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世界 · 关山渡

自卑综合症混淆网络
双重标准议题不可取

·2014年5月3日

 

时下我国许多热门课题,社会评价缺乏正确角度,主要是无法管制的网络信息,摇身成为主导舆论的主流,左右众多民众的立场和判断力。这是令人感到遗憾的,其实网络应该辅助传统媒体,不是取代之。其职责也在扩大视野,从多方面多方位关怀课题。与此同时,个人的喜怒哀乐情绪,也应尽可能避免带入评价之中,以免产生双重标准。
 

采取激烈立场保护自己


不久前,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于个人部落格中,写下一篇文章,题为《穆斯林领袖请醒醒》,华文译本有报章转载。他提出一个概念,即某些西马的穆斯林领袖,深受自卑综合症(Inadequacy Syndrome)所困。这种行为的症状,即因为缺少他人关注或认可,无法面对新挑战或新格局,故采取一些激烈或极端立场,作为保护自己之道。


再益指明的对象,即是民事法庭和伊斯兰法庭的冲突抵触,以及伊斯兰党即将提呈的伊斯兰刑事法事态中,某些朝野领袖的不寻常表现。他抨击这些领袖,为取得他们渴望的赏识,不愿承认这个国家是建立在世俗民主体制的原则,不断地提升自我意识,终究搞出更大的问题。


借失联客机博取政治同情


这些原则,如果我们套用于某些网民的情况,也无不可。例如,自卑综合症的网民,或许在政治领域感到深切失望,因此借MH370超大灾难,飞机失踪的漫长期间,提出许多似是而非、混淆人心的言论,试图取得政治同情心。某些网民加入抨击初期的讯息紊乱状况,鞭挞官员的疏忽,激烈程度不输国外同道。


必须釐清的事情为,搜寻工作过程中,产生的许多弊病,并不与危机处理方式失败有关,而是官僚系统臃肿,或是繁文缛节程序,制造了更多新状况。这种情况,有人形容为墨菲定律,不仅是我国这个发展中国家所常见,甚至号称信息自由流通、经济繁荣发达的国家,也难逃此一类劫难。


韩国沉船搜救不力


一个明显的例子,4月中韩国济州岛船难。这艘载有476人,达6000吨位的“岁月号”邮轮,不幸肇祸造成百余人罹难,多名搭客失踪多日,遗体打捞上岸。船长船员的渎职失态、疏散不力,虽然事后迅速通报搜救单位,但紧急措施漏洞百出。譬如到场方才发觉潜水器材不够,甚至连搭客人数也未精确统计。


地方官员拖延上报总统府不说,其他单位也反应缓慢。为了赶上黄金救援时间,当局声称派出百架直升机、多艘船艇、众多蛙人,但驻守现场的失踪者家属,毫不留情的揭穿这些报大数谎言。要知道,韩国受视为亚洲进步国家,而长期面对北方共产主义朝鲜的军事,甚至核子威胁,也使到这个国家常年备战,面对危机游刃有余。


大难当前,惊慌失措,尤其是人类的贪生怕死本色,更显露无遗,“岁月号”的船长弃船逃生就反映这种低劣本质。面对严重人为灾难,韩国朴槿惠政府,已经尽可能弥补缺憾。然而,媒体却大事报道当局的失误,也产生不必要的社会乱象,为生还者制造压力,例如带队的某中学副校长,选择自杀,因为舆论鞭挞令他觉得愧对丧生的学生,选择以自杀“赎罪”。


有人说,2011年的3.11大地震海啸天灾,日本人表现出良好国民品质,灾场没有慌乱,也不见广泛的治安失控状况。但不要忘记,福岛核电厂受海啸侵袭,全厂报销。即使过了3年,有毒辐射物,也未有妥当处理方案。间中,掌管大权的东京电力公司,隐瞒不少敏感资料,还试图淡化辐射危险。危机处理方式不是从缺,而是对于这种前所未见的大挑战,缺少完善对策。


日韩反对党没有把灾难政治化


无论是韩国或日本,危机意识一样难受考验,却有一个共同点,即启动后,民众要求优先救灾善后,有人提出建议和补救措施,让政府可以集中资源精力,全力挽救大局,而不是应对没有意义的指责和谩骂。灾难期间,韩新国家党政府,日本民主党(2011年时期是执政党)政府,从不必担心政敌以灾难作为政治筹码,成为大选课题,这是他们成熟的地方。


民众清楚了解,官僚行政体制与时代脱节,才是许多沟通问题的根源。本地的网民,不少人将MH370飞机失踪课题,全然政治化,认为是执政党过失,在位领袖饱受抨击。而独立民调中心数据显示,千余名受访者中,26%认为政府值得信任,另外54%认为当局有所隐瞒,基本上反映网络上的一般印象。


无可否认,网络舆论的素质,也代表国民文化水平达到何种程度。若是网络不能有理性言论,许多事件,经过网络新闻或社交媒体的渲染,放大某些焦点,引入偏颇观点,或许有不同的体会,也会约束我们的正确评价能力。信息误导下,英雄也可以变狗熊,反过来也一样,以讹传讹的破坏性大得惊人。


美国救火车故意辗死中国女生


2013年7月,韩亚一架波音777客机,于美国三藩市机场跑道坠毁。机客307人中,有3人罹难,其中一个为中国女生。一度以为,她被抛到跑道上重伤不治,祸不单行下,被防火泡沫掩盖,再被消防车无情辗压。今年初网络消息揭露,真正调查结果令人讶异,原来消防员早就留意到她,却执意驶过并导致其死亡。


