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卖华卖巫各自表述 种族政治主题不变

 ·2016年12月31日

某些华文日报,酷爱翻译一些在马华拥有的《星报》“开明马来人”的文章。其中一个“开明马来人”是民主与经济事务机构(IDEAS)的首席执行员旺赛夫(Wan Saiful Wan Jan)。就巫统最近一连五天举行的党员代表大会明显的把攻击目标锁定在行动党,他认为这肯定对巫统在来届大选有帮助,但会使到国家以种族一分为二。

 

他认为巫统攻击民主行动党,将确保巫统党员有个共同的敌人,同时也促成更多马来选民支持巫基政党。然而,这将为这个国家“崩毁”铺路。他说,巫统基本上假设华人会掌权而把马来人拉拢在同一阵线,这是个赢取来届大选的高招,但他们将赢得选举,分裂这个国家。


他在接受一家英文网媒采访时声称,民主行动党的代号就是华人,因此,攻击民主行动党实际上无关民主行动党。


就巫统代表大会有什么不足,他说很多课题“被扫到地毯下”。这些课题是什么课题?他指出,例如盲目的效忠、官联企业特别是1MDB的治理问题、反贪委员会展开逮捕行动等课题,有人稍微提到但完全没有解决。


掩饰本身的无知与党派偏见

有关课题“被扫到地毯下”的言论,实际上是这些“开明马来人”掩饰本身无知与党派偏见的代号。他们可能假装不知道巫统大会是个政党大会,其所讨论的课题,当然是党代表所关心的课题,不是这些“开明马来人”关心的课题。一句话,党代表在会上要集中讨论什么课题,是党代表的权利。


民主行动党在巫统党代表大会结束隔天举行党代表会议,难道你期望党代表大谈特谈该党秘书长林冠英涉嫌贪污的案件、林冠英应在贪污案审讯时辞职或告假、槟州几个地区历来最严重的水灾、槟州海底隧道等课题?党代表要挑什么课题来谈,是党内的问题,我们外人无需多事。对巫统如此,对行动党也理应如此。


这么说,并不否认政党,特别是执政党需要谈一些政策及相关的课题。有看纳吉总结演说的,不可能不会发现纳吉其实谈到不少政策的问题,例如一马援助金、物价调控、大专生的就业与房屋问题等等。就1MDB课题而言,巫统并不认为那是个官联公司亏了大笔钱,是个超级大丑闻的问题,为何要浪费时间在大会上讨论?


“开明马来人”与低层马来人脱节

像旺赛夫这样“开明马来人”—或者“上了岸”的马来人,实际上与低下层的马来人的实际需求是脱节的。也就是说,一般马来人—不管是城市或者是乡下的马来人,主要关心的日常衣食住行的问题。这些“开明马来人”的看法,对许多马来人而言是曲高和寡。我们都知道,在第12届砂州议会选举以及大港与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证明乡区及半乡区选民对诸如1MDB、26亿令吉政治献金甚至是消费税这样的“高水准”课题并不怎么关心,让许多“开明人士”感到怅然若失。


吊诡的是,这些“开明马来人”与国会反对党的领袖与支持者,对上述选民“高水准”课题漠不关心都一样感到怅然若失。这反映了什么?看来是凡是反国阵的,都是开明的。敦马、慕尤丁等人,一加入国会反对党阵营,就不再是“极端种族主义者”了。


而以非马来人为主的读者群,读了这些“开明马来人”的专栏文章,会误以为马来社会大多数马来人与他们一样都是那么“开明”,并以此作为衡量其他马来人的标杆,是其他马来人的“好榜样”,对一些比较突出马来本位的言论特别敏感。这是非常表面的认识。


我们可以理解,这些“开明马来人”是不能孤立存在这个社会的;他们需要其他人的认同,才能确确实实感到他们的存在。而马华拥有的《星报》,还大力推销他们为“中庸人士”。问题是,中庸人士不能中庸的看待问题,不是名不副实了吗?


行动党攻击马来人主导的政府

上面提到旺赛夫声称巫统攻击行动党的“代号”(code)是华人,会造成我国以种族一分为二,忽略了行动党多年以来,以攻击巫统为名,实际上是名副其实攻击以马来人为主导的国阵政府。毕竟,巫统从来就不回避它捍卫马来人权益的政党,要是巫统不在大会上辩论关系到马来族群的课题,才是怪事。不要忘记,行动党攻击巫统,难道不是以巫统捍卫马来人权益为前提吗?


