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投废票声音壮大
马华民政幻想坐享其成

 ·2017年4月29日

因为对林吉祥突然拥抱政治宿敌敦马哈迪的失望与不满,再加上国会在野党联盟自乱阵脚,没有明确的政纲,华文网络开始传出要在来届大选投废票。这些人不只要自己投废票,还鼓吹其他人一起投废票,以“教训”国会在野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


对投废票这声音,民主行动党似乎感到忧虑,数个重要领袖开腔谴责。他们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华人投废票,只对国阵有利。华人投废票的想法,再加上之前净选盟2.0主席玛利亚陈预测,因为对政治感到厌倦,来届大选出来投票的选民比例将减少约10%,当然会让行动党一众领袖感到焦虑。


大家应该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些人要投废票,而不投国阵?按常理,对A党不满,投B党来“教训”A党不是更好的选择吗?假如对任何政党都没有信心,何不干脆不出来投票,何必多此一举投废票?


勿把华人选民支持当作是理所当然

主张投废票的人,在过去两届大选对“两线制”期望非常高,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清楚看到了国会在野党不但无法改革,而且还可能成为国阵2.0。他们不满执政党,也不满国会在野党联盟,又看不到政治的“第三势力”出现,因此希望以投废票来“表态”—要让民主行动党了解,勿把选民特别是华人选民的支持当作是理所当然的。


火箭知道投废票若成气候,该党在来届全国大选的表现肯定不会比上两届来得好,而只会比较差。持平而论,这是火箭的危机意识。至少他们知道其中利害关系。反观国阵里的马华公会与民政这两大华基政党,以为可以安稳的坐收渔翁之利,以为行动党所失,就是它们所得。事实并不是他们想象那么简单。


讲难听一点,这两个政党即使看到行动党已经从最顶峰往下滑,但是没有积极的把握机会,说服主张投废票的人把手中一票转投国阵,而不要浪费手中一票。最基本的,这两个党有必要尽力说服本身党员支持国阵候选人。


众所周知,许多马华与民政党员,在过去两届全国大选都不投票支持国阵。马华与民政的不少领袖,都喜爱把问题归咎于国阵的老大巫统。他们埋怨是因为巫统的政策以及巫统领袖发表的种族性言论与举动,导致华人找不到支持马华民政的理由。


承认政策所存在的不足

没有错,巫统主导的国阵所推行的政策,的确有许多需要改善的地方,其中最让人诟病的就是扶持土著的政策所衍生的种种偏差;可是,作为国阵的成员党,马华与民政的重要任务是要为国阵的政策辩护。当然,我们所谓的辩护,就是承认政策所存在的不足,同时也向华社说明其不足的客观环境。


即使要批评,也得内部批评,而不是公开批评;越公开批评政府的政策,也就让华人认为马华民政的确是“当家不当权”。


这一点,马华要是能够像行动党学习到三成功力,就不至于常常拿石头砸自己的脚,为国阵倒米,壮大民主行动党。


我们都知道,即使在过去曾因为与伊斯兰党合作而流失大量的华人选票,上一届大选,行动党却可以把华人对伊党的恐惧,扭转为“月亮代表我的心”;在与伊党分手后,又可以再扭转,把伊党描绘为不守信用的党,还与巫统“勾结”。哈迪阿旺的伊党,突然从朋友变敌人。


马华与民政,没有这样的宣传本领,难怪要处于挨打的状态。另外一点,当然是行动党斗争目标的意识形态色彩,是马华所缺乏的。火箭的意识形态,能够激起华社的政治想象力。


越靠近权力越需考虑政治现实

有说“此消彼长”,一个政党意识形态色彩浓厚,也就不必过于专注现实问题,可以天马行空的大谈理想,以主观意识为转移,可是在越靠近权力的时候,更加需要考虑到政治现实(也就是客观挑战的制约)的问题。这样一来,理想与现实的落差越来越大,让之前许多支持者感到灰心失望。


行动党与它过去数十年标签为“极端主义者”的敦马哈迪合作,尝试通过各种方法,要扭转其支持者对敦马哈迪的负面印象,就是一个经典例子。行动党要入主布城,不能单靠华人票,因此需要“跨出去”,争取马来选民的支持。要争取马来人的支持,也就是需要做出更多的妥协。


持平而论,从政党研究的角度来看,行动党为了达到成为执政集团一份子的目标,与前政敌合作,与敌对政党合作,是完全正常的举动。

 

中老年支持者对行动党失望

不管怎么样,所谓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行动党的宣传未必都是无往不利的。行动党拥抱马哈迪医生,似乎已经跨过其支持者,特别是中老年支持者所能接受的底线。这些支持者,很多是因为族群情绪或者相信崇高理想而鼎力支持行动党。他们不了解政党的“本性”,因此会对行动党不顾“原则”感到失望。


