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热门议题 · 马懿民

华裔选民通过选票
削弱华人在朝野政治影响力

·2016年3月26日

最近有一个课题引起华人社会热议,那就是华人人口在全国总人口所佔的比率不断下降。例如,在2010年,马来人和土著共1767万人,佔总人口的61.8%,华人共643万,佔22.5%。马来人和土著是华人人口的2.75倍。2015年,马来人和土著人口是1915万,佔总人口的62.8%,华人是664万人,佔21.8%。马来人和土著人口是华人人口的2.9倍。到了2030年,预计马来人和土著将增加到2372万,增加357万人,佔总人口的66.0% ,华人增加到704万,只增加40万,佔总人口的19.6% ,跌破20%。届时马来人和土著等于华人的3.36倍。时间越久,华人人口的比率将越低。


华人人口将降至不到20%


华人即将沦为少数民族,引起华团领袖和参与执政的华基政党的领袖“震惊”,认为华裔必须多生育,才能保持人口比率不再下降,从而维护华裔的政治地位。这样的建议根本是可笑和行不通的。


事实上,华裔要保有政治代表权,人口比率不是绝对因素。华人是否有代表在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内佔有席位和发挥作用才重要。


只佔3%的犹太人主导美国政治


在美国,犹太人佔总人口不到3%,但犹太人在美国各领域(尤其是政治领域)发挥巨大的影响是众所周知的。在印度,錫克教徒也是不到总人口的3%,但上一任国大党联邦政府的总理是錫克教徒,他在任长达十年。


如果马来西亚的华人明智的投票,使到在朝和在野有人数大致相等的华裔代表,一方面参与执政,另一方面对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进行监督,是最理想的。因此,华裔选民通过投票否决华人本身在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内的代表权,才是问题的症结。


在上两届大选,华人社会盲从华基反对党的宣传,相信马来西亚已经跨越种族社会,进入公民社会,一切讲求公平、理想。根据他们的宣传,马来人/土著社会也进入公民社会,同样提出西方式民主国家人民提出的各种政治诉求,因此也会根据理念而非依种族投票。


华人自夸根据“理性”投票,事实上完全是根据“情绪”投票,即只投选反对党的候选人。他们甚至不理会所投选的反对党候选人来自那一个政党,因此才会令伊斯兰党壮大。


80%华人投票给民联三党


因此,在2015年的全国大选中,有超过80%的华裔选民投票给当时的人民联盟的三个政党(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结果行动党取得空前胜利,赢得38个国会议席,超过100个各州议席。公正党和伊党虽然获得华人选民全力支持,但失去马来人选民的支持,因此国会议席反而分别从31席减少到28席和从23席减少到21席。三党共赢得89席,佔下议院议席222席的40%。


反观马来人和土著选民是按种族立场投票,因为只有1/3 的马来人/土著选民投票支持民联候选人,另外2/3支持国阵候选人。因此国阵的主幹政党巫统大有斩获,议席从2008年的79席增加到88席,共增加9席。东马的国阵土著成员党也有好成绩,如砂土保党竞选14席全胜,崛起为国阵的第二大成员党。


国阵老大巫统加强支配权


总的来说,在2015年的大选中。获胜的只有两个政党,即国阵的老大哥巫统,国会议席增加到88席,和民联三党的国会议席相等,佔国会总议席的40%,佔国阵国会议席143席的61.5%,加强了它在国阵政府内的支配权。


反对党方面只有行动党获胜,国会议席从28席增加到38席,狂增10席。它的国会议席佔民联国会议席的43%,照理应该加强它在民联内的发言权;但结果並不是那么一回事。


由于华裔选民全力支持反对党,2015年的大选输家全部是国阵内的华基政党。马华公会竞选38个国会议席,只赢得7席;竞选90个州议席,只赢得11席,因此沦为7-11政党。民政党竞选11个国会议席只赢得1个,后来赢得安顺区国会补选,共2席。砂人联党竞选7席,6名华裔候选人全部败北,只有1名土著中选(他代表人联党出任联邦政府部长),沙自民党输掉竞选的唯一国会议席。


马华公会议席只等于巫统的8%


华人一直要求马华向巫统据理力争,维护华族的权益。但目前在国会下议院内,马华的7名国会议员只等于巫统88名国会议员的8%弱,如何“据理力争”?而这是华裔通过大选投票造成的。


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华裔选民天真的相信反对党的宣传,以为马来人和土著也和华人一样,会在2013年的大选中全力支持反对党的候选人,从而达到“换政府”的目的。平心而论,国阵已经执政超过半个世纪,人民希望“换政府”也是可以理解的。问题是只有华人希望换政府,马来人却大力支持国阵。 两大族群两极化投票的结果,造成“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局面,使国家陷入“华人的困境”。


更加吊诡的是,华人选民全力支持反对党的结果,却落得华人不论是在朝阵营或是在野阵营内,政治地位和政治及经济影响都下降的下场!