旺赛夫避而不谈行动党的标准作业方式,也难怪引来国阵华人政党领袖的批评。旺赛夫假如真的是中庸人士,早就应该不偏不倚的批判民主行动党的挂羊头卖狗肉—自我标榜是多元种族政党,实际上做的是鼓动华人对巫统(“代号”马来人)的憎恨。等到巫统把行动党定位为“第一号敌人”才担心国家以种族“一分为二”,为时已晚。


另外,旺赛夫认为攻击行动党等于攻击华人,等于承认行动党其实是个单一种族政党,而不是个多元种族政党;承认了行动党是个需要靠华人才能生存的政党,但却忽略了巫统虽然主导国阵,但是国阵其他成员党却有华人与华基政党。


行动党为华人种族政党当之无愧

就事论事,华裔选民在第13届全国大选一面倒支持行动党,让行动党成了“货真价实”的华人政党。如果以巫统所得的马来人支持率(巫统赢得约66%的土著选票)来比较,行动党是个当之无愧的种族政党。从这个角度来看,旺赛夫认为攻击行动党等于攻击华人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换个角度来看,把攻击巫统当作攻击马来人,也是如此。


值得华人注意的,应该是巫统大会特别把敦马哈迪试图通过各种手段,包括与外国野心家与林吉祥合作推翻纳吉,视为马哈迪直接对巫统的背叛,间接对马来人的背叛。如果行动党动辄爱把马华民政等国阵成员党标签为“巫统的走狗,做着出卖华人的勾当”,那马哈迪主导的土团党就是“民主行动党的走狗,做着出卖马来人权益的勾当”了。


你可以说巫统把事情过度简单化,而我们要是说的是:的确如此。政党之间竞争,任何论述要“叫好又叫座”才能够确保百战不殆。“化繁为简”的论述或者宣传主题最为有效。因为化繁为简的宣传主题让斗争目标明确,而且不需要花费太多口舌来解释。关键语是:受众听了,心领神会。


行动党把马华民政等戴上诸如“走狗”、“卖华”、“躲在巫统纱笼底下”等等大帽子,是华社耳熟能详的例子。最近几年化繁为简的经典例子,包括了“月亮代表我的心”、“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等等,让大多数华人听得如痴如醉。


失去政权马来人最大梦魇

巫统现在只是牛刀小试,要让马来社会知道国会反对党是由民主行动党主导,马来人政权因此岌岌可危。国会反对党的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都得听行动党的指使。失去政权其实是大多数马来人的最大梦魇。而马哈迪出席行动党党代表会议,慕尤丁表示“民主行动党已经承诺,马来人当首相”,恰好证明马哈迪与慕尤丁已经被行动党利用,成了马来社会的“叛徒”,真的要出卖马来政权。


我们不能单从人口比例来解读他们对失去政权的担忧为空穴来风;马来社会与华人社会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的历史记忆。追索到更远久的历史,马来社会不会忘记少数英国人能够轻易地以“分而治之”的手法,统治了马来西亚;他们也不会忘记,1969年513种族冲突事件会发生,是因为华裔觊觎更大的政权。


华社具有什么样的共同记忆?最显著的当然是种族冲突事件后推出的新经济政策,让华社的政治势力江河日下。


现在我们看到以巫统为代表的马来社会,不忘历史;以行动党为代表的华社,往重演历史的途径“昂首前进”—也就是要在政治上更近一步,华人没当首相,至少有个副首相职位。从公民的角度来看,这无可厚非。放在当今的政治现实,这无异于“痴心妄想”。


“开明马来人”不是马来人社会主流

这其实是华社视而不见的盲点。华社以为“开明马来人”代表的是马来社会的主流思想,以为马来社会现在已经可以接受华人当副首相(更不用说出任首相),所以听信行动党的宣传“敢敢试”。这个敢敢试,结果是彻底的暴露了华人的政治势力的局限,但华人还沾沾自喜,不知大祸临头。


现在,巫统已经把敦马,还有其他参加土团党的巫统前领袖,都当作是马来社会的“叛徒”—华社与马来社会,现在至少有了个共同语言。吊诡的,华社非常讨厌的人物依不拉欣阿里(土权组织主席),竟然不随同也是土权组织顾问的马哈迪加入土团党。他给的理由是无法接受敦马与民主行动党抱在一起;他还声称会在来届大选竞选50个国会议席,到土团党竞选的选区“搅局”。依不拉欣在其从政生涯换了几个政党,因此被讥讽为“青蛙”,但他能够坚持底线,是非常具讽刺意味的。


华人支持行动党导致“两种族制”

行动党已经成为巫统的“第一号敌人”。这是马华前总会长蔡细历医生在2013年大选前的预测:华人选民要是一面倒支持民主行动党,将产生的不是两线制,而是“两种族制”。2013年大选,的确出现这种现象。随着巫统为来届大选定调:选民只能在民主行动党主导(华人主导)的国会反对党阵线与巫统(马来人主导)的国阵两者选其一,这种现象会重演。


依目前的形势来看,随着诚信党与土团党的先后成立,马来人政治势力基本上可以说已经分裂成五派:巫统、伊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行动党的如意算盘是:把伊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拉在一块,内部分而治之,再来一个外部分而治之,击垮巫统。


我们要知道,这五派分得不平均。其中,巫统与伊党占了超过一大半,其余小部分由公正党、诚信党与土团党“分享”。伊党退出民联,民联瓦解,与巫统走得更近。行动党现在只能寄望马哈迪可以让马来社会在政治上进一步分裂。但从最近的发展来看,林吉祥急着拥抱敦马,把公正党的旺阿兹莎与诚信党的莫哈末沙布撇在一旁,倒是在分裂国会反对党联盟。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