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权力斗争乃印象之争 虚虚实实民众需明辨

 ·2017年1月28日

与首相纳吉斗臭斗垮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去年圣诞节前夕发表谈话,声称一马人民援助金(BR1M)是国阵政府给的贿赂,而且是违法的。他的言论,引起了各方的批评,连国会反对党领袖旺阿兹莎等人也与敦马唱反调,认为1马援助金不是贿赂。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听到民主行动党领袖附和敦马的谈话。


即使受到批评,敦马仍然坚持1马援助金是贿赂。到目前为此,在众多“重量级”的国会反对党领袖中,只有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支持敦马的论点。这并不意味着阿兹敏真的认为1马援助金是贿赂,而是人民公正党党内斗争使然。阿兹敏与旺阿兹莎面和心不和已不是什么秘密,而随着安华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检讨失败(也就是再也没有其他上诉的管道),得因鸡奸案2.0罪成继续坐牢,政治前途基本上已经终结。另外,雪州政府本身也有自己的援助金计划,阿兹敏不是自打嘴巴了吗?


1马援助金从2012年开始派发,受益的中下收入者从原有的4百多万人增加到今年的740万人,涉及款项达68亿令吉。这计划是当时的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汇报提出,并获得政府的接纳。


政策目的为“收入再分配”和理顺化补贴

此政策的目的,用经济术语来说,是“收入再分配”,以缓和中下收入者面对的生活费高涨的压力,同时也是理顺化补贴的手段。援助金直接交到符合资格的人的手上,能够更加有效的解决以往津贴存在的种种弊病(政府因为某些人滥用补贴,浪费了许多公款,多年来累积下来的数目不小)。


一开始的时候,国会反对党的领袖一般上也反对1马援助金,认为是国阵为了争取选民支持的手段。不管怎么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国会反对党不但不反对,还协助受益者更新资料。


讽刺的是,敦马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也提供更新资料的服务。可见,敦马为了继续为国阵制造负面的印象,进而提高让纳吉下台的几率,几乎是没有什么话是不可以讲的。


他声称1马援助金是贿赂及违法,是为国会反对党争取更多马来人的努力“倒米”。毕竟,如此的谈话,等于是说那些需要财政援助的人,都接受贿赂并与政府“共谋”犯法。这是对他们的侮辱。这意味着那些协助受益者更新资料的国会反对党,也同样做着犯法的事,那他“知法犯法”不是要罪加一等了吗?国会反对党执政的槟州与雪州,也推出援助金计划,难道它们的做法也属于贿赂?


敦马不是不知道把1马援助金形容为一种贿赂,在法在理都是无法成立的,但是为了要替执政党塑造负面印象而公开说些不符合常理的话。在1马援助金课题后,敦马又发表了有关那些靠1MDB的钱往麦加朝圣的穆斯林,不会获得上苍接受的言论。敦马最近言论频频失据,在很大层面上显示了他对马来族群,特别是巫统党员,不支持他“倒纳吉”的运动感到失望赌气的征兆—得罪急需争取的马来选民,对国会反对党有什么好处?


现实政治讲白了就是权力斗争

现实的政治,讲白了实际上是权力的斗争,大多数时候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斗争。本来,我们有必要以“旁观者清”的高度来看这些斗争,但可惜的我国现在的情况却仿佛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把权力斗争看作是正义与非正义之争,而失去了以比较客观的态度来看政府的政策。


要在权力斗争提高胜望—特别是非当权者要绊倒当权者,赢得印象之争是非常关键的第一步。印象之争(war of perception),争的就是看谁能够赢得民众的心,主导民众对某些课题的认知与态度;而要达到此目的,当然可以不择手段为政敌制造负面的形象,让民众对他及他领导的阵线所推行的政策措施处处怀疑--也就是一些学者及评论者所说的“信心赤字”(trust deficit)。


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让民众用“灰色眼镜”来看待政府的任何政策,对政府的任何政策都带有负面的情绪。我们可以随便做个街头访问,就可知道民众的负面情绪的严重。其中,事关经济的,很多人会不约而同地以令吉的贬值当作是我国经济表现的唯一“指标”,而不是用世界公认的指标。


良好数据被坏的数据掩盖

澳洲莫道尔大学(Murdoch University)访问学者兼敦拉萨大学副教授阿迪拉最近在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文章指出,那些认为令吉小滑已经是过度,无法反映马来西亚的经济基本要素。但是,因为受到低落的公众信任,良好的经济数据很快的被坏的经济数据掩盖。


他认为,就基本要素而言,即便国内政治混乱以及严重的经济阻碍,马来西亚的经济展示了巨大的回弹力。自2011年以来,我国的国内生总值产平均增长达5.3%;2016年经济预料会成长4.2%;根据预测,因为强劲的国内消费,2017年的经济成长率为4.5%。政府目前的财政预算赤字为国内生产总值的3%;在2009年,政府的财政预算赤字是6.7%。2016年政府的经常账户保持顺差,而且在第三季出现大幅的增长,为2015年12月以来最高。更加重要的,我国经济已经不再依赖石油与天然气业;汽油占我国总收入的比例,从两年前的30%降至目前的15%。无论如何,这些“好消息”,敌不过令吉对主要货币下滑的“坏消息”。