这些人可能还没看到的是,行动党加入国阵,有朝一日拥抱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是绝对可能发生的事。要是这真的发生的话,对他们可能又是另外一种打击。


行动党一跃成为国内第二大党

但我们不得不提的:经过上届大选的洗礼后,行动党获得绝大部分华人选民的支持。从国会议席数目来看,该党一跃成为国内第二大党,排在巫统之后;而马华则从国阵第二大政党滑落到第三大政党,沦为国内排名第六的政党。


就事论事,上一届全国大选过后,真正能够代表华人的是行动党,不是马华。因此,行动党的动向,攸关华人的未来命运。华人对它有所期望,无可厚非。我们对行动党有所期望,才要那么多篇幅评论行动党,是要扮演“监督”行动党的角色。


这么多年来,马华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华社都十分清楚;大家不知道的是,行动党能够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把焦点放在行动党,实为广大华社服务。


行动党实际上已经取代马华在华社的“江湖地位”。在马华还“代表”华社的时候行动党及其支持者,更需要自我调整,避免停留在一切问题唯马华民政是问的旧框框。


客观来看,在现阶段,马华与民政几乎已成为“过去式”,是华社已经通过选票放弃的政党。用武侠小说的书写方式表达,就是华人选民为火箭注入十成内功,马华民政的内功已经被废得七七八八。遇到挑战,谁才是华人的当然“大侠”?


马华民政幻想坐享其成

马华民政成为“过去式”,可从它们对投废票的反应反映出来。投废票的呼声的出现,是在野党支持者从希望到失望到绝望的演变历程的表现。行动党当然要感到紧张,但是马华民政不紧张,还幻想可以从投废票中坐享其成。


非常明显的,主张并鼓吹投废票的,对马华民政的不满,更胜于对国会在野党的不满;在缺乏第三个选择的情况下,他们宁愿投废票,也不要投票支持马华民政。这表面上是对火箭的失望,更深一层看却是对马华民政的大不敬。


我们都知道,大部分华人不支持马华民政,主要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两党在国阵里头,是“当家不当权”,无法影响到政府的政策,特别是那些涉及华社认为是华人切身利益的政策。华人一般上期望的是一个“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各族受到公正平等的对待。


这些现在主张投废票的人在上两届大选全力支持民联,是因为冲着“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个理想而来,如今他们认为行动党已经乖离这个理想,让他们大失所望。


失望归失望,他们其实对火箭还是存有点期望(或者幻想),所以还只是鼓吹投废票要火箭的领导“醒过来”,直接告诉国阵:我不支持行动党,你也别妄想得到我们的票。


我们无从估计在来届全国大选投废票的人数在选民所占的比例,但是可以肯定这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来届大选最迟在明年年中举行,但一般预料会提早在今年下半年举行。与上届大选前的气氛相比,来届大选的选前气氛不可同日而言。最明显的,当然是国会在野党动员海外马来西亚选民回乡投票的盛况不再。


华人选民投票率会明显下跌

这意味着华人选民投票率会有明显的下跌。加上投废票,还有相当部分干脆不出来投票的选民,国会在野党联盟当然要感到忧虑。可是,马华与民政的领导,看来是寄望国会在野党频频犯错,为自己加分,而不是主动出击,说服那些有投废票念头的人,转而把票投给国阵,不要浪费手中一票,让火箭的领导感受到“出卖”老板(国会在野党说“人民是老板”)所遭受到的惩罚!


对投废票,马华民政似乎是抱着观望的态度。这两个政党被动的幻想在投废票的呼声下坐享其成,缺乏的是一种不屈不挠精神,更加没有勇气自我宣传马华在建国中所扮演的角色,在捍卫华社所做的努力。


持平而论,华社之所以会对国阵华基政党,特别是马华感到失望,不可否认的是有客观因素(例如敌对党长年累月的抨击讽刺等等)的影响,但在很大种程度上是这些华基政党有根深蒂固的自我挫败(self-defeating)的心态。如此,不要说是非党员,即使党员亦无法以党为荣。


马华领袖替本党“倒米”

对党没有荣誉感,当然也就不会尽力捍卫党的斗争目标,相反的还会为党“倒米”。我们也都知道,马华的某些领袖,还以批评自己政党来显示“公平公正”,殊不知这不但是跟着敌对政党的音乐起舞,还自损马华的形象。民政党的某些领袖,也患上类似的毛病。


从政治民主的角度来看,投废票是选民的选择权;但是,从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投废票的呼声,不管表面上对自己多么有利,绝对不可等闲视之;即使投废票都是对国会在野党不利的(按投票数据来看,对国会在野党不利是肯定的),但是不要忘记这些人来届大选投废票,只是情绪票,改次大选再回到国会在野党的几率是非常高的。总之,这些废票,只是对国会在野党的“警告”,马华民政不要高兴得太早!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