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热情拥抱敦马为实权领袖
行动党让华裔无所适从

·2016年7月30日

 

敦马哈迪从1982年到2003年出任我国第四任首相,时间长达22年,是我国迄今为止在任最久的首相。他对国家的发展的确是有功劳,有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的称号是不可否认的。可是,在许多人的印象里,行动党的林吉祥对敦马似乎没有好话可说,为敦马套了数也数不清的帽子,从独裁者到朋党主义者,不一而足。总而言之,在林吉祥眼中,敦马绝对是个坏人,祸国殃民。


即使是敦马在2003年下台后的最初几年,林吉祥对敦马”退而不休”时常受邀到处演讲以及在自己的部落格撰文针砭时事(当然也包括不少批评反对党的),同样是不爽快,口诛笔伐见怪不怪。


林吉祥曾担心“马哈迪主义”复辟

2013年全国大选,林吉祥移师南马柔佛州竞选振林山国会议席,也曾与马哈迪隔空相骂,你说我是种族主义者,我说你是种族主义者。林吉祥非常“关心”我国,害怕马哈迪干预政治会复辟“马哈迪主义”。“马哈迪主义”首先是由政治学者邱武德提出的,主要是指马哈迪在种族、宗教、经济等课题上出现的吊诡,不是简单的“非此则彼”。


我们都知道,林吉祥丑化马哈迪,目的并不是要我们以为纳吉在相比之下比敦马强。他的目的,是要让民众以为纳吉只不过是马哈迪的“傀儡”、是个没有本身主见的首相。换句话说,我国还是摆脱不了马哈迪的影响,马来西亚人还是活在“马哈迪主义”的梦魇中。一般华人会认为,林吉祥对马哈迪评价,是根据一定的原则与客观标准。


事实并非如此。在林吉祥眼中,“马哈迪主义”主线还是一个政治术语,指的是马哈迪建构的种族主义、独裁体制、贪污与朋党。林吉祥在2012年7月10日在其部落格的贴文《马哈迪主义凯旋回归》指出:“来届大选(第13届全国大选),我们必须让马来西亚重新开始,和马哈迪时代的滥权、贪污与朋党彻底告别,正如4月28日净选盟3.0那般,建构一个由不分族群、宗教、阶级、地域、性别与年龄的马来西亚人携手合作,团结和谐、公正、具有竞争力、进步与干净的马来西亚。”


贪污滥权朋党是尾大不掉课题

回想起来,要通过全国大选“与滥权、贪污与朋党彻底告别”,可真是天方夜谭。我们已经清楚看到,国会反对党执政的州属,不但没有与滥权、贪污与朋党脱离关系,而且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对尝到执政州政府甜头的国会反对党而言,这些尾大不掉的课题,现在只是程度的问题,而不是存不存在的问题。简单的说就是:以前没有贪腐的经验,可以夸夸其谈“告别腐败”;现在有了相关经验,被揭发及受到批评,以 “谁比较腐败”或者说“比烂”来忽悠民众。


而所谓“建构一个不分族群、宗教、地域、性别与年龄的马来西亚人”,是林吉祥主导的行动党为华人社会画下的馅饼,好看不能吃。我国的主要族群,到现在还是无法摆脱族群、宗教以及地域的认同。行动党眼中的“不分族群、宗教、地域、性别与年龄的马来西亚人”,到底有没有存在是个问题。


讽刺的,行动党本身标榜是多元种族政党,但其基本盘仍然要靠华人社会,尤其在大选时只竞选华人佔多数的国州议席,从来不敢到马来人佔多数的巫统选区竞选。以致非华人族群大部分不认同行动党是个多元种族政党,而是华人沙文主义政党,只能在华人社会里耀武扬威。行动党不是没有尝试要在国会反对党联盟里当老大,但眼高手低,还是要面对马来人不会让华人在政治里有主导地位的现实问题—行动党的领导人深知这一点,可是其支持者特别是华人支持者,却是以为行动党的确有能力“超越”种族政治。


马哈迪后劲不足向行动党招手

时转境移,在马哈迪宣布不支持纳吉的领导,并在之后展开倒纳吉运动,林吉祥领导的行动党看到大家现在有共同的敌人,可以互相利用。当然,在倒纳吉运动推出初期,马哈迪非常有信心很快就会以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迫使纳吉下台。在发现单靠一马发展公司还无法让纳吉就范,倒纳吉运动抖出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丑闻”。这段时期,马哈迪根本就不把行动党放在眼里,对林吉祥的“拯救马来西亚联盟”献议嗤之以鼻。可是,马哈迪后来意识到倒纳吉进入后劲不足的时候,才开始向行动党招手,行动党当然不会拒绝。


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是“私人恩怨”?

