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钟雯

11国州议员参加人民力量党
无损砂州国阵政权

·2014年5月24日

因砂拉越州国阵成员党内部分裂而横空出世的“砂人民力量党”(PARTI TENAGA RAKYAT SARAWAK,TERAS),表面上看起来将对砂州国阵的内部团结形成冲击,不过,只要去仔细观察,该党的诞生并不会对州国阵政权造成影响。


相对而言,国阵可以借此手段来一了百了解决掉剪不断理还乱的成员党内部派系纠纷问题,若说利害影响,受伤害最大的应是当事政党,对于不关事的州国阵老大砂土保党及巫统可说没丝毫损失。


纵观砂人联党和砂民进党愈演愈烈的党内派系内讧,终于导致这两党个别分裂成两半,两党的各其中一派首领宣布退党,并各自带领本身的兵马部队(人民代议士团队)加入已于2013年9月2日注册成立的“砂人民力量党”,正式催生似乎处于冬眠状态的“砂人民力量党”,两方首领在宣布“砂人民力量党”是支持国阵的国阵附属政党(BN Plus)的同时,也宣布决定申请加入国阵大家庭。


“同病相怜”合组新政党


所以,新政党比如“砂人民力量党”的出现,不仅是时势造英雄,也是英雄造时势,反映出政党内人多是非多,加上政治利益纠葛诸多问题,这是马来西亚政党政治派系纷争的必然结果,无论是在朝或在野皆是如此。


“砂人民力量党”由原本就不相关的个别政党派系,在同病相怜情况下参组而成,以创造一个有利于己方的新政治平台,印证了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永久的朋友。”


这样不断诞生新政党的情况,似乎让政坛显现混杂情况,不过,这其实是乱中有序。


2014年5月15日,在砂拉越州州立法议会会议结束休会后,时任砂人联党诗巫支部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宣布其阵营退出砂人联党,与此同时,时任砂民进党主席丹斯里威廉玛旺宣布其阵营退出砂民进党,两个来自不同政党派系阵营进行“强强结合”,一起参加“砂人民力量党”,为砂拉越州和马来西亚政坛抛下一枚巨型震撼弹。


砂人联党于2011年12月党选时爆发内讧之后,该党就分裂成以当权派党主席陈华贵为首的“陈派”,以及以该党诗巫支部主席黄顺舸为首的“黄派”。不久前,社团注册局发函承认“陈派”所领导的砂人联党的合法地位。不过,该党内讧并没因此而平息下来。


至于砂民进党的派系内讧问题,主要引爆点是时任砂民进党主席威廉玛旺遵循砂拉越州首席部长兼砂州国阵主席兼砂土保党主席丹斯里阿得南沙登的忠告,确保砂民进党的内部和谐及团结。


对此,砂民进党主席威廉玛旺通过该党最高理事会议决,直接让已遭该党开除和自行退党的“四人帮”(以拿督彼德南祥为领袖)回归党怀抱。


“四人帮”回巢引反弹


威廉玛旺派系直接接纳“四人帮”回巢的决定,引起支持砂民进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派系的强烈反弹,声讨威廉玛旺没根据正常程序办事的不是。这才造成威廉玛旺派系退党加入人民力量党。


“砂人民力量党”自从成立之后,一直“默默无闻”,只是偶尔有一些难以获得证实的传言流出,比如说“砂人民力量党”是由“四人帮”首领拿督彼德南祥在幕后筹备,以便为“四人帮”加入新政党作好预先准备。


因此,黄顺舸阵营和威廉玛旺阵营通过加入现成的“砂人民力量党”,免去注册新政党的程序及时间,算是一种因利乘便的精明策略,也显示早前传言指“砂人民力量党”是“四人帮”的预备性政党平台的说法似乎成立,而且还拉拢了其他政党派系的人。其中砂工人党署理主席佐治拉贡的加入,的确是引起许多人掉破眼镜。


人民力量党是否会再“裂变”?


其实,砂工人党领袖参加“砂人民力量党”一点也不让人感到惊奇,因为,砂工人党从创党开始就标榜“亲国阵”,并想方设法加入砂州国阵,预想瓜分砂人民党的政治资源和利益,无奈事与愿违。


回顾砂工人党主席孙伟轩当初也因砂人民党内讧,被现任的砂人民党主席丹斯里詹玛欣当权派开除出党,迫于无奈之下,孙伟轩才加入由父亲兼政坛强人拿督孙志桦(砂人民党前署理主席)所筹组的砂工人党,出任工人党主席,父亲孙志桦出任党顾问。孙伟轩当年当红时还曾是最年轻的州内阁部长,官拜前砂州首长丕显斯里泰益玛目州政府的州首长署助理部长职,对砂州国阵怀有一份政治感情。


如果形容砂工人党的人民代议士通过乘搭“顺风车”方式来设法加入砂州国阵,是相当贴切的。只不过让人疑问的是,砂工人党今后又将何去何从呢?


还有,“砂人民力量党”十一个人民代议士队伍中,只有黄顺舸一人是华人,黄顺舸如果没办法吸引砂州华裔选民支持该党的话,他往后在该党的政治命运将如何?其儿子拿督黄其耀(砂州诗巫市议会署理主席)会跟随父亲脚步加入该党吗?


还有,在威廉玛旺率将集体“兵变”(威廉玛旺自我形容其退党行动)退党之后,砂民进党若仅仅剩下党署理主席兼民都鲁区国会议员拿督张庆信一人的话(若该党现有另一位国会议员安东尼诺耶也退党过档到砂人民力量党的话),属于达雅族基础的砂民进党将何去何从?


最重要的一点是,“砂人民力量党”是由多个政党派系合组而成,他们的合作基础稳固吗?立党宗旨和原则为何?这11个加入新政党的国州议员,是否会重演道不同不相为谋的纷争、裂变,甚至于严重到分道扬镳呢?砂拉越和全国政局如何演变,我们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