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 林金树

美国催生“哈里发国”

·2014年7月19日

根据报道,有一些马来西亚公民参与叙利亚内战且丧生,其中个别参与自杀式炸弹攻击。另外一些大马公民在伊拉克参与逊尼派极端武装组织“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的“圣战”,与政府军作战。该组织已经宣布建立“哈里发国”。


我国警方也积极在国内搜捕有意前往参加这类“圣战”的极端份子,以免他们危害我国以及区域和国际安全。一些极端份子落网。


事实上,除我国之外,印尼、菲律宾、中国新疆、中东地区、非洲、澳洲、欧美,都有激进份子参与中东地区的“圣战”,使叙利亚和伊拉克沦为“杀戮战场”,外力如美国、伊朗和沙地阿拉伯都有可能介入。人们更担心的是,这些“恐怖份子”可能回到各自国内展开恐怖主义暴力攻击,使各国都得不到安宁。


美国为对抗苏联培训极端份子


而如果要追本溯源,区域性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崛起,得“归功”于美国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为了在阿富汗战争中对抗苏联,而在阿富汗招募来自全球各地的伊斯兰极端份子,给予他们军事训练,教导他们展开恐怖主义攻击。美国培训出来的骨干人员,是伊斯兰极端恐怖份子的“鼻祖”,以后他们“开枝散叶”,一代一代的培训下去,形成今天在全球各地散布的格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和苏联成为军力最强的两个“超级大国”,为了争夺“势力范围”,两国展开“冷战”,并在全球各地对抗,引发多场区域战争,诸如韩战、越战、阿富汗战争等等,为沦为战场的国家带来杀戮、死亡、破坏,制造人为悲剧,并导致极端势力崛起。


柬埔寨从极右走向极左


例如,柬埔寨在东南亚是宛如“世外桃源”的和平国家,人民与世无争,安居乐业。但在七十年代,美国为了扩大越战,利用龙诺将军用军事政变推翻走“中立政策”的施汉努亲王的政府,扶植亲美政权,使柬埔寨陷入内战。


美国的做法,使柬埔寨从中立走向极右,最后走向极左。亲共的红吉蔑在推翻龙诺政权之后,建立政权,走极端左倾路线,要建立“纯洁”的共产主义国家,最后杀害了超过一百万名无辜民众。


阿富汗则是在美、苏争夺下受害,从极左走向极右的典型例子。苏联领导人布里兹涅夫为了扩大势力范围,在七十年代末挥军占领阿富汗全境,扶植共产党政权。


但阿富汗是虔诚的伊斯兰国家,于是在伊斯兰教士号召之下,成立多个游击队组织,与傀儡政权展开争夺战。美国基于其“全球战略”,与苏联争夺对阿富汗的控制权。但不直接出兵与苏军交战,而是通过“代理人战争”,在全世界招募伊斯兰极端份子,在阿富汗境内由伊斯兰游击队控制的地区加以培训,并提供精良的武器给他们与苏军作战。尤其是追热轻型肩托式“毒刺”飞弹用来打苏军的武装直升机,使苏军闻之丧胆。


在招募游击队的领袖人物中,赫赫有名的是出身沙地阿拉伯豪门的奥萨马 • 拉登。拉登家族是沙地的富豪,从事石油生意,与同样从事石油生意的老布什和小布什总统家族、以及老布什时代的副总统切尼的家族都有密切的生意来往。


八十年代末,苏军从阿富汗撤走,事情本应告一段落。但阿富汗随着陷入内战,政权落入实行伊斯兰极端政策的塔利班政权手中。


奥萨马成立“基地”组织抗美


而奥萨马对于美国偏袒以色列的政策不满,成立“基地”组织,同样是招募来自全球各地的伊斯兰极端份子,给予军事训练,然后回去各自的国家搞恐怖暴力行动,以图推翻当地的政府。


另一方面,“基地”与美国为敌,在世界各地袭击美国的利益,包括在也门攻击美国军舰,在肯雅和坦桑尼亚袭击美国大使馆,在英国伦敦也搞爆炸案。但最轰动的在2001年的911事件,“基地”组织的成员在美国骑劫民航机炸毁纽约的世贸中心双子塔,袭击在华盛顿的美国国防部大厦,只是要袭击白宫的民航机因机上搭客反抗而坠毁,功败垂成。


从英、美受袭的这些事件可以看出,美国培养极端份子是“养虎为患”,最终使本身受害。


911事件之后,小布什总统以塔利班政权与奥萨马勾结为理由,出动大军推翻塔利班政权,占领阿富汗全境,并搜捕被认为藏匿在阿富汗境内的奥萨马。直到奥巴马总统任内,才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奥萨马。


