态度,认真教育下一代,责无旁贷。


国外流行社媒国内跟风


网络社交媒体竞争激烈,除了耳熟能详的Facebook和Twitter老品牌应用程式,现在也加入Instagram、LinkedIn、Google+、Pinterest和Tumblr等网络产品,以后也可能有新面孔冒现。社媒的基本操作原理一致,应不同要求的网民度身定做,虚拟领导潮流趋向。任何的社媒,一旦国外广受欢迎,国内也开始跟风。


有人把网络劳动力世代,划分为几个阶段。令人讽刺的是,年龄大并非与经验老道成正比。其中有Y世代(19岁至30岁)、X世代(31岁至48岁)和婴儿潮世代(49岁至66岁),可见得年轻化是网络强项。因此,面对网络冲击,无论是家长、监护人、教育工作者、社会辅导员、新闻从业员等角色典范,树立网络新气象,对抗歪风,成了一种重大挑战。


我们观察到,电脑通讯从桌面型进入移动平台,生活中许多环节或活动,没有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绝对不行。网络颠覆了社会框架,仿若年轻人成为主流,中年或老年人只能陪衬。许多年轻人从网络中寻求娱乐,取得精神慰藉,长时间打玩电脑游戏、沉迷偶像韩剧,或是泡在歌舞视频快感中,这是一个无可U转的处境。


然而,网络内容充满许多不良意识,管制这股歪风,行吗?


网络谣言构成动荡根源


看中国的的例子,其管制网络政治言论,几乎是早在网络初萌芽阶段,因此确保了社会的稳定,避免网络谣言构成动荡不安的根源。西方国家主张无限网络自由,却又经斯诺登揭密,暗中操纵大规模监控、危害个人隱私,他们当然鄙视中国的管制行动,认定为侵犯人权,这是不必惊讶的。


4月13日,中国政府启动新的净网专项行动,媒体称为“扫黄打非 • 净网2014”,旨在管制网络中的不良意识内容。首当其冲的,为知名网络企业新浪网,涉嫌在读书频道和视频节目中,传播淫秽色情文学信息。共有20部读书作品,经鉴定为淫秽内容,4部互联网视听节目含色情成分,证据确凿、事实清楚。


中央处分新浪网,吊销其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也意味终止其相关网络业务,还得缴纳5至10倍于违法金额的罚款。新浪网受此打击,开始整顿内部管理制度,力求先来自我审查,以免再受当局对付。


其后4月28日,一些中国影音网站如搜狐、优酷及腾讯等,其网播美剧频道节目如《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傲骨贤妻》(The Good Wife)等著名剧片,一律收令下架。这些戏剧多反映美国生活方式,散播西方意识形态,以及公开社会黑暗一面。禁播理由,或是触犯某些社会禁忌,与东方价值观有所冲突。


中国有位网络红人“秦火火”秦志晖,近日被控誹谤及寻衅滋事,当局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他也表示自愿认罪。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法院官方微博直播公审过程,是中国首次公开审理同类案件。这种有系统打击网络谣言,对源头杀一儆百,阻止危害社会秩序的做法,肯定有一定功效。


我国网络管制尺寸宽松


30岁的秦志晖,去年8月被北京警方拘捕。他被指为提升个人知名度而自我炒作,制造连串网络热点事件,如温州动车事故,编造、散佈中国政府花2亿元人民币(1亿436万令吉),赔偿外籍旅客故事。套用在我国的面子书,许多杜撰的言论,除了少数遭民事诽谤起诉,鲜少或受刑事对付,显示我国的网络管制尺寸非常宽松。


我国的网络自由度高企,很少听闻禁止任何网络剧或短片视听节目,除非是涉及盗版抄录、刑事犯罪(诈骗、赌博、卖淫等),或过分造谣惹是生非。有时,由于有人报案查办,警方、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才会斟酌介入干涉。前时引起大波的“网络红豆兵”课题,调查工作无疾而终,主要是因为对付这些政治议程网页,动辄得咎,加上搜集证据不易,只好作罢。


网络浪潮下,歪风有时甚至可以压倒正气。我们无法如中国一般,采取雷厉风行的打击办法,那么身为家长的,难道应对网络歪风,束手无策扼腕叹息吗?