行动党与马哈迪拥抱,让华社里的不少成员感到无法置信。其中,林吉祥表示马哈迪执政的时候曾援引《内安法令》扣留他是“私人恩怨”,让许多人大跌眼镜。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林吉祥向来批判马哈迪的独裁作风,为自己树立了不畏强权、敢怒敢言的高大形象,但在为了政治利益(或者期望得到政治利益),而把体制的问题贬为“私人恩怨”。这个大U转,再加上无法阻止伊斯兰党执意推动伊斯兰法,行动党的信誉可说是毁于一旦,让更多华裔看穿了行动党“讲一套做一套”的真面目。


敦马领导的“倒纳吉运动”,一开始明显的使用他认为是最有效最快速最激进的方法(制造舆论,掀起巫统内部的反风)向纳吉逼宫。敦马哈迪甚至用退党的方式来证明本身在巫统的影响力,但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激进的方法证明是行不通,“倒纳吉运动”别无选择,唯有改用“渐进”的方式。例如发布《拯救马来西亚宣言》并推动签名运动,声称可以获得百万个签名,再呈交给最高元首。可是这百万人的签名的绝大部分后来被踢爆造假后,“倒纳吉运动”为了掩饰,之后绝口不提此事。


砂州选及双补选给予最严重打击

事实上,给予“倒纳吉运动”最严重打击的,首先是5月7日举行的第11届砂拉越州选举国阵取得压倒性胜利,以及6月18日举行的大港以及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国阵大胜。“倒纳吉运动”的参与者—包括了民主行动党,以为借一马发展公司以及26亿令吉政治献金“丑闻”可以摧毁纳吉的政治生涯,但事实证明真正有民意基础的选举,却证明国阵反而更强大,推翻了纳吉在位,国阵来届大选铁定完蛋的预测。


如此一来,“倒纳吉运动”不得不改弦易辙。敦马在开斋佳节后,宣布组织新的国会反对党,唯一的目的还是要推倒纳吉,没有任何长远的政治斗争理念。这是“倒纳吉运动”的下下之策,可以预料的会进一步分裂国会反对党联盟。


吊诡的是,即使敦马充当国会反对党“实权领袖”证明并没有为国会反对党联盟带来正面的效果,但是国会反对党还是大方的接受敦马。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最新发展。


其中直接关系到华人政治动向的,应当是与政治宿敌马哈迪越走越近,林吉祥向华社传达了什么样的讯息?

 

第一个讯息,当然是林吉祥之前大力抨击“马哈迪主义”,现在为倒纳吉的眼前利益,却要协助复辟“马哈迪主义”—也就是马哈迪建构的种族主义、独裁体制、贪污与朋党。那些因为行动党大力鼓动而相信马哈迪是个十恶不赦的民众,看到林吉祥却与“恶魔”拥抱,情何以堪?


倒纳吉不是为了结束马来人主导政治

大家都知道,马哈迪之所以那么认真要倒纳吉,目的并不是要结束巫统在我国政治的主导地位,更加不是落实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第一”口号,结束种族政治、告别腐败等等。有些人认为,马哈迪倒纳吉,实际上是为其儿子慕克里出任首相铺路。还有的认为,马哈迪从政以来,是首相“屠龙手”,包括结束东姑、胡申翁以及阿都拉的首相职位。这次初步结论首次败在纳吉的手上,以他的性格当然不会因此善罢甘休。


不管什么理由,要是纳吉一下台,马哈迪当然会以马来人大团结为号召,巩固马来人在政治的主导地位,而重返巫统是个不难预料的必然发展。那行动党之前呼吁华人“倒巫统”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个讯息,是行动党一再证明自己是个投机政党,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通过任何手段来争取华裔的支持—例如在第13届全国大选摆出一副可以制止伊党推行伊斯兰法的政治野心,得到华人选民空前的支持率,但是已证明它根本就无法阻止伊党。行动党由于可能会失去华人的支持而抨击伊党,还把责任推给其它政党。在此之前,行动党也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与伊党合作,结果遭到华人选民的唾弃。


另外,马哈迪“自告奋勇”要领导国会反对党联盟,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及其家人,并不热心。这除了她因为原则问题,无法与其家庭的“加害者”马哈迪合作外,还有同样的重要的是安华被之前誓言旦旦的盟友抛弃,不再是国会反对党联盟的实权领袖。

第三个讯息,即使在第13届全国大选获得华裔全力支持,行动党要执政中央政府,还是需要靠马来人。大家都知道,上一届全国大选安华是“有姿势没实质”,没办法普遍上获得马来人及其他土著的支持,而无法“改朝换代”。这一次,不管是利用马哈迪还是被马哈迪利用,都改变不了行动党迫切需要开拓马来选民票仓的事实。


民主选举讲究“一人一票”,行动党为了讨好非华人,为了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当然要讨好他们了!如此一来,之前什么马来人获得特别优待、公务员人数臃肿、回教化严重等课题,都为了“大局着想”而不可大谈特谈了!

反对党没人才收留国阵失意者

第四个讯息,当然是国会反对党实际上没有人才,需要收留国阵的失意者。马哈迪自己退出巫统,可说是自己烧掉反击纳吉的桥梁。巫统创党以来,即使以回教为斗争目标、由巫统宗教臂膀退出巫统而成立的伊党,都不能取代巫统,更何况从巫统分裂出去要从头开始的新政党?


到目前为止,因为巫统内部危机而分裂出去的政党,除了公正党还存在之外,诸如翁查化的马来亚独立党、国民党以及东姑拉沙里的四六精神党都在短时间内在我国政坛上消失。


另外,巫统前署理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曾经因为发表“马来人第一”而被林吉祥等人抨击。林吉祥也曾形容慕尤丁为我国历史上最差、臭名远播及怯懦的教育部部长。此一时彼一时,慕尤丁身在国阵的时候一无是处,被巫统“炒鱿鱼”后却马上变成行动党眼中拯救马来西亚的旗手。这只能证明两件事:慕尤丁真的没有什么才华,林吉祥信口污蔑慕尤丁。


看来,我们不要诬赖林吉祥,而是要相信国会反对党没人才,要由“史上最差”的教育部部长来“拯救”马来西亚。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