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国际漫步 · 林金树

从“余澎杉案件”看新加坡

·2015年81

新加坡法庭判决,16岁少年余澎杉侮辱“开国总理”李光耀的罪名成立,被判坐牢4个星期。由于他已经被扣留超过四个星期,因此被当庭释放。不过,余澎杉的律师表示,他的当事人将针对被治罪的事提出上诉。因此,这位少年杠上新加坡政府的“余澎杉案件”可能还有后续的发展。


被控侮辱李光耀


事情还得从李光耀在今年3月23日逝世说起。这位“开国总理”去世之后,新加坡的各语文媒体一片歌功颂德之声,把李光耀称赞得“天上有,地下无”。新加坡传媒还大事刊登李光耀的弟弟、儿子、女儿撰写的文章和电视访谈,同样的大事赞扬他们已故亲人的丰功伟绩,以及他如何热爱家庭,栽培子女成才。


由于新加坡的传媒受到政府控制,而李光耀的长子李显龙目前是新加坡的在任总理,掌握国家大权,新加坡的传媒对李光耀充满溢美之词是正常现象。


大马华文报章歌颂李光耀


令人不解的是,马来西亚的华文主流媒体在李光耀逝世之后,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以各式各样的报道和评论,对李光耀推崇備至,简直达到“神化”的程度。而对李光耀在执政时用各种高压手段打压媒体只字不提,也不提李光耀关闭新加坡华校的事实。


李光耀从1959年到1990年担任新加坡总理长达31年。他在卸下总理职位之后,还在第二任总理吴作栋和第三任总理李显龙的政府内担任“内阁资政”,事实上是“垂帘听政”,掌握实权。直到2011年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失去一个集选区以及选民票只有60%之后,他才正式退出内阁。因此,李光耀左右新加坡政局超过半个世纪。这在“民主国家”是极为罕见的。


李光耀以高压手段治国


从所周知,李光耀是以高压手段治国。他是律师出身,因此实行“法律专政”,用法律无情的对付政敌和反对力量。


早期他采用英国殖民地政府留下来,不必经过审讯就可以无限期扣留的“内部安全法令”对付政敌。最著名的是协助他上台的林清祥。林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中被李光耀扣留,在扣留期间出现精神分裂症,被逼放弃政治,才获得李光耀释放。


被扣留最久的是谢太宝,被扣留加上软禁的时间长达32年,比后来成为南非总统的黑人政治领袖曼德拉被白人政权监禁的时间还要长。全世界未经审讯而被扣留比谢太宝更久的,大概只有被蒋家父子两代监禁的“西安事变”主角张学良。


诽谤罪使反对党领袖破产


李光耀曾无情的对付报章,包括用内安法令扣留《南洋商报》的老板李有成两兄弟、总编辑仝道章和总主笔李星可;后强迫《南洋》与《星洲日报》合併为《联合早报》。他曾扣留《马来前锋报》的赛查哈里很多年,也曾关闭英文报章。这使到新加坡报章“敬畏”政府。


为了阻吓反对党领袖,以便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新加坡领袖后期是用诽谤罪名起诉反对党领袖及索取巨额赔偿,一直告到他们破产或坐牢。被对付的反对党领袖包括惹耶勒南、徐顺全等人。邓亮洪是因被起诉而流亡国外。


这次李光耀去世,颂扬他的新加坡人超过百万,几乎没有听到反面的声音。


余澎杉是富有创意的16岁少年。他独持异议,在电脑网络上上传题为《李光耀终于死了!》的自拍短片,指责李光耀独裁,和造成新加坡社会“贫富悬殊扩大,只以物质生活定成败“,因而被捕,被控以侮辱李光耀等3项罪名。


新加坡当局逮捕余澎杉,是为了“杀一儆百“,以儆效尤,免得新加坡社会掀起批判李光耀的风气,因此他被判有罪是必然的结局。他的案件起到“寒蝉效应”。


把余澎杉关在精神病房


不过,对余澎杉审讯至判刑的过程,却是一波三折。法官先后下令他接受缓刑监视、改造训练和强制治疗令三项评估。


余澎杉在5月12日被定罪,法官最先下令他接受缓刑监视评估,但由于他不肯见缓刑官,主控官因而促请法官判他入青年改造所接受改造训练。法官在6月2日下令还押余澎杉三个星期,评估他是否适合入青年改造所。


虽然余澎杉被评定适合接受改造训练,不过精神科医生认为他可能患有泛自闭障碍。于是余澎杉被单独监禁在精神病房,被当作严重精神病患者,24小时受到监视,遭人捆绑手脚在床上。他所住的房间24小时开灯,还被禁止阅读。他因此绝食三天表示抗议。


7月6日,新加坡法庭判他坐监4个星期,由于他的扣留期已经超过4个星期,因此他被当庭释放。不过,在经过精神病房的经历后,余澎杉精神显得畏缩害怕,与之前出庭时满脸笑容、充满自信,形成强烈对照。


余澎杉这次获释,与新加坡政局有关。他被扣留的事,在新加坡国内外引起关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东南亚办事处在6月22日发表声明,要求新加坡政府依照“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立刻释放余澎杉。马来西亚和港、台,都有人示威要求释放他。


要提早大选释放余


在新加坡,有两百人在芳林公园抗议集会。有77名知识分子、艺术家和活跃分子写公开信给李显龙,要求取消对余澎杉的严厉惩罚。


新加坡即将在近期提早举行大选,当局在这时释放他,以免成为反对党攻击政府的课题,影响选情。


由于得到“集选区”的保护,人民行动党再次以绝对多数议席执政不存悬念。因此,新加坡人会继续过着“物质生活丰富、言论没有自由”的生活。
 


Copyright © 2015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