网络教育最大的问题,互联网用户年轻化。平板电脑或手机,俨然成孩子们的生活工具,甚至某些子女与家人交流,也以移动平台联系软件进行,无可奈何。许多家长本身,自觉对电脑不熟悉,或是文字语言不强,无法打入儿女的网络圈子内,所以深感棘手。但是,这非逃避网络责任的理由,家长可以扮演一定角色,协助孩子培养正确的上网观念。

家长可教导孩子网络礼仪


正确的网络教育方式,首先要求家长与孩子沟通。趁此机会,教导孩子有关网络基本礼仪,例如尊重他人,具备礼貌风度,即使是匿名方式上网,也坚持这个信念。此外,不妨与孩子分享网络负面新闻,例如造谣挑衅、欺凌诈骗、冒名骇入等网络罪案案例,教育孩子如何处理,或采取应对的行动,比如通报长辈寻求协助等等。


灌输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也不可忽略。严格要求孩子注重私隐,不随便向陌生人透露登录密码。而个人资料如名字、地址、电话号码,家人行踪等切要保密。此外,家长最好主动了解,有关孩子接触的网络社交范围。市场上,许多网络安全软件供选择,家长安装后,至少能辅助监督子女的网络动向,过滤不良网页,一切都在掌握中。


社交网站注册都有年龄限制,然而许多不足龄者,还是可以跨越围篱。而一些封闭式的个别社交联系圈,也许潜伏一定危险性,往往防不胜防。所以不断教育孩子,掌握正确且安全的网络生活观,保障个人信息安全,随时随地进行。


网络不良意识无所不在,若是给与子女过多的自由,恐怕会担当一定风险。2013年11月一则国际新闻,述说荷兰一儿童权益组织,网络虚拟出“甜心”(Sweetie),即如假包换的10岁菲律宾女童。结果,引出71国2万名娈童癖者,他们与“她”于网上聊天室接触,甚至提出性要求。最后该组织将娈童名单,交给国际刑警采取后续行动。


可见得,网络的容易联系优势,却成为心怀不轨者大肆活动的温床,这是必须警惕的。网络社交,始终要抱着一个信念,即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我们本身上网浏览,抱着这个正确态度,那对于身边人,还是可以起一定的影响力。


此外,网络是无谓争议的根源。网络新闻渲染大陆客携带儿童,于香港街头便溺事件,引起汹汹舆情。其实,大陆和香港特区法律,本来不容随地大小便,但面责不雅,也无需侵犯私隐拍摄排泄镜头,引起肢体冲突不愉快收场。本来是很好解决的问题,经网络挑拨,双方互呛,暴露体制不同(一国两制)下,欠缺坦诚交流、无法相互包容的排他心理!

无法筛选海量信息


另一方面,网络资讯氾滥,看起来搜寻资料工作,有智能手机便能无比方便。举凡谷歌引擎、维基百科、面子书专页等源头,包含百科全书般的渊博知识。但是若过于依赖网络,或放弃阅读传统学习方式、等于无法对海量信息进行筛选、校准、判断等程序,反而让大脑退化迟钝,人变懒散失去上进心。


我们从台湾反服贸闹剧中,学到“懒人包”这个快餐式信息吸收概念。这种速成课题教育,对社会运动影响力巨大。桀骜不驯的大学生,主导《太阳花民主运动》,在3月30日的全球连线,数十万人聚集在总统府外,瘫痪立法院,采取激烈、暴力、非法的手段来进行抗议活动,让人感受网络组织街头抗争活动的负面功能。


“懒人包”造成没有深度思考


“懒人包”让人片面概括思考问题,没有深度广度,例如反服贸课题,多少大学生认真关心同类的泛太平洋贸易协定(TPPA)?而衍射到台湾的“停建核四、还权于民”抗议活动,马英九总统采取“封存”解决,其实也是一种智慧方案,以对下一代负责,尊重民意决定,保留一个“选择权”。网络却鼓吹消极形式,占领街头阻碍交通,至于如何发掘其他成本低廉的新能源,从未多说。


那么,回看我国公民运动情况,若引用一些实例,恐怕引起某些人不悦。可以想象,其他国家滥用网络,造成社会动荡不安,注重街头运动规模意义,远大于实际要争取的诉求。这种反面教材,我们应该多方位思考,批判社会或政治问题之余,寻求新颖且有效解决办法,不必随波逐流、顺从反现实现象,而一切反对到底!


网络充满很多不确定性,信息舆论中,往往专业和业余界限模糊。这也是为什么网络中,经常都需要与谣言展开拉锯战,而且真相不一定赢得胜利。阻止网络制造虚假或失真新闻,我们还得依赖传统媒体例如平面报纸,让她们掌握一定的话语权,保持权威和公信力,以成为监督网媒的一股制衡力量!


手机网络化,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无限缩小,但因为自由度无限上纲,所以歪风也横行无忌。那么坚守把关责任,加强网络心理建设,以文明行得通的方法,让社会契约或国家共识,不受网络舆论冲击,成为当今的一个重大考验!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