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特朗普当选举世震惊

国内政治慎防走极端

 ·2016年11月26日

罗纳德• 特朗普在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竞选期间,发表了一系列偏激及憎恨言论,从反移民、反伊斯兰教到反女性等等。很多人以为,特朗普“口出狂言”、语不惊人死不休,已经超越了共和党保守倾向的底线,不但得不到许多共和党人的支持,更不能让大多数持有开放思想(也就是自由派)的美国选民接受,因此中选的几率不高。


就在美国时间11月8日美国总统选举正式投票当天,特朗普却出乎预料赢得多数选举人票,中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全球震惊。


从民主选举的角度来看,哪一个政党或者政党的候选人,能够在选举游戏规则里获胜,大家都得坦然接受,敌对者更应该“愿选服输”。这一点,希拉里表现了大将风范,知道选举成绩后恭贺其对手,并呼吁其支持者接受选举成绩。让人感到意外的,倒是希拉里的一些支持者不满特朗普中选,走上美国多个城市的街头示威抗议,不幸的还爆发了数宗暴力事件。这难免让人联想到我国2013年5.05全国大选,民联三党赢得选民票,却没法赢得足够国会议席,未能在联邦政府执政,而展开一系列的“黑色大集会”,国会反对党领袖还带头参与呢!


街头抗议示威颠覆宪法

可见,即使美国总统选举制度,并不符合“一人一票”原则,但是美国民众不管是什么党派倾向,一般都理解这是选举的“游戏规则”—也就是谁赢得多数选举人票,谁就是赢家——那些走上街头抗议示威的人自觉或不自觉的玩着颠覆宪法的游戏。


美国真正的强点,在于它是个共和体制(相对于君主体制),承载着这个共和国“精髓”是权力扩散(power diffusion):从三权分立、公民社会(从非政府组织到游说集团),到州与联邦政府之间复杂的制衡等等,一切都需要以宪法为依归。这与我们所理解的民主(或者确切的说“直接民主”),有很大的落差。因此,即使特朗普赢得总统选举,其代表的共和党也同时控制了众议院与参议院,权力非同小可,但他还是会受到种种的制约。毕竟,竞选期间可以天马行空,但在当权施政的时候,因为各种利益的冲突,就得前思后想。


尽管如此,美国向来被视为世界民主的“标杆”,特朗普能够靠煽动性或者说“政治不正确”的宣传策略赢得美国总统选举,不免让人担心这种“极右”趋势,会对世界带来极为负面的影响。


事实上,以之前英国的“脱欧”公投以及菲律宾“特朗普”杜特尔特中选为总统,还有欧洲数个国家极右政治的抬头(以贸易保护主义、反移民等情绪为号召)为参考,我们可以说即使美国亦无法摆脱右倾思想的影响。


欧洲数个国家选举恐受影响

不同的是,因为美国在世界影响力大到没有其他国家能出其右,特朗普的中选特别受到关注。欧洲一些国家如法国、德国、奥地利与意大利,在未来几个月举行选举,右派势力会对相对而言温和的政党带来冲击。


另外,大家关心与担心的是,特朗普在明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会否实现他在竞选期间所许下的诺言?例如,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声言要在墨西哥与美国边界建立围墙、遣返300万非法移民、阻止穆斯林入境美国以及带领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A)等等。


更加重要的,特朗普竞选时的宣传手法,已经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直接与间接的鼓励极端保守的势力抬头。例如,美国白人至上的组织3K党、纳粹思想等等,在特朗普“政治不正确”的语境下,得到了一些呼吸的空间,有的还招摇过市,仿佛是要告诉世人他们的时代已经来临。其实,在竞选期间,特朗普的助选团对这些极右组织的“亲近”还是保持一段距离;在选举成绩出炉后,依然保持这样的姿态。可以预见,特朗普在正式宣誓就任总统后,需要顾及不同群体的利益,不会像选举期间的“口出狂言”。


即便如此,我们需要关注的是:这次美国总统选举,我们看尽了两个总统候选人,为了试探与争取选民的支持,可说出尽了各种法宝。这一次,特朗普的“政治不正确”的竞选手法,占了上风。这能给我国民众与政治人物带来什么样的启示与教训?


大家都知道,在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奥巴马靠“改变”(Change)这口号当作竞选主题,击败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成为美国独立以来第一任黑人总统。


反对党借用“少数民族可当总统”心理战

我国的国会反对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借用“少数民族也可当总统”的心理战,模仿奥巴马的宣传战略,推出了“ubah”(改变)以及“改朝换代”的口号,潜意识里让华裔有这样的想法:“奥巴马是黑人,是美国的少数族群,却能够被选为总统;我们华人,也是马来西亚的少数族群,为何我们不能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这心理战果然是立竿见影,得到大多数华裔选民的鼎力支持。

梦想总是美好的,事实却是残酷的。经过八年执政,奥巴马没有丝毫改善美国黑人的状况,已经是举世皆知的;另外,奥巴马所代表的“自由派”,因为“精英主义”心理作祟,犯上了只讲不做、天花龙凤的毛病,实际上却疏离了向来支持民主党的工人阶级,而带来了特朗普脱颖而出的“乡区革命”—特朗普强而有力的口号“复兴美国”(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打动了许多白人选民的心弦。


原本是民主党的堡垒州如威斯康辛州、俄亥俄州、密执安州以及宾夕法尼亚州(共有59张选举人票),是“锈铁地带”(Rust Belt,也就是工业衰退州),这一次都落到特朗普手中。而促使这次革命的,是白人。希拉里的败选,不是偶然的!