 

国阵方面


联邦政府方面,纳吉首相在2009年4月9日上任时,联邦政府内阁中,包括首相和副首相在内,共有31名正部长。而华裔正部长共有6人,计马华公会4人、民政党1人和人联党1名。他们佔了内阁部长总数31人的19%。


联邦政府华人正副部长减少


当时联邦政府内有11位华裔副部长,计马华公会7人、民政党1人、砂人联党2人、以及沙自民党1人。


在2013年505大选后,纳吉首相成立新内阁。马华在当时总会长蔡细历领导下,以大选成绩比上一届差为理由,决定不入阁。民政党只剩下1席,砂人联党没有任何华裔中选国会议员,由唯一中选的土著议员该代表党出任部长。沙自民党唯一候选人败北,因此都不入阁。


这样一来,内阁中就会完全没有华人代表。纳吉采取权宜之计,委任非政府组织出身的拿督刘胜权为上议员和出任首相署部长。另外委任沙团结党的华裔国会议员叶娟呈为教育部副部长。这样一来,联邦政府总算有一正一副两位华裔代表充门面。


形势后来有了变化,马华召开特大,通过重新加入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加上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在安顺补选中获胜,被纳吉委任为正部长。结果在2015年7月28日的新内阁中,共有5名华裔正部长,计无党籍1人、马华3人(比大选前少1人)、民政党1人。他们只佔正部长39人中的12.8%,远比华人人口比率21.8%为低。华裔副部长共5人,计马华4人、团结党1人。人数比上一届内阁的11人少了一半以上。


森美兰州没有华人行政议员


在马来半岛由国阵执政的州属,一向有马华和民政党的州议员担任行政议员。但由于这两个华基政党在选举中惨败,华裔行政议员大为减少。例如,在森美兰州,马华、民政党以及国大党的州议席候选人都全军覆没,结果州政府清一色由巫统的州议员组成,完全没有华、印裔代表。在霹雳州,只有1名马华候选人当选州议员,他便成为当然和唯一的华裔行政议员。在吉打州,原本有2名马华及1名民政党籍行政议员,但在505大选中,只有两名马华州议席候选人中选,结果其中1人被委任为行政议员。总而言之,由于华裔选民的投票结果,在国阵执政的州属,华裔在州政府内的代表权严重削弱。

 

民联方面

 

另一方面,既然华裔选民成为民联三党崛起的“造王者”,华裔在反对党阵营内以及在民联执政的州属,地位应该大为提高才对,其实大谬不然。


行动党狂胜,却让出华裔国会反对党领袖职


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从政迄今长达50年。在行动党是国会第一大反对党时,他一直担任国会反对党领袖(这也是实行英国式议会民主制国家的惯例,即最大反对党的领袖是国会反对党领袖的当然人选)。1999年,林吉祥输掉国会议席,伊斯兰是国会第一大反对党,该党领袖哈迪阿旺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2004年行动党成为最大反对党,林吉祥复任国会反对党领袖。


2008年大选,公正党是国会第一大反对党,因此该党主席旺阿兹莎顺理成章出任国会反对党领袖。2013年大选,行动党再成为国会最大反对党,林吉祥却把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位拱手让给公正党的安华。在安华第二次因鸡奸的刑事罪名成立入狱服刑后,林吉祥又把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位让给安华夫人旺阿兹莎。这是林吉祥和行动党自我矮化。这样一来,华裔选民全力支持行动党,却丧失由华裔担任国会反对党领袖的权利。


槟州90%工程交土著承包商


505大选后,原民联三党分别在吉兰丹州(伊党主导),槟城州(行动党主导)和雪兰莪州(公正党主导)执政。伊党已退出民联,因此吉兰丹州可以不论。


槟州40个州议席中,行动党有19席佔优势,该党秘书长林冠英出任首席部长。行动党一向抨击前朝由民政党主导的槟州政府亏待华人,那在林冠英主政下,应该更公平对待华人才对。但事实不然,由于行动党把华人选票当作“定存”,现在致力争取马来人选票。因此,槟州政府的工程,90%以上颁给土著承包商,亏待了华人承包商。槟州政府拨给回教的款项,等于拨给非回教宗教拨款的10倍。槟州地方政府还在农历新年之前拆除华人神庙。



 

雪州“华人文化城”胎死腹中?


在雪州,尽管行动党的州议席比公正党多,主导的却是公正党,两党並非平起平坐,而是有主、从之分。公正党只有13名州议员,但有州务大臣和4名行政议员。行动党有15名州议员,却只有3名行政议员。行动党的地位,可说比国阵执政的州属马华的处境还不如。


2008年大选之后,行动党大事宣传雪州政府要在巴生建华人文化城。但由于公正党的两任州务大臣卡立和阿兹敏都反对,“华人文化城”相信已胎死腹中。相反的,阿兹敏决定建超过100亿令吉的“回教城”,而且已在积极推动中。


华人在2013年大选全力支持反对党的结果,是同时削弱华人在朝野两大阵营的政治影响力。相信这是华裔选民在充满激情投下选票时始料不及的!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