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只敢在华社耀武扬威
新生代华裔政治领袖 毫无作为

·2016年3月26日


在刚过去的农历新年期间,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黄惠康受邀到访柔佛州,在巴罗华小转交4万令吉捐款给国防部部长兼森波浪国会议员希山慕丁,作为森波浪国会选区8所华文小学的拨款。


柔佛州古来区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念群接受《当今大马》的访问,批评希山慕丁可以笑着去收那笔钱的时候,显然不知道华小的困境,这是很讽刺的事情。她认为,捐钱通常是天灾人祸,重大灾难的人道主义援助,在国际上是普遍的。不过,那间华小(巴罗华小),并非经过突发事件,如大火灾,而是跟其他华小处境相当的华小。这显示就连中国大使都知道,华小遭遇不平等与不公平的对待。


对此,黄惠康回应说,这不是干预内政,并欢迎国会议员捐款给中国的希望小学。黄惠康也表示,过去3年,他走访马来西亚10个州,对20多所华小和独中共捐了不下50万令吉。


张念群过后发表声明,表示从未质疑黄大使的善意,更不曾指责黄大使干预内政。希望有心人不要刻意扭曲她的谈话。


她因此认为,大使的捐款绝对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就黄大使欢迎大家捐款给中国希望小学的说法,她表示这恰恰印证了我国华小的窘境。因为中国的希望小学和我国的华小有个共同点,那就是常年需要捐款。可是,中国贫困区的希望小学需要援助是地理因素。我国华校常年需要捐款是政策偏差。所以她才希望我们的政府能够见贤思齐,一起来提出协助校方“度过寒冬”的应对措施。


以黄大使捐款华小借题发挥


张念群张念群是行动党的新一代领袖,也是个专业人士(她本身是律师),但是她刻意以黄惠康大使捐款华小借题发挥,非常明显要捞取政治资本,同时让华裔对国阵政府的怨恨。更加可悲的是,这反映了我国华人新一代的政治领袖,善于煽动民众情绪,对于那些能够利惠人民的工作却是毫无作为。这非华裔之福。


黄大使捐钱给华小的行为,是不是张念群口中的“知道华小遭遇不平等与不公平的对待”,当事人本身没说,是张念群本身另有所指,其政治目的很清楚。而黄大使为什么会回应说捐款不是“干预内政”,非常可能是张念群提到黄大使因为“知道马来西亚政府不公平对待华小的政策”而捐款。


作为代表中国的驻马大使,黄惠康对张念群这不请自来的“代言人”的言论不能保持沉默。张念群辩称自己不曾指责黄惠康干预我国内政,并劝请有心人不要刻意扭曲她的谈话,恰恰证明她根本就对国家之间的外交关系不敏感,更不知道她的言论可能造成的后果。试想想,要是黄大使以张念群的逻辑来告诉希山慕丁,希山慕丁会有什么感受?况且,新年期间“送礼”是华裔的传统—而根据新闻报道,这4万令吉是拨给8间华小,每间平均分到5千令吉,数额并不大,是“物轻情义重”。


新春佳节捐钱是优良传统


至于张念群提到“捐钱通常是天灾人祸,重大灾难的人道主义援助,在国际上是普遍的”,并指出巴罗华小并“非经过突发事件,如大火灾,而是跟其他华小处境相当的华小”,让人啼笑皆非,更加显示了她根本就不知道“天下太平”的时候,组织、机构、个人甚至是国家捐款,并不是奇怪的事。差别可能是在有灾难的时候,媒体广为报道。在中华文化里,个人、公司、组织等新春佳节期间捐钱,是优良传统,难道张念群身为华人,不明白这浅显的道理?难道说,政府不阻止外国政府捐款协助华小及其他源流的小学,也是一种政策偏差?


在比较我国华小与中国希望小学,张念群仍然想“浑水摸鱼”,指出希望小学因为地理因素需要捐款,我国华小(她突然转换概念,说是“华校”。这也可能是笔误。要是她真的是指“华校”的话,那就是更大的课题了)却是因为政策偏差。这未免把课题简单化。


张念群要是勤奋一些,不要看到一些课题就猴急的扭曲,捞取廉价政治资本,可上网查一查什么是“希望小学”。根据网上的资料,“希望小学是社会上一种公益活动,目的在于通过援助资金、物资等有意义的活动,帮助落后省份、县、市、乡镇等地方建校办学,或对接贫困学生,或长期在教育教学方面全面帮助提高,以此给一个地方带来希望与梦想,尽快致富奔小康。”把捐款当作是公益活动,并无不妥的地方。要是中国有像张念群这样把一切都归咎政府政策偏差的政客,看来她会指控中国之所以有“希望小学”,需要常年捐款是因为政府政策偏差之故。


针对希山慕丁“笑脸”接受黄惠康的捐款,张念群断定希山慕丁明显的不知道华小的困境,并认为有关捐款是雪中送炭,绝对不是锦上添花。我们都知道,在争取华裔的支持方面,“华小的困境”是行动党屡试不爽的主要课题之一。因此,借黄惠康大使的捐款揶揄中央政府,是该党领袖的标准作业。


至于什么是“华小的困境”,华裔一般认为华文小学既然是在国家教育主流内,为何却是受到不平等的对待?每年的正式拨款少得可怜,比国民小学少得多,有不少校舍陈旧破烂也得不到维修。另外,师资不足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等等。