可是,这一次,我国国会反对党对特朗普胜选反应,与奥巴马当年胜选的反应有天渊之别。寄望希拉里胜选的国会反对党,对特朗普的胜出显然的感到非常失落;而国内一些比较保守的马来人可能对特朗普搞“政治不正确”的选举方式,获得“灵感”。


这所谓的“灵感”,就是以马来人为主的政党,会在来届大选,选择争取保守选民支持的宣传策略。在我国,保守这名词普遍上被看作是负面、退步、“极端”等等的。相对的,开明代表这是正面、进步以及开放的。这无疑是一种偏颇的想法。


不能把保守与极端划成等号

要知道,保守指的是尊重传统,任何的变化需要建立在已经存在已久的基础上,其中最关键的是社群主义(communitarianism),也就是注重群体,而不是个人主义。无可否认。走到极端的保守,会出现排外仇外等的情绪。即便如此,我们不能把保守与极端当作是同义词。我们不要忘记,所谓的“自由主义”同样会走到极端。自由主义的精髓是个人主义,相对于社群主义,传统不重要。与自由主义挂钩的,是左派。左派走到极端,其信徒会为了实现一个不在现实世界存在的理想,采取激烈的手法为打破旧有的条条框框而斗争。


大马华裔要“左右逢源”

从上述对保守与自由所做的简单划分,我们可以看到华裔处于又保守又要自由的矛盾。例如,华社普遍上要捍卫中华文化传统(例如民间信仰、地缘血缘社团组织、华文教育、家族等),展示了保守的一面;同时也积极的支持诸如选举改革、街头示威、抗拒“极端”等。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友族问“华人还要什么?”的时候,我们不要感到愤怒;事实上,要是我们从华裔的视野抽离出来,会发现华裔实际上要“左右逢源”:以一个不在现实世界存在的理想,试图达到威胁他族利益(不管他族受威胁是真的还是假想的)的目的。


不可否认,马来社会向来就存在一小部分拥有左派思想的。华裔需要了解的是:这股势力在马来社会占了多少比例?同样的,马来社会也存在一批极右的人士,我们同样要了解这股势力在马来社会占有多大的比重。华裔现在的论述,相当的一致认为“自由派马来人”是主流,因此跟着以民主行动党为主的宣传起舞,不知不觉的“一竹竿打翻全船人”,结果是使到那些中庸的马来人(而那些被描绘为中庸的,其实是向左倾)向右推。


警惕土团党的成立与其种族路线

大家要是真的有警惕心,当会看到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何要成立一个名为土著团结党(土团党)的政党,而不是华裔一直高喊的“非种族政党”?明显的,土团党要走种族路线,要争取马来选票而走右倾路线。这是民联在上一届大选无法争取到的选民群,马哈迪在来届大选,能不能完成这“不可能的任务”?


这看来是次要的问题,我们要关心的是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行动党已经毫无疑问的一再展示了投机的本色,可以接受任何对它有利的人物、政党与思想;而土团党的出现,不管在来届大选会不会对巫统构成真正的威胁,会不会让巫统倾向更保守?或者巫统里的保守势力,已经认定华裔选票是“有则来之,无则安之”,可有可无,把竞选战略转向巩固马来人选票(特别是乡区马来票)?


前些时候公布的选区重划建议,实际上是个重要指标。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纳吉巧妙地打“中国牌”,同时也在测试华裔对其访华的反应。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纳吉还是对赢取华裔选票还存有希望,也符合了他中庸开明改革的承诺。


就事论事,要是华裔继续给试图推翻纳吉的各种“杂音”(例如净选盟、1MDB、美国司法部等)迷惑,而不密切的关注纳吉继续心无旁骛的领导这个国家(可说是“马不停蹄”到多个国家招商引资、巩固我国与他国的关系)的举动,共度时艰,那将会是国家的大不幸。


上一届全国大选,我们看到太多朝野政党领袖以“特朗普模式”来争取选民的支持。下一届大选,赌注更高,朝野政党会不会从美国总统选举得到“灵感”,而走更加保守的路线?美国总统选举所昭示的,是这一个趋势的最新一个例子,未来如果有更多例子,毫不让人奇怪。我们要慎防,不要跌入极端—不管是保守的极端还是自由的极端——政治宣传的陷阱。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