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马懿民

华人“选党不选人”的后果

·2015年411

2013年5月5日举行的第13届全国大选,华裔选民在反对党鼓动下,相信可以“改朝换代”,绝大多数人在投票时候“选党不选人”,只要是民联的候选人就投,不理会他属于行动党、公正党或伊斯兰党(包括投票给伊党最保守的候选人)。


这样一来,在3,582,296位华裔选民中,有高达2,920,827人投票给民联三党的候选人,占总数的约82%,投票给国阵候选人的只有661,469人或18.46%。投票给民联的华人选民,等于投票给国阵的4.4倍!


民联得票50%来自华人


由于华人“一面倒”支持反对党,使到民联的总票数超越国阵,是为51%和48%之比。而尽管华人选民只占选民总数的32.40%,马来人占56.34%,但在民联所获得的总选票中,华人票占了50.21%,马来票只占民联总票数的36.37%。华人选票比马来人选票多出805,292票!(见表一)




马来人选民的投票倾向与华人刚好相反。马来人占投票选民总数的56.34%。他们之中有66.03%投给国阵候选人,投票给民联的只占33.96%。(见表二)

 



正由于马来人选民“不配合”,并没有如民联所宣传者那样,也渴望“改朝换代”,把选票投给民联候选人,反而把选票投给国阵,民联“变天”的理想幻灭。


由于华人“一面倒”的支持民联,被民联支持者认为“真正代表华人”的行动党取得创党以来的空前胜利,赢得了38个国会议席,成为最大反对党。不少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国会候选人也依靠华人票当选。


削弱华人政治代表权


由于国阵华基政党惨败,华人选民的投票结果,直接削弱华人在联邦政府和国阵执政的州属的代表权。


以往联邦政府内,有6名华人正部长(马华4人,民政党1人,人联党1人)和多名副部长。在5.05之后,马华只剩2名部长,民政党是在其主席马袖强赢得安顺区国会议席补选后才被委任为部长。联邦政府内的华人副部长人数也大为减少。


在国阵执政的州属,由于国阵华基政党惨败,砂州失去华人副首席部长,该州华裔正副部长人数也减少。森州由于马华和民政全败,没有华人行政议员。霹雳州马华只赢得1个州议席,因此马汉顺自动成为行政议员,但华人行政议员的名额无法填满。


既然华人全力支持反对党,而且行动党取得空前胜利,如果认为华人在民联内应该有更大的代表权也是人之常情。但事实刚好相反。


林吉祥不担任反对党领袖


按照马来西亚所奉行的英国式议会民主制度,拥有最多国会议席的反对党领袖,自动成为国会反对党领袖。以往在反对党很弱时,行动党一般只拥有十多个国会议席,但已经是最大反对党,因此最资深的国会议员林吉祥担任国会反对党领袖多年。


在5.05之后,林吉祥是这个职位的不二人选,但林吉祥和行动党不知是出于“谦虚”还是“礼让”,让安华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
第13届大选的其中一个后果是国家的伊斯兰化。


槟城是由行动党主导的州属,但州政府拨给回教的拨款比给其他宗教的拨款多出很多。雪兰莪州由公正党主导,州务大臣阿兹敏宣布要在州内建立耗资100亿令吉的回教城,行动党完全没有评论。


行动党无法阻止伊刑法


众所周知,伊斯兰党的一贯立场是要在马来西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从来没有改变。但在5.05大选,华人选民相信民联的宣传,认为伊斯兰党要建立“福利国”,不是“回教国”,因此一面倒把选票投给伊斯兰党候选人。但事实证明,伊党要落实伊刑法的决心没有改变,而且付诸行动。2015年3月19日,伊党主导的吉兰丹州州议会通过伊刑法,并将由该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出,要求通过。


行动党一向指责国阵的华基政党“当家不当权”,但在伊刑法课题上,作为民联“老大”的行动党无法阻止“老三”伊党,反映出来的是“不当家又不当权”。行动党过后的做法是宣布与哈迪绝交,但继续与伊党结盟,且留在民联内,被伊党形容为“幼稚”。

华人选民应该相信那些政治人物的话?下一届大选应该如何投票?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