马来西亚小学教育的困境


从字义来看,“困境”指的是“鱼与熊掌难于兼得”的处境。那么,什么是“华小的困境”呢?从国族建构的角度来看,这本质上是马来西亚小学教育的困境。按照世界绝大多国家的经验来看,为了达到国民认同的目的,国家教育制度必需是统一的。最重要的标杆,当然是教育媒介语的统一。许多东南亚国家是以多数民族的语文作为统一的教学媒介语,把华文中小学关闭。但华人占75%的新加坡则以英文作为统一的媒介语,同样关闭华校。


马来西亚的小学教育系统,自英国殖民地时代以来就没有统一的教学媒介语;英殖民地政府认为不同语言源流学校有利其统治,也就采取不干涉的政策。在独立以后,马来西亚像其他摆脱殖民统治的国家一样,需要面对艰难的国族建构。不同语言源流教育,是最明显的挑战之一。


如何面对这些挑战?证诸东南亚其他国家(除了泰国,其他都是西方前殖民地)采取的政策,唯有统一教育媒介语一途,马来西亚却是一个例外。宪法保障非马来人学习母语的权利,更让非马来人可选择在华文或者淡米尔小学学习母语的“特权”。这是马来西亚小学教育的困境,华小的困境客观来说只不过是我国小学教育困境的其中一部分。


因此,张念群指希山慕丁明显的不知道“华小的困境”,才会笑脸盈盈接领捐款,倒是真的无的放矢,胡乱臆测。


对执政者而言,要摆脱“华小的困境”的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推动单一语言源流教育(也就是只有一种教学媒介语)。这是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的教育政策(我国在小学阶段实行多元教育,是极为少数的例外),优势是有统一的教学媒介语,让行政工作更少阻碍,当然也可消除教育被“种族化”的问题。要是马来西亚真的落实单一语言教学,到时大家可以就教育论教育,而不需要分什么国小、华小及淡小。与此同时,可鼓励私立小学成立,以增加国人教育的选择。


我们的邻国新加坡可以当作是个样板。新加坡人可以学母语,但是不是在诸如华小、淡小学习,而是在英文源流的国民学校选修“母语”。


不公平及不平等对待是双向的


我们不认同华小“遭遇不平等与不公平的对待”,但却可以认同大部分华小“遭遇不平等与不公平的对待”。但是,需要指出的,这所谓不平等与不公平的对待,其实是双向的。


我们先有华裔社会普遍上要保留华小,成为我国小学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要受到“差别对待”--也就是不能受到像国民小学一样的对待,才可能有政府政策的“不公平对待”。这是个摆在眼前的事实,很多人却视而不见。只要华社一天不放弃这“差别对待”,就会有“不公平的对待”。


还需要考虑的,目前华小共有15.31%的非华裔学生。按照华裔人口出生比率是我国主要族群里最低的,华小的非华裔学生的比例肯定会增加。届时,华小就成为多元族群就读的学校,自然而然的“变质”。况且,在我国的主要城市,以英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国际学校越来越多,成为财务状况较好家长的首选,华小变成他们的第二选择;而保持华人文化的根的想法,会节节败退,以经济利益为首要考量占优势。这可能的情况是:家长只要求孩子能够以华语沟通,不求他们背负传承中华文化的“义务”。


另外,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国目前有近1302间华文小学,其中890间华小,也就是约68%的华小,是政府半津贴的华小。这些华小的特色是土地归董事部而不是政府所有(其中有49间半津贴华小是建在私人土地上的),因此政府对这些华小的正式拨款,主要是根据有关学校向政府申请诸如维修校舍、排污系统、沟渠等等的预算拨款,而不是全津华小的拨款。另外,政府也会根据各别需要,额外拨款。这些款项可不是小数目。


另外,根据教总的数据,我国有450间微型华小(也就是学生人数不超过150人),其中412间是在郊区。我们不时看到新闻报道,这些微型华小有些甚至没有华裔学生。以上数据说明,政府“扶正国小”的同时兼顾其他源流小学所衍生的各种问题,不是我国华小的唯一阻碍。


继续维持生源不足学校不符经济效益


继续维持生源不足的学校,是资源的浪费,不符合经济效益。不少非华小,也因为此原因而关闭。可以这么说,要是华裔社会继续相信诸如张念群之流的政客说的“华小困境是政府政策偏差”所致,就会把“华小困境”悉数归咎于政府的政策,而不理华小未来面对的最大的挑战,其实是华裔本身对华小存在的务实价值的珍惜与否。


华裔绝对有权利把华小的问题完全归咎于政府的政策,但是我们要记住的是,好多政客喜爱到处点火,但是说到如何灭火,他们是绝对的无能。


时事评论作者林放的评语是一语中的:“行动党的政治演员的戏码,兜来兜去也只是在华族社群耀武扬威,既然嘲讽是必须受到容忍的政治诉求的一种形式,既然行动党要伸入触须赢取马来人的支持,这类演员如果有种的话,也不妨在马来人的节日庆典,利用其文化特色改编和制作同样的讽刺短片,作为改朝换代的先奏。但不必问神,就可赌这些人没胆没种。”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