不过,做为“种子”的“基地”组织在全世界“开枝散叶”,成立各种分支机构进行各种恐怖主义活动。在东南亚,发生巴厘岛爆炸案,在菲律宾南部,各股伊斯兰极端组织都与“基地”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它们的活动连马来西亚也受害,例如,它们到沙巴州绑架我国公民和外国游客,令沙巴州旅游业大受打击。所谓“苏禄军”侵略沙巴,其源头也有可能与“基地”组织有关。而泰南伊斯兰游击队经常搞爆炸案,其成员也是从阿富汗受训归来的。车臣游击队在俄罗斯搞事。


东突在中国大搞恐怖袭击


在中国新疆,东突有上千人到阿富汗和伊拉克受训,然后回到新疆境内培训更多成员。他们把恐怖袭击带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还训练年轻人在火车站用刀杀人,包括十五六岁的年轻少女挥刀割喉杀人,手段残忍无比。因此中国当局加强反恐力度,要歼灭这类恐怖份子。


在非洲,索马里的游击队沦为海盗。在尼日利亚,伊斯兰极端份子绑架了数百名女学生,因为他们反对女性接受教育。


总之,在世界各地的冒起各种使用暴力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几乎都和奥萨马的“基地”组织有关,是“基地”的分支。他们的“战士”可以说是奥萨马的“徒子徒孙”。而始作俑者是美国培训阿富汗游击队开始。

美国占领伊拉克


这回冒起的ISIL也与美国有关。2003年,小布什总统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害力武器为藉口,出动大军占领伊拉克全境,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最后活捉萨达姆,并将他吊死。


美国在伊拉克境内大事搜查,并没有发现大杀害力武器。其实,美国占领伊拉克有其他原因,包括:(1)保护以色列;(2)攫取伊拉克的石油;(3)压制伊拉克的区域霸权。因为美国不但要在全球称霸,也要在全世界的每一个地区称霸。在东亚,它为了压制中国,怂恿日本、越南和菲律宾牵制中国的崛起。萨达姆时代的伊拉克可以说是中东的区域霸主,吊死萨达姆,美国便成为中东的霸主。不过,美国付出沉重代价,有4500美军被打死,军费高达1万亿美元。伊拉克人民更是死伤惨重。


伊拉克有三股势力:北部的库尔德族;占60%的什叶派穆斯林;占约30%的逊尼派穆斯林。萨达姆是逊尼派,他掌权时是占少数的逊尼派压制多数的什叶派。


伊拉克什叶派排斥逊尼派


小布什扶植什叶派的马利基为伊拉克傀儡政权的总理。他展开报复行动,迫害逊尼派,解散萨达姆时代以逊尼派为主的军队,并且不让逊尼派的代表加入政府。被解散的逊尼派军队成员,成为这回反政府的主力。


美国为了控制阿拉伯世界,在包括利比亚、埃及等国家大搞“阿拉伯之春”民主化运动,包括发动内战打死利比亚总统卡达菲,使北非的阿拉伯国家陷入动乱。


伊拉克邻国叙利亚也是什叶派占多数的阿拉伯国家,掌权的阿萨德家族属于什叶派的支派阿拉维派。美国为了推翻阿萨德总统,鼓励逊尼派发动内战,遭到政府军残酷镇压。内战三年至今造成约15万人丧生,数以百万计人民逃到邻国避难。


ISIL源自”基地“组织


ISIL也是源自“基地”组织,比“基地”更残暴。他们参加反对叙利亚政府的战争。于是世界各地的极端份子闻风而至,组成多国人员参加这场“圣战”,包括中国新疆1千人,俄罗斯800人,法国700人,英国300人等。来自东南亚的包括菲律宾人、印尼人和马来西亚人。不过,外国人中,伊拉克人最多,其中不少是萨达姆时代的军人。


现在,参与叙利亚的伊拉克“战士”加入ISIL,打回伊拉克,建立由逊尼派掌控的“哈里发国”,领土要包括伊拉克、叙利亚、约旦、黎巴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


打回伊拉克多国的战士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作战凶狠,而且残暴成性,包括把战败的伊拉克政府军中什叶派军人斩首,据说单是一场战役之后,就砍下1700个人头。因此伊拉克政府军闻风而逃,使ISIL游击队攻占大片土地。


伊拉克极端组织充份利用现代科技,通过网络社交媒体招募人员,而且除使用阿拉伯文之外,还使用英文、法文等,以扩大招募对象,因此影响力很大,使其成员来自世界各地。


不论叙利亚和伊拉克内战的结果如何,从“基地”组织衍生出来的,比“基地”组织更加凶残的ISIL已经产生了世界性影响。如果它的成员回到各自的国家,可能在本国制造麻烦。而且他们的网络广泛,通过串连可能为区域带来不稳定;在这方面,马来西亚和东南亚邻国都不能掉以轻心,因为极端份子要建立包括印尼、泰南、菲南、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大伊斯兰国家。


而这一切,是从美国培养奥萨马开始的,“哈里发国”也是美国催生的。美国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Copyright © 2014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