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 钟雯

全球粮食危机不仅是天灾人祸
也是人为操纵商业炒作危机

·2014年6月28日

根据美国人口调查局估计,全球总人口截至2013年1月4日高达70亿5700万人。粮食是人类赖以为生的基础,而世界人口暴增也不断引发粮食危机议题。


全球粮食价格(或农产品价格)一路飙升已经引发全球各地居民面对越来越沉重生活负担问题,这包括饲养禽畜的饲料价格也一路走高,以至于家禽肉类价格也难以避免而水涨船高。


粮食危机不仅牵一发而动全身,引发通货膨胀问题,也导致某些极度贫困地区发生饥荒,凄惨情况让富有怜悯心见闻者感觉悲伤,叫人同情。


富国人民恣意浪费食物


然而,非常讽刺的是,某些相对富有的国家或地区,却出现部分人民恣意浪费食物,暴殄天物的反常现象,仿佛食物过剩,多到吃不完,然而,同个地区同个时候却又发生穷困者三餐不继的凄惨境况,犹如中国唐代著名诗人杜甫《自京赴奉先咏怀五百字》诗中所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道尽社会贫富不均现实悲歌。


全球粮食危机难道真的仅仅牵涉世界人口增长、全球耕地减少、气候异常、粮食结构、人民收入多寡等因素吗?


上述原因虽然与全球粮食危机有关联,然而,危机的背后原因却还隐藏有更大深层因素,情况的发生不是大家所知道的那么简单和表面化。


农产品价格由利益集团垄断


农业跨国大企业所进行的垄断行为加剧全球粮食危机。全球有十多家跨国大型企业公司和大约有四十家中型企业形成一个共同掌控全世界食物链的利益共同体。


根据专家分析所得,由于这些大型的跨国农业企业和贸易商的垄断行为,这些利益共同体企业掌控了从发展中国家进口粮食、粮食加工以及向目标国/地区进行粮食的出口供应,因此,农产品价格上涨与利益集团垄断行为息息相关。


还有,世界粮食生产和粮食分布也出现严重不均衡现象,乃是在全球占有优势和主导地位的西方发达国家和区域,把粮食变相成为一种武器以达到谋取自身利益目的。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资料显示,粮食产量充裕的国家和区域以经济相对发达体居多,这些主要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欧盟、俄罗斯、澳洲等,其粮食总产量、单位产量或人均占有量都相对比较高,当中,美国粮食出口量曾经一度占全世界三分之一比例。


这些经济相对发达的区域和国家,凭借其先进农业技术以及广阔土地/耕地资源,粮食生产量远超过本身所需的粮食消费量,也因此而占据全球粮食市场的主导和垄断的优势地位。


一百多国粮食供应紧缺


反观,全球却有一百多个国家,主要是属于发展中国家/地区,经常面对粮食供应紧缺,人民在生活上基本温饱得不到保障,严重情况还出现饥荒惨况,尤其是沙哈拉沙漠带以南的非洲大陆,很多该区域国家经年累月面对严重缺粮问题。


这些经济相对落后的不发达国家/地区,必须通过进口粮食来维持人民基本生活粮食所需,并维持社会稳定,可是,由于国家贫困资金有限,国家无法通过国库来大量进口粮食,加上天灾人祸问题,贫民得长期面对挨饿,甚至因饥饿而死亡。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根据统计显示,当前全世界有12%、美国有20%的玉米,巴西有50%的甘蔗,用来制造乙醇;全世界有20%、欧盟有65%的菜籽油,全世界有20%的大豆油、东南亚有30%的棕榈油,用来制造生物柴油。


纵观全球有大量粮食和油料从原本的粮食用途,转用于更具经济利益的生物燃料产业开发,这导致全球粮食出现短缺的局面更加吃紧,如此一来,世界粮食价格也因而不断上涨。


还有,牲畜饲料的原料也离不开玉米等农作物,当玉米收成和供应出现紧张时,牲畜饲料价格自然而然也水涨船高,这无形之中就牵一发而动全身,以至于饲养鸡鸭牛羊等禽畜的成本一路上涨。


最终,禽畜肉类的市场售价也得调高,业者把上涨的成本转嫁给消费人是肯定的。何况,包括肉类在内的各种各样粮食供应,从生产到零售市场的整个程序,当中涉及多个环节,而且环环相扣,这包括人工工资、运输费、中介商抽佣等,一个环节影响一个环节,最终到零售市场时,价格已达让消费人感到东西日益昂贵的“天价”了。