阿迪拉认为,信任赤字可能导致破坏力更大的系统化风险。日趋薄弱的公众信任以及动辄贬低经济的倾向,会形成了自我实现的预言,导致了公众夸大的贬低经济并触动了信心危机,这可扩大马来西亚的政治、社会以及经济风险。亚洲表现最差的令吉是明显的信心基准—即使有外在因素(例如美国债券利润有吸引力以及原产品价格低落)导致令吉疲弱,而一些分析员则认为国内风险导致令吉下滑,但却对何谓国内风险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信任赤字可颠覆有效政策

他指出,根据2016年爱德曼信任度调查报告(Edelman Trust Barometer),只有39%的马来西亚民众信任政府,而这是个需要关注的问题。信任赤字轻则妨碍政府取得民众在政策的协作,严重的话民众甚至会颠覆可以是有效的政策。


他说,在过去令民众喜闻乐见的亲市场政策,现在却受到极度的怀疑。信手拈来,这些亲市场政策就有取消燃油补贴、允许外国人在服务行业拥有70%股权、抛售政府在国产车(Proton)的所有股权以及推出消费税以防止漏损量以及扩大税务基础等,但却受到民众的冷对待。

 

我们从新闻看到,去年12月是纳吉非常忙碌的月份。12月13日,他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签署了马新高铁协议;12月16日,为捷运主持启用仪式;12月18日,纳吉在砂拉越为1.4公里长的巴当沙东桥主持启用仪式。在这座桥完成之前,该地的砂拉越人需靠渡轮过河。在结束了砂拉越行程后,首相到沙巴为8项与泛婆罗洲大道相关的计划主持推展。


纳吉在10月底11月初的中国之行,收获丰盛,签署了总额330亿美元(约1500万令吉)的中国投资协议,其中的亮点就是马来西亚接受中国的融资,建设长约688公里的东海岸铁路(ERC)。此铁路一旦完成,将连接吉兰丹最北端的城镇道北至雪兰莪州的巴生港口。毫无疑问的,这些基建是主要的一个划时代计划,根本上改变我国的景观及释放我国庞大的经济潜能。


东海岸铁路需克服艰险地势

阿迪拉感叹,这些长期成长的投入原本理应使民众感到雀跃,但在马来西亚却不是那么一回事。纳吉的批评者认为,接受中国的大笔投资是出卖我国利益;有一些很快就指出东海岸铁路耗资130亿美元(约585亿令吉)太贵,但却不谈此铁路计划需通过蒂蒂旺莎山脉及艰险的地势。


在他看来,纳吉的政策走的是改革路线,但是民众却停留在“第二档”,让纳吉的改革大计受到巨大的障碍。为什么会如此?关键原因就是国阵在“印象战”里慢了好多拍;很多人在纳吉政敌日夜不停的舆论轰炸之下,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卡在诸如1MDB、MO1等假课题,几乎会“自动化”或者机械化的把我国所面对的问题与挑战,一股脑儿推到纳吉身上,而不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纳吉的所做的努力的长远目标。


我们不是说当今政府是十全十美的—事实上,政府有许多需要改善的空间,但把政府(往往有人把国家与政府混为一谈)描绘为一无是处,那肯定是夸大其词,不符事实。要知道,在任何社会,公民因为本身的经济状况、居住地点(例如城市、乡区或者半城乡等)、族群以及宗教信仰等,对政府的要求不一样,政府也得相应的政策上做出调整。


从砂拉越州选举以及大港与江沙国会议席双补选的成绩来看,可以肯定的说诸如1MDB及26令吉献金等课题,是城市人(或者是那些思想“城市化”的人)看作是评价国家领导人是否适合领导的“唯一标准”,但是对那些生活在乡下及半诚信的人士而言,前述课题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联系—这么说并不意味着他们都是“乡巴佬”,不懂得思考,无法理解自由公正平等对公民的重要、太容易满足等。我们可以说,纳吉的批评者在不同程度上都存有“城市偏见”,不把乡下人的问题当作是政府应该更加关注的问题。

 

可恶人民代议士不顾国家人民利益

可恶的应该那些拿了纳税人钱的国会反对党人民代议士,他们的主要职责应该专注在立法及监督政府,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中之重,但是他们当中许多却以“揭发贪腐滥权”为幌子,夜以继日的贬损政府,缺少的就是有建设的批评,往往就不把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放在眼里。


人民公正党班丹国会议员拉菲兹就曾公开表明,反对党议员的工作就是天天搞煽动。是的,就是煽风点火,让民众动不动就对各种课题“火滚”,而不是比较务实冷静的去看待各种问题。


现实政治里的权力斗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是你输就是我赢;那些在反对党阵营的,最害怕的就是政府推行的政策让民众感觉良好。民众对政府感觉良好,就不会倾向投反对党;这是国会反对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就得经常贬损抹黑政府。任何能提高政府信誉的政策,国会反对党更得加强力度来从中作梗。民众不认清这一点,就会容易随国会反对党制造的舆论随波逐流,迷失了大方向!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