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陈闵竺

面临政治分水岭的新加坡大选

·2015年912

新加坡自1965年建国以来,从贫穷落后,到成为世界最高收入国家之一的成就,令世人瞩目,蔚为奇迹。执政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在1968、1972、1976、1980一连四届甚至全胜,形成一党独大的局面至今。行动党在2011年的大选中遭遇到空前的挫折,不但国会议席失掉7个,总选票也只夺得60%,创下新低。此次2015大选,反对党凝聚了更多资源,以空前的阵势,在每一个选区都和执政党对决,寻求比上届取得更好成绩,更希望能够形成“两线制”的局面。


作为一个成功、甚至是杰出的国家,人民普遍的安居乐业,生活在蕉风椰雨的环境中,这当然要归功于执政党的治国能力。但为何近年来反对党的力量却有日趋壮大之势,而更多的选民愿意投票给反对党呢?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精英,宁可抛弃优渥的生活条件,也不惧怕之前一些反对党领袖所碰到的困境,投身加入反对党阵营。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现象。


劳工阶层收入偏低


新加坡知道本国人才基库小,且第一代人受教育程度低,建国以来就采取了精英治国,打造精英社会。在吸纳及培养人才方面,不遗余力,大开门户吸引了大批人才,为国家建设、经济发展作出巨大贡献,任人唯贤是其成功因素。


但精英阶层毕竟是少数,建国一代的人因没有受过良好教育,在经济迅速发达中,没有享受到太多的红利。反而因为生活费高涨,而生活拮据。有许多劳工阶层,前些年更因大批的外劳工入驻而失业。2011年大选过后,行动党采取政策,禁止一些行业引进外劳。几乎一度绝迹的本地年长劳工在各个饮食业出现。但因为此类工作收入偏低,难以应付高昂的生活费,他们很多对政府不满。


新生代对人口政策有意见


新生代,多受过良好教育,工作前景大致上不错,有的是非常之好。但这一代人同样也受到外来人口的竞争。比如说一位工程师月薪能有五千新币。但有同样资格、能力,来自菲律宾或缅甸的工程师,只要两千新币,雇主自然的会捨五千,取两千了。新加坡现在人均收入已超过六万美元,但工薪阶层的收入并不太高。要应付高昂的生活费,压力颇大,他们对政府的人口政策很有意见,成了反映他们心声的口号“新加坡是属于新加坡人的”。


上届大选工人党取得突破


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紧紧的抓住这个课题,在2011年大选取得了空前的进展,在一个集选区(5人)和一个单选区胜选,有6人进入国会。此次大选,工人党也紧咬着这个课题为竞选主轴。其他四个参选的反对党也基本秉持相似论调:(一)不用引太多富豪进入新加坡,以免把生活费、房地产、汽车等物价提高到普通老百姓难以承受的地步;(二)要大力度的限制聘用外劳及外来人才,以免把新加坡公民的饭碗抢掉或令工资停滞不涨,赶不上物价上涨的幅度。


自2011年大选后,政府在限制外劳人数方面采取严格措施,外劳人数增长减缓,但行业如建筑工、清洁工等,根本就请不到本地人。因此在全岛各处,外劳踪影无处不在。至于超级富豪和高级人才,政府仍是保持欢迎甚至争取的政策。尽管政府已做了多方努力,但外来人口是新加坡政府的一大税收来源。粗略一算,每个外劳每月的人头税为500新元乘以一百万的外劳人口,一个月就有5亿,一年就是60亿。但外来人口也带来了社会问题。因此人口政策问题是这次反对党竞选的利器。


其他成为反对党的竞选主题的课题有:(一)公积金的运用及退还给人民的课题、(二)老一辈受华文教育者对于传统华校的滅亡仍耿耿于怀、(三)长期精英政策,导致一般人民和统治阶层精英疏离、(四)强势领导以及多次选举所发生的风波导致不少人的不满。


人民希望国会有更强的反对声音


最令人民行动党头痛的,莫过于人民现在普遍希望看到国会有更强的反对声音,自独立以来,行动党执政,才有新加坡今天的成功与繁荣,基调基本上大家认同。但随着人民受教育程度日高,中产阶级的壮大,人民的期望和诉求日趋多元化、复杂化,要求更大的民主和自由的渴望日益强大。与此同时,以前担心反对党选区会变得没发展、落后的情况并不明显。波东巴西及后港两个反对党堡垒区,人民基本上都安居乐业。


2011年大选前,在阿裕尼集选区选情告急时,李光耀警告如人民如果选工人党,接下来五年将会有苦日子过。结果引起选民反弹,行动党以颇大的差距败北,折损5员大将,包括两位部长。


分析上次大选的总票数60:40的分布,堪令人民行动党警惕。想想20%多数票里头。大约10%是政府公务员或相关的。这人群自然是投执政党铁杆票。另外10%是非本土出生的归化公民。这群人选择成为新加坡公民,自然也是执政党的票仓。那么,其他土生土长的公民只有大约一半是投给执政党。原因何在?这是人民行动党必须深思探讨的。


新加坡提早两年举行大选,主要是今年是新加坡建国五十年,是一个总结五十年政绩,展望下一个五十年的好时机。並趁着五十周年,推出一连串的实惠红包,对建国一代的配套措施,提供多项福利。而国父李光耀的逝世,掀起了巨大回响。今年不选,更待何时?至于特别选9月11日这日子,举世皆知的苦难日,是否有警惕意涵,引人遐想。


反对党在每一个选区与行动党对决


趁着2011年的突破,反对党来势汹汹,首次联手在每一个选区和人民行动党对决。由于工人党原来胜利的3个选区(一个集选区、一个单选区、一个在2012年补选获胜的单选区)都是铁区,人民有强烈的反对党情结。上次民主党微差败北的波东巴西单选区,在詹时中的号召下,民主党有五五波的机会重返。而被行动党起诉而破产了十余年的徐顺全,重披战袍,有不少的同情者,其竞选的集选区有激战。


9月2日第一天的群众大会,工人党在强区后港,只见人山人海,群情亢奋。相对的人民行动党的群众大会,可谓冷清。这也是新加坡历届大选的现象。人民行动党候选人多像学者,演讲时条理清晰。但标榜草根性的反对党,草根性言论对普通老百姓更为受落。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