粮食当利益产品投机炒作


相信大家也对全球农产品的投机炒作套利的事情也略知一二。西方是一个金融业发达的市场,金融投机商针对农产品,这包括把粮食当成一种利益产品来进行市场投机炒作,通过操控农产品价格来套利,最终扭曲全球粮食价格,这让全球人类,尤其是中下层人民,在日常生活上不得不面对节节上升的粮食价格。


自从数年前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对全球金融领域造成巨大震撼,全世界的股市和债市受波及而持续低靡,紧接着,全球粮食/农产品就成为投机商继黄金、石油之后,成为市场炒作的商品,粮食成为某些投机商的牟利工具。


粮食变成犹如金融产品般进行交易,这无形之中也促使全球粮食市场出现了供应和需求之间的紧张关系,为投机资本进入全球农产品/粮食市场进行套利提供了机会,把农产品/粮食视为一种敛财工具。


农产品/粮食投机商蜂拥而入交易市场,争相购买大量农产品/粮食或农产品/粮食期货,并待价而沽,等候时机,当农产品/粮食价格上涨到一个适合套利的程度时就脱手抛售。


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大大地激化全球农产品/粮食的供应与需求的矛盾情况,全球农产品/粮食的价格也就遭投机商的炒作套利行为严重扭曲,全球粮食消费人是直接被影响者。


实际上,全球许多商业新闻媒体也没对这种炒作粮食/农产品套利的投机行为进行严厉的鞭笞和揭发。毕竟,这涉及错综复杂的利益利害关系,当然,采取“骚不到痒处”的选择性讯息报道,又或者顾左右而言他的表面化新闻讯息,是一种取巧处理方式。


粮食/农场品供需危机其实也牵涉到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在关于发展农业政策上的差别。


为了发展经济“重工轻农”


只要大家仔细去观察和进行理性思考,发展中国家在进行本国的建设与发展的过程中,为了达到使国家的硬体设施建设速度加快,为了尽快达到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国家领导层往往采取“重工轻农”政策,也就是片面地重视工业化,轻视农业的发展政策,掉入重视商业产品出口,轻视粮食自给自足的认知陷阱。


简单一句话,国家领导层拥有认为生产粮食/农业是落伍的,难以让国家和人民快速致富的思想,一心想复制发达国家/工业化国家的发展模式,以至于农民不得不放弃农村生产,离开家乡到外地工厂/商场打工,以为这样才能快速致富,全家人过上好日子。


“重工轻农”政策的结果当然是粮食/农产品减少,以出口为导向的商业产品,这包括单一性商业化农作物的出口增加,以期透过大量产品出口来增加外汇收入,不过,与此同时,由于传统上的粮食供应相应减少,国内农民减少、耕地减少,以至于国内粮食不足,为了解决国内人民温饱问题,自然而然必须依赖进口国外粮食。


纵观世界人口大国兼农业大国印度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大家都知道印度是粮食生产国,只要没出现极端天灾,国内人民/农民所生产的粮食,足以自我温饱,避免了犹如非洲大陆某些地区所出现的饥荒问题。

丰衣足食是社会稳定要素

当然,印度国内所生产的粮食不仅能达到自给自足,还有多余的粮食/农产品供出口,例如洋葱和大米等。粮食充足从而让人民吃得饱,让人民买得起食物,或人民自行生产粮食,这对社会稳定是重要因素。


最近十多年来,印度一直维持粮食自足,可是,近几年来却出现缺粮危机,对此,印度专家认为,印度由产粮国变成缺粮国,首要因素是政府落实以城市为中心的经济发展政策,没合理照顾到农村经济发展所致。


由于农业投入力度长期不足,忽略农业生产的重要性,粮食产量自然递减,加上人口快速增长,环境自然灾害等问题,粮食安全风险问题浮上台面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综合全球各种粮食供求因素来分析,全球粮食危机虽然与世界人口持续激增,这包括亚洲诸国等新兴区域人口按年增加(注:亚洲白米消耗量占全世界87%),对粮食消费需求量日高、天灾人祸导致农作物歉收因素有关,当中,也离不开人为因素操作。


若把全球粮食危机定调为人为灾难其实也不为过。总人口达3000万人的马来西亚应该从这种危机中意识并获得警惕和启发,做好粮食安全战略性准备,重新思考工业、农业、商业的平衡发展,以备不时之需。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