美国拯救单位辩称,当时情况紧急,司机要援救困在失火中的飞机其他搭客,因此作出艰难决定。女学生的家人因为这点,聘请律师起诉三藩市单位,称救援人员态度鲁莽、训练无方、判断失准,因此索赔。这个案例给于的教训为,任何问责调查,过程中可能发掘出新的论点,因此不能过早地下结论。

 

网络对MH370充满阴谋论


回头来看,遍寻多天不获的马航MH370,占据网络舆论不少空间,看来可以继续发酵。不少的网客,附和社交网上的阴谋论,却缺乏真凭实据,模糊了未来的调查工作。而可以预见的,当最后报告出炉,肯定涌现许多事后孔明,或是夸大刚巧碰准的预测。


网络有诸多要求,却鲜少发挥激励作用。4月20日,载有159名乘员及7名机组人员的马航MH192客机,从吉隆坡飞往印度班加罗尔(Bangalore)时,因右翼起落架发生故障,被逼折返。在空中盘旋逾4小时后,终于紧急降落吉隆坡国际机场,全机无恙。而机长按照标准作业,漂亮的完成任务,功不可没。


网民没有赞扬MH192机师


MH370事件记忆犹新,但对航空安全挑剔的某些网民,航空知识贫乏,却不知空中盘旋是正常措施,以便把机上的燃油消耗掉。某些网民登录雷达映像网页,跟踪航机航线,最后甚至有人惊呼飞机不见,原来是已经降落。


这些经验,不能不说某些网络人,抱着看热闹心态,看待一场飞行危机。代交通部长希山慕丁赞扬机长表现,指示马航2天内呈上报告,只有主流报章和少数网民引述。


MH192事件,当局已经学习到即时应对突发事件。不单空中交通管制中心指挥得法,连行程受耽误的搭客,受安排入住酒店,隔天再继续行程。而3月24日,飞往首尔的MH066客机发生供电问题,在香港机场安全迫降。这样的故障频繁,有时是巧合,有时属于常态,其他航空公司的班机,不时也传出类似事故的,不是马航专有。


3月24日晚,首相纳吉沉痛宣布,根据英国航空失事调查局(AAIB),以及英国卫星公司国际海事卫星组织(Inmarsat)的卫星数据分析结果,MH370客机于印度洋中央终结飞行。可是,多日以来,多国队伍无法寻觅任何残骸,也找不到黑箱,因此搜寻单位再重新思考定位,间中并没有任何过错。


MH370客机闹得激烈当儿,首相政治秘书王乃志接受中国网易专访,曾提出一个论点,即MH370航班失联,所有的看法都取决于当时历史条件。譬如一千多年前的王安石变法,是根据当时的客观条件和能力做出的改革。同样的,两个星期的消息,是根据当时知道的客观条件做出的推断。可是随着事件发展,两星期后的条件不同了,并不属于双重标准。


国人冷嘲热讽外国人无法重建信心


令人惋惜的,产业界消息说,今年或者有60%的中国人,因为该事件,暂缓来马投资房地产。这种暂时性的情绪干扰,是会否演变成长期困扰?就要看当局表现,如何改变占了重要环节的网络舆论。若国人依旧冷嘲热讽,散播负面焦虑情绪,那么外国人肯定无法重建信心。


网络上的许多猜测预言,联想力无限上纲,并无科学根据支持。然而,它们具有影响力,甚至左右失踪搭客家属的心绪,为当局构成更大的压力!


另一方面,网民衡量议题双重标准,却一再受到考验。例如MH370客机,有两位以假护照登机的伊朗人,引起轩然大波。然而,据英国《镜报》网站4月5日报道,一名秃头且留有山羊胡须的男子巴伯,粗心大意使用女友的护照,不仅成功登机,还安全入境西班牙。他过后自首,也大公无私的揭发机场关卡的巨大纰漏,为何媒体不大事报道呢?
 

西方媒体“双重标准” 苛责中国


采纳双重标准的,也包括居心不良、带有国际政治议程的西方媒体。例如印度洋搜寻期间,西方媒体苛责,中国“帮倒忙”,提供错误信息,导致搜寻一无所获。更有极端观点出现,指中国“展示肌肉,炫耀武力”,趁危难时刻,探测收集目标海域情报。中国军机在澳大利亚降错了机场,也证明是捏造的谎言。而美国、英国、澳洲和日本等“先进国”也参加搜救,为何也没有发现失联客机或黑箱?


无可否认,中国动用了21颗卫星、10余艘大型舰船和数十架侦查飞机投入搜寻,始终是国际主力力量,虽然未有收获,其实一早大家都知道搜寻工作困难重重,何须吹毛求疵?抱着双重标准信念者,也许是患上自卑综合症。时时刻刻提出中国“军事威胁论”。真正的目的,在于挑拨离间马中关系,让两国政府人民相互猜疑。


凡是遇到巨大天灾人祸,无论是网络或网媒,到底是发扬正能量,还是一股破坏力量?我们在MH370空难中,目睹和体会,才会珍惜这段难得的经验!很不幸的,政治人物主宰的网络,很难看到解决事情的建设意见,反而让诽谤中伤、落井下石的论调泛滥,只因为他们的自卑综合症,难道由他们治理国家,一切困难杂症,一秒钟内都完结了?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