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 林金树

印度中国的合作与竞争

·2015年66

印度总理莫迪,於5月14日至16日到中国进行官式访问。他先后访问西安(文化之旅)、北京(政治之旅)和上海(经贸之旅)。

“家乡外交”给人予亲切感


莫迪第一站访问西安,固然是因为西安是中国的古代文化之都,以及中印文化交流的起点(唐朝僧人玄奘到印度取经,就是从西安——当时称为长安——出发),也是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访问印度时,莫迪邀请习近平先到他本身的家乡古吉拉特邦访问。莫迪这次先到西安,也是习近平的一种“礼尚往来”。这是习近平第一次在家乡接待贵宾。这种“家乡外交”给人予亲切感。


莫迪结束访华之行时两国发表的《中印联合声明》,表明“作为两个最大发展中国家、最大新兴经济体和国际格局中的重要力量、中印两国之间的建设性关系模式为推进国与国关系、完善国际体系提供了新的基础”。“双方需要增进战略互信,两国领导人同意保持频密高层交往,并充分利用现有对话机制,以加强彼此沟通”。


联合声明属于“官样文章”,尽管如此,也可从中看出端倪。最重要的一点是,习、李体制上台以来,两位最高领袖不断展开“高层外交”,访问全球五大洲的许多国家,並往往在联合声明中表明中国要与受访国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在中、印联合声明就没有这样的词句,因为亚洲这两个大国不可能建立这种密切关系,反而是双方竞争多过合作,尤其是在地缘政治与军事方面。


中印经济互补性不强


莫迪此行最重要的成果,是双方签署了总额220亿美元的二十多项经贸协定。不过,由于两国经济互补性不强,双方贸易来往和互相投资都受到局限。


这主要和印度的国民经济存在着结构性缺陷有关:印度的经济结构中,第一产业佔20%,第二产业只佔15%(而且集中在重工业,以消费品为主的轻工业反而缺乏),反而第三产业(尤其是以国际代工为主的电脑网络工业)佔约60%。


因此,印度的对外贸易不发达,对中国贸易在2014年共700亿美元,就使到中国成为印度的最大贸易国,印度也是中国在南亚的最大贸易国。但由于印度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不多,去年对华贸易入超达450亿美元(印度对全球的贸易逆差共1,405亿美元)。这还是由于印度通过各种措施限制价廉物美的中国消费品入口以保护本国工业,否则逆差数额还会更大。总体而言中印贸易合作的前景并不乐观。


印度在南亚行使“区域霸权”


在地缘政治上,中国和印度分别是东亚和南亚的大国。而印度自1947年独立以来,事实上在南亚行使“区域霸权”。例如,印度曾经和从印度次大陆分裂出去的巴基斯坦开战三次,前两次是为了印、巴两国争夺领土主权的克什米尔,第三次干预巴基斯坦内战,协助孟加拉国独立,使巴基斯坦只剩下原西巴基斯坦的半壁江山。它出兵干预斯里兰卡的内战,结果其前总理拉吉夫在淡米尔纳德邦被斯里兰卡的“淡米尔之虎”派遣的女自杀式游击队员炸死。印度也出兵併吞小邻邦錫金,逼使中国也只得承认既成事实。


印度把南亚地区视为其“势力范围”和禁臠,不希望他国染指。中国为了打破美国的围堵,在缅甸兴建通往云南省的输油管和煤气管,在斯里兰卡兴建海港,並将在巴基斯坦兴建中巴经济走廊;印度视这些为北京挑战其势力范围,认为中国要在印度洋建立“珍珠链战略”包围它,很有意见。


印度派出军舰参与日本及美国在南中国海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有插手南中国海争端之势,引起中国不满。


中印1962年发生边界战争


中国和印度还有过军事冲突。印度继承大英帝国在英属印度留下的“领土遗产”,除了迫不得已让巴基斯坦独立之外,把英国统治印度半岛时期英国和中国有领土争议的领土都视为印度的“固有”领土,包括要拥有英国单方面划界的麦克马洪缐以北的领土(中国称为藏南地区,面积约9万平方公里)。


尽管印度第一任总理尼赫鲁与中国第一任总理周恩来私交甚笃,但在中、印边界问题上他态度坚决,拒绝通过谈判互相让步解决边界纠纷。因此,尽管中国和缅甸,尼泊尔和巴基斯坦都通过互相让步和平解决边界纠纷,印度反而不断在中印边界进行军事挑衅,以致在1962年10月,两国在中印边界兵戎相见,结果中国边防军大败印军,佔领了全部有争议的领土,然后主动撤军。那些有争议的领土直到目前都还是大部分由印度佔据,中国只控制一小部分。


“龙象共舞”局面难以实现


然而印方把那次边界败仗视为奇恥大辱,更加不肯通过认判和平解决边界争端。而且边界问题最容易鼓起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大选时加以煽动最容易捞取选票,因此不论是长期执政的国大党政府,或是在政党轮替时上台的人民党政府,都不容易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有所松动。相信莫迪政府也不例外。幸好两国都有所克制,中印边界25年内不闻枪声。不过,这种僵持的局面,影响两国进一步建立友好关系。


由于有过这种争雄与恩怨的背景,“龙象共舞”的局面难以实视,中,印两国也不可能建立非常密切的关系,反而是只会一般性的合作,而在地缘政治上競争,才是中印关系的常态。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